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风云会聚

时间:2018-01-24作者:无来

    深夜,地下炼金室内,天闲安静的盘膝坐在那里。

    逆心诀缓缓运转,天闲**上身,皮肤上的古神铭文纹路隐约可见,在周围的空气中,丝丝缕缕的光芒在游动。

    那块被封印的核心,就摆在天闲面前。

    白天时,骑士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已经指明了道路。

    这块核心就是答案。

    而且骑士当着天闲的面,念诵了一段祷文,天闲虽然当时没有听懂,但是也听出那是古神语,并且强行记住了发音,想要一探这祷文的秘密。

    然而骑士早看穿了这一切,或者说这段祷文就是念给天闲听的,所以在最后的时候才提醒天闲,要多加小心。

    这样天闲更加确定骑士所给的答案就在这祷文当中,回来之后安静的冥想,直到深夜,这才进入炼金室,准备破解祷文的秘密。

    调整身体状态到最佳,虽然厄罗斯造成的伤害依旧没有复原,但天闲亲眼看到,亲身体验过骑士念诵祷文的情景,那不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

    需要的是一种精巧的,并不复杂的能量运用。

    骑士念诵祷文使用了古神铭文,这几乎就是在教会天闲这种技巧了,因为天闲对古神铭文的运用已经到了自发应激的程度。

    天闲不仅仅记住了骑士的祷文发音,同时也用自己的身体记住了那些古神铭文的能量波动。

    逆心诀平稳运转,心神合一,天闲深深的呼吸着,开始缓缓念诵祷文,同时身体的应激记忆开始在脑海中飞速的搜索支配者留下的庞大记忆,很快找到了相应的古神铭文。

    在支配者庞大记忆的角落找到对应的铭文时,天闲稍微惊讶了一下,因为这段铭文是和一段十分庞大的内容纪录在一起的,而且是在开篇的重要位置,显然这段祷文并不普通。

    但天闲只能看懂一部分古神文,而且祈祷已经开始,没有时间再去细看,只得收敛心神,沉浸在这一小段铭文中。

    几乎同时,天闲面前的空气中亮起一个小小的光圈,第一个铭文的纹路出现在它周围。

    随着天闲的小心的祈祷,并调动记忆中这古神铭文的力量,那光圈开始发亮,更多的铭文出现在他周围。

    一片光芒从那块核心上亮起!

    一切都和白天骑士祈祷的时候一模一样。

    随着祈祷,古神铭文越来越多,核心的光芒也越来越强烈,而天闲也发现了问题。

    记忆中的这一段铭文,明显比骑士念诵的要长,要完整!而且最后一部分是祈祷文中常用的结尾祈祷语,完全可以看懂!

    就是说,白天的时候,骑士并没有完成祈祷!

    所以才说要我小心吗?天闲的心脏不由微微急促的跳动了记下,骑士说这东西有些凶险!

    天闲没有时间思考,因为祈祷要连贯,骑士念诵的祷文很快结束,天闲沉下心来,开始念诵最后的结束语。

    如今,除了迎难而上,还有别的办法吗?不去尝试的话,一切都毫无意义。

    祈祷临近结束,那块能量核心的光芒变得耀眼无比,几乎要吞没表面的封印阵,咔咔的发出响声,似乎要把封印阵挣碎,跳脱而出。

    当天闲念完最后一个音节,那光圈中浮现出一个硕大的古老铭文,整个光圈和周围的铭文开始急速旋转,光圈中拉出一道道光丝,铭文也开始重新排列,呼吸之间组成了一个新的图案。

    天闲惊讶的发现,这俨然就是一面能量阵图,而且是最古老的那种并不对称的开放式阵图。

    粗糙而原始的阵图在半空中闪耀光芒,释放着古老的狂野气息,大陆文明从未接触过的能量波动中,一股让天闲不安的东西开始涌动。

    与此同时,火叶城上空,万年晴朗的天空开始凝聚乌云,已经习惯月明星稀夜晚的人们不由惊讶的望着天空,下雨对于火叶城可是稀罕事。

    城市一角,白仰望天空,脸上全是漆黑的狰狞之色,“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哈……哈哈哈!我要杀了他!!”

    双掌合拢,猛的分开时,璀璨的剑光犹如从手中抽出一般,寒光闪动的长剑已然握在手中,阴云之下,白的脸上全是杀气。

    “杀……杀!!!”白全身都在颤抖。

    猛然间,天空上一道乌光落下,狠狠钉在了小院的门口。

    白猛的转身,一双眸子狠狠缩了两下,“凭你,也想挡我,巴尔克!?”

    骑士长剑插在小院门口,淡淡的幽蓝光芒闪烁不定,巴尔克的手从黑暗中伸出,有力的握住了自己的剑,一瞬间,黑暗仿佛包裹了整个小院,外面的一切都模糊起来。

    白面不改色,眼中杀机大涨,“你的那点本事,还敢在我面前卖弄!”

    巴尔克全副武装,无声的从黑暗中完全现身,战盔下的双眼俩点蓝火般晃动,一言不发。

    白就要踏前时忽然想起了什么,愣了一秒钟,“是你,是你教那个小子的!是不是!是你对不对?你说!!”

    巴克尔淡淡回答:“这是命运,白……”

    “命运?”白从牙缝里挤出这个词儿,“我已经听够这样的话了!”

    一把扯掉了身上的白衫,白的双眼慢慢开始发红,微微撤步,剑锋直指巴尔克,一团团光芒开始急速在长剑上流动,“巴尔克,我一剑就可以把你剁成肉泥!”

    巴尔克门神一般站在那里,闷声说道:“阵杀剑吗?上一次见到这一招,还是你来刺杀希波女皇的时候,那一次我没死,这一次……也不会!”

    白暴怒,剑锋上的光芒猛然一吐。

    就在这时,一道亮光刺破了黑暗,如彗星般坠入小院,轰然落到巴尔克身上。

    巴尔克全身顿时亮起一层金色光晕,脚下也出现了一面金色的阵图。

    白剑锋上吐出的光芒猛然一收,又惊又怒:“希波!你也要与我为敌吗?”

    又一道光芒落入院中,准确落到巴尔克身上,这一次他周身又多了一层蓝色光晕,脚下同时多了一面蓝色阵图。

    巴尔克不由嘿嘿笑了两声,“没想到我这个亡灵,居然能受到生者的祝福,多谢您的赐福,女皇陛下。”

    希波冷冷的声音从黑暗之外传来:“白,几千岁人了,不要像小孩子一样,我们背负的,未必就没有你沉重,如果你今天想杀人的话,可以!我们陪你!”

    一声长叹从小院中传来,灵官高大的身躯挤开黑暗出现在骑士身边,他高大的身躯上五光十色,脚下闪动着不知道多少阵图,受到的赐福比巴尔克多了好几倍。

    “白,你不要冲动。”灵官脸上露出淡淡的无奈,“几千年都已经过去,一时冲动所有的努力可就毁于一旦了。”

    灵官和骑士都挡在自己面前,外面还有一个希波,白的眼神凝重了许多,但是杀气却丝毫未减。

    天,终于下雨了。

    火叶城终于晴朗无云,今天却是一场瓢泼大雨!

    黑暗之外,雨水冲刷小院,灵官和骑士身上光晕闪烁,雾气蒸腾。

    对面,白的剑锋则杀气凛凛,彻骨寒意在小院中肆意弥漫。

    望着眼前的两人,白心中暴虐之气疯狂增长,剑锋一翻,杀气搅碎雨滴,化作万点针芒,一瞬间小院中如万剑横空,森然剑气疯狂暴走。

    灵官翻手拿出了自己的教典,骑士怒喝一声,背后巨大的亡灵战马凌空跃出,两人全身的光芒暴涨。

    骑士剑随之出鞘,湛蓝的领域狂风般扩张开去!

    剑气交鸣,能量碰撞嘎嘎作响之时,猛然间高空亮起一道炫目的光,狠狠的扯碎了全部黑暗,一股无可抗拒的浩然巨力倾泻而下,瞬间融化了小院中激荡着的所有能量。

    白一声闷哼,勉强站稳了脚跟,灵官和骑士却是站立不稳,双双被巨力压倒跪在了地上,那凌空跃起的亡灵战马怒嘶一声,轰然落地被压成了碎骨!

    火叶城中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感到一座山压到了身上,莫名惊愕之间璀璨的光芒从天空落下,笔直的轰向了城中的一个位置!

    那正是天闲地下炼金室的所在!

    地下室中的天闲也感到空中的巨压,抬头时,地下室顶棚已经被猛烈的光芒穿透!

    巨大的光柱穿透地面,撞在天闲身上,一瞬间,天闲感到什么东西穿透身体,然后狠狠的一勾,把自己的灵魂都勾出了体外。

    浑身一空,天闲在这一瞬间意识空白了一下,随即清醒,已然是满身冷汗,震惊的望向头顶,那光已经消失……

    火叶城中的人们惊惧的望着天空,刚刚那璀璨的光柱一闪而逝,天空照耀整个黑夜的光芒也已经消失,犹如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人们身上的重压感却没有消失,高空上乌云正渐渐散开,那迟迟才透射下来的星光似乎在证明,刚刚的一切并非虚幻。

    之前火叶城也出现过许多神迹般的景象,但这一次最为震撼人心,那璀璨的光柱犹如通天的光路,虽然短暂,却深深刻印在每个人的心中。

    “神迹!这是真正的神迹!”

    呼喊声响起,风一样传遍整个城市,无数人欢呼起来,短暂的寂静和惊惧过后,星月光辉照耀下的火叶城一片沸腾。

    乌云散了。

    小院中,白与灵官和骑士的对峙还在继续,但空气中的森然杀气正在慢慢消失。

    希波的声音缓缓传来:“看来,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骑士握着自己鸣响不停,犹如呜呜哭泣的骑士剑,仰望天空,长长的叹息道:“这就是命运啊……”

    灵官始终望着白,“白,我想我们都该冷静一下了。”

    白深深的呼吸了几次,眼中的杀气渐渐收敛,目光不由也望向天空,那苍穹上已经一片晴朗,星月辉映,全无半点乌云。

    吐了口气,甩掉剑锋上的雨水,白哼了一声,“你们三个,今后不要到我这里蹭吃蹭喝!”

    骑士还剑归鞘,不由撇撇嘴巴,“是谁非要拉着别人喝酒的?”

    灵官总算松了口气,把宽厚的教典收进长袍中,“好了好了,回去休息吧,夜深了。”

    几个老怪物剑拔弩张的气氛化解,小院里顿时又变得微妙而平衡起来。

    而这时,天闲正趴在地上,浑身冷汗如雨,疯狂的颤抖。

    天闲就感觉自己身上所有的热气都被抽走了,血液都要结冰般的冷,调动邪眼的火焰力量,却发现不只是火焰力量,全身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没有,连逆心诀都无法运转。

    整个世界变得冰冷无比,就算是脚下的地毯都冷的直透心脏。

    而这冰冷的世界中,唯一的一丝温暖,是眼前被封印的那块核心。

    一把将它握住,顿时一股热流顺着手掌流进了身体,天闲舒服的哼了一声,紧紧抱着它,感觉已经抛弃自己的小命儿又不情愿的回来了……

    这热流有些古怪,似乎带着某种声响流进体内,似乎是呐喊声,还好像是呼唤声,天闲管不了那么多,再不抱着它就要被冻死了。

    暖流进入身体,天闲渐渐感觉浑身不再僵硬,手脚也变得有了知觉,正想伸展一下身体,忽然间浑身一颤,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火叶城外,两道光芒正流星般赶来。

    在距离火叶城十里左右的地方,两道光芒落下地面,从中走出两个人来。

    “就是这里?”其中一个高个子的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火叶城。

    “嗯,应该没错,这附近再没有别的城市了。”另一个稍微矮些的说。

    那个高个子思考了一下,“这可是个麻烦的地方,本来想过一段时间再来的,那个城主似乎是个知晓秘密的人。”

    矮个子一笑,“怎么,难道害怕了?”

    “哼!我怕什么!倒是你,一直以来藏头露尾,生怕暴露了身份。”

    矮个子被嘲弄,也不生气,笑着说:“大陆的情况出乎意料,谨慎行动是必须的,不过既然显示是在这里,我们也别无选择了。”

    高个子沉吟一阵,“走吧,迟早都要和这个奇怪的家伙碰面的。”

    “城里那几个麻烦的家伙……”

    “不必理会,他们发现不了我们。”高个子把兜帽一扣,大步向前走去。

    矮个子摇摇头,跟了上去。

    炼金室内,天闲一手按着心口,瞪大眼睛盯着那块核心,呼呼的喘着粗气,满脸难以置信,“来了!来了!那些家伙来了!见了鬼了!我为什么会知道?”逆血天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