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火叶金币

时间:2018-01-20作者:无来

    原本,天闲并没有完全想好从圣灵殿和血盟要来的人到底要做些什么。

    天闲只是觉得,火叶城虽然三教九流无数,人种齐全,但是缺少一些专门化的人才,东征开始之后,火叶城自然是要顾全的,而且从火叶城到东部王国的东海岸,这么长的距离上两方协调,真正的人才是必不可少的。

    而现在,天闲对于这些人的去向已经完全想好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诸神……已经降临了。

    那个叫做厄罗斯的龙人交待,这一次降临的并不只是他一个而已,在吞云一族中就还有其他的神仆降临,但具体是谁,又会降临到谁的身上进而苏醒,这一点互相之间都是不知道的。

    也就是说,目前的吞云兽一族之中,还有其他神仆的存在,甚至他们可能就在火叶城中,甚至他们借着搬运土石的机会进入神域阵苏醒,然后悄悄的活动,而不是像厄罗斯这个蠢材这样轻易的暴露了身份。

    又或者,现在那几个神仆正在摩云山的云雾中吸风饮露,他们没有机会进入到神域阵中,也还没有苏醒。

    这样的神仆,还有三个。

    而之所以无法确定他们到底在哪,是因为降临的方式让人无从估量,这种降临对于肉体和精神的强弱并没有太高的要求,就像这个厄罗斯其实就是个胆小鬼,只要在能量波动上有一定的协调性,说的玄乎一点就是灵魂的波动足够契合,那么降临就可能成功。

    这种契合的机会十分微小,所以降临的神仆也十分有限。

    但问题是,不只是吞云一族有神仆降临,厄罗斯幸灾乐祸的交待,其它种族也有,因为这次的降临是有计划的,是一些神灵商量之后集体的行动。

    至于还有哪个种族降临了神仆,厄罗斯却又不知道了。

    这个厄罗斯,是个恰好和某个龙人灵魂契合的小人物……

    “为了对付这些小人物,我们现在却要准备最强的力量了。”天闲眼前就摆着血盟输送来的人员名单,而手上则在写着要从圣灵殿借用的人员名单。

    古丽说不上对圣灵殿了如指掌,但有名的人还是十分知道的,而且这一次天闲也不打算要过多特别的人物了,这一次天闲的主要目标是神圣骑士团,那是整个人类大陆上独一无二的强悍编制。

    每一个骑士都是强大的圣痕继承者,而且纪律肃然,听从指挥,天闲现在非常需要这样的一批人,这样的人现在火叶城还无法培养,那都是圣灵殿多年的心血。

    “真的需要这样吗?”

    古丽看着天闲书写的名单微微皱眉,“我看那些神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集中力量完全可以对付,他们中的许多或许还没有苏醒,我们是不是……”

    天闲摇头,十分遗憾的说:“那个厄罗斯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其他神仆就未必了,而且就算是那个厄罗斯,在神域阵中的时候也几乎是无敌的,比起圣灵殿的那些支配者要厉害的多了。”

    天闲写上最后一笔,神色多少有些凝重,“不先把这些家伙解决掉,那么一切都是空谈。”

    抬起头,天闲谦然望着古丽,“我也不想再让你受伤了,没有你们的话我才懒得去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到头来却牺牲了你们的安全,我真是太蠢了。”

    古丽本来还不想服输,但听了天闲后边的话心里顿时一暖,所有的情绪都软了下来,耸耸肩膀挪开目光,“那就随便你好了,反正……我怎么样都可以。”

    塞纳在一旁唉声叹气的说道:“怎么都可以,但你们不要公然在这里眉来眼去好不好,现在是说正事的时间。”

    古丽脸上微微一热,闪身到了她身边一把双手揪住她的脸蛋儿,“还敢说我,你现在和我一样,而且应该叫姐姐知道吗?”

    塞纳顿时告饶:“是是是……快,快放手,疼疼疼……”

    “弄花了你的小脸儿,到时候男人不喜欢,看你怎么办!”古丽威胁的又拧了拧塞纳的脸蛋儿,这才咯咯笑着放手。

    揉着脸,塞纳不由嘀咕,“我……我又不是自愿,这是政治联姻,好好好……好姐姐你饶了我吧。”

    赶紧把账单摆在天闲眼前,不去看古丽,并一脸严肃的对天闲说:“我的大公,你要来的人倒是不多,但是给他们置办的装备可是价值不菲,不说那些特别的东西很难才能搞到,单单那些神圣骑士的吃喝拉撒,一年的装备维护保养就几乎是天文数字了!”

    天闲看了一眼塞纳摊开的账单,这一次,她真的不是在哭穷了,而是这些东西真的价值不菲,甚至火叶城也有些承受不起。

    这一次从血盟和圣灵殿“召集”来的人不到三百,但都是一些比较特殊的人才,天闲为他们配备了几乎量身订造的装备。

    这其中包括制式的铠甲,以稀有的秘银为主要材料而打造的铠甲!

    以及每人铠甲上镶嵌的能量水晶,这样的能量水晶在火叶城都没有多少,每一块都价值连城,而且除了那些神圣骑士之外,其余人的铠甲都要等人来了之后量身定做,每一副铠甲都是独一无二的,在加上损耗的备用部件,光是金子就要用上一座山。

    天闲望着账单,然后递给了塞纳一个安心的笑容,“我的财政大臣,现在如果能用钱来解决的问题,我们都应该感到庆幸才对。”

    塞纳瞪了瞪眼睛,这话说的没有任何问题,但作为财政大臣可不喜欢听。

    “该花掉的都花掉吧,没有钱了可以去赚,没有东西就发动一切力量去世界各地寻找,这一次我们要面对真正的敌人了,那些神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醒来,还好我们已经构建了神域阵,他们如果在城外不能轻易的进来。”

    塞纳耸耸肩膀,嘀咕道:“我们背靠满是金子的沙漠不假,但就算是从沙漠里淘金也需要时间,耗费的人力物力不比在火叶城赚取同等的金子少,我们之前积累了很多财富,但这样的巨大消耗,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天闲点点头,但同时也有些疑惑,“我们上次从圣灵殿弄来的那些财宝……应该还有很多才对吧。”

    那可是圣灵殿积攒了两千来年的财富,虽然不可能是圣灵殿的全部财富,但是总量也已经是惊人无比了,天闲回想一下,目测那些财宝已经足够把火叶城都装满了,简直无法估量价值,怎么现在武装三百人不到,就好像捉襟见肘了呢。

    塞纳用鄙夷的目光横了天闲一眼:“我亲爱的大公,财宝和钱是两码事!现在已经不是一千多年前的大冒险时代了,财宝可以直接买到任何东西,而且无数人会收购这些财宝,现在使用的都是钱!我的大公,是钱!各国都在使用钱币,正常途径交易的话,一把古代的黄金宝剑完全不如一箱子金币,虽然那把剑可能是金币价值的十倍,因为那并不流通,需要买家需要时间,经过中介需要付手续费,讨价还价需要会有折损,而且鉴定价值也需要时间和不菲的手续费,一切的一切流程走完,那一箱子金币已经在聪明人手里变成一百倍的财富了,您懂了吗?”

    天闲摸摸鼻子,对于这些生意和金钱上的事情……的确是不懂的。

    所以天闲打了个哈哈,“好,全听你的!”

    塞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有一件事,需要你签字!”

    说着,一张文书拍到了天闲眼前。

    天闲拿起来一瞧,顿时有点发懵,“这……熔炼金币?”

    塞纳皱起好看的弯弯细眉,眼中忽然冒出极度兴奋的光芒,“我已经想过了,以现在火叶城的声誉和地位,还有在未来东征中的特殊位置,我们已经具备了发行货币的能力,而且我们的城市本来就是一座交易城市,这一点对我们来说有利无害,最主要的是……这样可以补充我们在东征中的巨大消耗。”

    天闲听的一愣一愣,“发行……发行货币,不是要熔炼金币吗?”

    “那是一回事!”塞纳兴奋的攥起小拳头,“我们现在手里有大批的财富,可惜却不能短时间转化成可用的金钱,那些古代的财宝价值连城,但是处理起来需要时间,而且在东征这种特殊的情况下……”

    塞纳脸上露出肉痛的表情:“虽然那些家伙预计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能登上新大陆,但是这片大陆上的古代遗物现在就已经开始跌价了……地下市场中的许多宝物已经无人问津,我们损失惨重。”

    “没事没事……”看着一脸肉痛,就差哭出来的塞纳,天闲赶紧安慰,“反正那些也不是我们的,都是白来的钱。”

    “到了我们的口袋里,当然就是我们的!”塞纳愤声说。

    “是是是,没错没错。”天闲赶紧附和。

    “不过,那些古代的金币倒是能很快利用起来,虽然那些金币磨损严重,也已经不再流通,但却是货真价实的黄金啊!我们只要把这些金币熔炼,然后发行新的金币,钱的问题……短时间就不会再有了。”

    天闲稍微琢磨了一下。

    当时在圣灵殿的宝库里,那真是金山银山一眼望不到边,单单就金币来说,恐怕已经无法计数了吧,把那些金币熔炼,估计这钱足够拥戴孙子辈了。

    “可以!”天闲拿起那文书就要签字。

    塞纳上前一把按住文书,“你可看好了,不要后悔!”

    天闲一愣,低头看了看那文书,心想这还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成,仔细看了一遍之后,天闲这才发现了塞纳所指的“不要后悔”是什么内容。

    “金币山……印你的头像?”天闲有些惊讶的看着塞纳,这个才十几岁的女孩,居然有这样惊人的想法!

    塞纳这下忽然脸皮儿薄起来,“我……我也是忽然想到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嗯,嗯……你要是答应的话,我想看看那样的金币。”

    拿小眼神儿瞄着天闲,一脸乞求的塞纳让天闲有点恍惚,这小妞的眼神儿居然也十分勾人。

    “没问题!”天闲毫不犹豫的在文书上签了字。

    “真的!”

    塞纳兴奋无比的抱起文书,看了三遍,这才用力把文书抱在怀里,“我的样子要出现在金币上了,到时候爷爷一定开心死了……嘿嘿,家里那几个笨蛋一定气死了,哈哈哈!”

    大家看着塞纳的模样,都是哭笑不得。

    黑德尔家现在全力支持塞纳,但是作为一个女孩子,作为原本不被重视的家族新一代,塞纳的哥哥姐姐自然是心中十分不舒服,虽然知道形势比人强,火叶城的地位不容撼动,塞纳在火叶城就等于永远压在他们头上,但这心中的不满自然是不会消失的。

    塞纳也很清楚这一点,她现在已经和家族的年轻一辈没有任何可比性,但是对于当初嘲弄自己的哥哥们,嗯……女人的报复心还是很强的。

    欢天喜地的把文书塞进怀里,塞纳过来给了天闲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等我的金币发行了,我会考虑再按照你的样子发行另外一种货币的。”

    天闲只能苦笑,心想到时候按照每个人的模样都发行一些金币,简直成了套票……

    收集所有的金币,不知道能不能召唤出什么奇怪的东西。

    钱的问题天闲并不关心,也不懂,完全交给塞纳去做,而完成了选人的名单,天闲第一时间把名单发给了教皇。

    血盟那一边已经有了回信,血宗对于天闲要的人没有任何异议,一个不少的全部都给。

    而教皇的效率也不慢,隔天就发回了消息,除了个别人有待商榷,几乎也都答应了。

    “看来,还要再走一趟啊……”天闲看了教皇的回信,不由微微叹了口气,“这位老人家是诚心和我过不去,嗯……或许是还不明白现在的局面吧,这次不妨透露一些给他,但愿他没有高血压和心脏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