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隐秘恩仇

时间:2018-01-19作者:无来

    天闲揣着血宗送来的戒指,在古丽和香的护送下,去了圣灵殿大营。

    那个金色龙人意外的是个软蛋,天闲还没开始真的动手,就把所有的事情竹筒倒豆子一样全部说了一遍。

    如何来到大陆,来了多少人,在什么地方,所有的一切都说的明明白白,说完,这个外强中干的家伙倒是不忘放狠话,诅咒天闲不得好死云云,天闲就当是有人放屁,也懒得再理会他了。

    昨晚去教皇那的计划被临时打断,天闲只好今天早上赶去,时间紧迫,而出了龙人这件事后,天闲明显的感觉到了时间正像沙漠中的水,飞快的消逝。

    本来天闲要一个人前往,但所有人都说天闲这个样子绝对不能单独行动,最后香和古丽近乎强硬的驾着天闲一起出了门。

    天闲不由叹息,其实,现在教皇恨不得火叶城安定平静,而自己这个大公也长命百岁才好,毕竟现在圣灵殿的情况也不乐观。

    东征一旦开始,百国齐头并进,谁也没有精力顾及那么多东西了,很快,敌人变成朋友最为划算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一路进了圣灵殿的骑士团大营,本来还有人想阻拦古丽和香,不让她们进入那个不起眼的小帐篷,天闲只是笑了笑,“这次,我可是来救教皇大人的,你们就说……我找到了一件失物,请教皇大人鉴别,去吧。”

    那个总是阴沉着脸,负责守门的骑士立刻联系圣灵殿总部,古丽忍不住哼了一声,“说起来,我现在可还是圣灵殿的高阶神圣骑士呢,虽然只是荣誉衔,比那个死鱼眼的骑士等阶还高呢。”

    天闲反应了两秒钟,这才明白“死鱼眼”是刚刚那个沉着脸的骑士。

    “嗯……你还没进过那宫殿对吧,这次进去瞧瞧,其他的事情不用理会。”天闲似乎是思考了一下,说出来的却是完全不相干的话。

    古丽不由叹气,“你怎么似乎完全不着急,那些龙人可……”

    天闲笑笑,“虱子多了不痒,反正都要一点一点来,比起那些龙人,我现在想的是……什么时候才得美人伴春宵,总是被坏了好事……”

    古丽抿抿嘴唇,忍着去踹天闲的冲动,毕竟现在这是一个病号,而且……

    而且古丽心中怄气,明明都好好的在等你了,你居然和一个臭男人谈事情谈了大半夜,哼!要不是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死到哪去都懒得管……

    那骑士很快反了回来,脸上带着惊讶和急切之色,来到天闲面前直接一礼:“大公请!二位请!”

    天闲呵呵一笑,抬脚走进了帐篷。

    教皇坐在小宫殿当众,一身便服,也没有护卫,天闲一进门就用凝重无比的目光看过来,那目光中是从未有过的惊讶和无法相信。

    “陛下。”天闲笑着行礼,“大清早就来打搅,还希望您不要见怪。”

    教皇微微点头,双眉紧皱,皱皱巴巴的脸上五官都有些挤在一起,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大公身体还好吗?”

    “还好。”

    “听说,昨晚火叶城又有神迹出现,天闲怒吼连连,甚至震晕了我们营地里的士兵,阵图上神光闪耀,照亮大地。”

    天闲拉过来两把椅子给了身后的古丽和香,自己也拿了一把坐下,这才笑嘻嘻的说:“一不小心,一不小心……”

    教皇心中顿时有气,这神迹还能一不小心!难道是你自己随手弄出来的不成!

    “神迹降临,不知道这一次……又意味着什么。”教皇的眼神中闪动着几丝不确定,“前段时间,风传大公返回东部大陆,聆听神喻,如今神迹再次降临,不知道那位神灵相对如今的人类说些什么。”

    “这……”天闲也不着急说话,拿起桌上的点心递给古丽和香,自己也没忘了吃。

    向来只是摆设一样的点心在天闲这里倒是有了实际用处。

    古丽可没天闲那么厚的脸皮,自然是笔直的站在那里,根本没坐,然后瞪了天闲一眼,点心也没接。

    香自然是有样学样,神色庄重。

    天闲自讨没趣,只好自己抱着点心盘子,慢悠悠对教皇说道:“陛下,这……就不是您该知道的了。”

    教皇心中一怒,“你说什么?”

    “您又不是信徒,干嘛打听别人的神喻,我们之间……”天闲嘿嘿笑了笑。

    这话让教皇有些无言以对。

    圣灵殿和火叶城可不是什么一团和气的小伙伴,这一点教皇自然明白,之前还恨不得把火叶城彻底铲平,如今不过利益驱使,暂时结盟而已。

    所以就像天闲所说,这事我没说,也轮不到你来问。

    何况,哪有什么见鬼的神喻,天闲差点丢了性命才是真的。

    好在天闲逆心诀的效果足够逆天,晚上受了近乎致命伤,清早启程已经脸色红润,气力沉稳,虽然身体虚弱,但表面是看不出来的,教皇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神域阵上发生了什么。

    慢慢吐了口气,教皇忽然露出和气的笑容:“大公说的没错,这件事我就等待您公布的消息了,那么……不知道大公今天前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我听说您得到了一件失物。”

    天闲点头,目光自然而然落到了教皇的手指上。

    教皇的手一抖,不由微微缩了一下。

    个人印信、防御屏障、召唤标记、威力强击,或者纯粹的装饰,以及到现在也不为人知的作用,教皇的十根手指上几乎都带着戒指,大大小小有七个之多。

    “陛下,这些戒指很值钱吧?”

    这句话烙铁般烫在教皇的心上,一瞬间脸色变换几次,最后还是恢复如常,微笑的说道:“大公已经把圣灵殿洗劫一空,不会又看上了我手上的这几枚戒指吧,尊敬的大公,您难道打算让我这堂堂圣灵殿,连稀粥都喝不上吗?”

    天闲看的清楚,教皇的手上带着和血精石戒指一模一样的戒指,这显然是假货,掩人耳目而已,真正的戒指已经不复存在,那枚血精石目前在四姑娘手里,她正欢天喜地的想着要打造一副什么样的首饰。

    “陛下,您这话就说的没有道理了,火叶城拿了圣灵殿的钱财,还不是用于东征,受益的是各国将士,这不就是圣灵殿一贯的主张吗。”

    教皇心说你个小兔崽子了,得了便宜还想卖乖,等过些日子我要你好看,你以为圣灵殿的钱是可以白拿的吗!

    “不错……圣灵殿自古代开始,就一直以大陆各国利益为先,那些财物还希望大公好好使用。”

    天闲哈哈而笑,教皇也一起笑,两人笑的一团和气。

    古丽性子直,看着两人假装和气就心头不舒服,直接用力咳嗽了一声。

    天闲苦笑,回头看了看古丽,眼神无奈:给些面子嘛……你看人家都白胡子白头发了,还不让人家说假话吗。

    教皇瞧瞧古丽,其实心中早就急了,一件失物,什么失物?偏偏在血精石之戒丢失之后带着失物前来,难道会是……

    但这件事极其隐秘,绝对不能被外人知晓,否则当初效忠的附属国就会动摇,而且教皇贴身戴着的戒指居然丢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嗯……时间不早,我还是说说正事吧。”天闲咳嗽一声,拿出了严肃的面孔。

    教皇吸了口气,早就有些等不及了,“大公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天闲伸手入怀,然后拿出一个小小的木盒,放到了桌上。

    教皇的心脏骤然抽紧,这盒子……正好放得下血精石之戒!

    眼中愤怒和杀机一闪而过,教皇疑惑的望着天闲,丝毫不显得慌乱。

    天闲把一切看在眼里,心想姜还是老的辣,这表现还真是滴水不漏。

    “这是?”教皇平静无比,不解的看着盒子。

    天闲把盒子往前一推,“您看过自然就明白了。”

    教皇皱皱眉,小心的拉过盒子,又看了天闲一眼,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

    天闲清楚的看到,教皇打开盒子的时候,指尖都在颤抖了……

    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枚被擦的干干净净,但满是划痕甚至有劈砍痕迹的古老徽章。

    教皇的表情无比的精彩!

    惊愕、愤怒、怨恨、失望、不甘……种种情绪在脸上酝酿成一股风暴,看起来可怕无比。

    教皇牙齿咯咯作响,眼中全是血丝。

    不是血精石之戒!

    “陛下,您还好吗?”天闲明知故问。

    教皇缓缓放开盒子,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时,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眼神杀气收敛,只剩下庄重和肃穆,“大公,是从哪得来这件东西的?”

    天闲微微一笑,“这是血宗的礼物。”

    教皇眼角抖了一下,“血宗?礼物……”

    “我把您的诚意带到了,血宗深受感到,他对我说,血盟和圣灵殿争斗许多年,现在也该歇歇了,这件东西就是血宗用以表达诚意的,说起来这可比您大方多了,您可只送了一个印记过去。”

    教皇缓缓拿起盒子里的徽章,脸上的凝重之色慢慢的化解开来,最终一声长叹,“没想到……我能亲眼看到这枚徽章,没想到,没想到啊……”

    教皇想说的是,没想到圣灵殿和血盟争斗血多年,居然在我这一代教皇在位时,实现了真正的和平,东征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岁月,这和平的时期,只怕不会太短。

    天闲望着大殿的穹顶说道:“血宗有意维持友好的关系,陛下如果不想反悔的话,可以在火叶城与血盟达成协议,这件事我会安排好,不会有额外的人知道这份协议的存在。”

    教皇凝视那枚徽章许久,终于点头,“好,圣灵殿与血盟能维持和平,不知道有多少人免得死于非命,但我们厮杀多年,血仇无数,这份协议必然受到内部势力的阻挠,所以有劳大公费心了,到时候我会派出足够分量的人前往火叶城,希望血宗也是一样。”

    天闲点头,“好说,好说……”

    把徽章放回盒子,扣上盒盖,教皇仿佛做完了一件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大公啊……我们与圣灵殿数百年的恩怨,没想到就在你的手中暂时放下了。”

    天闲摇头,“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大陆局势如此,您与血宗都是聪明人,不会看不透这个。”

    教皇呵呵一笑,“的确,可是数百年的血仇深如大海,没有一个手握制衡点的人,绝对没有办法达成这样的协议,大公如此年纪……让老头子我佩服啊。”

    天闲知道,教皇是杀心不减!

    “陛下说笑了。”天闲摆摆手,“我也只是顺势而已,血宗也是不得不如此,您……也是一样。”

    教皇呵呵而笑,眼底精光闪闪而露。

    天闲摸摸下巴,“好了,既然这样我也不耽搁时间了,城里还有很多事要做,明天……”

    看了眼那个盒子,天闲笑的开心起来,“陛下,明天我再来,准备提人,没问题吧?”

    教皇心中一痛,这次又要大出血了,圣灵殿培养一个骑士都十分不容易,这次他一次就要走一大批人才,那可是无价之宝啊!

    “当然,大公随时可以来。”教皇将那个盒子收进了怀里。

    天闲一再道谢,但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回身来,“陛下,是不是只要合理,我要谁都可以?”

    教皇顿时心中戒备,沉吟半晌,“只要不损害圣灵殿的根本利益,不影响圣灵殿的正常运转,都可以。”

    天闲笑了,“那就好,那就好……”

    教皇已经思虑再三,但还是被笑的心里毛毛的,等天闲走了仔细思量一番,也找不出毛病,但就是放心不下,不由一脚踹翻了桌子,咬牙切齿,“这个小杂种,我早晚要扒了你的皮!”

    回去的路上,天闲死皮赖脸和古丽坐了一匹马,理由是坐了久了腰痛,搂着古丽嘿嘿说笑一路,香一脸疑惑,古丽则是满脸哭笑不得。

    “你怎么越来越恶心了?”到了火叶城,古丽跳下马来,不轻不重给了天闲一下。

    天闲嘿嘿嘿的笑,凑过来,“当然是你越来越美了,夫妻互补,你美我就恶心。”

    “呸!”

    “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