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痛

时间:2018-01-19作者:无来

    那金色龙人被带到天闲眼前的时候,要不是他还有呼吸,而且眼中流露神光,天闲真以为他死的不能再死了。

    古丽出手是非常狠辣的,一剑贯穿了心脏,狠狠一挑,剑锋从肩膀划出,金色龙人这半边身子都快被卸下来了。

    但他只流了不多的血,而且伤口拼合在一处,隐隐渗透出微光,似乎也有自愈的能力。

    但即使如此,被香的寒气冻成冰坨,现在头上还带着冰渣,神情很是萎顿。

    大长老也被唤醒了,他坐在那,脸色苍白,一双眼凝视着眼前的金色龙人,一言不发。

    金色龙人虽然神情萎顿,但是望着天闲的眼神中依旧饱含敌意,愤怒和不甘。

    对此,天闲完全无视,离开了神域,这个龙人就是个随便捏的软柿子,况且……

    天闲在地上布置了捆缚阵,现在这龙人除了瞪眼和说话,一动也不能动。

    天闲也叮嘱屠戈,这家伙万一动了一下,立刻打的他亲娘都不认识再说,屠戈就站在龙人背后,盯着一个沙包一样盯着他。

    大家都聚集在天闲这边,满眼戒备,虽然这龙人现在看起来病病怏怏,但是能把天闲伤成这样,绝对不能小看。

    “你叫什么名字?”天闲盯着龙人,依旧挽着古丽,以逆心诀的气劲温养她的身体。

    金色龙人眼中流露出嘲弄之色,不回答。

    “回答城主的问题。”大长老低声说道,声音厚重低沉,犹如巨龙在耳边嘶吼。

    龙人看了大长老一样,忽然开口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句什么,大长老听了之后不由脸色由白转青,看起来被气的不轻。

    其他人不明其意,天闲问道:“大长老,他说什么?”

    “这是我们龙族的语言……”大长老寒着脸,看起来恨不得将那龙人生吞活剥了,“他说我是叛徒。”

    “叛徒?”

    大长老缓缓站起,来到了那龙人身前,弯下腰盯着跪在那里的龙人,一字一顿说道:“叛徒,到底谁才是叛徒?”

    龙人眼中顿时腾起杀气。

    大长老将外衣脱掉,露出了腹部的伤口,他虽然在这致命的打击下活了下来,但却没有天闲那样强悍的自愈能力,现在伤口裹着纱布,满是血迹。

    “自从最后的龙神离开,已经两千多年的岁月。“大长老的声音中满是沧桑和感慨,“那时,我才刚刚降生,如今,吞云一族已经历经数代,这……就是你们在这些岁月中给我们唯一的馈赠。”

    大长老指了指自己的伤口,眼中满是愤怒的火花。

    那龙人再次开口,又是用龙语说了几句什么。

    大长老直接打断他的话,“我不想再听到这种语言,那不过是你们自私自利想要统御吞云一族而是用的魔音而已,我们吞云一族自古以来就使用古神语,而现在通用的语言是人类大陆语,你如果连话都不会讲,或许根本没有价值跪在这,不如早些回去见你的主人。”

    眼中厉色闪过,大长老咬牙说道:“我相信,对于这样的小事都办不好的仆人,他会好好惩罚你的!”

    龙人眼中闪过一抹畏惧之色,随之被愤怒和杀意所取代。

    拾起衣服穿好,大长老回到座位上,这些简单的动作似乎已经让他疲惫,他轻轻的说:“曾经,龙神庇护吞云一族,所以我们奉龙神为尊,如今,火叶城庇护吞云一族,我们奉火叶城为尊,不要再想着你如何尊贵,现在……你只不过是还有些利用价值而已。”

    龙人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喷射而出,他狠狠的盯着大长老,忽然用大陆语说道:“尊敬的城主大人,您听到了吗?您的盟友只不过是一个左右摇摆的卑鄙小人而已,他背弃誓约,背弃了龙神,那么您觉得他能效忠您多久呢?或许等我的同伴再次降临,他就会立刻倒戈,提着你的脑袋来见我们了。”

    天闲哈哈而笑:“这就对了吗,有话好好说,可以说人话,就不要说鬼话。”

    龙人微微蹙眉,“城主大人,您没听到我的话吗?”

    天闲摊摊手,“当然听到了,但你是不是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龙人傲然一笑,“吾等姓名岂能随便告知他人,但吾等行走世间的名字可以告诉你,你可以叫我厄罗斯!”

    厄罗斯……俄罗斯?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心想你怎么不直接叫方块啊……

    “好吧厄罗斯先生……”天闲露出微笑,“首先我要告诉你,大长老和吞云一族曾经和你说的那个,啊……龙神对吧,不管是谁吧,总之我对于那些过去的事情没什么兴趣,现在吞云一族也并不是效忠我,我们是展开合作,公正平等的!我帮他的忙,他帮我的忙,明白吗?”

    大长老不由看了看天闲,眼中不由自主流露出几分感激。

    “荒谬!”龙人愤怒的喝道。

    天闲连连摇头,“你今天一露头就被打断了龙角,如今两千多年过去,沧海桑田不知道发生了多少事,现在已经不流行侍奉主子这种事情了,你不知道吗?”

    金色龙人一脸紧绷,被天闲那种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的差点吐血。

    “可是,吞云一族背弃了誓约!!”

    大长老听到这句话,眼角不由抖动了一下,抿抿嘴唇,还是没有说话。

    天闲冷笑,“誓约?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誓约,但是在那个诸神横行,掌控万物的时代,哪有什么公正平等的誓约存在,还不是你们仗着无法抗拒的力量挟持弱小种族为自己所用,说白了不过是威逼利诱,可别厚着脸皮把所谓的誓约说的那么好听。”

    金色龙人气的满脸通红,天闲已经又说道:“而且!真正的誓约是无法违抗的,以古老的自然之神为名义,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不论上位世界还是下位世界,真正的誓约,真正的契约是无法违抗的,难道你口中的誓约,并不是真正的契约承诺吗?”

    金色龙人顿时语塞。

    天闲笑了一声,看龙人的面色已经了然于胸,“哦,我明白了,你们自持强大,根本不屑于和弱小种族签订什么契约,只是口头说上一句了事,嗯……不就是打白条吗?这么说来,想必你们在古代也没怎么好好庇护过吞云一族,只是想多聚拢侍从仆人,收取供奉,吸他们的血而已。”

    回头看向大长老,天闲直接问道:“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大长老面沉似水,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有回答。

    这,就是默认了。

    看大长老的神色,天闲就明白吞云一族在古代恐怕是过的十分艰辛,那个时候诸神横行,弱小种族就像财产一样被争来夺去,面对上位种族没有尊严,甚至没有自己活着的权利……

    人类,那个时候恐怕更为不堪吧,要不是繁殖能力强大,人口众多,恐怕根本活不过那个年代。

    天闲转过身来,瞧着那脸色涨红的金色龙人,挠挠头说道:“怎么,这么快就没话说了,如果依旧高高在上,一定是滔滔不绝吧。”

    “卑鄙的人类!如果你不是暗算我的话,根本没有机会取胜!”

    天闲鄙夷的望着他,“脑子不灵光,还怪别人太聪明,难道越强大的种族脑子就越简单,算了……多说无益,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

    拿出一个小布包,放在手边,天闲打量了下龙人,“我也不忍心对你动刑啊,毕竟我是个善良淳朴,敦厚老实的人,但是……我的问刑使被你打伤了,只能我自己来。”

    古丽看了眼那个布包,不由缩缩脖子,往天闲身边靠了靠。

    “告诉我,你是怎么来的,是否还有其他同伴。”天闲直白的问,同时慢慢打开布包。

    “哼!卑鄙的人类,你以为我会……会,会告诉你吗?”龙人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到布包上,看清里面的东西时,不由眼皮弹动了两下。

    布包中,是一排纤细的银针,灯光下寒光闪闪。

    天闲捻起一枚银针,劝道:“我不打你,也不骂人,但是这一针下去,滋味儿可是难受的很,我是个老实人,你不说……我才会下针,你说了的话,我可能就不会下针。”

    龙人的目光在天闲和银针上来来回回的移动了几次,冷然说道:“我堂堂龙神的使者!岂会惧怕这小小细针,卑鄙的人类,你……嗯!?”

    天闲收回手,又拿起一枚针来,“已经扎上了,感觉怎么样?”

    以现在天闲的本事,受了重伤也能精准的隔空飞针,手一抖,一枚银针已经刺进了手背。

    只是一句话的功夫,金色龙人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浑身也开始打颤。

    大家都知道天闲会一手点穴的绝门手法,虽然不知道穴道到底是啥,但很厉害就是了,见了金色龙人的反应到也不算太过奇怪。

    大长老则是惊讶无比,那小小一枚银针,只是轻轻刺进肌肤,怎么好像打断了对方一条手臂一样,金色龙人的面孔都开始扭曲了。

    天闲拿着银针,飞镖一样瞄着金色龙人,“你这人类形态也帮了我不少忙,大陆上不乏变形的种族,凡是变形成人的,都可以点穴,嗯……看来龙族也不例外,对了,很疼吗?”

    金色龙人牙齿已经开始咯咯作响了。

    天闲继续慢悠悠的说:“这对你没有多大伤害,但会非常痛,人的身体有一些这样的痛穴,我点的越多,你就越痛,嗯……最后也是可能痛死的。”

    随手丢出针去,这次银针刺在了龙人的脖颈上。

    天闲刚要再去拿第三枚针,就听到杀猪般的一声惨嚎,那金色龙人双眼暴突,口角流涎,震天价的痛嚎起来!

    这一嗓子把所有人,包括天闲都吓的一激灵,天闲差点扎到自己的手。

    “啊————————疼——疼死我了————————”

    金色龙人的模样有些吓人。

    因为剧痛他的双眼暴凸,全是血丝,面孔也完全扭曲,还算英俊的脸变得狰狞可怖,头上手上也是青筋凸起。

    而且这家伙被捆缚阵定在那里,动也不能动,只能瞪圆眼睛,拼命扭曲面孔张口大叫,这本身就有点诡异瘆人。

    “是不是刺错了地方?”露娜飞快的问。

    天闲呆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没……没有,很平常的两个穴道,就像被鞭子抽一样痛吧。”

    大家的神色顿时古怪起来。

    鞭子抽在身上那可是十分痛的,但,但似乎也不至于这么杀猪般的嚎吧……大家对于天闲的手法还是比较信任的。

    很快,所有人就都意识到了一个事实,这个金色龙人,傲气十足的神仆,实际上是个软骨头……

    天闲原本打算扎他个七针八针,好好让他领教一下什么是痛,现在赶紧把针起了出来。

    但是这痛劲可是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减弱,这金色龙人已经痛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你们……你们竟然敢这样对我……”这家伙真哭了。

    大长老的脸黑的和锅底一样,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自己的族人,竟然是这样的软蛋,他脸上实在是有些挂不住。

    天闲抓抓脸,苦笑,“那我问你,你是不是如实回答?”

    “我不!”

    天闲毫不客气一针就扎了过去,顿时杀猪般的嚎叫声再次响起。

    苍天作证,这次天闲只是随便扎了一下,可没扎穴道……

    “说不说?”天闲黑起面孔。

    “那……那你,你还扎不扎我?”龙人一张脸都扭成了八边形,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天闲绷着脸,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你说,我就不为难你。”

    金色龙人哭丧着脸“挣扎”了好一会儿,忽然嚎啕大哭:“卑鄙的人类……居然对我使用这样的刑罚,就连龙神都没有这样对我,你今后一定……”

    “好了好了,说还是不说?”天闲一声喝。

    “说。”金色龙人赶紧收住哭声。

    十分钟后,天闲已经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而这些消息让包括大长老在内的所有人都倍感压力。

    这一次,的确不只是厄罗斯一个神仆降临人间了。

    而且,似乎也不只是龙神派出了神仆。

    这人类大陆,又要开始群魔乱舞了吗?天闲一阵头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