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惊人的礼物

时间:2018-01-08作者:无来

    教皇的手中没有那种扣子,血宗自然也没办法从教皇的手中凭空变一个出来,这一点天闲比谁都清楚。

    现在这个黑袍人竟然敢这么出现在这里,天闲倒是十分期待他能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来。

    “怎么,血宗现在手下无人可用,竟然要隐藏面目的人亲自出来抛头露面了吗?”不等那黑袍人说话,天闲已经开口。

    见自己的身份直接被说破,黑袍人的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立刻低头行礼,“尊敬的大公,血宗大人十分重视与大公之间的合作,所以才派我亲自前来。”

    天闲笑笑,“那么不知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现在,天闲十分想知道,血宗会怎么解决这件根本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

    “首先,我要告诉您一个坏消息,那就是您所托付我们的东西,我们并没有找到。”黑袍人十分自然的说。

    “没找到?”天闲不由笑了笑,轻轻摩挲着四姑娘滑腻的小手,略微思考一下,“既然首先是一个坏消息,那么接下来的好消息又是什么?”

    “好消息是我们找到了一件替代品,血宗大人说,既然没能完成您的嘱托,那么就一定要找一件更好的来交给大公才行。”

    这一次天闲倒是来了兴趣,“更好的?难道血宗就这么肯定我会中意你们带来的替代品吗?”

    “会的。”黑袍人十分自信的说,“血宗大人说您一定会满意的。”

    说着,他从自己的沙漠袍子下面拿出了一个不大的小盒子来,脸上的笑容也肃然了许多,“尊敬的大公,这是血宗大人带给您的礼物,为此……我们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天闲对那盒子招了招手,一道细细的火线凭空出现,卷了盒子直接飞到了天闲手里,天闲把它直接交给了四姑娘。

    四姑娘则是非常细心的查看了一下整个外观十分精致的盒子,确定了没有什么机关陷阱之后,这才慢慢的打开。

    盒子里是细细的红色天鹅绒衬底,里面摆着一枚戒指。

    这戒指看起来像是用纯金打造的,上面雕纹反复细腻,似乎是什么完整的图案,并且还镶嵌着一颗龙眼大小的血色玉石。

    天闲和四姑娘一见这枚戒指,脸色不由同时变了变。

    这枚戒指,四姑娘是原本就知道它的来历,是四姑娘记在脑子里的常备功课之一。

    而天闲,则是曾经真正的见到过这枚戒指。

    当时,这枚戒指就戴在教皇的手指上!

    四姑娘看了看天闲,眼神里满是惊讶,以及丝丝的怀疑,显然四姑娘有点不相信眼前的会是教皇所佩戴的戒指。

    天闲的神色也凝重起来,如果血盟有办法把教皇随身的戒指弄到手,那么这可就能说明很多的问题了。

    将这枚戒指拿起来反复观看一下,能量触角稍微探查,天闲立刻就知道这是一件十分厉害的宝物。

    戒指的确是纯金打造的,这个并不稀奇,但是这枚玉石到底是什么材料的天闲却无法确定,而且这玉石上散发出一股十分特别的能量波动。

    细细的探查,天闲心中不由微微一动,这才真的在心中惊讶起来。

    因为天闲感觉到了穴兽的能量波动,虽然十分细微,甚至已经细微到要消散的程度,但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

    毫无疑问这是穴兽在最近使用能力的时候沾染到这枚戒指上的,第一次见到穴兽的时候,天闲也清楚的记得教皇的确戴着这枚戒指。

    这竟然真的是教皇的戒指!血盟居然能搞到这种东西?

    天闲简直惊讶的无以复加,这到底需要多么大的能量才能弄到教皇的随身物品,而且这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小零碎儿,被教皇戴在手上的戒指那怎么可能是随便的东西?

    这种东西都能弄到手!这到底动用了多么巨大的能量!

    血盟,果然也不是就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而已,暗中不知道还隐藏着些什么东西,怪不得血宗轻描淡写的说可以拿来一个支配者的脑袋,就这枚戒指出现在这里的情况来看,血宗也不完全是在吹牛。

    血盟或许真的有这种实力。

    天闲发现自己再一次的轻视了对手,要不是这一次控制寒脉上涨,威胁到了血盟存在的根本,恐怕血宗也不会拿出这种底牌来。

    “大公,看来的确是认识这间东西的吧?”黑袍人笑了笑,从天闲的脸色上他已经知道了答案,现在的表情也比刚刚进来时要轻松的多了。

    “这是教皇的戒指,没想到血宗大人和教皇的交情还这么好,连这么贴身的东西都能借到。”天闲点点头,将那戒指随手塞到四姑娘手上,盒子就往旁边一丢,完全没有归还戒指的打算。

    黑袍人似乎早就想到会如此,也不介意,倒是显得笑容更加浓厚了,“那么不知道大公对这件礼物是否满意?”

    “当然,我十分满意,比起我的那枚毫无用处的东西来说,这件东西就贵重的多了,多谢血宗大人的礼物。”

    黑袍人松了一口气,其实这件东西到底有没有必胜的把握,他自己也不是十分确定,毕竟这不是天闲所指定的物品,甚至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还好对方看起来十分识货,一下子就认出这东西的来历。

    看着天闲十分满意的样子,黑袍人心中却是一阵阵的抽痛,为了这件东西,血盟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的,这其中有多少血泪外人根本无法知晓。

    好在,这位拿捏住了血盟名门的大人物终于松口了,这次任务算是圆满结束。

    “那么,之前血宗大人所说的事情……”

    天闲直接点点头,“没问题,这件事我们改天再谈,因为今天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回去告诉血宗,就说之前稍有得罪,关于前些天火叶城动乱的事情,我不会再提起了。”

    黑袍人弯腰,深深的行礼,“多谢大公,那么我三天之后再来,您看可以吗?”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直接点头,“可以!”

    这黑袍人前脚才走,天闲和四姑娘立刻把那枚戒指拿了出来,瞪大眼睛猛看。

    刚刚还显得从容淡定的四姑娘抑制不住满脸的惊讶,“天哪!这竟然是教皇的戒指!这是他登基的时候西北信徒众国联合起来打造的礼物,这枚血精石据说已经是绝品,大陆上只此一块!”

    天闲也是瞪大眼睛,“这么贵重!还是西北信徒众国送的登基礼物,那这次教皇岂不是暴跳如雷。”

    四姑娘的目光在戒指上不住的看:“岂止暴跳如雷,这是西北众国臣服的表现,教皇每次去大陆西北众国都会把这枚戒指戴在最显眼的位置上,这也有领地宣告的意思,当初西北众国的君主现在大多已经不再了,但是这枚戒指却象征着西北众国的忠诚,这一代的君主们也忠诚的拥护着圣灵殿,这枚戒指丢失的话,下一次教皇去西北众国……”

    天闲和四姑娘对视一眼,都意识到了这枚戒指的分量。

    这东西可是丢不得的啊!

    但是现在血盟就硬生生的把这件东西从教皇的手中弄了过来,并且放到了天闲的手上。

    “果然不简单啊,我也没想到血宗居然能搞到这种东西,我已经做好打算,血宗拿不出口子就好好的谈一谈条件,没想到……嗯,这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示威。”

    天闲不由微微冷笑,“我之前呼唤寒脉,好好在血盟门口示威了一次,血宗也不示弱,立刻就回敬了我一次,血盟果然还是轻视不得。”

    四姑娘却忽然皱起了眉头,“这件事……恐怕是动用了埋藏多年的暗桩。”

    “有可能。”

    见天闲似乎并没有太在意,四姑娘解释道:“既然能弄到教皇手上的戒指,那为什么不能来火叶城直接弄走一枚扣子呢?我想,血宗应该明白后者或许希望更大一些。”

    天闲听了不由微微一愣。

    四姑娘微微思索一阵,用肯定的口气说道:“一定是在教皇身边有一个十分隐秘的暗桩,这才能弄到这枚戒指,没有选择从我们这里下手,是因为火叶城出现的时间还太少,没有那么多时间安插好深入的暗桩,而且我们现在用的几乎都是自己人,重要位置上很少使用外来人。”

    天闲握住四姑娘的小手,笑着说道:“这也一样说明血盟的隐藏力量深不可测,能在教皇身边埋下一个暗桩,这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少心血和人力物力,看来这一次我倒是把血宗逼急了。”

    四姑娘凝视着那枚戒指说道:“恐怕,血宗已经开始准备迁移了,知道那个地方的寒脉握在我们手中,必然不会再使用了。”

    “那需要很多时间,足够给我们缓解压力了。”天闲把戒指拿在手中把玩了几下,忽然笑着说,“这东西就送给你吧,我把它重新熔炼一下,金子没什么好稀罕的,但是这颗血精石我们要好好的留着。”

    四姑娘怦然心动,但是理智在下一刻回到了脑子里,直接摇头说道:“这件东西妾身可承受不起,什么时候需要和圣灵殿交涉时拿出它来,就可以直接占据主动。”

    天闲嘿嘿一笑:“这么说你还是喜欢的,嗯……那就成了。”

    四姑娘愕然了一下,急忙又说道:“妾身是说……”

    “你还是很喜欢的,我知道了。”天闲捏捏她的脸蛋打断了话,“一直也没有什么像样的首饰送给你们,就遇到什么稀罕的好东西留下来吧,至于和圣灵殿打交道的时候占据主动……还不需要拿老婆的饰物去做交换。”

    四姑娘的眼神一下就被这句话融化了大半,“可是……”

    天闲直接把戒指一扭,那颗龙眼大小的血精石被直接从戒指上扭了下来,随手丢掉黄金底座,血精石在天闲手上散发出妖冶的光晕。

    “的确是好东西,嗯……多谢教皇和血宗送来的礼物,哈哈!”说着,天闲把血精石往四姑娘手里一塞,“你先拿着,我找一些合适的材料给你做一件像样的首饰。”

    四姑娘觉得血精石滚烫滚烫,一直烫到自己的心里,这可是人类大陆唯一的一块绝品宝石,就这么成了自己的东西,还是心爱的男人送给自己的,现在自己也已经可以想象这样的事情了……

    黑袍人三天之后才回来,到时候再去见教皇,这三天的时间,正好清理一下城内的情况,这些天可是遗留下好多的问题。

    事实证明,再聪明的女人再爱人的礼物面前也会变的头脑简单,四姑娘拿着那块血精石,脸上笑的花一样灿烂,一脸妩媚之色也忘了收敛,开开心心的小跑离开,看来是去什么地方享受幸福了。

    天闲先去看了下露娜的情况,她在东部王国消耗过度,回来之后就卧床不起,结果一进门,露娜正一手抱着食盒,一手比划着向莱妮和泰莎讲述东部王国的见闻。

    那模样,分明就是个女飞贼在讲述自己的“光辉历史”,哪有丝毫精灵女王的样子,莱妮和泰莎都是满脸苦笑,显然谁也没办法阻止露娜。

    天闲见露娜这么精神,顿时一颗心落到肚子里,却发现今天泰莎的穿着有些奇怪。

    她穿着很正式的精灵纱衣,这种精灵的传统服饰怎么说呢,在人类的角度来看,有些过于性感了,所以泰莎还在里面穿了符合人类严肃审美的内衬,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总的来说足够严肃和庄重。

    一问之下,天闲才目瞪口呆的得知,今天晚上就是新议员正式加入议会的日子,而第一个补充的议员,正是泰莎!

    “我觉得那些人类使者的脑子都不怎么好用,东征这种事,还是让信得过、有能力的人去做议员比较好。”露娜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含糊的说,“而且精灵也足够的公正和公平,在契约下一样可以过平常的生活。”

    “多谢女王大人的信任。”泰莎看起来还是很激动的。

    露娜抬起埋在食盒里的脸抬起来,挑了挑眉毛,“泰莎,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活着回来,今后还有许多事要你去做。”

    “是,女王大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