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左右逢源

时间:2018-01-03作者:无来

    上一次交易穴兽时,天闲给教皇的方法的确是真的,那是一个古代的强大阵法,依靠这个阵法可以凝聚并操控巨大的力量,即使支配者面对这样巨大的力量也要忌惮三分。

    其实,这就是支配者们袭击火叶城的当天,天闲所启动的古代阵法。

    虽然这种能量阵操控起来十分困难,但是相比支配者的魂石那种只能使用一次的手段,这显然要划算的多了。

    只是,这个阵法真正的困难之处在于……需要庞大的能量核心。

    嗯……也就是寒古塔。

    这阵法几乎就是配合寒古塔来使用的,天闲自然知道寒古塔是自己的,教皇可没有,能量核心和阵法是一套,螺拴和螺母是好用的工具,单独一个只是垃圾,所以天闲就无比大方的把能量阵送给了教皇,嗯……就像丢垃圾一样,然后换回了穴兽。

    教皇当初检查能量阵时当然没有问题,因为那毕竟是真的,古代的真货看起来就让人心动不已,教皇以为用年老无用的穴兽换到了宝贝。

    当然,回去一实验,立刻就发现了问题……

    所以天闲这么一说,教皇也立刻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小杂种,竟然敢算计我,看我到时候要你好看,心中咬牙切齿,表面依旧笑脸迎人,教皇笑眯眯的说道:“大公可要体谅老头子我哟,上一次你可是把圣灵殿大半的财产搬了个精光。”

    “但是圣灵殿得到的也是物超所值,怎么样陛下,前些日子,在东部王国一定收获颇丰吧?”

    一听到“东部王国”这个字眼,教皇的神色微微变化,随即恢复正常,笑呵呵的说:“那是另外的事,现在还是来谈谈我们眼下的交易吧。”

    “也好。”

    见教皇避而不谈,天闲更加肯定圣灵殿在东部王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这正好符合天闲的预期,那些圣灵殿得到的,正是天闲想要圣灵殿得到的。

    “东征即将开始,虽说是征讨新大陆,但混乱程度无异于一场大陆战争,乱世将至,世事变迁,两千年前圣灵殿崛起,两千年后的今天……”

    教皇微蹙眉头,“大公有话可以直说。”

    “和平年代,精神支柱高于一切,混乱年代,则武力统御世界,如今的人类大陆上,圣灵殿的支配者无异于是最强大的一支力量,他们……曾经在混乱后的和平年代归顺于信仰,如今信仰渐渐凋零,混乱再来……”

    望着教皇,天闲忽然想起了什么的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知道您的支配者们,不仅互相不是很和睦,似乎还不大服从您的管束。”

    教皇哼了一声,“大公您是想要挟我吗?支配者们的管束您不必操心,虽然我对您的能量阵十分有兴趣,但对那些支配者,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破坏魂石,他们的一切依旧掌握在我的手中。”

    深深的看了天闲一眼,教皇沉声说道;“包括在火叶城中的那几个,也都是一样。”

    天闲哈哈大笑,“陛下,您何必如此呢,要是真的可以破坏魂石,上千年来一直让巴尔克不断抹杀其他支配者岂不是愚蠢至极。”

    教皇一听天闲竟然拿圣灵殿最不能为人所知的秘密打趣,不由怒火中烧,头上的青筋瞬间就跳了起来,“大公,您最好……”

    天闲打断他的话,“抱歉,抱歉,我尊敬的陛下,我只是个年轻人,有的时候口无遮拦,还请您不要见怪,我只是说时至今日,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说无聊的废话,事实摆在眼前,直接一点吧!”

    双手手肘撑在桌上,天闲的目光从手背上带着几分凌厉之色注视教皇,“人类新的历史即将到来,圣灵殿已经不能再扮演救世主的身份,信仰不在,支配者们也将离散,陛下,我可以让你将他们抓在手中,保存圣灵殿挽救自己的重要力量,同时,我需要人!有用的人!”

    “人?”

    教皇惊愕的望着天闲,“你说……你需要人?”

    “是的,陛下!”天闲平静的说,“我需要人!火叶城人来人往,但都是一些亡命徒和赌鬼,流浪的冒险者和佣兵,难民和无路可走的人,他们当中我真正需要的人并不多,我想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圣灵殿更会培养人才的了。”

    教皇深深的皱眉,人……那才是最宝贵的资源!没想到天闲这一次直接盯上了这一块。

    “说吧,大公想要什么人?”

    “军队,还有将领。”

    教皇猛然站起,“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不行!”

    这个该死的小鬼!居然狮子大开口,直接向圣灵殿要军队了!那可都是圣灵殿的心血!每一个骑士都是用心血和金币堆出来的,从小到大花费的金钱不计其数,接受最正统最完整的教育,其中花费多少人力物力更是无法计算,那可是圣灵殿赖以生存的根本。

    教皇鼻孔出气都变得粗重起来,“尊敬的大公,您应该知道圣灵殿的军队十分有限,一共只有那么几万人而已,别看战争期间百万大军声势浩大,但那都是别**队拼凑的,作为教皇,我可不能答应这种荒谬的条件。”

    天闲带着自信的笑容,淡淡说道:“陛下不用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

    说着天闲挑了挑眉毛,看着教皇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好笑的意味:老人家,你太沉不住气了。

    教皇被天闲看的心中窝火,明明只是个毛孩子而已,自己的孙子都比他要大上许多,怎么就这么难缠!

    坐回位子,教皇依旧好不松口的说:“大公有话请讲,但军队的事,不用再提。”

    天闲呵呵而笑,“陛下不用急着拒绝,我也不是毫无分寸的人,交易本身各为利益,我怎么能让您吃亏呢?”

    教皇心里恨的牙痒痒,心想你这个小杂种,哪一次不是自己占便宜,让别人吃亏。

    “我只要很少的人,不超过一百个。”

    “一百个?”教皇古怪的看着天闲,“军队,和将领加在一起?”

    “是的,当然我要挑选一些有代表性的人。”天闲‘合情合理’的笑了笑,“我希望有代表性的人物,让外人看到我们的联盟与合作,这在东征期间对我们都有好处。”

    意味深长的,天闲缓缓说道:“东征开始之后,无论是谁都不宜再树立敌人,我们友好相处,一同到新大陆再去争斗,这不是很好吗?”

    教皇似乎有些动心,但依旧满脸怀疑,“仅仅是如此吗?我只需要付出不到一百人的代价,寒古塔就归我所有吗?”

    “并不是寒古塔,但比寒古塔更好。”天闲神秘的笑着。

    听到不是寒古塔,教皇沉思起来,显然不满意了。

    天闲却是丝毫也不着急,“这些日子,血盟的活动真是频繁,暴露了总部,遭受各方的打压,却原来还有这样强大的实力,真是不容小看。”

    教皇的眼神顿时闪了闪,“大公……您在说什么?”

    天闲微微一笑,和善而醇厚,“我在说,如果我可以让血盟在未来东征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再针对圣灵殿活动,您是不是可以重新考虑一下我们的交易呢?”

    “什么?”教皇无比惊愕的瞪着天闲,“火叶城和血盟之间……应该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吧?”

    “这个自然不用陛下操心,您一次性就可以和两个可能的敌人和平共处,只需要付出不到一百个人而已,这笔生意是不是变得划算了?”

    教皇皱眉思索起来。

    天闲知道自己胜利了。

    没有立刻拒绝,那么就是可以接受,而这显然不是难以斟酌的交易,圣灵殿没有对血盟穷追猛打,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另一方面也是忌惮对方的临死反扑。

    如今人类东征在即,圣灵殿的地位摇摇欲坠,血盟已经无法在起到衬托圣灵殿的作用,常年积累的血仇反倒成了掣肘,如果能暂时和圣灵殿相安无事,那么自然大大的符合圣灵殿的利益。

    而且这些日子血盟在火叶城活动猖獗,展现了从未有过的实力,这也让圣灵殿十分意外。

    “那么……”思索了不到两分钟,教皇沉声问,“大公您的选人名单,我可要亲自过目审核。”

    天闲一笑,“当然,而且我可以提前预定一个人。”

    “谁?”

    “马里奥特元帅!”

    “什么!他……”教皇脸色开始发青。

    天闲耸耸肩膀,“陛下,您不会觉得我只是挑选一百个烧火工回去烧洗澡水吧!我自然是需要有用的人,马里奥特元帅已经在火叶城很久了,您就直接将他作为特殊外派人员留在火叶城好了,当然他要签订契约,在一定时间内不损害我们双方利益的为火叶城服务一段时间。”

    “为什么是他?”教皇沉着脸问。

    “因为他是您最可能答应的人选,东征之后,各国各为其利,已经没有那么多混杂的部队给他率领,而火叶城全是杂乱的人员,我需要这样一个老将在混乱情况中维持秩序,您不需要的,正是我最需要的。”

    这一次,教皇考虑了很久,最终,点头。

    “但是,血盟的事不知道大公要多久才能办妥?”

    一旦决定了,教皇就不再后悔,马里奥特的是不再提及,直接问起血盟的问题。

    天闲愉快的说:“既然陛下您如此痛快的答应了我的条件,那么,今天已经有些晚了,明天我给您明确的答复吧。”

    “明天!?”教皇难以置信的瞪着天闲。

    “当然,我是个很讲效率的人,嗯……为了防止我空口无凭,陛下您是不是给我一件信物,证明一下圣灵殿的诚意。”

    教皇望着天闲的眼神多了几分凝重,听到对方明天就能给予答复,教皇深深的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子,比自己想象的要厉害的多。

    拿出一张羊皮纸,教皇直接用手上的一枚戒指在上面烙了一个完整的徽记。

    “这是我的私人印章,血宗会认得。”教皇将羊皮纸交给了天闲。

    “真是寒酸的信物。”天闲耸耸肩,显然教皇依旧有所怀疑,这种非正式的信物,需要有足够的实力亲自见到血宗才有可能生效。

    “预祝大公马到成功,我也想尽快和血盟结束对峙,但是我们双方积累了太多的血仇,这种事没有办法放到明面上达成协议,这一次就看大公您的能力了。”教皇站起身来,显然是要送客了。

    天闲也不磨蹭,收好羊皮这起身笑道:“放心吧,一定会马到成功的,嗯……血宗和我是老朋友了。”

    听到这话教皇的眼角不由狠狠抽动了两下,虽然他知道这话明显是假的。

    “哦对了!”

    天闲抬脚就走,但走了两步又转回来,“我尊敬的陛下,有一件事我需要拜托您。”

    教皇大皱眉头,“难道您还有什么条件吗?”

    “不不不!”天闲连连摆手,“是我前些日子和血宗喝酒谈天的时候,他说最近可能要在圣灵殿有所行动,如果最近您抓到了什么血盟的人,可千万不要责罚他们,否则这个时候可就让我难办了。”

    教皇大吃一惊,“你说什么?血盟对我们有所行动!?”

    “小事,小事……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可是告诉过您了,千万不要弄出乱子,现在出了人命可就不好了,您明白的。”

    说完,天闲乐呵呵的走了,留下教皇面孔微微扭曲的站在那里。

    一脚踢翻了桌子,教皇气的满脸乌黑,放声吼道:“这个该死的小杂种!他怎么会和血盟有联系!?”

    黑暗之中,那个声音再次传来,“陛下,他所说未必是真话!”

    “不是真话!那凭什么和血盟达成协议?凭什么知道血盟对我们的行动!?难道血宗是白痴吗!?”

    那个声音沉默下来。

    气呼呼的喘了半天气,教皇恨声说道:“吩咐下去,加强戒备,如果抓到了血盟的人……不要打杀,好好带到我面前,我要亲自审问!”

    “是,陛下!”逆血天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