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不可能条件

时间:2017-12-27作者:无来

    血盟总部隐藏在地下上百年,当初开掘的时候就发现了地下寒脉,经过仔细考证才确定寒脉的安全,建立了巨大的地下城市。

    虽然后来发现寒脉远比想象的巨大广阔,但一直以来也是相安无事,从来没有因为寒脉上涨的问题而危及到总部的安全。

    但是天闲出现之后,这个情况就变得不再那么确定了。

    如今,天闲在这个黑袍人面前亲手驱动了寒脉的爆发,不由将他惊的目瞪口呆,他十分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血盟的命门已经抓在了别人的手中!

    谁能证明这个小子不能驱动全部的寒脉,上一次寒脉大涨引起了巨大的恐慌,显然……那并不是偶然情况。

    一时间,这个黑袍人脑子一片空白。

    血盟花费无数精力打造的地下总部,现在不仅暴露了位置,甚至有被地下寒脉整个吞噬的危险,这个地方……已经不再适合作为总部了。

    而且,被人拿住了命门,谈判的资本也就同时不复存在了……

    “看来,城主有很多话要和血宗大人谈,我这就……”黑袍人倍感压力,这件事已经不是他能做主的了。

    “不必……”天闲打断对方的话,笑道,“我只是路过而已,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话要和血宗说,一些小小的沟通,我想现在就可以说的清楚,嗯……刚才你不是说,我们要友好相处,朋友吗,不必拘泥小节,弄的那么正式做什么。”

    黑袍人还哪敢怠慢,连称不敢,飞快的退走了。

    等黑袍人走了,凌忍不住的小声问,“你是不是真的能把这里完全淹没啊?”

    天闲好笑的看了她一眼,“那是不可能的,地下寒脉深远,但是这个地穴经过百多年经营,曲折广阔,想全部淹没是不可能的。”

    四姑娘见天闲举手投足就惊走了那个黑袍人,紧张的神色也轻松了少许,低声说:“这洞穴到底有都宽广就连内部人也很少知道,而且据说为了防止寒脉上涨淹没地下,还特意挖掘果安全的空间,但是否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

    天闲点着头说:“很可能是真的,要不然就好像睡在一座火山上,总是不安稳,一旦地下寒脉发作整个血盟就会毁于一旦,这种事一定要有防御措施才能安心把总部扎在这里。”

    “那血宗岂不是完全不惧怕这个。”凌顿时有些失望。

    “这样的地穴,就算不淹没,但只要寒脉上涨,那也是致命的打击了。”天闲指着不远处寒脉的水凝结的冰晶,“这里的寒脉奇冷无比,大面上涨会让这里变成冰窖,如果长时间不退的话,所有人都只有冻死一条路可走。”

    四姑娘补充道:“而且寒脉上涨会淹没许多通风口,这样的地穴缺少空气的话,人越多死的越快。”

    一行人在这里小声的议论着,很快,一股寒冷彻骨的气息从黑暗中慢慢压了过来。

    天闲微微一笑,周身空气中浮现出清晰的金色铭文,温暖而明亮的光瞬间挡下那股阴寒的气息,并随之驱散。

    “远来是客,血宗大人既然说要友好相处,怎么又来试探我?”天闲老神在在的往小灰头顶一坐,笑着对右前方的黑暗中说道。

    血宗弥散着黑烟的身体从黑暗中一点一点的分离出来,看起来完全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个鬼魅。

    “大公几日不见,自身的实力已经更为惊人了。”血宗的声音透着冰冷冷的寒意。

    “多谢夸奖,毕竟总有人想对我不利,我也只能时刻提防。”

    血宗干笑两声,“大公所说的,是火叶城的事吧,不错,是有血徒在火叶城中活动,不过大公也该得到消息了,其实我们没有损害火叶城任何实际的利益。”

    这话说的简直绝了!

    凌直接一翻白眼,毫不客气的说:“那是你的部下没用,所有的行动都被我们打退了而已,否则现在的火叶城恐怕已经是血盟的分部了。”

    血宗的声音没有丝毫变化,淡淡说道:“事实就是如此,我们没有任何实际的利益冲突,说白了我们也只是想在东征这条大船上得到一些好处而已,而且我想,我们也有足够的实力获得火叶城的认同。”

    “这就是所谓的友好相处?”天闲笑着问。

    “是的,有光明就有黑暗,有人在光明中接受欢呼,就必须有人在黑暗中流血,而且许多事是不能在光明中出现的,与血盟友好相处,是在东征大船上的明智选择。”

    天闲歪歪头,似乎盘算了起来。

    血宗并不着急,静静的等待。

    “你们想要什么?”天闲忽然问,“那些袭击的目标无一不是火叶城的要害,你们如果想要我的火叶城,取代我的话,那么我就不想再说任何话了。”

    “好处,利益!一切的好处和利益!”血宗毫不犹豫的回答,“取代火叶城是我们能做到的最好结果,虽然那几乎不可能实现,而且现在我们知道那样做并不现实,我们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并且对火叶城保持敬意和敬畏。”

    “那你们又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好处呢?”

    天闲一点也不含糊,非常直白的问着,“我们也不想与血盟这样的组织为敌,当然如果有更多的好处就最好不过了。”

    “光明总是伴生黑暗,尊敬的大公,在光亮所照不到的地方,行驶着黑暗的法则,在这次人类东征的伟大壮举之中,也有黑暗,也有光明照耀不到的地方,许多时候我们可以方便的摆平一些麻烦,这是我们独一无二的好处。”

    “不不不……”天闲打断血宗,“确定的,血宗大人,我要确定的好处,不要想用这种听起来好像很唬人的说法唬弄我,我的城市在发生骚乱,我的子民在流血,我不会因为三两句话就选择相信您。”

    血宗深深的盯着天闲,深邃的眸子中,寒意在跳动,“好的,我们友好相处,自然不会唬弄您,火叶城内一切血盟的活动都会终止,而且,现在血盟就可以做到一件大公您想做但是却做不到的事情。”

    天闲眼神微微一动,“我们想做,但是做不到的事情。”

    “那些支配者!”血宗冰冷的声音中不含一丝感情,“您可以选择他们其中一颗人头,作为自己的私藏品。”

    在血宗说出“支配者”这个字眼儿时,天闲的心就微微一颤,血盟对于支配者也如此了解吗?

    而当听完血宗的话,天闲忍不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血宗居然说可以选任何一个支配者的脑袋!

    “你能杀掉他们,任何一个?”天闲都不由得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那些支配者可无一不是怪物级别的家伙,至少两千年的年龄,无论是力量还是心智都不是现在的人类所能比拟的。

    更加重要的,他们并不是单独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而且受到圣灵殿力量的联合保护,想要单打独斗杀掉对方就已经极其困难,想要说随便摘下任何一个人的脑袋,这种轻描淡写,就好像去菜市场选一颗白菜的话,简直匪夷所思。

    要知道动了任何一个支配者,都将受到圣灵殿毁灭力量的疯狂报复,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天闲的惊讶让血宗很满意,他低声继续说道:“当然,这很困难,但如果能平息大公的怒火和证明我们的友好,一切都是值得的。”

    言之凿凿,并非虚言!

    天闲深切的从血宗的话语中感受到了这一点,如果血宗想要的话,真的可以拿到任何一个支配者的脑袋,虽然会付出不知名的代价。

    天闲忽然间明白过来,血盟之所以一直没有被圣灵殿彻底摧毁,除了圣灵殿自行掌握了力度之外,血盟自身的力量或许才是真正的主要原因。

    圣灵殿隐藏了让人惊愕的力量,而血盟,现在未必就已经亮出了所有的底牌。

    血宗的话虽然不露锋芒,但毫无疑问也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既然能杀那些支配者,那么还能杀的人,自然是多的很……包括你们火叶城的众人。

    果然是有实力才有权力说话……

    天闲缓缓呼吸一下,眨巴眨巴眼睛,“没想到血盟对支配者的事情似乎也有所了解,不过,这虽然让我有点惊讶,可是我现在并不想要那些支配者的脑袋,血宗大人您的提议恐怕不是很妥当。”

    “那么大公想要什么呢?”

    天闲脸上露出遗憾之色,“其实,我是一个念旧的人,上一次和教皇见面的时候,他拿走了我衣服上的一枚扣子,作为那一次交涉的某种证物,教皇一定还留着那枚扣子,所以我现在最想要的,是那枚扣子。”

    说着,天闲比了比自己衣服上一处缺少扣子的地方,“您看到了吗?”

    血宗的眸子不由猛烈的缩了两下,一枚扣子?

    一枚扣子自然普通,但如果是从教皇身边拿走一枚扣子,那可就难上加难了,这和直接冲进圣灵殿的正堂大殿去掠夺古代雕像的难度恐怕有的一拼。

    “好,一枚扣子而已,大公只需要等待三天的时间,一定原物送到。”

    天闲终于满意了,“那我就等上三天,作为我们友好的特别优待,我会在返回火叶城才开始计算这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希望看到我的扣子,而且在我回到火叶城的时候,也不想再听到血徒作乱的消息。”

    “一切都会如大公所愿。”

    天闲轻轻拍拍小灰的脑袋,小灰昂头,高大的身躯缓缓站起,顿时一阵强风吹向四周,但血宗立在那里犹如不受力的游魂,连狍子角都不动一下。

    “血宗大人,那枚扣子就是我们友好的证明,只要我见到那枚扣子,我们之间就是友好的,在这次东征中,火叶城所引导的光明背后,就会有容纳血盟的黑暗!”

    血宗沉默的立在那里,并不答话,一切其实已经都说完了。

    “希望我们下一次联系时,是一个更加友好的场面。”天闲说完,小灰已经一声怒啸的冲天而起,庞大的身躯只是眨眼功夫就消失在黑暗的通天地洞中,留下一阵暴风疯狂肆虐。

    那个黑袍人犹如鬼魂般出现在血宗身后,恭声问道:“血宗大人,我们真的去找那枚扣子吗?”

    血宗死死盯着上方的庞大空洞,沉默了一阵吐出几个字:“不惜代价。”

    “是!”黑袍人应了一声,悄无声息的消失。

    十几分钟之后,小灰已经飞翔在高高的天空之上,远离了血盟总部所在的土地。

    “那枚扣子……”古丽实在忍不住,奇怪的看着天闲,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模样。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天闲忍不住一乐,翻手一枚扣子出现在手中,正是当时教皇利用穴兽拿走果的那一枚。

    不过,教皇在这之后可是把它又交还给天闲查验,这枚扣子自然也就还在天闲手上了。

    天闲望着这枚扣子,神色之中多了几分凝重,“我也很想知道,血盟的实力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这种事情血宗都能答应下来,无论如何,一定是有几分把握的才对,这一次血盟在背后暗算我们,我也算是希望探探底吧,看三天之后血宗能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到时候我们再见机行事。”

    把那枚扣子收进怀里,天闲稍稍思索一下,“我们有三天的时间等待血宗的消息,正好可以用这三天和教皇打打交道,露娜姐姐在东部王国应该也有消息了,必要的话,我们还可以转回东部王国去看看。”

    一路返回,还没到火叶城,天闲就得到了龙四的消息,城里活动猖獗的血徒们忽然间没了动静,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天闲让她一切照旧,同时多留心圣灵殿的动向,并说明了自己马上就要到家。

    不过就在火叶城已经出现在视野内的时候,天闲接到了露娜传来的消息。

    “东部王国有变,速来!”

    天闲迅速让咕噜返回去问情况,却得知一个令人担心的结果:露娜携带的灵鸢巢穴已经损坏,咕噜过不去了。

    “回去让莱娜立刻准备远程传送阵!”这是天闲进城后的第一句话,“还有,集结一个精锐的百人队,随时待命!”逆血天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