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找麻烦

时间:2017-12-27作者:无来

    这次外出,天闲可不仅仅是要回家看看而已。

    既然是钓鱼,那么自然要准备鱼竿和鱼饵,甚至还准备了一些“水炮”之类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这一次面对血盟总部这样的地方,天闲觉得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如果真的是血盟在背后搞鬼的话,那么这次可说不得要弄出些动静来了。

    “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

    凌的目光眺望远方,舒服的呼吸着,离开了火雾山,高空的空气凉爽又舒适,凌也立刻就精神了起来,对于血盟是不是做过什么她根本不担心。

    古丽观察一下情况,分析的说道:“看起来,地面上两边对峙并不激烈,但想必也是互相牵制,血盟这个时候还有余力是我们那里搞破坏,是不是……”

    天闲看了看四姑娘。

    四姑娘的脸色十分严肃,她肯定的说:“有可能的,血盟的组织比较独特,只有威胁到了本身存在的时候才会召集各部返回这里,历史上也只有这里的位置暴露时有过这样的一次召集,其余的时候都是各部各行其是,甚至有些人互相见面都不知道同为血盟中人。”

    “如果这次的行动是早有预谋,那么在外计划这件事的人是不会管总部这里的死活的,除非血盟要被全歼,否则绝对不会影响他们的计划。”

    天闲点了点头,“我看事情也八成就是这样,血盟对外人十分狠毒,对自己也是一样,现在地面上的情况倒是成了他们一种极好的掩护。”

    “那……我们下去?”凌指了指下面巨大的坑洞,说到冒险终于有了几分精神,“那样的话,是不是有些冒险?”

    天闲对脸上写满“下去大展拳脚”的凌不予理睬,而是想了想,“我也觉得血盟最近一段时间实在过于安分了,但现在我有件事想不通,就算有消息也不能真的确定就是血盟在暗算我们,嗯……这里毕竟是血盟总部,我们还是谨慎小心一些的好。”

    “什么事想不通。”凌瞪着眼睛问。

    天闲琢磨了一下,皱眉说道:“血盟做事,其实向来都是痕迹明显的,这几天火叶城天天都在厮杀,甚至死了一些人,如果是血徒的话……”

    “腐血对吗?”古丽瞬间明白了天闲的意思。

    天闲点点头,“这种严密的计划,一定会有血徒参与其中,如果是血徒的话,那么他们身上的腐血应该早就暴露了这件事才对,但是到了现在,居然没有发现血徒……”

    大家不由都皱起眉来,血盟的声名狼藉,绝大部分都是因为血徒的存在,这种被血盟以秘法侵蚀身体,身体流淌腐血,对血盟言听计从的人,是每一个活人的噩梦。

    他们就好像僵尸一样不畏疼痛,而且无以伦比的忠诚,他们的血液都是致命的毒药,碰上一点就会灼掉你一大块皮肉,如果被灌注秘术,就会变成新的血徒。

    血徒可以瘟疫一样蔓延,这是最可怕的地方,虽然低阶血徒有时候就和行尸走肉一样,但是高阶血徒却可以凭借腐血获得强大的力量,这是他们更加可怕的地方。

    如果是血盟在火叶城搞鬼,那么不可能没有血徒参与,可是现在激战了几天,屠戈自己砍下的脑袋都有几打了,却也没发现有腐血的存在,更别提抓到任何一个血徒。

    四姑娘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几次犹豫,才开口说道:“或许……或许是最高等的血徒。”

    天闲一愣,“最高等的?”

    天闲就知道有两种血徒,一种是被腐血控制,神志不清的,一种是虽然被控制,但是依旧神智清楚,并且从腐血中汲取强大力量的血徒。“

    最高等的?大家也都是奇怪的望着四姑娘,谁也不知道这个最高等血徒到底是什么东西。

    抿抿嘴唇,四姑娘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其实,妾身就是这种血徒。”

    天闲不由惊讶的瞪大眼睛,所有人也都是如此的表情,四姑娘是血徒,这种事难道会是真的?

    一下抓住四姑娘的双臂,天闲瞬间紧张起来,“那,那你……”

    四姑娘的表情有些失落,“外人所知道的血徒,不论是那些行尸走肉,还是那些从腐血中汲取力量的,其实都算是一种而已,他们都是在大陆上作为消耗品而来使用的,也是血盟最臭名昭着的原因之一。”

    “而血盟所真正依赖的,则是像妾身这样的血徒……”四姑娘深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变得惊恐而无助,天闲不由一下握住了她的双手。

    “腐血灌注全身,肌肉、骨骼,身体的每一寸地方,在第一次腐血冲击昏迷之后抽空血液,静放三日,再次进行腐血灌注……就像制作一件器具一样,反复七次,最终将原本的血液灌注回身体。”

    轻咬嘴唇,四姑娘尽力笑了笑,“如果还能醒来,那么就是不会被发腐血的血徒。”

    “普通的血徒,以血为力量媒介,而妾身这样不会被发现的血徒,腐血的力量侵入骨肉,是以骨肉为媒,就像修炼身体得到力量一样,并不会被人发现,或许……这就是火叶城没有发现血徒入侵的原因。”

    天闲把她拉到怀中,发现四姑娘的身体在不断的发抖。

    “没事的,都过去了,都过去了……”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天闲也才明白,原来自己小看了血盟的残忍和恶毒,这种“制作”血徒的办法,简直已经灭绝人性了。

    而且这种方式下还能活过来的人,几率小到可怜,四姑娘能幸存下来,简直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想起从前的事,四姑娘抖的牙齿打颤,“每次灌注,都会短暂的清醒,那个时候……”

    天闲轻轻按住她的嘴巴,“好了,好了……不要说了,都忘记吧,都忘记吧……”

    睁大眼睛盯着天闲,四姑娘吞吞口水,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又说道:“火叶城里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血徒,一定也是简单灌注,甚至只经历一次灌注,否则没有那么多时间,也不会有那么多活人,他们……失血越多,就越狂躁,也不会死……”

    天闲飞快的点头,然后叫出咕噜叮嘱一番,咕噜立刻钻回了笼子送信去了。

    让小灰直接降落,也不用去管着陆点是哪一方势力的范围,反正不管哪边都是敌人。

    小灰一颗陨石般砸向地面,双翼裹着暴风将地面杂七杂八的围栏沙袋瞬间吹个干净,身上的人却感觉稳如泰山。

    三角从天闲衣袖里溜出来,在小灰周围画了个简单的防御阵,然后缩进天闲的袖子不见了。

    一行人就在这里安静的等待,当然小灰不甘寂寞,对着前面巨大的坑洞就是一声中气十足的龙吼,声浪狂潮般灌入坑洞,四壁回响震荡,哗啦啦的带着碎石砸向了地底。

    天闲估计,这一声吼足够让血宗知道自己来到这了,而且看守坑洞底层的那些血盟战士恐怕是要过几天才能醒过来。

    周围,被惊动的两方军兵顿时冲了过来,但也都是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而已,勉强可以算是斥候部队。

    对于两方的喊话,天闲根本不想理会,只是轻轻抱着四姑娘,安慰着被往事惊扰的女孩。

    出身血盟这件事,始终都是四姑娘挥之不去的梦魇,天闲能清楚的了解到四姑娘的恐惧,她就好像一个将要溺水的人,死死的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但岸边的光明又深深的刺痛着她,让她不敢靠近。

    扭曲和折磨,在她灵魂伸出不断拉扯,她渴望光明,渴望平静安宁的生活,可是黑暗的过去和无限的自卑总让她痛苦不堪。

    或许,她觉得自己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

    两方叫骂的军兵喊了几声后也就没了动静,反而是各自后退,谁也不敢再靠近。

    毕竟这人类大陆上能驾驭如此巨大飞龙的人可是屈指可数,就算脑子再不好使的人看清楚情况也大概猜得到眼前的是谁了。

    小灰就这么在两军阵前休息了一阵,咕噜已经飞快的带回了消息。

    正如四姑娘所说的那样,火叶城中渗透了血盟的高等血徒。

    屠戈找了一个最像血徒的对象,这家伙是个外地来的行商,五大三粗一脸的凶相,也查不清楚他的身份,然后亲自给他放了血。

    一般人放了半盆血出来早就昏倒了,可是这家伙却双目开始发红,渐渐不安,并且发起狂来,要不是好几个狮人战士压着他,恐怕就要挣脱绳索跳起来和屠戈拼命了。

    最终,他身上已经一滴血都放不出来,人却已经疯魔一样挣扎,最终不得不用拇指粗细的铁链牢牢的把他从头到脚捆了个结实,这才算是把他制服。

    然后,龙四把心一横,直接把那些疑似血徒的家伙全部拉了出来,挨个放血!

    结果居然有一半都是血徒!

    这下天闲心里有了底,看来血盟这位老朋友也是不甘寂寞,本来还在奇怪这次百国盟会中血盟怎么毫无动静,原来是早就做好了准备,要在合适的时机进行一次致命的攻击。

    从他们的攻击目标来看,完全是以摧毁或者夺取火叶城为目标的,这个不能不说是敢想敢干了,血盟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现在火叶城中恐怕还没有人知道这些混乱是血盟造成的,又或者……

    天闲估计圣灵殿应该是有一些正确嗅觉的,毕竟和血盟已经是老对手,但圣灵殿不会声张,甚至还会趁火打劫,这些混乱之中,少不得他们浑水摸鱼的事。

    再回到火叶城,或许第一时间还要去和教皇打交道,也不知道交换穴兽时给他老人家的秘密方法现在学会没有……

    “小灰,我们走。”天闲拍了拍小灰的大脑袋。

    小灰昂起头,庞大的身躯向前滑去,卷着烈风,直接从眼前的巨大坑洞落了下去。

    这巨坑是当初古神骸骨出世的时候留下的,巨大无比,一眼望过去如同大地的断层深渊,小灰五十米的体长,飞在里面就好像房间中嗡嗡嗡的苍蝇。

    这也是血盟无法做出有效防御根本原因,就算集结所有力量,也不可能把守住这坑洞的每一寸土地。

    好在这巨大的坑洞稍有倾斜,也不知道有多深,黑暗阴冷凝聚在深处,现在也没人说的清到底要从什么方位走才能真的到达血盟总部。

    虽然血盟总部的位置暴露了很长时间,但还没有谁能真的入侵血盟地下基地,并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不是进去就没了下文,要么就是半途而废。

    不过天闲自然是没这个顾虑,这个地下基地,其实天闲已经十分熟悉了,而且说起来这地方是否能够继续存在下去,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天闲自己的想法。

    不能对血盟赶尽杀绝,这是天闲的想法,同时天闲也知道这是圣灵殿的想法。

    至今,圣灵殿也没有派出支配者这样级别的人物进入血盟进行一次大清洗,这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血盟固然强悍,但面对屹立人类大陆两千年,从人类生存隐秘之中崛起的圣灵殿来说,多少还是有些不够看。

    留着血盟,有许多而外的好处。

    现在,天闲也是这样想。

    洞穴宽阔无比,下坠上百米后几乎就没什么光亮了,不过小灰可以凭借风暴感知周围,完全不会变成瞎子,飞起来平稳无比。

    很快,天闲的能量触角就在极远处的石壁上发现了活人,那些应该是血盟的人无疑,但是他们应该没想到有人能在这个深度上还飞在洞穴中央,和他们的直线距离足有几千米,他们只有干听着小灰飞行风声的份,根本没办法阻止。

    越是接近地底,四周石壁上的人就越多,天闲清晰的“看”到了各种机关陷阱,还有一些实力极其强悍的人在凿出的石台上驻守。

    但因为距离过远,天闲始终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洞穴底部早就挖了无数的陷阱壕沟,致命的机关密布周围,但是小灰扇扇翅膀就越过了所有的机关。

    找了一处平地,小灰“轰隆”一声落地。

    天闲坐在小灰脑袋上,看着周围密密麻麻,满脸紧张的血盟成员,不由露出了笑容。

    这可是你们先惹我的!逆血天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