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结亲

时间:2017-12-27作者:无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瑶瑶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脆弱,即使当初被巴巴洛特囚禁,受尽折磨和痛苦,她的心中都始终有一处地方不肯屈服,她执着的认为天闲一定能够来救她,这份坚强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始终支撑着她支离破碎的精神不至于崩溃。

    最终,她的确得救了,但瑶瑶自己却发现,这份坚强也将自己心中所有柔弱的东西全部消耗殆尽,甚至开始变为一种莫名其妙的怨恨。

    她恨天闲,恨所有人,恨所有没有能及时将她救走的人,她恨自己现在的模样,这张属于她自己,但又并不是她原本模样的面孔让她时而歇斯底里,时而呆滞如石。

    心中的柔软已经被消耗殆尽,剩下的只有怨恨,只有对世界的绝望,在龙谷居住了一小段时间,瑶瑶感觉自己的心中除了怨恨与绝望已经空空荡荡。

    但是今天,当那个声音呼唤自己的时候,她才猛然间发觉,自己心中始终充塞着一种她根本无法面对,甚至刻意去忽略的东西。

    恐惧!

    永远再也见不到亲人,永远不会再有从前的生活,这些怨恨和绝望,其实浓缩到一点,就是对亲人的恐惧。

    瑶瑶喃喃的说着:“姐……姐姐……”她感觉自己已经只剩下一个空壳,整个人的灵魂一下子被抽出了体外,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再也无法回到真实之中。

    这份温暖,这份激动而流泪的狂喜和心痛,这久不曾体验过的亲切话语,明明早就湮灭在心中,在怨恨和绝望中消失殆尽,但是现在……却像大海的怒潮一样在心中澎湃而起。

    这种感觉,让人恐惧,却又莫名其妙的……感到安心。

    瑶瑶的身体彻底软下来,倒在红炎的怀里,一时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红炎早就从天闲这里得知了瑶瑶的情况,但是亲眼见到妹妹只隔了几年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美丽少女的模样,也不知道这几年受了多少的折磨,心中的悲痛无法抑制,抱着瑶瑶一阵痛哭。

    在土山之下,莱娜和另一个姑娘在说着话。

    “莱娜姐姐,时间好像差不多了。”另一个精灵说。

    莱娜拖着掌心的一朵奇异小花,花瓣顺次打开,在顺次闭合,每一轮的时间都完全相同,就好像一个天然的计时器。

    “嗯,的确,不过还有一点点,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再等等。”莱娜有些苦恼的计算了一下时间,然后补充道:“不要叫我姐姐,不是说过了。”

    那个精灵笑嘻嘻的说道:“大家都这样叫嘛,女王大人都说,现在是精灵一族恢复元气的关键时期,有能者居上,莱娜你虽然年龄小,但都是为女王办大事的,当然是姐姐喽。”

    听着对方振振有词的回应,莱娜也是无话可说。

    “不过……”对方忽然压低声音,“这次来办这件事,到底是为什么呢?似乎和咱们精灵族没什么关系,那个送过来的人类是谁?”

    莱娜伸手点点自己姐妹的额头,“就你话多,我怎么知道这些事,反正是女王交代的事。”

    同伴“哦”了一声,还是嘻嘻的笑着。

    “嗯……不能再等了,我上去通知一声,你准备吧。”

    “好的!”

    莱娜一纵跳上土山,这时红炎正抱着瑶瑶哭的无比伤心。

    在自己身后,莱娜并没有注意到,这位和自己一同到来的精灵姐妹,正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眼神望着土山之上。

    按照计划,红炎已经要离开了,不过并不是自己离开,而是和瑶瑶一起走。

    莱娜上来通知了一声,红炎这才惊觉时间已经飞快的过去,而瑶瑶,她倒在红炎怀里,根本毫无反应,仿佛昏过去一样。

    刚刚启动传送阵而构建的花篮依旧还在,红炎搂着瑶瑶,满脸泪痕的将她带进了花篮。

    莱娜随即开始启动传送秘法阵,在土山之下,那个一同前来的精灵也收回目光,启动了山下早早就偷偷设下的能量传输阵。

    花篮发出刺目的光芒,红炎和瑶瑶的身影在这片刺目的光芒中瞬间消失了……

    一切,都和天闲计划的一样。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瑶瑶现在只相信一个人,这个人是天闲,但天闲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说动瑶瑶,让她和自己一起返回火雾山。

    思前想后,天闲决定冒险,这才有了和教皇的穴**易。

    瑶瑶是恶魔之力觉醒者,天闲知道一切小花招在全神戒备的瑶瑶面前都毫无作用,但是穴兽不一样,瑶瑶并不知道穴兽是什么东西,就算有所防备也无法防备时光的回溯。

    证明了瑶瑶的心意,天闲就明白该如何去做了。

    在瑶瑶所有的亲人中,真正能打动瑶瑶的,毫无疑问是姐姐红炎,那是填满她幼小年华最温柔的人,红炎陪伴她的时间比母亲和父亲加在一起都要多。

    天闲相信那是瑶瑶心中并没有被封闭,而且最为柔软的一处所在。

    只要红炎能够出现,在短暂的时间内感化瑶瑶,那么一切就都好办了。

    火雾山的堂屋大院。

    露娜已经在一众人目瞪口呆中从石板地面上用特殊的种子生长出一个巨大的秘法阵。

    这个秘法阵虽然孤零零的,但是地下根系却和火雾山周围的巨大秘法传送阵相连,有着无法估量的巨大力量。

    在感受到远方秘法能量的波动之后,露娜亲自吟唱起古老的咒文,那秘法阵很快爆发出惊人的强光,光芒晃的所有人睁不开眼。

    光芒一闪一收,平地已经多了两个人。

    同样的红衫黑发,同样的黑眸白肤,正是红炎和瑶瑶。

    天正则和几位掌事婶娘早就在旁边等待,而当大家看清楚红炎怀里的那个女孩面容时,不由得脸色都微微变了变。

    天闲一晃几年不见,已经几乎摆脱了少年人的模样,大家都知道天闲有许多离奇的际遇,这是变得成熟和强大的表现。

    但是瑶瑶,大家都知道她是被恶人抓走,受尽了折磨,并且承受恶毒秘法催生才变成这个模样的。

    “瑶瑶……”二娘一见瑶瑶,愣过之后顿时心如刀绞,哭着上前,一下抱住了红炎和瑶瑶,双眼泪水长流。

    二叔也是双目含泪,走上来望着自己的女儿,一时间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全部都堵在了喉咙里。

    数年之后,一家人总算是团圆在一起,期间无数担忧思念,无数个不眠之夜,在这一刻全部化作了泪水。

    二娘和红炎哭成了泪人,二叔也是频频抹眼,只有瑶瑶没什么动静,她安静的缩在红炎的怀抱里,好像世上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了关系。

    二叔一家哭做一团,天正则也是双目泛红,瑶瑶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一心想讨来给天闲做媳妇,看着一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变成现在的模样,也是无比心痛。

    把天闲拉到一边,天正则低声问道:“瑶瑶没事吧,为什么不说话,而且看起来好像……”

    天闲明白父亲的意思,“放心,只是受了太大的精神冲击,一会儿就会好的,我在给她施针,不会有问题。”

    天正则对于自己儿子在人类大陆上的种种行为也有所耳闻,这一手银针疗伤的绝技自然也是听过的,当下倒是也不怀疑,沉声说:“无论如何,瑶瑶不能有事,否则没有办法向你二叔交代。”

    父亲放心!

    二叔一家哭了一阵,也发现瑶瑶的情况似乎不对,二娘挂着眼泪来问天闲,天闲也是一样的话,再好言安慰一番,大家这才放心。

    瑶瑶显得有些恍惚,似乎认不清太多的人,她认得红炎,认得二叔和二娘,再就只认得天闲。

    眼神迷离,气息缓慢,就仿佛没有睡醒,还沉浸在某个梦境之中……

    二叔得到了天闲的保证,当下把瑶瑶安排回去休息,立刻去准备晚些时候对瑶瑶的治疗。

    瑶瑶回来了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火雾山,大家伙这几年都十分惦记这个讨人喜欢的小丫头,好多人都上门来探问情况,从早到晚络绎不绝。

    二叔亲自在门前一一和乡亲们解释,说瑶瑶需要休息,晚些时候会出来和大家见面。

    而在二叔家的阁楼上,当初天闲偷偷溜进来,留下铁翅鸟羽毛的房间中,天闲已经开始准备施针。

    瑶瑶的状况,天闲还算熟悉,因为曾经也遇到过一些,黑道上的人不讲信誉和亡命徒多的数不清,被骗倾家荡产,被害家破人亡的天闲见的多了,不乏之后精神崩溃,甚至最后进了精神病院的。

    瑶瑶现在,算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情况,她几乎是回到了小时候的状态,仅仅记得几个亲近的人,小小的婴儿也不怎么说话,不会走动,这大千世界中的绝大多数,和她还没有什么关系。

    但这只是暂时的。

    如果不尽快将人从这种防止精神崩溃的自我保护状态拉回来的话,那么真的就会变成一个无知的小孩子,或许永远都不会再改变了。

    好在,这种事对于现在的天闲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而且瑶瑶是恶魔之力的使用者,可以和恶魔之力产生共鸣,这份力量就足以将她拉回到现实中,当然这是简单粗暴的手段,天闲不会这么对待瑶瑶,而是要舒缓和温柔的。

    就好像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慢慢醒来,发现身边并不是洪水猛兽,而是自己最相信,最亲近的人,然后笑着说一声:早安。

    密密麻麻,数十根银针刺在瑶瑶头上,这让所有人看的有些头皮发麻,就连天正则都对自己的儿子频频投以怪异的目光,他实在是想不通,天闲是怎么学会这种手段的。

    释针的过程中,瑶瑶始终是昏迷的,这让每个人的紧张都不断积累,二叔甚至不小心将椅子的扶手都掰断了。

    好在,天闲慢慢将银针一根根起出时,瑶瑶的呼吸终于开始变得有力起来,也发出了微弱的呢喃声,这让二叔一家欣喜若狂。

    起出最后一根银针,瑶瑶仿佛匣子里终于被放出的蝴蝶,舒展双翅一样慢慢睁开了眼睛。

    二娘一下扑到床前,双目再次流出泪水,只是这一次却是喜极而泣,“瑶瑶,瑶瑶……你还认得我吗?啊……孩子。”

    瑶瑶的眼神有些散乱,但是却显得很平静,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回神,瑶瑶先看了看二娘,并没说话,再看看周围的人,还有自己所处的房间,脸上的神色似乎就明白了什么。

    见瑶瑶不说话,二叔立刻紧张起来,“瑶瑶,瑶瑶啊……你,你怎么样,你说话啊……”

    瑶瑶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然后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愕然的动作。

    翻了下身,瑶瑶扭过头去,不看任何人,并说道:“我累了,不想说话,你们都先出去,留下天闲一个。”

    声音熟悉而又陌生,带着淡淡的冷漠,这让二叔和二娘都有些着慌,不由都看向天闲。

    天闲是理解瑶瑶的,当下点点头,示意二叔他们先出去,自己和瑶瑶谈一谈。

    大家虽然担心,但也只好先退出房门,在外面等待消息。

    房间里只剩下天闲和瑶瑶两个人,天闲坐到了床边上,望着脸朝里的瑶瑶微微苦笑。

    “你到底还是把我带回来了。”瑶瑶平静的说,也听不出喜怒。

    “嗯……我答应过你的。”

    “我?”

    “嗯……瑶瑶对我说,要我带她回家,我知道这不容易,但我一定要做到。”天闲也平静的说。

    瑶瑶转过身来,用带着几分清冷的眸子盯着天闲,“那你现在就认为,你已经带她回来了吗?”

    “我想是的。”天闲轻声的说,“我并不是要将她重新绑在这座山中,我只是想带她回来看一看,看一看她生活的地方,还有曾经的人,看看她心中的那个地方,看一看她需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至于今后她是不是要留在这,我没有任何强求的打算。”

    凝视天闲,瑶瑶的眸子好像黑夜里最闪亮的星辰,天闲也回望着她,眼中一如广阔苍穹般深邃。

    良久,瑶瑶又背过了身去。

    “我累了,想要休息了。”

    天闲轻轻拍了拍瑶瑶的肩膀,缓缓起身,但衣角却被直接拉住。

    天闲一怔,瑶瑶轻声说道:“我还没说让你走。”

    猛的起身,瑶瑶向一只豹子般扑到天闲身上,顺势一滚倒在了床上。

    用力把天闲压在床上,瑶瑶微微喘息,“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但如果你敢欺负我,自然有大把的人会收拾你!”

    一时间,天闲甚至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当意识到瑶瑶在说什么的时候,一种被神圣之光救赎的感觉降临在天闲的心头。

    “瑶瑶……”这一瞬间,天闲的眼眶微微红了,所有的付出,所有的努力,所有个不眠之夜的焦灼,总算有了回应……

    瑶瑶直接一把扯碎了天闲的外衣,凶狠的吻了上去……

    ……

    直到半夜,瑶瑶已经疲倦无比,这才昏昏睡去,天闲给她盖好被子,尽量穿戴整齐后来到房外,大家还在门外苦苦等候。

    不过,天闲打开门时大家的神色多少有些古怪,毕竟……房间也不是很隔音。

    让大家各自休息,天闲想想也心无顾及,索性返回去拥着瑶瑶安心的睡去。

    这是瑶瑶睡过的最香甜的一觉。

    比当初收到天闲的礼物时还要开心,睡的还要沉,睡的时间还要长……

    瑶瑶做了一个梦。

    很长很长的一个梦,从出生开始,哇哇大哭的新生儿到咿呀学语的婴孩,翘着小辫子的鬼丫头到总想像姐姐一样美丽成熟的小女孩。

    无数人物在这个梦境中闪过,母亲、父亲、姐姐,所有的亲人和朋友们,还有那终年不变的高大山峦,那永远云雾缭绕的瀑布溪水……

    梦境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其中一个身影总是隐约出现,一个男孩,一个年轻人,瑶瑶有些无法确定。

    但那种熟悉而有温暖的感觉始终陪伴在自己身边,一年又一年,循环反复,从来不曾离去。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这种感觉的包容之下,那么让自己平静,那么让自己感到安宁……

    这个世界,都让对方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慢慢睁开眼,瑶瑶见到了这种温暖感觉的来源,那个正用温柔目光望着自己的年轻人,他轻轻而毫不放松的抱着自己,好像生怕自己跑掉了。

    “闲哥哥……”瑶瑶浅浅一笑。

    天闲面露微笑,心中波澜澎湃。

    瑶瑶,我的瑶瑶,终于回来了!我终于把我的瑶瑶带回来了!

    “起吧,要吃早饭了,再晚会被二叔骂的。”

    瑶瑶的眼神细细的波动了一下,滑腻的手臂穿过天闲的臂弯,搂住了天闲修长火热的身体,身体也挨了过来,吐着香气到天闲的脸上,“不会的,现在才不会来叫我们。”

    天闲微微一怔,香吻已经落到自己脸上。

    这个瑶瑶……多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天闲只来得及想到这里,就不能再想其他的事情了。

    ……

    太阳升高,火雾山层叠云气之下也明亮起来,天闲才和瑶瑶双双出了房间。

    天正则和二叔等人一直在一楼客厅等候,见到瑶瑶走了下来,顿时脸上露出喜出望外是神色。

    二叔紧走几步到了近前,看看天闲,再看看瑶瑶,满脸的激动。

    瑶瑶微微垂着头,似乎有些害羞,“爹,你看什么呢……”

    二叔被问的一愣,然后被喜的差点又掉眼泪的二娘一把拽了回去,“瑶瑶啊,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娘,这几年……让你担心了。”

    二娘的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努力忍着哭声,连连点头。

    瑶瑶一手挽着天闲,目光一一从眼前的面孔上扫过,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而在场的每个人神色各有不同,有喜悦的,有欣慰的,有忧虑的……

    “大伯……”最终,瑶瑶的目光落到了天正则身上,“瑶瑶回来了,您之前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天正则的眼中也是一片欣慰之色,这几年以来,除了天闲在外面的世界平安无恙并且闯荡出好大一番天地之外,就是瑶瑶平安回到火雾山最让他感到慰藉了。

    “当然。”天正则笑着回答。

    几分钟之后,就在这客厅之内,瑶瑶捧上了一杯茶到天正则面前。

    天正则一手接过,望着眼前如此模样的瑶瑶,心中也是一疼,伸手轻轻**瑶瑶的头,沉声说道:“瑶瑶啊,我们家天闲对不起你,今后他但凡有欺负你的地方,你就来找大伯,我保证让他跪着回去给你道歉。”

    瑶瑶微微一笑,“大伯,他才不会欺负我呢。”

    天正则横了一眼旁边的天闲,厉声说道:“听见没有!”

    天闲连连称是。

    之后,天闲也准备一杯茶,刚想要去拿准备了好久的礼物,这杯茶已经被二叔自己拿到了手里。

    捧着这杯茶,二叔长长的吐了口气,对天闲招招手,“闲儿,你过来,二叔有话要对你说。”

    天闲赶紧放下自己的礼盘,飞快走了过来。

    二叔望着眼前已然变得英俊挺拔的年轻人,心中没来由一酸,“唉,闲儿啊……二叔看错你了,你千万别怪二叔。”

    “二叔,您这是说哪里话,我……”

    二叔制止天闲,“当初,是我老眼昏花,没有看出你这龙种,要是当初我答应这门亲事,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

    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二叔语重心长的说:“瑶瑶的事,不怪你,只怪她年幼不懂事,你能千辛万苦把她找回来,二叔……”

    说着说着,二叔这个汉子也哽咽起来,自己的女儿落入恶人之手,作为父亲只能干着急,却根本无能为力,最终还是被自己当初没看上眼的孩子以德报怨救人回来,这让二叔心中一阵惭愧。

    “二叔,我……”

    天闲的话再一次被二叔打断,“闲儿啊,你让二叔说完吧,当初二叔也是走投无路,这才厚着脸皮去找你,说实话真的不抱希望,你啊……前后是怎么对瑶瑶的,二叔也都知道,你真是个好孩子啊,二叔当初真的错了。”

    须发也渐渐花白的二叔说着这些往事,眼角不由泪花泛出,“闲儿啊,事到如今,二叔不敢求你原谅,只求你能善待瑶瑶,如果你有什么怨恨,二叔一人承担!”

    说着,二叔把那杯茶一饮而尽,抹了抹嘴角,双眼发红的盯着天闲。

    天闲知道二叔天性耿直,不会绕什么弯子,这话这样说,那心中肯定也是这样想,作为晚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这样的长辈回话。

    “爹,你在说什么呢……”这时,瑶瑶却走了过来。

    一看瑶瑶,二叔更是心中难过,“瑶瑶啊,爹对不起啊!”

    瑶瑶和天闲一样跪坐下来,并排在二叔面前,轻声说道:“爹,女儿当初不懂事,那是女儿的错,但如今女儿已经嫁了如意郎君,从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女儿也不想再去想那些事了。”

    靠在天闲肩膀上,瑶瑶露出满足的笑容:“爹,女儿出去历练一番,也并非全无好处,闲哥哥如今在外面的世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人人膜拜的大人物,我一个无知的小丫头凭什么嫁给这样的人物,如果不是一番历练,女儿怕是最后也无法如愿了。”

    天闲感到瑶瑶掐了自己一把。

    这让天闲有些惊讶,瑶瑶……可没有这么多心思。

    但天闲自然是已经会意,赶忙接着说道:“是啊二叔,曾经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而且当初我可不是什么龙种,如果是我的女儿选夫,也不会想要这样的女婿,如果不去大陆上历练一番,终究也只是终老山中,无所作为而已。”

    “是啊,爹!”瑶瑶自然接口,“今天您能见到我们安然回到这,还是拖了之前种种的福气,您就不要自责了,今后女儿也不会受欺负,闲哥哥一定会好好待我的,您就安心的享福吧。”

    二叔被说的老泪纵横。

    性子耿直的二叔这杯子也没被什么事情耿耿于怀果,唯独没有答应天闲这门婚事这件事让他懊悔不已,不仅失去了一个好女婿,还害了自己的女儿,自从天闲离开火雾山之后他就每天睡不着觉,几年下来,看起来比天正则倒是还要苍老几分。

    收住热泪,二叔望着眼前的两人,连连点头,这心中的抑郁之气,总算是烟消云散……

    瑶瑶如此懂事,虽然让大家都有些惊讶,但倒也并不是特别在意,任谁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都会有巨大的改变。

    二叔一家人总算团圆,二娘不由又是一阵垂泪,红炎也是双目通红,大家好言安慰,好一阵子才算是收住了眼泪,二娘和红炎拉着瑶瑶,到楼上去重新梳妆,而天闲这边一群男人也是皆大欢喜,坐到了大院中饮茶。

    瑶瑶归来,天正则大慰老怀,二叔也是拨开阴云见天光,整个人都挺拔了很多,大家坐在桌前喝着茶,听天闲讲着外面的故事,老老少少脸上都是一片笑容。

    不多会儿红炎陪着瑶瑶下了楼,已然是梳洗打扮一新。

    瑶瑶如今身姿挺秀,身上穿了一件红炎的旧衣,两姐妹打扮十分相似,容貌也有四五分相近,一起走出来,一时间倒是让人难以分辨。

    早有人在大院外等着消息,知道瑶瑶出来,顿时男女老少全都聚拢过来。

    这几年,瑶瑶失踪,被坏人掳走的消息一人让所有人十分担心,那个大大的眼睛,俏皮可爱的小丫头可是让每个族人都惦念不已。

    大院的门完全打开,大家都是满脸欣喜的进来道贺。

    二叔高兴的满脸全是红光,身旁大大小小的贺礼收了一个小山高,虽然都是山里的普通东西,但是这件事无疑是二叔这两年最开心的一件事了。

    瑶瑶也是一一和大家打招呼,对于族人们看到自己变化巨大的外貌时的惊讶给予足够的耐心,还会并不顾及的解释一二。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童虎这一群童年玩伴挤过来的时候,童虎完全就呆在那了。

    少年小小的心中对可爱的瑶瑶始终有一份朦胧的好感,年纪渐长之后也清楚的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童虎为此兴奋了很久。

    但是,现在瑶瑶立在那里,俨然就是红炎当初的翻版,而且……当年朦胧爱慕的小丫头,现在居然长的比自己都高了。

    瑶瑶和同样外貌发生巨大变化的天闲站在一起,那真叫一个般配。

    虽然知道自己没啥希望,但是看到瑶瑶的情况,童虎这么一群小伙伴还是有些泄气,倒是女孩子们新奇无比的凑到瑶瑶身边,开始“瑶瑶姐姐”的叫个不停。

    小女孩对于漂亮少女总是有着梦幻般的憧憬。

    火雾山的这一天,又是热热闹闹。

    晚上,大院中再次摆开了酒宴,那女老少兴高采烈的从家中各自带来了吃食,完全像一家人一样坐在一起谈天说笑,阿里昂继续他的演艺事业。

    在一片热烈的气氛中,露娜悄然离开了火雾山,小灰这个大家伙也终于算是不再让大家害怕,在这里还好吃好喝了一番,还好天闲知道火雾山是养不起小灰的,只吃了个小半饱,就带着露娜去东部王国继续找食吃了。

    露娜要返回精灵王城旧址,那里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做,天闲对此还有不少建议。

    而在大院里,大家已经快要酒足饭饱,到了热火朝天的聊天阶段。

    天正则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今天不只是他,二叔也已经喝的醉了。

    “各位——”天正则吐了一口酒气,“我们的迁徙大计就在眼前,所以有一件事我要提前宣布!”

    族长又有事情要宣布,大家不由抬起头,奇怪的望着天正则。

    “各位,我已经白了头发了……”天正则大笑着说,“我们火雾一族,去要不断延续香火,不断传承下去,所以……我们在大陆上,需要一个新族长。”

    众人望着天正则,这样的话,其实并不让大家感到意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