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入门茶

时间:2017-12-27作者:无来

    虽然在天闲看来,这次迁徙并不是什么难事,从赶路到安置都可以妥善解决。翻越摩云山脉,穿过寂静森林,这种事简单的很,和大长老打个招呼,一群吞云兽一次性的就可以把所有要带走的东西运走。在丹特帝国的安排也简单的很,目前丹特大帝十分想发展和火叶城良好的关系,为此对黑德尔家的态度都有了明显的好转,再加上黑德尔家的庞大影响力,在丹特境内置办一个居住地并不困难。甚至天闲猜测,这一次自己回来时,被各国猜想是返回了东部大陆去面见神灵,那么回来时带了好多的族人,那么这些族人里,嗯……难道就没有其他的神仆吗?不明真相的人,想象力总是无以伦比的丰富。当然天闲也不介意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猜想,这对于族人们的安全是有利的。而最后的安排,还是以稳妥为上,既然迁徙已经成为定局,那么也就不急于一时,火雾一族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上上下下千多口人,而且在这里居住了几个世纪,想一下就搬走是不现实的。天闲的想法是先让年轻人们在外面闯荡,建立一个居住地,不愿意离开的,行动不便的就先留在这里,毕竟有些人对于火雾山的感情是难以割舍的。在迁徙的同时,保证火雾山的正常生活,让年轻人们有使用精力的地方,也让年长的人有一个精神寄托。如果今后外面的居住地可以壮大,火雾山不妨作为后方的秘密基地,甚至变成度假村都可以,只要能人丁兴旺,回来短暂逗留和暂住的人就足够让这个火雾一族居住了几百年的地方不至于荒废了。初步安排就是这样,详细的情况可以今后再商量,大家对天闲的意见没有任何意见,大多数人都露出了笑容,晚宴的气氛很快再一次热烈起来。晚宴持续到很晚,天正则喝的酩酊大醉,这十几年来积压在心头的郁闷之气一招扫空,简直畅快的无法言喻。从前备受质疑的儿子现在成了挽救族群的英雄,作为父亲,这份无法用话语表达的狂喜和自豪让天正则已经再也不去想任何烦心事了。大家热闹到很晚,这才各自散去。安排了大家歇息,天闲也回到了自己的卧房,一切和自己离开之前一模一样,天闲看着眼前的一景一物不由无限感慨。休整一夜,天亮时分的天闲已经精神奕奕的起床来,童虎他们和好些年轻人早就已经跑来找天闲,但是被三娘直接给瞪了回去,“没大没小!现在闲儿可不是你们这些游手好闲的坏小子!有时间跑来闲逛,不如多去修炼圣痕!”三娘发威,童虎他们自然是不敢吱声,但也不走远,就在大院周围转悠着,希望等到天闲好好再说一说外面世界新奇的事情。天闲今天却是没有什么时间去陪这些小伙伴们说起外面冒险的事情,而且说起来,外面的那些事情,很多都和刺激的冒险没什么关系,都是一些让人心烦的经历。今天,天闲要完成两件大事,这也是天闲返回火雾山最为重要的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过门认亲。根据火雾一族故老相传的规矩,在男女双方结亲之前,必须要到双方家中面见家长,并且送上礼物,如果双方家长都同意了这门亲事,那么就算是正式定了下来,等待吉日良时,举办婚礼。天闲这边的情况是,女方不是火雾山的人,自然也就只有女方回来见家长了。大院里今天没有什么人,大门也是紧闭,这是自家的私事,并不需要别人前来观看。天正则正襟危坐在大院当中,脸色严肃,身边是几位掌事,因为天闲族长儿子的身份,还有内定的新任族长身份,这些管事们也来一起把关,当然其实只是来凑个热闹。天闲站在最前面,就在三娘身边,而三娘手中捧着一个圆盘,上面放着一排盛满茶水的茶杯。这是敬给天正则的茶,如果作为家长喝了这杯“入门茶”,那么就算是点头了。第一个走上前来的,是四姑娘。虽然所有人早就看到这位与火雾一族极其相似的少女,但是当四姑娘走出来的时候,还是让天正则和掌事们有些惊讶。四姑娘今天穿了特别的鞋子,走路的姿态都和平时不大一样。这就连天闲都大为意外,因为天闲并不知道四姑娘今天会穿上这样的鞋子,以这种步态走路。或许平常人看不出步伐的不同之处,但是火雾族人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种变化,这也是区别火雾族人和外来人一个最容易最方便的方法。火雾山地热上蒸,地表温热,有些地方甚至会烫手烫脚,所以火雾族人的鞋子都是特制的藤鞋,轻便透气,而且不会被不注意的地方烫伤,这种鞋子走在山路上要小心谨慎,否则很容易摔倒或者拉坏鞋子。所以火雾族人走路都有一种轻飘飘的,并不怎么用力,但是步伐很快脚掌不会长时间沾地,并且在踩到地面时瞬间发力的奇怪姿态。这和平常人走在平整厚实没什么特别之处地面上的步伐是完全不同的。红衫红裙,黑发黑眼,穿着火雾一族特有的藤鞋,迈着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步伐,四姑娘先来到了天闲面前。然后,多有有些羞涩的微微一笑,似乎在说:惊讶吧,我可是练习了好久。天闲真的很惊讶,因为完全不知道四姑娘还留意过这种事,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知道的这种细节,自己走路的时候已经基本没有这种习惯可以参考了。点点头,四姑娘手捧礼物,来到了天正则面前,盈盈一拜,然后低头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托盘。众人定睛一看,那是一件黑色的袍子。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很快大家就发现,这袍子……和天正则身上所穿的旧袍子竟然一模一样。天闲也是看的意外,因为雪她们准备的礼物到底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天正则打量四姑娘,那种满眼挑剔,但是又心花怒放的神情已经溢于言表。几位掌事和二娘四娘她们也是连连点头,毫无疑问,这是最最符合火雾一族审美标准的媳妇了。而且年纪这么小就美成这个样子,将来肯定是一等一的大美人,身段也是刚刚好,看起来不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娃娃,是个好生养孩子的料子。一般来说,天正则只要点头就好,礼物自然会有人收下,但是这一次,天正则却让人意外的伸手拿起了那件袍子。拿在手中,天正则竟然有些发愣,这袍子真的和他身上的旧袍子一模一样,只是天正则身上的袍子已经十分旧了,虽然看起来经常精心保养,但破损是显而易见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头。慢慢的翻看这件袍子,轻轻,天正则忽然沉声问:“女娃娃,你叫什么名字?”四姑娘垂着目光,顺从的回答:“出身寒微,身陷邪恶之道,并没有名字,大家都叫四姑娘。”天正则点头,“这袍子,是你缝的?”“是。”“为什么要送这个?”四姑娘咬咬嘴唇,“天小哥说,伯父您身上的袍子,是当年伯母留下的,您一直穿在身上,如果今天家中添了新丁,您也该穿一件新衣,算是家中终于有了女人照顾。”几位掌事和婶娘都是一面点头一面叹气,当初天闲母亲难产而死时,天正则疯了一样,时过境迁,一晃十几年过去,那件黑袍他从来都穿在身上,今天儿子带着女人来认门,或许真的该换换衣裳了。天正则又是点头,“好,很好。”然后,天正则还是将袍子放回了托盘,然后看了天闲一眼,天闲赶紧上前一步。“闲儿,这件袍子,为父收下了,然后送给你了。”天闲一愣。天正则凝眉说道:“好好待人家,孤苦伶仃一个女孩子,不要让人家受了委屈。”天闲不由大喜过望,满脸傻笑。“还不快去端茶来!”见天闲只顾着傻笑,天正则不由哼了一声。天闲赶紧回身,从三娘手里端起一杯茶交给四姑娘。四姑娘点点头,上前一步奉上了这杯茶,天正则虽然满脸严肃,但看得出对这个儿媳妇满意的很,接了茶一饮而尽。接着上来的,是雪和凌。一对双胞胎姐妹花走上来,一样的脸庞,一样的装束,只是神情大为不同,雪依旧是一脸冷漠,凌则是面色古怪,显然这样的情况让她十分不自在。雪和凌送上的礼物是一对鹅卵石大小的冰石,冰石入手微凉,有一种凉丝丝气息渗透到皮肤之中。姐妹俩站在那,一个看起来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一个似乎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气氛顿时有点尴尬。天正则皱皱眉,瞧了瞧那对冰石,“这是什么?”几位掌事和婶娘听了都露出苦笑,通常来说,礼物是直接收了的,然后再说喝不喝茶的问题,天正则直接问礼物,而且和刚才口气不同,显然是不大满意。天闲不由有点紧张,雪的性子是天生如此,假装不得,凌也差不多,回家面见家长这件事,她们都说自己会准备好,天闲也没办法多问,但是现在看来……“是冰石,治头痛的……”凌总算开口,“听说,你……呃伯父,伯父有头痛的毛病。”“头疼?”天正则抿抿嘴唇。“睡时摆在头上和脚下,可以保证火气不侵,火雾山终年火气升腾,气血充盈头部,大多会有头痛症,每天使用冰石睡下,可以慢慢调理。”雪居然开口说话了,而且一下说了这么长一句,所有人,包括天闲都惊呆了,凌更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雪,仿佛这根本不是自己的姐姐,她一辈子都没听到雪一次说这么多话。天正则这才点点头,然后打量了一下雪,“你……救过我儿子的命。”雪看了看天正则,“他也救过我。”“还有我妹妹。”雪又说道,这让凌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雪居然还会补充说明。“嗯……”天正则的神色好看了不少,又思考了一阵,总算点点头,“江湖儿女,生死相随,难为你们这样的小姑娘了。”天闲连忙递上两杯茶,雪和凌都接过去,敬给天正则,他也老实不客气,直接两杯喝个精光。然后,轮到古丽了。一看古丽,天闲不由直咧嘴,古丽紧张的简直向一只受惊的猴子。她今天穿了一身十分正式的衣服,不过因为她没有,也不会穿那些妖娆的女装,所以这件衣服是一件十分华丽的武士服,看起来有些别扭。几乎是顺拐的走上来,低着头,古丽根本不敢看天正则,双手捧上自己的礼物。天正则看着古丽先是皱皱眉,然后不由觉得有趣,刚才几个女孩子都是小娃娃,虽然说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是真的要婚嫁生子,还是要眼前这个年龄稍长的女孩才行。只是这一身打扮可是新奇的很,头一次听说去奉入门茶的时候穿武士服的。古丽的礼物,是一把剑!这把剑并不长,而且经过精雕细琢,花纹美丽繁复,是一件上等的艺术品,装饰大于实用。送一件武器……天正则也是想不通,怎么还有女孩子奉茶的时候送给老丈人这种东西呢?“剑……”天正则摸摸胡须,“火雾山和平宁静,这把剑是用来做什么的?”这话问的天闲有些担心,因为古丽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女人,看她那紧张的模样,现在别提说一些讨人喜欢的话,就算是说出点连贯的词语来都成问题。“我……我,我……”古丽紧张的声音发颤,低着目光看自己的脚尖,手已经快要把衣服扯破了。天闲想过去说点什么,天正则顿时一皱眉,天闲只能苦笑的退回来。“我,我一无是处……”古丽抖着说道。天闲叹息一声,这件事对于古丽来说果然过于勉强了。“我……所以,我并不讨人喜欢……”古丽呼吸急促起来,声音颤抖的厉害。天正则想了想,古丽的情况他自己是了解一些的,说实话他也很可怜古丽,想着是不是不要绷着脸接过礼物,然后喝一杯茶,古丽这时却猛的扬起了头!挺胸仰头,古丽闭上眼睛,大声说道:“我的确一无是处,作为一个女人也不讨人喜欢!所以我会成为一把剑!我会陪在他身边!我愿意把余下来的生命全部奉献给他,他的意志所在,就是我的剑锋所向!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战士,一个侍从,无论什么都好,我都会好好侍奉他一生,请您收下我的礼物吧!!”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古丽禁闭双眼,就差紧张的流出眼泪了。天正则被古丽忽然提高的嗓门吓了一跳,听完之后倒是赞赏有加的看了看眼前的女孩,还瞟了天闲一眼:小子,你很厉害啊……“这把剑,原来是这个意思……好,很好。”天正则满意的收下了这把小剑,然后忽然问道:“嗯……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做爷爷?”几位掌事和婶娘不由笑了起来,古丽最为年长,而且身材丰满有度,比起其他的女孩子,显然在养育孩子上有着巨大的优势。古丽的脸一下红透,用蚊子似的声音回答:“很……很快。”天正则的老脸不红不白,只是点点头,“拿茶来。”古丽把茶端过去的时候,几乎已经洒了一半,还有一些泼到了天正则身上,这让古丽茶点没哭出来,好在天正则也没在意,喝了小半杯茶,神色愉悦。之后,走上来的是莱妮。这一次天正则真的皱眉了,莱妮是个精灵,再美再讨人喜欢,在火雾一族看来,这都是十分不妥的事情。莱妮的礼物也很奇特,是一个花环,树枝草叶,小巧的碎花,这个小花环看起来完全是刚刚在山上编制的,小花上还带着露珠。看到这件礼物,天正则更加皱眉了,并且用十分严厉的目光看了看天闲。这次天闲真的有些担心了。没有管礼物,天正则直接问道:“小姑娘,你今年多大了?”莱妮的眼神很柔顺,抬起头,用一种无比期待的眼神望着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按照人类的年龄计算,我十五六岁,已经成年了。”语音清脆动听,如空谷黄鹂。天正则并不为之所动,审视着莱妮,然后直接问道:“精灵,为什么要嫁给人类?”“因为我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奉献给大人,是他给予了全新的生命,他就像神灵一样指引着我,让我的生命拥有光芒,拥有光彩,在……”莱妮开始用唱诗一样的语调叙述着对天闲的崇拜和无以伦比的爱恋。天正则越听越是皱眉,其他几位掌事和婶娘也是面露尴尬,莱妮对天闲的狂热谁都看的出来,这种情况在天正则看来是十分病态的。又问了几个问题,莱妮都是一样用狂热的信仰和奉献论完美的回答,这些回答已经开始让天正则摇头。天正则喝了一口自己手边的茶,表情凝重的望着莱妮。“伯父,您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莱妮期待的说。天正则坐直身体,“我们天家,讲究从一而终,进了我们天家的门,就永远是我们天家的媳妇,但你是精灵,我儿子老死之后,你依旧青春年少,甚至还有上千年来的生命可活,你会为我儿子守寡吗?”听了这个问题,天闲满脸苦相,嘴巴都咧到腮帮子上去了,天闲现在都知道天正则接下来会说什么。莱妮会说会的,天正则就会毫不留情的问:“怎么证明?”怎么证明?没有办法证明,这是问题并没有答案……“不会。”莱妮轻轻的回答,清脆好听的声音清晰无比,让每个听到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天正则脸上顿时露出怒容,这样发作,莱妮已经说道:“因为我会先死去。”大院里不由一阵寂静,所有人都惊讶的望着莱妮,天闲也十足的意外,不明白莱妮这是什么意思。“你说什么?”天正则大皱眉头。“精灵和人类结合,远古血脉带来的悠久生命将消失殆尽,我会成为一个寿命和人类相同的精灵,衰老,然后死亡,大人身具神力,生命将会十分长久,在大人还保持青春时,我应该已经死去,所以您不必担心。”清脆的嗓音,轻柔的话语,却说出了震撼人心的意思。天正则不由瞪大了眼睛,天闲也是满脸震惊,这种事情自己还是头一次听说,关于精灵和人类结合的问题,天闲已经和露娜说过很多次,只要精灵们和人类接触的时间足够长,这种事情一定会出现,但是露娜从来也没有透露过精灵会因此寿命大损的情况。“莱妮……”天闲正要上前询问,天正则重重的一哼,天闲见父亲发怒,只好退了回来。细细的打量眼前的莱妮,天正则的神色变得凝重而严肃,“小姑娘,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莱妮十分清楚,我的生命原本早已结束,我愿意以任何的方式奉献我的一切给大人,如果我能做到,无论如何我都将竭尽全力。”莱妮毫不犹豫的回答。这无疑是最为沉重,也最为震撼人心的一次问答了。天正则不由看着天闲,那眼神复杂无比。转动目光,天正则看了看那个小小的花环,终于问道:“这又是什么。”“是以精灵秘法祝福过的花环,上面的花常开不败,时长带在头上,对人类有明显延长寿命的效果。”延长寿命!在场所有人都吃惊的瞪着莱妮,天闲也是一样,精灵们的秘法居然还有这种效果,这件事露娜可是也才从来没有提起过。天正则的神色变化了很多次,他望着眼前这个近乎虔诚,不惜放弃悠久生命也要跟在天闲身边的精灵,一瞬间多少动摇了。千年的生命啊!那对于人类来说和长生不死无异,历史上多少帝王为此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精力,最终人类也只有百年生命而已。人类帝王两千年都得不到的东西,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忽然,天正则瞪着天闲,天闲被瞪的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这样瞪着自己。见天闲似乎完全不知情,天正则隐隐明白了什么,他拿过那个小小的花环在手上轻轻的,缓缓的问:“精灵的秘法,我不懂,但这世界上的道理我还是懂一些的,延长寿命这种事情可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你能告诉我,为了制作这个东西,你是否付出了什么代价吗?”“大概十分之一的生命力。”莱妮轻轻的回答。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天闲完全呆住了。天正则忽然感觉到了手上这个花环的沉重,他将花环慢慢放好,然后对莱妮招招手,“孩子,你过来。”莱妮走上前来,也不站着,依照尊敬长辈的利益,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天正则抬起大手,摸了摸莱妮的小脑瓜,“孩子,你的实际年龄比我要大很多,但我知道你们精灵成长的很慢,你现在依旧是一个孩子,有些事我要告诫你,生命不论长久与否,都只有一次,既然你有想要做的事情,那么就要先好好的活着,记住了吗?”莱妮的眼中一下爆发出惊人的光彩,“记住了!莱妮记住了,多谢伯父的教导!”天正则望着满眼狂喜的莱妮,脸上闪过几分挣扎,最后叹了口气,“去端茶来。”最后,今天来奉茶的,还有塞纳。这个小妞满脸的别扭,今天倒是也打扮了一番,但是假小子一样的塞纳这样打扮起来十分古怪,而且她并不想让人看到她精心打扮,许多地方显得大大咧咧,漫不经心,但是这样的痕迹又有些明显,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一只五彩的母鸡,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塞纳并没有带礼物。走上前来,两手空空的塞纳望着正襟危坐的天正则满脸尴尬,“这个……呃,嗯……”天正则心想我的宝贝儿子可真是可以,除了第一个女孩子是那么的让人满意之外,其余人真是个个不同,个个精彩!这一个干脆连礼物都不带,而且这种不男不女的打扮算是怎么回事!“嗯……我,我有一件事想说。”憋了半天,塞纳终于说出一句话来。天正则微微点头,心想我倒是也想听听你想说什么。“我……我的情况可能,可能有点特别……”塞纳看了眼天正则,立刻心虚的挪开了目光,“我……其实我,我是……”猛的,塞纳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说话就流畅了起来,“我是代表丹特帝国的黑德尔家来到这的。”天闲不由双手捂脸,这个小妞到底在说什么。天正则莫名其妙,“黑德尔家,你的本家派你来的?”“呃……是的。”塞纳飞快的点点头,“您知道,我们家族是做大生意的,所以……”“你是来做生意的?”天正则打断塞纳的问。塞纳一脸尴尬,“不……也不是。”到了现在,天正则倒是也有足够的耐心了,连精灵都进门了,这个小丫头还能翻出什么新花样来?“那你是来做什么的?”天正则忍不住打趣。“我……我其实,其实代表我们家族,来送礼物的。”塞纳说完用力点头,非常用力的赞同自己。看着塞纳的模样,久经世故的天正则不由感到好笑,“礼物,那你们家族的礼物呢?”塞纳的脸色微微涨红,然后飞快的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来。这是一只茶杯。让所有人觉得哭笑不得的是,这茶杯和三娘手里盛茶的茶杯一模一样,只是颜色有所不同。塞纳咳嗽一声,煞有介事的说:“这是我们黑德尔家族特质的茶杯,混合了许多大陆名贵的材料制成,用它喝茶的话,也有一定延年益寿的功效,而且,还有非同一般的独特之处。”天正则心中暗笑不已,这个摇头晃脑,好像小大人一样演戏的女娃娃,真的就是火叶城精明的财务大臣?哦了一声,天正则很上道的问:“什么独特之处?”“那要有茶水才行!”塞纳飞快的说。天闲再次捂脸。天正则直接一指旁边,“就用那杯茶好了。”塞纳麻利的将那杯茶倒进自己的茶杯,端到了天正则的面前。“您看,这里面别有洞天。”塞纳认真的说。这茶杯确实很精巧,里面看似平滑,其实有许多看不到的纹路,酒水倒入茶杯,光线穿透茶水才能显露出这些纹路,整个茶杯下面就好像一个舞台一样星光璀璨,煞是好看。但也只是好看而已,并没什么别有洞天。看了看有些心虚的塞纳,天正则笑着问,“是不是,喝上一口会看到更多的东西。”塞纳的脸皮再也绷不住了,后退一步,五体投地的叩在天正则面前,“请您让我嫁入家门吧,黑德尔家一定会记得您的恩情,呃……这,这也是我自己的意思。”天正则先把茶喝了,然后悠哉的问,“可是这礼物……”塞纳抬起头,“我已经是黑德尔家的代族长!整个黑德尔家都是我的嫁妆!”天正则眨巴眨巴眼睛,心想:财大气粗啊,真是比不得……能在这敬茶的,今天都一一敬茶,虽然过程让在场的人十分纠结,但是结果还算不错,皆大欢喜。天正则收了所有的东西,让其余人到门外稍等,只把天闲一个人留了下来。等到只剩下天闲和几位掌事,连几位婶娘都离开,天正则的脸色才真正的严肃下来。“闲儿,你说的,就是今天,对吧?”天闲看了看二叔,“是的父亲,现在,我就让瑶瑶回来!”--双更八千字完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