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无奈的选择

时间:2017-12-27作者:无来

    ,!

    天正则端着一杯酒,面色微红,这几年来他滴酒不沾,今天已经算是破例了,而且还有些微醉。

    “今天,是我这几年来最高兴的日子。”天正则脸上洋溢着笑容,“我们火雾山也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我知道很多人都向往外面世界的生活,但依照祖训,我们要留在这里生活,没有必要的理由,不得离开。”

    众人安静聆听,都眼巴巴的瞅着天正则,这的确是火雾一族的现况,随着时间的推移,从当初被迫流亡到这个荒山野岭到现在已经可以从容生活在山峦之间,火雾一族的人丁也慢慢兴旺,人多了,自然就向往更大的世界。

    不仅仅是在天闲离开之后,最近一些年,火雾一族的年轻人们都在想办法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红炎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才得以远嫁到古斯塔斯帝国。

    而天闲离开后,在人类大陆声名鹊起之后,火雾山的年轻一辈自然也是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也到人类大陆大展拳脚,但最终能离开的,也不过是寥寥几个而已,天正则作为族长,对这道关把的十分严格。

    但是……

    “但是!”

    天闲举起酒杯,眼中流露出几许激动,“从今天开始,我们将要遵循另外一条祖训,离开火雾山!”

    一语惊人!

    无论男女老少,听了这话无不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瞪着天正则,火雾一族来到火雾山已经几百年了,始终平静的生活,任何无故离开火雾山的人都受到了族规的严惩,所有人几乎连青潭的青兽有多少颗牙齿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而今天,这位不知道罚了多少人去青潭面壁思过的族长竟然说要离开火雾山。

    一片惊愕的寂静中,苍老的声音传来,“族长啊……咱们,咱们离开火雾山的话,那是去哪里啊?”

    说话的是一个干瘦的白胡子老头,他原本笑呵呵的坐在那里,看着这群年轻人又说有笑开心的不得了,特别是对阿里昂夸张的表演尤其钟情,但是现在听到天正则说要离开火雾山,神色不由凝重了起来。

    老头坐在那,身边围着不少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显然是很受尊敬的老者。

    天正则作为族长,见他说话也是放低姿态,“老爹,我们要回到祖先居住的地方去。”

    这句话就更是惊人了,许多人发出了惊呼声,就连三娘都瞪圆了美丽的眼睛,她对此一无所知。

    “哦……回去啊,回到外面的世界去……”老爹看起来倒是没有太过惊讶,只是点了点头,“这……这是祖训记载的吗?”

    天正则点头,“是的。”

    老爹眼中流露出几分伤感来,“原来,祖先们还有这样的打算,我本以为,我这把老骨头就埋在这里了,我们火雾一族也永远都不会来开这个地方。”

    天正则提高音量,正色说道:“各位父老乡亲,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祖先原本是西南大陆的贵族,为了躲避战乱和仇家的追杀,这才来到火雾山避世隐居,并且留下任何后人都不能随意离开火雾山的祖训。”

    大家都知道这一点,这些年来,因为这条祖训而受罚的人更是连连点头。

    “但,祖训同时也记载着,当战乱平息,当我们的仇人不再威胁我们,那么在合适的时候,在我们有机会重新回到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土地上的时候,我们……要返回家乡。”

    族人们听了不由窃窃私语,大家都是满脸惊讶,对此谁都不了解情况,别说是年轻人,就算是老爹这样在族内德高望重的老人对此都不知情。

    天正则继续说道:“我们一族自从来到火雾山,祖训遗书一直由族长保管,几位掌事协助看管,其他人不得随意观看,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祖训上这最后一条,如果大家知道这一条的内容,恐怕这没有这么多年来火雾一族安稳的生活。”

    “而今天,既然机会已经到来,祖先留下的祖训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任务,所以我决定,将祖训遗书完全公布出来,请大家查验。”

    所有人不由面面相觑,祖训遗书是火雾一族最重要的东西,平时可是谁也碰不到的,今天真的要当众展示出来。

    天正则早有准备,用力拍了拍手,内堂的房门打开,二叔抱着一本明显久经岁月的泛黄卷轴走了出来。

    这卷轴十分厚重,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年代久远让它看起来有些脆弱,但是从外表上看并没有多少破损,算起来还是完整的。

    “这几百年来,我们火雾一族就是遵循这祖训遗书在火雾山中生活,我们这一代有幸能公开的观看,请大家牢记上面的内容吧,今后这本祖训遗书将不再有任何实际用处,只用来珍藏。”

    天正则和几位掌事亲手在院子中铺开了这份卷轴,泛黄的卷纸上清晰的写着火雾一族祖先们留下来的话,一条一条,和族人们平时遵循的祖训丝毫不差。

    所有人小心翼翼,甚至屏气凝息的轮流看着这份族内的秘典,卷轴铺开来很长,大家挤在四周,走马灯似的观看,惊叹声不绝于耳。

    祖训遗书没有任何差错,只是在最后记载着几条除了族长和几位掌事才知道的事,其中就包括火雾一族将来一定要离开火雾山,回到西南大陆的故乡。

    老爹年事已高,平时都不怎么出门,今天是喜庆的日子才破例出来参加宴会,他在年轻人的搀扶下,走着看完了所有的祖训遗书,看完最后几条,不由老泪纵横。

    “哎,看来……我们真的要走了,要走了……”

    语气哀切,在大院里传开来,不知道感染了多少人。

    对于绝大多数火雾一族的族人来说,自己的父辈和爷爷辈,再往上很多辈都是生在这里,死在这里,这里毫无疑问就是自己的家乡,而外面的世界,祖先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那是无比虚无缥缈的东西,只是年轻人们的美梦而已。

    年轻人们看了最后的祖训大多大喜过望,而中年人和老年人则是面露愁容,无论怎么说,这里才是现在所有人的故乡,返回祖先们的故土,其实也就等于这一代人要背井离乡,开始全新的生活。

    未来到底如何谁也不清楚,颠沛流离最后是否能安顿下来也是未曾可知的事情,举族迁徙并不是出去郊游玩耍,而是生死大事。

    大家都看完了祖训,天正则脸上带着红光,也不知是不是酒气蒸了上来,“父老乡亲们,许多年来,我们虽然不曾离开这里,但是也会有人打探外面世界的消息,最近几十年来人类大陆战乱已经平息,就连龙渊帝国也不再扩张,而我们当年的仇敌,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找不到后人了。”

    “另外……”天正则的口气充满了自豪之意,往旁边稍稍一让,对大家说道:“我的儿子,天闲!如今在人类大陆已经闯荡出一番成就,他拥有自己的城市,有庞大的财力和物力,而且人脉关系也十分广阔,这些是我们安全回到故乡最有力的保证。”

    所有人的目光唰唰的打到了天闲的身上,眼神和刚才顿时有了一些不同,起先只是羡慕和自豪,而天正则这样一说,这种目光中顿时多了几分敬畏。

    天闲被这种目光看的多少有些不大自在,虽然如果火雾一族现在真的要离开火雾山的话,那么的确不是难事。

    虽然说火叶城在人类大陆上四处树敌,但朋友也一样非常非常多,安排族人们安全返回问题并不大。

    最主要的是,火雾一族的人数非常少,而且是人类,在广阔的人类大陆上,有巨大能量运作的情况下,想要好好安置上千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何况,火雾一族到现在的人口也就将将千人而已,比起当初安排精灵和狮人在人类大陆生存的难度可要小的多了。

    还有十分重要的一点是,火雾一族当初流亡的时候,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这几百年之中,人类大陆战乱不断,大陆版图几经变更,当初的仇敌早已经不知道死透在什么地方,但是火雾一族当初的故土,正好就在丹特帝国境内。

    别的国家天闲多少还担心一些,但是在丹特帝国的话,那天闲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本来丹特帝国和火叶城就是友好势力,还有黑德尔家巨大的关系纽带,就算是派遣一支精灵和狮人的护卫队进入丹特帝国保护族人们,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这些事天闲心中已经盘算好了,不过天闲并不想当这个救世主一样的角色,在外面的世界无奈之下经常要这样扮演,什么神启者之类的鬼话说了不知道多少,但是面对现在的族人们,面对血亲,天闲可不想让大家仰起头来看着自己。

    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天正则拿出祖训来,许多族人脸上依旧带着依依不舍,天闲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拿出些身价来才行,也只好戳在那里,用值得信赖的眼神回望所有人。

    见大家没人反对,但是很多人面露不舍,甚至有些人看完祖训遗书的最后几条眼睛都红了,天正则缓缓说道:“各位,我明白大家的感受,我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看着我的父辈们慢慢老去,离世,这里就是我的故乡,但祖训如此,我们不得不走,而且……”

    沉默了一阵,天正则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其余人见他忽然沉默不语,不由都意外的望着自己的族长,难道这次迁徙还有什么其他的理由不成。

    最终,天正则叹了口气,“我们……也不得不离开了,否则的话,再过一百年,最多几代人的时间,我们火雾一族,就要消亡了。”

    天闲忍不住看了父亲一眼,心中多少有些惊讶,因为这一生前十年的经历中,自己这位身为族长的父亲,其实一直也没有表现出太出色的领导能力,但是在这件事上,他却似乎看的十分清楚。

    天正则无奈的说:“世界已经不同了,大家自己想一想,这些年,离开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虽然我一再阻止,但这是不可逆转的变化,外面的世界变的更好,更适合年轻人生存,我也没有办法把他们一直拴在这里,而在火雾山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也就意味着……这里已经快要消失了。”

    众人如梦方醒一般,不由看了看身边,恍然发现,似乎之前的年轻同伴,的确已经有几个不在了,而且这两年时间内,离开的人确实增长了好几倍。

    “我们必须走,为了继续生存下去。”天正则口气沉重,“当初,我们的祖先一定已经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让我们在这样的时候离开,各位……为了火雾一族的将来,我们必须走。”

    所有人都沉默了,年长的陷入了沉思,年轻人则是有些茫然。

    “闲儿。”天正则看了天闲一眼。

    天闲只好点点头,走上前一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父老乡亲们,这件事……我知道大家很为难,我也是一样,在外面的世界闯荡几年,但……还是回家的感觉好。”

    天闲笑了笑,这句话让许多人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但就像我父亲所说的,我们……需要一个新家,年轻人的心是关不住的,我们要想延续香火,必须要离开这里,不过……”

    天闲的话锋微微一转,“大家不必为难,这件事并不急于一时,我们可以分成几个步骤来进行,一下子全部迁走,这样也容易出问题,我们可以现在外面建一个居住地,我们可以去外面生活,适应外面的环境,而这里也不立刻抛弃,依旧作为我们的秘密基地……而且年长的,不愿意离开和不方便离开的,就先住在这里,等外面的情况稳定下来在迁走是一样的……”

    这些事,天闲早就想好了,而且也考虑了父亲的话,现在一条条的说起来,井然有序。

    大家听的认真,天正则已经做到了一旁,望着自己年轻的儿子,心中一片难以言喻的滋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