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公平交易

时间:2017-12-09作者:无来

    ,!

    天闲从来没有见过步伐如此诡异的生物,明明已经垂垂老矣,全身似乎都使不出力量,但是在那苍老的皮肤之下,那已经失去光泽的皮毛之下,却似乎随时都有什么致命的东西迸发出来。

    微微皱起眉,天闲抬起手,那张写着秘密的羊皮纸在黎明的寒风中轻轻拂动。

    教皇显得十分有信心,站在原地,就那么微笑的望着天闲,任凭穴兽自己慢慢走过去,穴兽距离天闲越近,教皇脸上的笑容就越浓。

    穴兽慢慢的靠近了天闲,只是这短短的距离,他似乎竟然已经有些走不动了,甚至休息了一下,然后继续走……

    天闲凝视着穴兽,神色越来越严肃,当穴兽靠近到只有几步远的时候,天闲终于忍不住的动了……

    天闲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穴兽很惊讶,他那双眸子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随后似乎明白了什么,猛然的加快了速度。

    在这一瞬间,天闲感觉整个世界猛的被扭成了一团垃圾,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被挤在了一起!

    然后,大爆炸一样猛的散开!

    世界恢复了原状,天闲保持着后退的姿势站在那,满脸惊愕,手上的羊皮纸已经不见了。

    教皇身边的五个支配者已经不知何时围在天闲身边,而穴兽已经退到了远处,口中叼着那张羊皮纸!

    瞪大双眼,天闲不由大叫:“教皇大人,您这是……”

    教皇只是看着天闲,毫不犹豫的做了一个劈砍的动作,五个支配者齐齐低喝一声,手中各自向天闲射出一道苍白色的光芒,近在咫尺的距离上,瞬间封死了天闲所有的退路。

    天空中传来了雷鸣般的怒吼声,幸咆哮着冲了下来,但是为时已晚,天闲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五道白光击穿身体,每一道都在身体要害处!

    白光打穿身体,绿花飞溅!

    天闲的血居然不是红色的!

    绿色的血飞溅半空,五个支配者同时一愣,而身上被打了五个窟窿的天闲,身体飞了起来,猛的碎裂开来,变成一彭绿色的液滴跌落在地。

    这是什么情况!?

    五人都是一愣,而这时天空上的幸已经猛扑过来,山岳一般的巨大风力凌空压下,五人抬头望去,如陨石般的巨兽已经砸到了他们的头顶。

    没人注意到,刚刚散落在地的绿色液体正在草丛下急速流动,迅速在五人脚边汇聚成一个奇怪的图案。

    在图案凝结的一瞬间,一个蚕豆大小的绿色小人从图案中跳出,瞬间融入附近的草叶不见了。

    绿色图案转眼化为赤金色,放射出万道豪光,一瞬间包裹了周围的五个支配者。

    一个透明的圆桶形光壁平地升起,直接将五个支配者笼罩其中,被天空中的幸吸引了注意力的五个支配者察觉到时,幸已经一个灵巧的转弯,以和那巨大身躯极其不相称的敏捷掉头,重新冲上天空。

    一切来的太快,幸就像一阵龙卷风。

    五个支配者正要做出反应,教皇忽然间大声咆哮起来:“蠢货!保护穴兽!”

    同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直接落到了穴兽的眼前。

    没有人能在这个瞬间做出任何反应,因为天闲来的太突然了,就好像凭空出现在天空上,动动脚趾头就站在了穴兽的眼前。

    叼着羊皮纸正要返回教皇身边的穴兽也是愣在那里,瞪大眼睛望着天闲,一时无法理解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从哪出现的。

    “啪!”

    毫不犹豫的一手刀,直接砍在穴兽的脖子上,穴兽连哼都没哼就直接软了下去,被天闲直接一把抓起来扛在了肩膀上。

    “我就不客气了。”天闲回头对教皇微微一笑,黎明的光闪耀在天闲露出的牙齿上,森森的晃眼。

    教皇怒发冲冠,直接伸出手中的权杖来,竟是似乎要来和天闲肉搏。

    天闲手指微微一弹,冲天的金光在教皇脚下冒出,瞬间一道透明光壁笼罩了教皇的四周。

    权杖砰的一声打在光壁上,弹回去砸在了教皇的脑门上,一把老骨头的教皇险些被砸晕,踉跄后退,撞到光壁上。

    对面,五个支配者正怒吼着要打破光壁出来,但是那光壁坚固无比,被各种古怪的招数轰的闪闪晃动,就是不破。

    “这是正牌的禁锢神域,为了加强效果还缩减了持续时间,虽然只有十几秒,但恐怕不是你们能打破的。”

    一道绿光从地面上射起,落到了天闲手上,超微型的咕噜恢复成了一个球形,把跌落地面的羊皮纸带到了天闲的手中,三角也不动声色的在草丛里飘了起来,躲进了天闲的袖子。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天闲把羊皮纸丢到教皇面前,“我不会赖账,也不会试探什么,教皇大人今天想必……也是满意的,起码看到了真正的神域,对吧?”

    咧嘴一笑,天闲猛一跺地,人火箭般窜上天空,幸早已经飞扑而下,接住天闲一个转身向着高空飞去,眨眼没了影子。

    等过了几秒钟,那透明的壁垒消失,教皇等人能够行动的时候,天闲早就消失在了蒙蒙亮的天光之中。

    “陛下!”五个支配者来到教皇面前,齐齐跪了下来,“是我们的失职!”

    人就在眼前,眼睁睁的看着逃走,还劫走了穴兽,就是塞洛斯也不得不深感愧疚和无能。

    教皇的脸色一片铁青,瞪着天闲消失的方向足足瞪了一分钟,这才慢慢吸了口气,缓缓挥动了权杖。

    权杖上扫出一道凌厉的风,将周围的牧草全部隔断,露出了地面上奇怪的阵图。

    “看清楚了,这就是真正的禁锢神域!”

    五个支配者望着地面上痕迹依旧的阵图,脸色都是无以伦比的尴尬,神域可是他们也能掌握的力量,但是今天……

    捡起地上的羊皮纸,教皇飞快的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然后微微一惊,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塞洛斯是指在先,不由关切的问:“陛下,这上面写了什么。”

    教皇看了他一眼,眼神阴冷无比,“没什么。”

    说着教皇把羊皮纸塞进了怀里,“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我们也算有所收获,起码又知道了这个小子的一些家底,真是个难缠的小子,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得到了这么强大的力量,哼!”

    说完,教皇转身就走。

    五个支配者互相看了看身边的同伴,同时微微皱了下眉。

    教皇竟然完全没有说起那羊皮纸上内容的意思,那可是天闲击败了所有支配者的秘密,难道说教皇真的以为……

    在圣灵殿的核心人物们在草原上各怀心思的时候,天闲已经回到了火叶城,在幸火箭一样的速度下,天闲坐在城镇大厅里的时候,天还没完全亮起。

    “这……这就是穴兽?”露娜他们所有人都跑来了,阿里昂这个不怕死的直接凑了过来,直接摸了摸穴兽的脑袋。

    “怎么是死的?”凌奇怪的问。

    “是活的。”雪简短的纠正妹妹的错误。

    “嗯……长的的确很奇怪。”屠戈弯下腰打量着穴兽,好像打量着一个就要下锅炖菜的食材,“东部王国并没有这种东西。”

    “的确没有。“露娜也仔细打量穴兽,眼中全是新奇之色,“这种东西,看起来似乎和东部王国的任何生物都不是近亲,真的是很有年头的古老生物了。”

    天闲有点无奈,“都让让,都让让,你们这么围着有什么用,以后有的是时间看新鲜。”

    让大家让开一些,天闲拿出银针来,在穴兽的脖子周围刺了几下,嘀咕道:“感觉上血流的气息的脉络是在这边,嗯……应该不会错,但愿没把他打傻了。”

    穴兽确实没有被打傻,而且天闲施用了几针之后,很快就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穴兽显得十分镇定,对于眼前忽然出现的这一大群人,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安和焦躁。

    “这东西很镇定,一点都不怕生!”阿里昂又开始品头论足。

    “有些老了,你确定他还有用吗?”龙四用十分挑剔的目光打量穴兽,似乎有点没有达到理想预期的遗憾。

    “嗯……不知道能不能听懂我们的语言。”屠戈挠了挠下巴,少有的露出深思的神色。

    嘉米娜学着哥哥的模样,也是一脸深思,“或许,嘉米娜可以和他谈谈。”

    露娜看了穴兽一阵,忽然耸耸肩膀,“我想我们也不用麻烦了,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好了。”

    众人微微一愣,古丽疑惑问道:“直接问……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能听懂你们在说什么,人类们。”

    古丽愣了下,这才明白,“哦,那样倒是好,如果你……”

    话音戛然而止,古丽猛的瞪大眼睛,除了露娜在内的所有人也都瞪大了眼睛。

    “你……你会说话!!”古丽紧张的差点去握剑。

    穴兽趴在那,看起来苍老而衰弱,他的嘴巴并不怎么动,但是却发出标准的大陆通用语读音,“这并不奇怪,人类女人,你们的语言也并不难以学习。”

    天闲也瞪着眼看着穴兽,天闲自己都不知道穴兽这么会说话,看起来不仅不会沟通困难,甚至很多问题都可以直接当面问清楚。

    穴兽望着众人,衰弱的说:“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我来到这里,但我现在很虚弱,如果你们允许的话,能给我一些吃的和喝的吗?我现在想睡一觉,我已经太累了。”

    “好的。”露娜直接答应了下来,并且立刻让人安排穴兽在城镇大厅的一角睡了下来。

    眼看穴兽睡下,天闲立刻拉着露娜和所有人来到远处,“我的好姐姐,你好像很了解穴兽的样子!”

    大家都用意外的目光看着露娜。

    露娜却摇了摇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

    “那你怎么知道他可以说话?”天闲纳闷。

    “如果你也经常见到那种经历过许多岁月,已经堪堪垂死的眼神,你也能知道他们大概在说什么。”

    天闲一怔。

    露娜微微叹了口气,“精灵也是这样的,悠久的生命也会终结,死亡之前的精灵是最美的,不仅容姿出众,气度优雅,眼神也会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澈和明亮,同时又饱含一声的岁月光彩。”

    天闲忍不住看了看睡着的穴兽,“他……要死了?”

    露娜肯定的点点头,“是啊,那种眼神不会错的,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没有多久可活了。”

    果然是这样啊,天闲心中叹了口气。

    “小子,我们不知道你为什么需要他,但最好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想……他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力量供你挥霍了。”露娜小声的警告。

    天闲点点头,“我知道,我只是有一件事,必须要穴兽才能完成,但不会使用他太多的力量。”

    露娜点了点头,“那就随便你吧,最好让他活着,我想这大陆上已经找不到他的族人了,他死去的话,一个种族就灭绝了。”

    说完,露娜转身离开。

    大家也是看看那穴兽,再看看天闲,各自离去。

    天闲一个人坐在穴兽面前,看着苍老削瘦的穴兽倒在那里,旁边的食物也只吃了一半,心中忽然间有些感慨。

    无论是什么样的存在,或许都敌不过时间的洗摩。

    就算是再强大的力量,终究也会因为时间而烟消云散,当初那位拥有时光之力的神力,也不知道是怎么被人追打的。

    穴兽睡了一阵就醒了,爬起来发现身边就天闲一个人,那双眼中的神色顿时就显得有些古怪了。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天闲开门见山的说。

    “问题吗……”穴兽盘在那里,露出虚弱的笑容,“可以,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好了,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为人类服务了。”

    天闲忍不住问道:“你……真的要死了吗?”

    “否则,你觉得会这样顺利的把我劫到这里来吗?教皇甚至没有追击。”

    天闲点点头,心想奶奶的教皇,这次小爷可是要让你大吃一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