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时光之穴

时间:2017-12-05作者:无来

    杜克忽然出现,这让天闲十分意外,因为现在的位置就在大牢旁边,是火叶城警戒森严的地方,他不应该跑到这里来的,除非有什么十分要紧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至于刺杀,自然是开玩笑,时至今日,天闲已经越来越把得到的力量运用的纯属,凭借古神铭文开启的神力之路,现在已经在恶魔之力中开花结果。虽然打不过,但是自保总是可以的,天闲瞄了瞄杜克,稍微衡量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差距,然后疑惑的皱起眉,这家伙真的不可能是来刺杀的。那么救自己又是什么意思?“救我?”杜克对这种态度十分不满,粗声粗气的说:“怎么,难道我还不够资格,小子,你可不要望了你才刚刚捡了一条命回来。”天闲不由一乐,“杜克,命可不是捡的,而是我自己搏来的,那么多支配者围攻寒古塔,凭捡……能活命吗?”杜克一挥手,“我不和你鬼扯,我只是来告诉你,明天和教皇的交易,你最好取消,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天闲目光顿时一凝,“为什么?”杜克深深的看着天闲,“不为什么,小子……你能活到现在,三分实力,七分运气,但运气总有用完的那一天,我不觉得明天你依旧会那么幸运,有些事不是运气就能解决的,有些事……”杜克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滚动了几下,咬着牙说道:“有些事就算是白也救不了你……希波女皇也是一样,有些事……不是我们人类能改变的。”杜克这个大老粗以极其难得的虔诚的口吻说道:“有些力量,我们人类始终无法违抗,只是我们自己不愿意相信而已,如果你有疑惑,就去问问希波女皇吧,不要去找白,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天闲皱眉凝思,正想开口,忽然一个笑嘻嘻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哟……谁说我是疯子,我可是正常的很呢。”杜克满头的红发顿时竖起了三分,极速转身后退了两步,双目死死盯住黑暗之中。一片森然杀气自黑暗中弥散而出,天闲只在侧面,被这杀气刮蹭一下,顿时浑身冷的打了个颤。两点寒星在黑暗中亮起,就好像两点微微晃动的鬼火从黑暗中慢慢的靠近。白的双眼杀气莹然,闪烁着逼人的光芒,死死盯着杜克,就好像毒蛇盯住了一只肥青蛙。天闲注意到,白竟然是拿着剑的。白的剑到底放在哪,天闲如今依旧不清楚,有时候是丢在地上,有时候是随便插在哪里,有时候用来垫桌子,有时候用来挂酒壶,甚至天闲也看过他把一片白光般的长剑直接从手掌中拉出来。很少有这样握着剑,全身杀气出现在别人面前的时候。那种浓烈的杀气,天闲从未体验过。杜克满头火红的须发之间迅速凝结出汗珠,他说道:“白,你一直在白费力气,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吗?”“白费力气,你怎么知道?”“我们都知道,自从我们成为支配者,真正的体会到神力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都知道,一切……只是徒劳而已。”杜克缓缓吐了口气,紧张之中却有道不尽的无奈的和辛酸。“那只是你们。”白冷哼一声,“徒劳……那我们一死百了岂不是更好!拼尽全力,不惜抛弃最后一点人性也要活到现在,难道我们只是徒劳?”缓缓拔出剑,白的剑今天黑黝黝的没有光芒,好像连接整个黑暗,“杜克,回去告诉那个老头子,我不许任何支配者再出现在这个城市里,否则见一个杀一个,你听到我的话了吗?”杜克听了这句话,神色顿时放松下来,他很清楚双方的实力差距,如果对方想杀他的话,他无论如何也没有命逃出城去。但是,杜克望向天闲时的表情却又复杂了许多,“就是这个小子吗,白……你真的以为……”“不是以为,是确定!”白打断杜克的话,黑色的剑轻轻一抖,发出震慑人心的嗡声。杜克只能点头,“好,我会把话带到的,但我有个要求!”白哼了声,“天亮以后我再见到有人在这城里乱晃,绝对见一个杀一个,在那之前,随便你们去哪吧。”杜克深深喘息了几下,“多谢!”说完,杜克缓缓后退,依旧小心谨慎的盯着白,很快红彤彤的须发完全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不见了。变戏法一样,白的剑消失在手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酒壶。“这个白痴,现在还想着希波,那种两千岁的老女人有什么好的。”一边喝着酒,白一边嘀咕着。天闲听了不由瞪大眼睛,刚才……刚才白说的是什么?“嗯?小子,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吗?”白忽然望过来问道。天闲飞快的摇头,拨浪鼓一样。满意的点头,白对天闲招招手,“来来来,一起喝一杯,正好有事要说,想去找希波问什么也不急于一时,反正……”摸摸下巴,白的嘴角露出恶意十足的笑容,“成人之美,嗯……我也变得仁慈了。”对此,天闲就有些不敢苟同了。一分钟之后,两道身影回到了白的小院,这个地方就好像和喧嚣热闹的火叶城完全隔绝,永远这么安静,就连空气似乎都不那么燥热。舒服的在椅子上一歪,白喝着酒壶里的酒,刚才说的是和天闲一起喝一杯,但是现在看来丝毫也没有要分天闲一口的意思。天闲也不介意,反正到了这里,正好一会儿去希波女皇那里打听一下情况,按照杜克的说法,希波应该知道些什么。“小子,听说你想要穴兽。”白忽然说道。天闲点点头,“有些事情,可能要穴兽才能做到,虽然不一定,但值得准备。”“值得用命去拼一下?”白玩味的望着天闲。笑了笑,天闲并没有回答。“你自己的选择,我并不会过多的干预,毕竟我没有能力阻止想要阻止的事,但是你能,不过有些事,我也可以给你一些小小的,嗯……小小的帮助。”白用食指和拇指比着针鼻大小的空间。天闲这次倒是意外了,白从前可都是一副乐呵呵看戏的模样,这样主动来提供帮助可是少之又少。“前辈请说,我用心听就是了。”白晃了晃酒壶,“我不知道你要穴兽做什么,但我要提醒你的是,穴兽不是万能的,也不过是诸神时代众多奇异魔兽中的一种,嗯……多少显得更独特一些吧,但也仅此而已了。”天闲忍不住看了看白,穴兽到底有什么样的能力确实还不完全确定,但仅仅是之前看到的那些就已经无以伦比的惊人了,可不仅仅是独特一些而已。“我离开圣灵殿的时候,那只穴兽还正是壮年,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如果没有猜错,应该已经快撑不住了吧。”天闲心中微微一动,当初看到那只穴兽,的确显得已经十分苍老了,就算不知道这种东西青壮年应该是什么样子,但是从眼神、步伐、毛发光泽、肌肉线条还是可以看出很多东西的。白继续说道:“穴兽是一种十分奇特的生命,他们并不是一个种群,而是因为某种共同的原因而出现的,算是同一个群体。”“共同的原因?”天闲奇怪起来。“穴兽在成为穴兽之前,全部都是其他的魔兽,甚至只是普通的野兽,之所以会成为穴兽,是因为他们都曾经穿过时间之穴,这也是他们的名字的由来。”“时间之穴?”白随意一笑,“诸神时代的世界和现在截然不同,整个世界的支柱力量和微小元素都不同,时间之穴是其中一位神灵的零散神力无意识凝结而成的其妙通道,穿过的生命将被时光之力束缚,直到生命被时光之力抽取干净,都不会死。”天闲听的心中一跳,“长生不死?”“哪有什么长生不死!”白哈哈大笑,“在诸神时代,这种事常见的很,那个世界……以后你会完全明白的。”“所以,穴兽多种多样,阿猫阿狗都可以成为穴兽,但只有真正的高等魔兽才能有意识的使用自身的时光之力,但足够高等的生命一定会察觉到时光之穴的存在,并不会贸然闯进去,甚至在最初被时光之力附身时依靠自己的力量摆脱束缚。”“所以……”白用警告天闲的眼神望过去,“穴兽虽然都是诸神时代的魔兽,但其实本身并没有什么太厉害的地方,而且随着时光之力不断的抽取生命,他们的能力也将越来越弱,直到……最后一次使用能力而死。”天闲终于清楚白要说什么了,凝眉思考一阵问道:“就是说,那只穴兽……很可能已经没什么力量了,甚至可能再用一次力量就死去。”白耸耸肩膀,“我又没看到,我怎么知道他会不会死,但每使用一次能力生命就衰减一分,这是必然的。”“那么,不使用能力,难道可以不死?”白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笑声显得有些怪异,“曾经,也不是没有人类误入时光之穴,然后,就出现了人类的穴兽。”“人……人类?”天闲大吃一惊。“是的,人类……在诸神时代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只是人类的穴兽都活不长,因为他们说,时光之力就像诅咒般折磨着他们,往事会不断浮现而出,有时似乎还能看到未来,分不清时间,分不清自己到底在什么时候,精神一会模糊,一会清醒,似乎一会生活在十年前,一会生活在十年后。”“那岂不是很痛苦?”“废话!”白看白痴一样看着天闲,“但是只要使用能力,只要将自身的时间乱流拨正,只要让时间在自己的力量控制下流动,就能获得短暂的清晰世界。”“而每一次,都会被时光之力抽取生命。”天闲皱眉。“准确的说,在他们通过时光之穴的时候,生命已经终结,余下的只是时光之力支配的躯体,当时光之力耗尽,他们的躯体也就彻底崩溃。”天闲点点头,这一次思索了一阵,仔细的回忆那只穴兽的情况,“前辈有确定穴兽生命长短的办法吗?”“没有!”白干脆的回答。天闲这次有些头疼了。那只穴兽,可是相当相当有用的,但是如果他的力量已经极度衰退,甚至支撑不了几次就会死去,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和教皇的交易也就变得十分冒失。见天闲默然不语,白却乐了出来,“又是一个难题,小子,自己去解决吧,我会看着你的,如果解决的漂亮,我说不定有好处给你。”天闲丝毫不信的看了白一眼,这个家伙手里的好处可是五花八门的,他认为是好处的东西……“好了,时间似乎差不多了。”天闲微微一愣,什么差不多了。顺着白满是恶意的目光望去,天闲愕然发现希波女皇的暗金宫殿门户打开,须发一片通红的杜克从里面缓缓的退了出来。杜克退到门口,宫殿里传来希波冰冷无比的声音,“杜克,看在从前的情分上,这是我最后一次把你看作朋友,明白吗?”杜克的神情明显有点恍惚,站在那,也不知道搭话。灵官高大的身躯出现在宫殿门口,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重重拍了拍杜克的肩膀,转身走了回去。宫殿的大门轰然合拢,杜克依旧呆呆的站在门前。白嘿嘿笑道:“当初,希波可是个迷人的美人儿,不知道多少人神魂颠倒,即使过了两千年也是如此,其实一个两千多岁的老女人……”宫殿大门陡然打开,一道金光射了过来,白眼神一凝,抬手一划将那道金光直接湮灭在手中,脸上笑容还在,但倒是闭上了嘴巴。杜克站了好一会才离开。天闲一直望着他的背影消失,这才也走到了宫殿大门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