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 深桩

时间:2017-12-04作者:无来

    天闲眼前这个矮小黑瘦的男人名叫胡木德,原本是大陆西南方操场上的游牧民族,但是因为战乱不得不背井离乡,最后流落到龙渊帝国边境的乱街。

    火叶城庇护的第一批难民中,就有他的存在,可以说这个胡木德亲眼见证了火叶城这座奇迹一样的城市是怎么从三排土墙发展到如今规模的,他在城市建设中也曾经出过很多力,但都是在一些不显眼的地方,算起来,甚至可以说是建设火叶城最老的一批人。

    这一批人,现在大多都过的很滋润。

    他之所以不敢在太显眼的地方露面,就是因为当初进入火叶城不久,圣灵殿的密探就已经找上了他,以极其微薄的好处换取了穷困潦倒的他的忠诚。

    从此他就成了一个潜藏下来的耳目,随时准备执行圣灵殿的任务,这种日子让胡木德有一种在油锅中煎熬的感觉。

    因为仅仅几年时间,当初一起落难的难民们都已经翻身,甚至飞黄腾达,这样的机会就摆在他的眼前,火叶城的发展整个大陆有目共睹,每一天在他眼前流动的黄金就向流水一样,凭借他最初居民的优势,只要在火叶城中占据一小小块地皮,不用做任何事,单单卖掉地皮就足够他生活的舒舒服服了。

    但是在圣灵殿密探这个巨大的限制下,他始终战战兢兢,根本不敢抛头露面,甚至不愿在人前提起自己的名字,只能在火叶城中做一些临时的小工作,维持生计。

    这种煎熬简直让他如坠地狱,好在……圣灵殿始终没有联系他,这让他有一种幻觉,是不是当初的交易只是一场梦,自己从来都不是圣灵殿的密探,也从来没有接受过那一顿简单到粗陋的饭食和可怜的钱财。

    就在胡木德觉得一切都已经过去,百国盟会召开,当初那个与他见过面的圣灵殿密探死神一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他第一次为圣灵殿执行任务,胡木德也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他虽然不怎么聪明,但也不傻,满城骚动之中,那个密探塞给了他一件血衣,告诉他如何如何去做,他就已经明白,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终点。

    这几年,虽然他穷困潦倒,但也有了妻子和孩子,偶尔去做一些比较正式的工作赚些钱养家,这让他感到生活虽然有阴影,但还算充实。

    圣灵殿密探这个见不得光的身份如此遥远,却好像死神手里斩不断的索命锁链,始终紧紧缠在他身上,但在锁链收紧的时候,他脑子里忽然间闪过一道亮光。

    有些力量,就算是死神也无法抗拒!

    而眼前这位年轻人,这个高达英俊的年轻人,奇迹之城的城主大人,就是拥有这样连死神也要畏惧的力量的人。

    献上那份情报,胡木德全身颤抖的跪在那里,额头触地,他害怕的牙齿咯咯作响,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如果这份情报对于这位城主大人毫无意义,他知道自己的死期怎的不远了。

    只要出了大牢,只要离开了火叶城里面庇护的范围,哪怕是走在大街上,自己也会被圣灵殿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的杀掉。

    拼命的抑制哭喊的声音,胡木德感觉天闲查看情报的时间无比漫长,简直漫长的像几个世纪。

    “你叫什么名字?”

    天闲的声音如同天空洒下的圣歌,一瞬间,胡木德感觉自己得到了救赎。

    “我叫胡木德!大人!我的名字是胡木德!我的妻子卓尔马拉,我的儿子还没有起名字!我的名字叫胡木德……”胡木德激动的剧烈喘息,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这句话,额头一次有一次的用力触碰地面,拼命的磕着头。

    这种狂喜天闲并不陌生。

    人说愤怒是人最真实的感情,其实喜悦也是一样,那些已经被判了死刑,却忽闻自己还有活下去希望的病人们,无一不是这样狂喜。

    天闲抓住牢房的门锁,轻轻一扭,依靠蛮力就将锁头拧成了麻花,好像一堆垃圾的掉在了地上。

    感觉身体力量又恢复了许多的天闲满意的点点头,推开牢门走了进去。

    胡木德慌忙调整位置,依旧五体投地的朝向天闲跪着。

    天闲索性直接盘腿坐在了牢房的干草上,“好了,不要跪着,好好坐起来,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胡木德的身体倒是慢慢不再颤抖了,但是他头上全是冷汗,甚至脖子上都湿透了,他知道自己抓到了救命稻草,但能不能活下去还是未知数。

    “好好回答我的几个问题,不论你回答的怎么样,或者知不知道问题的答案,我保证你可以安全的活下去。”

    胡木德全身猛的抖了一下,忍不住抬头看了天闲一眼,但只是一眼,立刻又趴了下去。

    天闲无奈,“圣灵殿绝对找不到你,我保证你可以安安稳稳,衣食无忧的度过下半生,你的妻子,你的儿子都会平安无事,我以城主的身份向你保证。”

    胡木德瞬间就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哀嚎,这一嗓子差点把天闲吓到。

    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里,从生到死,从死到生,这种命运的大起大落已经让这个并不是十分坚强的男人透不过气来,向天闲献上情报已经用光了他所有的勇气和力量,现在得到了天闲的保证,这个可怜的男人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嚎起来。

    但只是哭了几声,胡木德赶紧擦干净眼泪,然后爬起来恭恭敬敬的坐好,脸上还带着尚未退去的恐惧和悲哀,颤声说道:“大公请问,只要我知道的,我全部都说,而且句句属实。”

    天闲点点头,“那个圣灵殿的密探……第一次找你到底是什么时间?”

    在牢房里,天闲和胡木德密谈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把想要知道的事情全部问清楚,天闲这才点点头。

    胡木德开始还十分畏惧,但见到天闲的问题自己都能回答,心中的希望之火不由熊熊燃烧。

    “尊敬的大公……”胡木德用最卑微的姿势匍匐在那,“我……我能见我的家人吗?”

    天闲没有看他,也没有回答。

    胡木德见天闲脸色似乎不对,眼神顿时慌乱起来,“大……大公,我已经说了我能说的全部,我保证我……”

    “我知道……”天闲点点头,轻轻打断了他的话,“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和你说清楚。”

    胡木德顿时满脸惨白,“什……什么事?”

    “你的妻子和儿子……他们都叫什么名字?”

    胡木德一愣,“我……我妻子叫做卡卡而玛,和我从小就认识,还有我的孩子是女儿,并不是儿子。”

    天闲默默看着他,没有说话。

    胡木德的眼神越来越不安,“大公,尊敬的大公,您……您这是什么意思,我……难道您……”

    天闲无声的叹了口气,指尖轻弹,一道金色铭文汇成的光芒猛的打在了胡木德的脑门上。

    仿佛一股洪流灌入了他的脑子,滚烫而不可阻挡,胡木德惨叫一声,翻身滚倒在地,拼命的挣扎起来。

    胡木德在地上痛苦嚎叫挣扎,而从他的头上,丝丝的白气袅袅升起,他的头就好像一个蒸屉。

    约莫三两分钟的功夫,胡木德不再挣扎了,他躺在地上,瞪大眼睛望着牢房的顶棚,双目血红,气喘如牛。

    天闲慢慢站了起来,怜悯的看了他一眼,“想起来了吗?”

    胡木德通红的眼睛流下了血泪,忽然抽泣起来,“我……我没有妻子,更没有孩子,我……我什么都没有,哈哈!我根本没有妻子和孩子,我的破窝棚根本睡不下两个人,哪里来的妻子和孩子,哈哈哈哈……”

    天闲也是刚刚坐下来后,才发觉胡木德有些不对劲,能量触角探查之下,发现他中了精神催眠一样的力量。

    这种力量也不会对人产生什么危害,只是会扭曲一些记忆,造成一些假象和精神恍惚,虽然很容易破除,但因为力量微弱,被害人的表现也只是有些疯言疯语,很难被察觉的到。

    火叶城无数次的清查密探,但是像这样被精神催眠的人还从来都没有发现过。

    天闲心中不由更加谨慎起来,这偌大的火叶城中,像这样的密探还不知道有多少。

    “你会安全的,有一个新的身份,好好活下去吧。”天闲说完,转身离开牢房。

    “大公!”

    忽然一声凄厉的喊叫,胡木德发疯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猛的扑到天闲面前,四肢匍匐在地,又一次开始拼命的磕头。

    天闲皱眉,因为这一次胡木德已经没有畏惧之意,身体也不再颤抖,脑袋撞地的声音听起来却分外瘆人。

    “大公,求您……求您收留我吧!我,我是一个死了的人,我什么都可以做!我也无家可归!求您了,大公!”

    天闲知道他想说什么,就像那些伤重昏迷后醒来的人一样,他们很多都是胡木德这种表现,但时间可以抚平一切,三个小时前哭喊寻死的人,或许现在已经在挑剔汉堡的味道了。

    用脚垫住胡木德的脑袋,天闲真怕他一个激动磕坏了脑袋,“我会给你安排新的身份,你也会有一大笔钱,你不必担心今后的生活。”

    “不!大公!”胡木德猛的抱住天闲的脚,“不,大公!新的身份……新的生活,那我从前算什么?我不要新的生活,我……我只要报仇!”

    抬起头,胡木德双目透出凛凛的寒光,“大公,您不觉得……我是个绝好的人选吗?我死了,没人会再怀疑我,而我知道许多事,大公您知道的,我对您是有用的大公!而且……而且有些事只有我能做到。”

    天闲望着胡木德那狰狞的目光,心中不由微微一凛,这就是人的仇恨吗?竟然这样的浓烈,这样无法化解,到底是什么事才能酿造出如此的仇恨?

    从火叶城建成至今,自己是否和其他人也结下了如此不可化解的仇恨。

    见天闲不答,胡木德主动后退,然后一头狠狠磕在地上,“咚”的一声磕的头破血流,然后抬起头看着天闲。

    天闲依旧没有说话。

    胡木德毫不犹豫的狠狠一脑袋又砸在地上。

    “咚!”

    “咚!”

    连着三下,胡木德满脸是血的抬起头,眼神已经有些涣散的望着天闲。

    天闲心中一声长叹,我只是一个想过些小资生活的混小子而已,为什么总是遇见这种事,遇见这样的人……

    “起来吧。”天闲转过身不再看他,“今后你负责对圣灵殿的情报收集,去找阿里昂报道吧,他会给你全新的身份。”

    已经有些眩晕的胡木德瞬间清醒过来,大喜过望,满脸的鲜血似乎都活络起来,“多谢大公,多谢大公!”

    说着,很怕天闲反悔一样,踉踉跄跄的跑出牢房,脸上还带着疯狂的喜悦冲了出去。

    仇恨吗?

    天闲望着胡木德的身影消失在牢房走廊的尽头,心中又沉重两分。

    与诸神回归这种立场鲜明的对抗不同,人类内部的争斗才是最让人头疼,甚至是最让人胆寒的!

    事不可为,神或许会退后,但人……一死而已!

    离开牢房,天闲呼吸了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感觉心神清爽了不少,人事繁杂,但这世界总是不错的。

    望望星空,天闲揉揉脸颊,但愿一切顺利吧,反正一直以来不就是这么走来的吗。

    想想之前学医时候在山中哼着的小曲,天闲迈着四方步向回走去。

    只是,这难得清闲时间只持续了两秒钟就中断了。

    天闲紧皱眉头,停下脚步,感觉到了身后的来人,但是……似乎这个家伙不该出现在这里。

    想了好一阵,天闲还是慢慢转身过来,古怪的望着这个几乎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背后的家伙。

    “杜克,你现在跑到这里来……不会是想要刺杀我吧?”天闲摊开手,无奈的看着眼前须发红彤彤一片的杜克。

    “小子,我可没时间做那种无聊的事,相反,我是来救你的。”逆血天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