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蛊惑

时间:2017-12-01作者:无来

    “废物!蠢货!”教皇歇斯底里的怒吼,地上一片狼藉,他身边但凡能拿到的都已经摔成碎片,“什么两千年来人类最精锐的力量,什么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一群饭桶!”教皇指着塞洛斯的鼻子疯狂怒吼。以塞洛斯为首,圣灵殿所属的支配者全部静静立在那神奇的小宫殿里,垂着头,脸色冷漠。“塞洛斯!”教皇一把扯下自己的皇冠,重重摔在破裂的桌子上,低声咆哮的问:“你这一次怎么解释?出动了所有的人!所有人!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是我们失败了,陛下,非常抱歉。”这句话非但没有让教皇息怒,反而火上浇油,双手举在胸前,鸡爪子一样颤抖,教皇的眼中全是暴怒的血丝,“你们这些混蛋居然连一个小孩子都对付不了!我要你们这群该死的废物有什么用?”塞洛斯的目光中没有畏惧,也没有歉意和悔恨,只有一片冰冷,“陛下,我们伤了几个人,现在还有三个处在昏迷中。”教皇一把抄起王冠,狠狠砸在塞洛斯的脸上,放声喝道:“我要的是那座塔!!那个小子的脑袋!”狠狠抓住塞洛斯的衣领,教皇的眼中渗透出浓厚的杀机:“塞洛斯,你这个杂种给我听好了!这是两千年来从未有过的机会!圣灵殿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夺得这个盟主的位子!别说只是昏迷了三个,就算你们所有人都粉身碎骨都在所不惜!你听懂了吗?”塞洛斯比干瘦的教皇高大许多,他冷漠的望着近在咫尺的教皇,教皇的殴打不能抵抗,这位人类的支配者头上流下一道血痕,他淡淡说道:“陛下,我觉得您被那个小子牵着鼻子走了,我们并不需要那个虚名,我们……”“闭嘴!”教皇怒斥道:“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做好你的事!我绝对不允许再一次的失败!否则你们就再也没有存在的价值!”“我很乐于把你们每个人的魂石都一点一点的,一点一点的碾碎!你……还有你们!”教皇凶狠的望着所有的支配者,“你们听明白了吗?”没人回应,支配者们好像古老的雕塑矗立在那。塞洛斯微微点头,“明白了,陛下,我们不会再失败了,现在就……”“不必了!”教皇直接打断塞洛斯的话并用力推开他,冷冷的说,“突袭失败,不可能再有机会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弄清楚那个小子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打败了你们,这个该死的小子总是有用不完的后手……”塞洛斯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一下,嘴唇抿了几下,但最终并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整理了一下教皇抓出褶皱的衣服。“塞洛斯,你们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吗?”“不,陛下。”塞洛斯轻轻回答。“哼!就知道你们派不上用场。”教皇怒哼一声,略微沉吟后说道,“现在你们全部原地待命,不要出现在火叶城中,明白吗?”“是,陛下。”塞洛斯退后两步,向宫殿外走去,所有的支配者一贯而出,跟随塞洛斯离去。等宫殿里只剩下教皇一人,他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些该死的走狗,到底是一些靠不住的家伙,寒古塔……古代的遗物,难道我们也必须拿出那种东西才行吗?”看了看宫殿大门口的方向,支配者们已经全部离开,教皇不由陷入了沉思。“团长大人。”在宫殿外,杜克拦在了塞洛斯面前。塞洛斯微微皱眉,“有什么事回去再说,我们不要在外面逗留太久,即使这里是圣灵殿的地盘。”杜克的表情十分严肃,甚至有些庄重,“您刚才,为什么说谎?”“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关于寒古塔,您当然是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当年我们都亲眼见过,不是吗?只是我们没想到那个小子竟然可以启动这种力量而已,否则这次行动并不会失败。”塞洛斯安静的望着杜克,望着……忽然,他笑了,笑的带着几分诡异。“杜克,你对我的决定不满吗?”杜克微微摇头,“不,您的决定就是我们的决定,我没有任何不满,只是……有些疑惑。”“那就好,杜克……不要忘记我们曾经的誓言,不要忘记我们为何许下誓言。”塞洛斯轻快的说着,“你曾经问我是否已经忘记了当初,而现在,这个问题我要还给你了。”杜克一怔,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团长大人,您……您难道……”“杜克,先把你的伤养好吧,很快我们就要奔赴战场了。”塞洛斯轻轻拍了拍杜克的肩膀,“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真正的战斗过了。”杜克的神色无比复杂,粗犷的面孔上满是挣扎。“杜克,你……不愿吗?”杜克用力摇头,“不……当初的誓言,我始终没有忘记!”深吸一口气,杜克的眼神明亮起来,仿佛一团火在燃烧,“团长大人,您的命令是绝对的,我会好好养伤的!”塞洛斯欣慰的笑了,“啊……这些话,才像我们当年一样,说起来那条老龙还真是厉害,居然能打伤你,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会会他。”杜克顿时有些尴尬,被大长老打伤这件事让他觉得十分不光彩。“团长,那火叶城那一边……”“静观其变。”就在教皇陷入沉思的时候,天闲这边已经和马里奥特元帅进行了简短的谈话,然后马里奥特元帅就满脸铁青的离开,并且迅速向教皇发了一份消息。很快,教皇就给了回信:今天晚上,一定赴约。天闲请教皇再次前来赴约,当然,这一次也是秘密的,并不会对外宣布。眼看着太阳渐渐西沉,露娜坐在窗子上,一脸坏笑的说:“根据我对人类的了解,那个老头儿必然是装腔作势一个人前来,而且因为要保密嘛,不会带别人的,所以我们直接干掉他怎么样?”露娜小恶魔一样蛊惑着在一旁哼哼不断,正被四姑娘轻轻揉着额角的天闲。“我的好姐姐,作为一个热爱自然和生命的精灵,这可不是你该说的话,而且你还是女王来着。”天闲有气无力的说。“呸!女王就不用活着了?昨天要不是我们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现在说不定已经人头落地了!”天闲不在乎的笑了笑,“不是还活着嘛,而且想要我们命的人多的数不过来,那个老人见可也不是惦记我们的脑袋一天两天了,这次只是试探一下,有什么关系。”露娜翻翻白眼,“能让教皇单独外出的机会可是少之又少,错过了可就不会再来了。”天闲嘿嘿的笑了下,“他确实会一个人来,而且打扮的十分不起眼,但是身上可不知道会带多少厉害的宝贝,我们要想真的留下他老人家,怕是要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说着天闲指了指露娜那一头胡绿色的美丽长发,说不定这一头长发就保不住了,露娜毫不客气的跳下来,一脚踩在天闲脸上,“那也先用你的脸做挡箭牌!”大家一番讨论之下,对教皇很有些想法的并不只露娜一个,这一次支配者倾巢而出袭击寒古塔,可以说双方已经撕破了脸皮。不过龙四和四姑娘都不主张这样,天闲也另有打算,大家也是拿不定主意,露娜则是一个劲儿蛊惑天闲,这让天闲觉得露娜或许不是精灵,而是一个恶魔伪装的。而对于这次袭击,天闲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也只是一次差点成功的袭击而已,这几年来,类似的危险出现的还少吗?而且,破镜重圆难上加难,可是撕破的脸皮想要在粘起来,那可是简单的很呢。毕竟,脸皮是最不重要的玩意儿。教皇在深夜准时到达了,天闲让人放松了对城镇大厅附近区域的警惕,教皇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出现,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怎么来的。一身十分隐蔽的黑色袍子和风帽,将全身上下都遮掩的严严实实,虽然一看就鬼鬼祟祟不像是好人,但是绝对不会有人认出这是圣灵殿的绝对领导者,人类的精神信仰的风标,教皇大人。踏进城镇大厅,放下风帽,教皇露出了满头的苍苍白发,环视四周,发现大厅里没有什么人,只有天闲躺在角落里,四姑娘让他的头枕在自己圆润的双腿上,轻轻的揉捏着天闲的太阳穴。虽然,这种小巧的按摩手法对天闲没有实际用处,但是躺在四姑娘腿上,感受着那双柔柔软软的小手,鼻息细细,香气袭袭,天闲感觉这是虚弱时候最受用的休息了。教皇也不说话,自顾的走过来,安静的坐在了天闲对面的位子上。门外,精灵哨兵已经关闭大门,并且启动了精灵秘法,将整个建筑完全隔音。“大公,别来无恙。”教皇的笑容依旧十分慈祥。天闲笑了笑,“大难不死,有劳陛下挂念了。”双方都笑了起来,一片祥和的气氛。天闲索性把四姑娘的一只小手握住,轻轻的捏着,好像捧着世上最珍贵的美玉,“这么晚劳烦陛下亲自前来,真是十分抱歉,只是现在我有伤在身,实在是没有办法去亲自拜访了。”教皇呵呵一笑,“大公不必介意,有时候出来活动一下,对于我这把老骨头也是有不少好处的。”天闲也笑了笑,“那好,陛下您百忙之中前来,我也就不说废话了,记得上一次去拜访时,您的宠物让我印象深刻。”教皇满是皱纹的眼角不由抽动了两下,“哦……大公您还记的它吗?”“是的,当然记得,当时可真是被吓的半死呢?”天闲嘿嘿而笑,笑容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大公,不知道为什么提出我的宠物呢?”天闲非常直接的说:“我想让陛下将它转手给我,不知道您是否能够割爱。”教皇的脸色这一次真的有些变了,但很快恢复正常,并露出笑容,“尊敬的大公,您在信上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商议,难道深夜将老头子叫来,就是为了所要一个宠物吗?”“那当然是太过唐突了。”天闲笑的得意,贼兮兮的眼神一直在教皇身上移动,仿佛在搜索什么宝贝一样,“我怎么能随便向您讨要什么呢,我只是想……购买,购买而已。”“购买,难道大公您想把从圣灵殿搜刮回来的珍宝再还回来吗?”教皇不由失笑。天闲一脸嫌弃的摆摆手,“当然不是,陛下您这样说就未免无趣了,那些珍宝在我们的眼中就犹如粪土一样,分文不值!”教皇一听不由气的火冒三丈,心想你要是真的以为一钱不值,那还大动干戈的把我的宝库洗劫一空?“陛下,那些珍宝是凡人所向往的,而我们……我,还有您这样的人,期待的并不是那种东西。”教皇忍着气,冷笑的问:“那么,大公您打算拿什么来购买我的宠物呢?那个宠物的价格……可是有些昂贵的。”天闲不紧不慢的说:“您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火叶城受到了不明身份敌人的袭击,他们甚至直接冲到了寒古塔前,差一点就把寒古塔毁掉了。”教皇笑眯眯的问:“是吗……那还真是危险。”天闲心中一阵怒骂。“陛下想必也知道,我们打退了那群三脚猫,说起来他们似乎还想栽赃陷害圣灵殿,有意的留下了一些线索表明他们是圣灵殿的人呢。”教皇哈哈而笑,“大公您自然是不会被这种拙劣的手段欺骗了。”天闲也笑的满脸花开,“当然,当然……所以今天才会冒昧的请您来这里,请火叶城最忠诚的盟友来进行一次交易。”“嗯……那大公到底……”教皇有些疑惑。“击退那些三脚猫的方法!您觉得怎么样?”教皇的眼神狠狠的一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