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罗神帝 第五百六十二章 何为源!

时间:2019-05-10作者:孤寂星河

    哪怕只闻到了丹药的香味,血玫瑰就能判定,这玉瓶中装的是养元丹。 />

    “啪!”

    宋砚打开了客厅的电灯,然后微笑着道:“的确是养元丹,是不是感到了我满满的诚意?”

    血玫瑰没有理会宋砚,而是将玉瓶内的养元丹全部倒在掌心。

    2

    …………

    足足十枚养元丹!下一刻,血玫瑰抬起头,用无法相信的眼神看着他:“都给我?”

    “都给你。”宋砚点点头。

    得到宋砚的回答,血玫瑰的神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你知道养元丹对武者来说有多么贵重吗?”

    宋砚再次点点头。

    “既然知道,你还送给我?”

    宋砚神情一凛:“你能为我去刺杀南宫俊,差点把自己的命都搭了进去,送你一瓶养元丹又算得了什么。”

    血玫瑰沉默了那么几秒,才冷声道:“少为你脸上贴金,我去刺杀南宫俊也不是全为了你。”

    “那不重要。”说话间,宋砚向血玫瑰走了过来,语气温柔道:“来,把你的手给我,我为你疗伤。”

    “嗯。”

    握着血玫瑰的小手,宋砚催动了生命神通。

    一股温暖的热流瞬间流遍全身,持续几秒后,血玫瑰感觉全身的伤势已经痊愈,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虽然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体验这种神奇的异能,但她依旧为之感到惊讶与不可思议。

    “劳伦斯应该来过了吧?”抽回自己的手,血玫瑰扫了眼墙上的子弹坑。/>稍稍思索,宋砚就知道,血玫瑰手中的劳伦斯应该是那个金牌杀手,有些懊恼的道:“的确来过了,可惜让他跑了!”

    “你的修炼速度真是让我吃惊,你已经成为先天宗师了吗?”

    先前宋砚的那一击,让她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所以,她判断,宋砚的武道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境界。

    “先天二重。”宋砚不想隐瞒血玫瑰,因为他觉得,这是个值得信任的女人。

    “先天二重!”血玫瑰眼中闪过一丝惊骇,她自认见过不少的天才,但像宋砚这般的天才,绝对只有一个,那修炼速度,简直就是坐着火箭猛窜。

    平复了下心绪,血玫瑰感叹道:“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人类!”

    “谢谢夸奖。”宋砚得意笑笑,但马上,他的神情又变得严肃起来:“你有没有办法找到劳伦斯,此人不死,终究是个后患。”

    血玫瑰沉声道,隐隐透出一股恨意:“很难,暗世界之所以派他来炎黄缉拿我,那是因为他极为擅长追踪术以及隐匿之术,至少我是无法找到他的,因为他是我的教官!”

    “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手刃了这个家伙。”宋砚语气凝重道。

    血玫瑰一愣,眼神中闪过一丝感动之色:“谢谢。”

    给她十颗养元丹都没有得到她的谢谢,偏偏帮她手刃劳伦斯的承诺却得到了感谢,看来她心中对劳伦斯的恨意真的很深,不过想想也是,谁叫劳伦斯杀了她的父母亲人呢。

    香城郊区,一座漆黑的小屋内。

    电脑屏幕散发的莹莹光辉将劳伦斯的脸庞映衬得更加惨白。

    看着宋砚从南宫家走出的录像,他眼中闪过一丝迷惑,喃喃自语道:“难道宋砚和南宫家达成了什么协议?看来利用南宫家灭杀那小子的计划失败了!”

    忽然,他眉头轻皱,胸口有阵阵刺痛袭来,使得他对宋砚的仇恨又深了一层。

    “既然南宫家这把刀不能用了,那就只能让李家出手了!”

    他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动起来,然后编辑了一大段有关于宋砚的资料然后发送到了李家家主的手机上。

    发送完这段资料,他就飞快的断掉了网络,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李家可不比南宫家,那是炎黄十大顶尖家族之一,南宫家查不到他的ip地址,但李家肯定能,所以,他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很快,劳伦斯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并看了眼旁边的房间,里面有一对陷入昏睡的中年夫妻。

    在劳伦斯离开不到五分钟,这座房子的厨房突然发出一声爆炸声,紧接着,熊熊大火从厨房飞快蔓延,不到两分钟,火焰就将整座房子给吞没。

    炎都李家。

    李家家主李牧拿着手机正在阅读那条短信,看完那条短信,他眼中不由精光闪烁,轻喝道:

    “管家进来。”

    “家主。”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推门而入,躬身行礼道。

    将手机放在书桌上,李牧不急不缓的吩咐道:“你让人去查证下,看看赵家是否收入一个叫做宋砚的年轻人,顺便再查查那宋砚的修为。”

    “是。”

    管家退了出去。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管家重新回到了书房。

    “家主,赵家的确招揽了一名叫做宋砚的少年,这个宋砚只有17岁,在数日前,他在飞机上斩杀了三名血神的高手,一个先天三重,两个先天一重。

    不过,他杀那个先天三重是因为偷袭,所以,老奴判断,他应该有先天二重的修为。”

    虽然管家的语气很平淡,但他眼眸中却闪过一丝震惊与震撼。

    李牧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十七岁的先天二重,赵家好手段!即使龙飞在这个年龄也不如他,失去了一个赵昊,又多了个宋砚,看来赵家气数未尽啊!”

    管家道:“以老奴之见,赵家是将所有的宝都压在了宋砚身上,杀了他,自然就断了赵家的气数!”

    “不妥!”

    李牧摆摆手:“赵昊的死让赵长生沉寂了几年才缓过来,如果宋砚再死,他恐怕会找我们拼命,到时恐怕会便宜了其他家族!”

    “那家主的意思是?”管家低声问道。

    “让狂人去,毁了宋砚的武道之心!”李牧寒声道。

    管家神情一凛,有些担心的道:“家主,狂人少爷性情暴躁杀心颇重,会不会?万一他失手杀掉了宋砚。”

    李牧摇摇头:“无妨!你小瞧了狂人,如果他真是性情暴躁之人,也难以达到现在的境界,你去把他叫来,我要亲口吩咐他几句!”

    “是。”

    管家缓缓退出书房。

    不到半晌,一个后背熊腰,身高接近两米,浑身隐隐散发出一股凶悍气息的青年走了进来,大大咧咧的向李牧道:“爷爷,您找我有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