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195章 不服就干

时间:2017-10-31作者:嘉宝儿

    丁胜打王孟姜那一下很有分寸,在赵川被一拳头打墙上之后,巨大的动静,已经让靠在墙角的她惊醒,黑暗中谁也没注意她醒了,而王家小妹非常机智的……装睡。

    她悄悄眯着眼睛注意着眼前的战况,暗自为赵川捏了把汗。

    “老丁,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别打孟姜的主意,不然我跟你没完。”

    赵川支撑着站起来,往木板上吐了一口乌血,那样子摇摇欲坠的,好像下一秒钟就会倒下去。

    王家小妹觉得他有点傻,记得两人在京口那个小院子里的时候,言谈间,赵川就对那些英雄人物嗤之以鼻。

    特别是那种被打成猪头还要强撑,不断对着占优势的对手放狠话的所谓英雄。

    但不知为何,孟姜觉得自己眼角湿湿的,很酸涩,心像是被一片柔软的树叶抚摸一样。

    “今天就把你给废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在花丛里玩耍。”

    丁胜怒目圆睁,赵川这次真是惹火了他。看得出来,王孟姜的样貌还没有完全定型,颜值还有上升的空间。

    王谢两家,若是真闹掰,赵川身边的谢道韫和王孟姜,肯定是敌对竞争的关系。

    找个机会把这妹子给废了,正是丁胜心中所盘算的,没想到被赵川一眼看破。

    “哐当!”一声,短剑被扔在地上,赵川摊开手掌,左脚在前,右脚在后,露出一个奇怪的姿势。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卦卦显神通,今天我就用这太极拳,来领教你这长安第一大侠的本事吧!”

    丁胜板着的脸终于动容,露出了一丝惊讶,他握紧拳头,虎步向前,如同闪电穿刺。

    预想之中的落水没有发生,电光火石之间,自己的手腕被抓住,然后被人甩出!

    赵川的掌变成爪,准确的握住了丁胜的手腕,另一只手肘击对方的侧脸。

    丁胜乃是当年横行长安的“第一人”,又岂会被他这点道行击败,一个原地回转,赵川被顺势甩出,然后对方机敏的转了几圈稳住身形。

    短短几秒之间,你来我往了好几个回合,这一次是平手,丁胜的目光变得慎重起来。

    “你这拳法,有点意思,再来!”

    “不来了,答应我以后不为难孟姜,我让你打几拳!”

    “废话,我做事还需要你来教么?”丁胜再度出拳,双手合击,看上去没有破绽。

    打拳,被抓,摔跤,闪身,转圈,两人的打斗像是跳舞一样,赵川的脸上中了几拳,看上去像个熊猫,不过他很好的护住了要害。

    丁胜身上没有伤,不过这也是他出道以来打得最辛苦的一次,对方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虽然不能赢他,胆子这种感觉让人很难受。

    就像是脚底板上有一块牛皮糖一样,不蹲下来弄根本就弄不掉,让人心里很窝火!

    十几招以后,赵川被打倒在地,丁胜如同一个小liu mang一样对他拳打脚踢。

    “尼玛的,三脚猫功夫装什么英雄!还学人家英雄救美!”

    “就你这赖皮狗的样子谢道韫居然还倾心于你,真是瞎了眼!”

    嘴上骂的凶,下手却是很轻。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现在傻子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赵川拼命护住了脸,任由对方“施暴”。他已然明白,丁胜这次放过他了,当然,孟姜也是,对方至少不会再插手王谢之间的事情,这就够了。

    果不其然,丁胜骂骂咧咧之后,靠在一块木板上喘气,指着趴在地上像是死狗一样的某人骂道:“你的船,我帮你沉了,你喜欢玩,今夜就让你在这里玩个够吧。”

    丁胜拿着火折子,走下浮台,临走前顺手把赵川和王孟姜来时的小船一掌给劈断了!

    “川哥哥,你要不要紧啊!”看到那个穷凶极恶的人已经走了,王孟姜赶紧跑过来看看赵川的伤势,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好像,大概没事吧,骨头没断,扶我起来。”

    丁胜晚上来这里做什么?偶然?还是……来找自己的?

    各怀心事,两人穿好衣服,依偎在一起。

    “川哥哥,刚才那个人……他是道韫姐家里的人吗?”

    今天的感觉,先扬后抑,现在心情有些沉重和阴霾。王孟姜有点不开心。

    “每个人心里都有守护的东西,很多或许非常可笑,你别怪他了,你只要想想他喜欢一个女人二十年都不敢开口,就知道这家伙多惨了。”

    不知为何,一听赵川这话,再加上丁胜那惨不忍睹的容貌,王孟姜就忍不住想放声大笑。

    “刚刚我们冲动了,你点起蜡烛,我就感觉这里很像洞房……”

    王孟姜有点不好意思,丁胜的话却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这里白天还是选拔“俊才”的地方,晚上你们小两口(更何况暂时还不是)就来这里放纵,这样真的好吗?

    “切,腐朽的地方,不要也罢。等找到船,一会我一把火烧了这浮台!”

    赵川恶狠狠的说道,言语里全是不屑。

    这回轮到王孟姜目瞪口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赵川会说出这样放肆的话来。

    “如果你问谢玄,他生平志愿是什么,你觉得他会怎么回答?”

    赵川看着身边女孩的眼睛,严肃的问道。

    王孟姜很不想在赵川面前提起谢玄这个人,因为那纸婚约她是没办法回避的。

    不过还是要说,就凭刚才赵川死死的让丁胜放弃对她下手,就不能不说。

    “我想应该就跟你那句诗一样吧,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不得不说,孟姜觉得这句诗说得真的很好。

    “那是他的想法,但我只是认为,他在帮司马家维护这种死气沉沉的生活,给那些受苦的江左贫苦百姓增加镣铐罢了!

    这座楼台的作用,跟谢玄的做法是如出一辙,在我看来,哼!”

    一个哼字很明白的表露了某人轻蔑的态度。

    很狂妄,但细细想来,却是不无道理。

    谢玄即使攻下长安洛阳,东晋的世家力量只会加强,而皇权也会更加虚化。

    世家什么德行,她心里是有数的。谢玄做得再多,也不会让天下更多的人,生活好起来。

    因为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维护司马家和世家的统治。

    “所以刚才,我其实很兴奋呢!

    我一点也不觉得在这里和你卿卿我我有什么不对,不觉得这里有多庄严!

    皇权又怎么样?世家又怎么样?我不敬畏也不稀罕。

    我所在乎的只有你,因为你是王孟姜,而不仅仅是琅琊王家的什么嫡女!”

    再次震惊了!这是赵川第一次在王家小妹面前表露心迹,告诉她自己看重的是什么,没有任何虚伪,掩饰和保留。

    “来,坐这边来。”

    赵川拉着王孟姜的手,两人坐在二楼台阶上看着湖面上的一轮明月。

    月光很皎洁,让人的心情都沉静下来。

    “现在的世道,田里收五成的税,甚至七成的税,好像一切都理所当然,对么?”

    王孟姜感觉自己情郎的手,可以把力量传递过来,让她舍不得放开。

    对方说的当然是事实,不然她为何去堂邑那边赈灾,还不是因为实在看不下去了!

    “那些人的子女,一出生就低人一等,没书读,然后继续父辈们的生活。而谢玄那样的人,生来就是为了出将入相的,你觉得世道就应该是这样么?”

    很多在自己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赵川口中就变得不可接受,偏偏他说得还是如此有道理。

    “其实我看不起这里的一切东西,但绝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似乎是天下最大的道理,所以我只好给自己戴一个mian ju,直到遇见你。”

    “我想把我的一切都给你,然后我不再是王家的女人,我只是孟姜,想把心都掏给你的人。”

    王孟姜软软的靠在赵川怀里,这一刻两人的心慢慢连在一起,似乎永远都不会再分开。

    “其实呢,我想让以后的农民都不交税。”赵川说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言论!

    “那国家钱从哪里来呢?”王孟姜疑惑的问道,她不相信那些最浅显的问题赵川会看不到。

    “我要让大部分人都有书读,都认识字。”

    “让他们全部吃饱饭不是更重要么?”王家小妹越来越不懂身边的男人了。

    “知识就是力量,不要害怕普通人掌握这股力量。文化和知识会带来一个新世界,当然,它有前提。”

    赵川的话语里带着一丝狂热,但王孟姜觉得似乎可以理解这些事情!

    “现在的经济,都是小农经济和手工业,我们本可以做得更好。”

    孟姜听赵川给她讲解后世最普通的经济学原理,集中化,社会化大生产,迅捷的物流让物品的生产和分配成为可能,羊可以吃人,可以圈地,甚至北方那些游牧民族可以被兵不血刃的“杀死”和转化。

    感知敏锐的她,似乎发现赵川释放出了一个很可怕的恶魔,一个可以将世家连根拔起,把皇权大大削弱的绝世神兵!

    “呃,我大概已经明白为什么你说可以不用收农民的税了,是因为那时候很多人已经不种田了么?”

    离经叛道,王孟姜不觉得自己被赵川带到沟里,她能理解那些事情。一步步,一个新的画卷就在眼前,只差一层窗户纸而已。

    赵川给她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和现在江左很像的故事。

    南宋中期,北方国土完全丧失,为了生存,朝廷和商人们不得已之下,以泉州为辐射点,大规模进行海外贸易,同时在全国进行“金融改革”,对商业行为进行税收控制,经济实力居然比北宋时更强。

    这其实已经离赵川说的那个世界很近了。

    花了一个时辰,去描述这个“南宋国”的事情,王孟姜张大嘴想批驳对方胡说八道,却怎么也说不明白哪里不对。

    “其实,我心里不介意那些嫡啊,庶啊的,每一个女人,地位都是平等的,她们不是男人的附庸,都有自己的人格。我也不希望你仅仅是一个相夫教子的女人,我也希望你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是我只想嫁给你啊。”

    孟姜感觉赵川的怀抱真的很温暖,自己现在好幸福,恨不得明天就去穿嫁衣。

    “将来我想在弘农开一个学堂,我想请你来当先生,白天你给学生们讲课,晚上我们交流下心得。”

    “那怎么行,晚上怎么能上课呢?晚上我们还要……”那句话王孟姜怎么也说出口,把头埋在对方胸前,脸颊发烫。

    “你好像很看不上褚太后?”王孟姜听说过太后的许多事情,其实挺佩服这个女人的。

    “上位者的想法啊……很霸道。她能成为上位者,却没办法改变规则,我为什么要瞧得起她?”

    王孟姜大概明白赵川今天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了,可能是因为他希望很多心底的话,只让自己一个人听见吧。

    “生命的长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生中都做过什么,有没有留下遗憾。有些事情必须要我来做。

    很自私的,我想你能陪着我,特别霸道不讲理,反正你跑不掉了。”

    赵川抚摸着怀里孟姜的秀发,他能感觉到自己胸前湿乎乎的,那是女孩的泪水。

    “那我勉为其难的,跟着你混吧。”

    互相表白心迹,这气氛简直让人沉醉不能自拔,不过电灯泡马上就来了。

    陆长生领着王蒙,两人划着一条船,慢慢的靠近浮台,他们看见了这里的火光。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来,自然是丁胜去通知的。

    “走吧,我们上船吧。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以后的时间还有很长,很长。”赵川一语双关的说道。

    “你们这是……”王蒙看到赵川和王孟姜的样子傻眼了。

    一个被打成了猪头,一个脖子上留下了许多“印记”,这画面让人看不懂啊。

    赵川回头看了一眼已经一片漆黑的浮台,又触碰到孟姜那温柔似水的眼神,不动声色的对她点了点头。

    靠岸王家小妹就被王蒙这个绝世剑客带走,一句话都没有多说,陆长生有很多话想说,却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别想了,那是王羲之家最小的女儿,我的女人!

    刚刚我们就是在约会,我会带她回江北的。”

    “啊?不是这个,我是在想,她看着你情意绵绵的样子,为什么会把你打得遍体鳞伤呢?”陆长生不解的问道。

    “没事,走,回去给我擦点跌打的药。”赵川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