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1020章 自找狗粮

时间:2019-05-22作者:一鹿小跑

    “当然有道理,桐桐说得很对,”布老爷子想了想,道,“那我们还是重新安排钟伯的去处吧,我原本安排他暂时先住在酒店的,但是他怕多花我们的钱,不愿意接受,我听说他租了一个地下室,暂时在那里落脚。”

    “钟伯这么大年纪了,一个人住在地下室的确很凄惨,其实是地下室湿气重,对身体不好的,”布桐有点心疼,“可是星月湾他是真的不方便来,我不想有任何因素,会让我老公不开心......要不这样吧爷爷,让钟伯去布宅吧,咱们搬来星月湾住,布家还有人在那守着呢,但不是没有管家吗?就让钟伯去布宅当管家吧。”

    “好主意,让他去当管家,这样他就推脱不了了,也不会觉得欠我们的。”

    “那就这么定了,您来安排就行。”

    “好,我的宝贝孙女现在真是越来越有女主人的样子了。”

    布桐得意地挑了挑眉,“那是......”

    ......

    晚上,厉景琛吃过晚饭,便去书房里忙碌了起来。

    桌上的手机适时响起,厉景琛停下手中敲击键盘的动作,拿起接听,“什么事。”

    “老大,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呢?我也需要呵护的好不好?”

    男人冷笑一声,“要不要我把你送去非洲好好呵护你一下,嗯?”

    宋迟:“......”

    “老大,算你狠,我还想好心提醒一下你,不要只顾着跟我嫂子温存造娃啥的,记住现在帝都还有一个带有蛊虫的大徒弟躲在暗处呢,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他引出来,所以急得都睡不着觉了,就打给你问问。”

    “皇帝不急太监急,你也说了,我们在明他在暗,我们再怎么找,也是无头苍蝇,还不如让他来找我们。”

    宋迟:“......”

    “老大,别怪我没提醒你,恐怕到时候来找你的,不是他,而是成群结队的蛊虫。”

    “那他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厉景琛淡笑一声,“我会有准备的,很快就会让他出现。”

    “原来是我杞人忧天了,我就说嘛,我运筹帷幄的老大怎么可能让自己被动呢......哎?老大,什么声音?”

    “没什么,关电脑。”

    “你这么早就关电脑啦?沈彦不是说,你今晚就算是通宵也做不完手上的工作吗?”

    “因为你刚刚提醒我了,这么黄金的时间,我拿来工作实在太浪费了,应该去跟你嫂子温存造娃。”

    宋迟:“......!!!”

    “老大,我错了,我一条单身狗不应该自找狗粮吃。”

    厉景琛没再搭理他,直接挂断了电话,开门走出了书房。

    他原本就没打算通宵工作,想着再看两个邮件就回房的,而现在,一秒钟都不想再等了。

    ......

    主卧里亮着一盏温暖的壁灯,布桐正靠坐在床头,小月牙坐在她的怀里已经睡着了。

    “怎么不把女儿送回房间睡,嗯?”厉景琛走上前,轻声问道。

    “一直闹着要找爹地,我怕影响你工作,就没带她去找你,好不容易才哄睡着的。”布桐小声道。

    “怪我,之前积压了不少工作,忙得忘记照顾女儿了,”厉景琛把小月牙从布桐怀里抱了出来,“我送她回房间。”

    “嗯,轻点,别把她吵醒了。”

    “放心吧老婆。”

    布桐已经洗好澡了,在床上躺了没两分钟,便听见开门声。

    紧接着,男人高大的身躯便覆了上来,有些急切地吻住了她。

    “你还没洗澡呢,猴急什么......”布桐笑着躲开他,“听话,先去洗澡。”

    “做完再洗,嗯?”男人呼吸急促,“做完还可以一起洗。”

    “唔......”

    主卧里的温度越爬越高,电光火石之间,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而且一直响个不停,没有挂断的意思。

    “唔......老公......你等一下......”布桐伸出手,去拿手机,“先让我接电话,万一有什么急事呢?”

    厉景琛只能先停了下来,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喘着粗气。

    布桐看了一眼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划开接听,“你好,哪位?”

    “布桐,是我。”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杨雅柔?”布桐蹙眉,“找我什么事。”

    “我的伤已经好了,可以出院了,但是我知道,如果你和厉景琛不同意,我就别想走出这扇门,更别说可以活下去了,所以我是来求你的。”

    要不是杨雅柔打电话来,布桐都几乎已经忘记有这么一号人存在了,淡声道,“你想多了,我有不是上帝,无法决定任何人的命运。”

    “我说的难道有错吗?”杨雅柔苦笑,“布桐,我从小就羡慕你,嫉妒你,看你不顺眼,尤其是在厉景琛出现以后,我恨你,打从心眼里恨你,所以我不惜一切代价,也想回来报复你,我在国外勾搭年纪比我爷爷还大的男人当我的丈夫,我爸妈觉得我丢光了他们的脸,已经和我断绝关系了,但是我不在乎,我以为只要我带着巨款回来,就一定可以想办法对付你的。

    后来的结局,我只能说我输了,输得一败涂地,这段时间我躺在医院里,回顾了过去,我突然发现,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你从来没有对我做过什么,是我自己心里不平衡,觉得你比我漂亮,家世背景比我好,又嫁给了我最想嫁的男人,所以我彻底走上了不归路。

    我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蹦跶了这么久,你和厉景琛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从来没有把我当做一回事,我这一生,说起来也够可笑的......”

    布桐淡漠地开口道,“你现在跟我说这些,于事无补,我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不可能因为你的几句话就烟消云散,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是啊,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我现在一无所有众叛亲离,倒还不如死了干净。”

    “我可没说要逼死你,你死了又不能升华我的灵魂,也不能给我制造快乐,”布桐揉了揉太阳穴,道,“你打这通电话究竟想说什么,麻烦说重点,别浪费我时间,行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