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432章 莫要小觑古人

时间:2018-06-14作者:嘉宝儿

    洛阳东城门外,建起了一个长达几十米的矮石墙,石墙上钉着木板,木板上贴着一张张纸,周围全是木质的栅栏和遮雨的长廊,将石墙遮住,一看就是供人驻足围观的。

    长廊外已经有周边小贩将自家的农产品,草鞋等物拿来贩卖,为破败的洛阳城增添了许多生气,看上去不像从前那样消沉了。

    俊男加美女的一对,远远的看着围观的人群,面带笑意。

    “川哥哥,昨晚,你跟道韫姐,有没有?那个?”

    王孟姜亲热的挽着赵川的胳膊,秀美的脸上带着揶揄,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对方,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呵呵,没什么啦,你真是想太多了。”

    赵川讪笑着摸了摸鼻子,唉,昨晚还真是很激烈呢。

    **什么都不能形容,他跟谢道韫彼此间传递的都是“我需要你”的信息,已经超越了情侣,进入了夫妻琴瑟和谐的新阶段。

    只是,两人抱在一起意乱情迷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谢安进来了!他就这样进来了!门都不敲就进来了,说好的世家礼仪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赵大官人被赶走,窃玉偷香失败。以后即使成亲,估计也找不回这次的心跳感觉,太可惜了。

    “对了,谢安怎么知道我夜里会去她的房间?”赵川疑惑的看了王孟姜一眼,只见王家小妹心虚的把头偏开,然后指着一边的长廊的问道:“川哥哥,这是你的手笔吧,咱们过去看看?”

    “不用了,我们在这里看着就好,你看,陆长生就在前面呢!”

    赵川指着端坐于一张书案前,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人说道。

    “榜上的难题,解决一道题,奖励麦子一百石!解决两道题,直接进以太馆,每月俸禄二十石。”

    陆长生不顾形象的扯着喉咙喊了一句,一副看笑话的心态,原因无他,那几十米的石墙上写着一百多个问题,他一个都答不出来。

    “石”是在秦朝发明的计量单位,后一直沿用,不过历朝历代的“石”所表示的重量都不太一样。

    汉代是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一石为一百二十斤。

    但那是汉朝时期的度量衡,也就是说虽然在东汉魏晋时期,一石是一百二十斤,换算成现在的秤来秤一下,大约是六十二斤左右。

    五十石粮食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特别是现在还是乱世,不得不说,赵川这回真是下了血本了!

    不过好像进行得不是太顺利的样子。看的人多,答题的一个也没有。

    一个高个子,看上去像是世家公子的人在那里大声喊冤。

    “你们都来瞧瞧,这是什么题目。来来来,大家都过来看,我给大家念念啊!”

    此人一煽动,陆长生的脸瞬间就黑了,不过不好发作,他只能走到对方跟前,先看看此人怎么表演。

    “孟姜,走,过去看看,砸场子的来了。”赵川不动声色的拉着王孟姜的手,两人悄悄凑到人群里看热闹。

    “你们看这一题啊,路人甲和路人乙从洛阳出发,路人甲向东走了十里,路人乙向北走了十里,请问此时路人甲和路人乙相距多远?啊?谁能答出来?谁?”

    赵川捂着嘴偷笑,陆长生抱着胳膊看着对方一脸冷笑,王孟姜嘀嘀咕咕在赵川耳边说悄悄话,三人表情各不相同,倒是围观的人群一片沉静,大家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嘿,没人能答出来吧?再看看这一题,怎样把一个圆平均分成三份?这个大家也没办法吧?再看看另外一个,员外甲欠赌坊一千贯钱,每月还四十贯,利息十分,月头还债,月尾又借十贯,请问员外多久可以还清,一共还了多少钱?”

    此话一出,在场很多人扳着指头数数,半天也没数明白,只好摇头扼腕叹息。

    王家小妹拼命捂着肚子,趴在赵川背后差点没笑岔气。

    “我说有些人啊,看似招纳贤才,实际上就是沽名钓誉,我呸!”

    那世家子弟打扮的人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随即大摇大摆的进了洛阳城。长廊边围着的人群瞬间少了一大半,只有一些不信邪的人在那里反复查看。

    这些人多半是北方落魄的世家子弟,不甘心迁徙到江左看人脸色,又不愿意寄人篱下跟着胡人混,于是来洛阳碰碰运气。

    粮食人人想拿,甚至还能进那个什么馆挂个职务每个月拿到不菲的俸禄,但很显然,这些题目很刁钻,却又贴近生活,总让人使不出力气来。

    想来也是,虽然汉代识字率还是很可观,但永嘉之乱以后,北方经济受到极大破坏,偶尔有恢复,人们的重心也在填饱肚子上面。

    现在识字率那么低,能在那里读题的人,本身就不是泛泛之辈。这些人都是有心气的。

    “我创立以太馆,就是想给你找些帮手,刚才那家伙估计是郗超派来砸场子的,不过说的话倒不是瞎说,有些问题你如果问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给你解答才好。

    我还准备开一个崇文馆,不过那些人由你道韫姐管,他们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招募。”

    无理数,等差数列,微积分,没有点数学基础,等于是鸡同鸭讲。

    王孟姜点点头,当进入那个“新世界”,你就会觉得很多东西都特别有趣。

    正在这时,一个留着八字胡,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穿着灰色儒衫,戴着四方巾的青年,从容的将墙上的一张纸撕下来,来到陆长生面前。

    “我想答这几道题目,带我去合适的地方答题吧。”

    哈?

    陆长生已经看到在一边围观的赵川及王孟姜二人,对着他们使了个眼色,赵川轻轻点头,于是陆长生沉声对此人问道:“敢问先生高姓大名,一次答这么多题,恐非泛泛之辈吧?”

    “在下康权,贱名不足挂齿。现住在洛阳城内的驿馆。”康权对着陆长生拱拱手,显示出自身的修养,这也侧面说明了他的身份。

    反正不会是什么泥腿子就是了。

    康权……么?

    赵川回想了一下,好像不太出名,至少他前世和今世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赵川在长安开辟了许多场地作为流动人口的居所,只要肯付钱,都可以住,来者不拒,每个驿馆门前都有军士维持治安。

    “先生这边请。”陆长生客气的将康权领走,一会儿工夫,长廊上又堆满了人。

    “早知道我也撕那一张了,之前我就觉得那个题目我有可能答出来的。看看剩下的都是些什么玩意,比基尼的十二种最新款式?当真是闻所未闻!哪个家伙出的题目?”

    一个土财主打扮的青年在一旁扼腕叹息,悔不当初。

    “川哥哥,这个比基尼是什么东西?没听你提起过啊?”

    王孟姜低声询问道。

    她的美眸疑惑的在赵川脸上扫来扫去,愣是没看出什么异常来。

    “没什么了,这是我们家乡的一种特产。”赵川不知道该怎么跟王家小妹解释,看了看她略显单薄的身材,似乎,你也用不上吧。

    “兄台,我看你似乎挺懂行的,能不能告诉我以太馆怎么走,我来答题的。”

    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赵川回头一看,王孟姜身后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穿着粗布麻衣,身上很脏却没有务农的人常有的那种土气,尽管面容坚毅,却不难看出其实际年龄或许比预料的还要小。

    “小弟弟,这好几道题目,你能答出来吗?”

    王孟姜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顿时心生同情,从怀里掏出一个用麻布包着的饼说道:“看你不像是本地人,现在应该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再说。”

    “姐姐你人真好,一饼之恩,他日定有回报。”少年没有矫情,直接从王孟姜手中接过来就大口吃起来。

    赵川跟王孟姜对视一眼,面前这少年究竟是赶了多远的路啊。

    “我叫何承天,跟我舅舅徐广从郯城来的,离这里只怕有千里路了。”

    走了千里?我的天,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难道这个时代就有火车了?

    赵川觉得这里面肯定有故事,不过此处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而已。

    “一个木球,一个铁球,从七层楼的高塔上丢下来,究竟是哪个先落地?”

    赵川看到少年手上有个题目是这样写的。嗯,重力加速度,眼光不错,这是目前可以挑战的难度。

    长廊上的一百多道题目,很多都是鱼目混珠的,比如试列举十种半导体材料。

    再比如,相隔千里的人,怎样实现面对面对话?

    赵川选拔人才,也要试一下谁能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假题目”里面找到这个时代的人能回答的。要知道,三国时期,九章算术就已经问世,不要把古人想得那么不堪,高中以下的数学题,未必能难倒高手。

    嗯?这个题目?这是凑数的啊?

    赵川发现何承天手里有一道题,非常诡异,居然是自己加进去凑数的题目,这是巧合吗?

    甲和乙不认识,那么甲最多需要通过几层关系,才能认识乙。

    六度空间理论!!这小子居然挑中了六度空间这种拓扑理论,是偶然么?

    “这道题,你答不出来的,放弃吧。”

    赵川身手拦住打算往洛阳城里面走的何承天,只见这位少年用一种看傻子的眼光看着赵川,用理所当然的口气问道:“我从五岁起就开始学习占星,阴阳术数,这题目很有意思,就不能让我试试么?

    你就是赵川吧?”

    王孟姜掩嘴偷笑道:“好了,走吧,去以太馆吧,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我的新地盘。”

    赵川新建的以研究“自然科学”为主的“以太馆”,位于洛阳城东,有旭日东升之意,被赵川寄予厚望。

    “走吧骚年,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既然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而且早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那也就无需隐藏了,正好让自己见识一下这个时代的水到底有多深。

    三人一行来到以太馆,原本以为冷清的大院,里面却是堆满了。连赵川麾下一些不当值的将领都在,比如朱序都来了。

    谢道韫和谢安都不在,但自己的便宜老爹陆纳却老神在在的坐着看戏。

    他看到王孟姜来了,脸上露出和善的微笑,不过给赵川的只有一句略有嘲讽的话。

    “噢?还有一个人啊?我还以为你那些东西只是个笑话呢。”

    哼,你这古代文科生,一边凉快去!

    赵川懒得搭理陆纳,他让陆长生又搬了一张书案,让何承天跟原本在这里的康权面对面。

    “这样吧,把你们两人的题目放在一起,任何人答对了,都有奖励,无论是否重复。”赵川的宽松条件让康权松了口气,不过年轻气盛的何承天却是面无表情,似乎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先做最简单的吧。路人甲和路人乙从洛阳出发,路人甲向东走了十里,路人乙向北走了十里,请问此时路人甲和路人乙相距多远?”

    看到康权跟何承天都已经端坐好,赵川慢悠悠的说出第一道题。

    简单的无理数,这个时代的“高手”,应该有人会做了。

    “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懂,反正就是10里再乘以面2!”

    康权想也不想就说出来了,他继续补充道:“这个数,写不出来,但是就那么多。”

    中国古代很早就发现了无理数,并且欣然接受,以面积表示,比如根号2就是面2,2开方不能得到整数,简称开不尽。

    而何承天直接说:“十四里,微数的话就是一四一四一直循环下去。”

    卧了个大槽!这是妖怪吧!

    答出来不稀奇,稀奇的是已经洞悉期间的原理。很显然,康权和何承天,早就理解无理数的定义了。

    “在下乃是秦国原来的太史令,专门观星的,阁下的这道题或许可以难倒普通人,但对我来说如同探囊取物。”

    看到赵川脸上带着震惊,康权略有得意的介绍自己的身份。

    在场的人都默默点头,自古以来,星象和数学都是不分家的,无论中外,数学和物理方面的很多分支,都是脱胎于星相学。

    尼玛,好像是小觑天下英雄,看哥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赵川觉得好好震慑下眼前的两位“数理高手”。

    (本章完)乱世逐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