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384章 拒绝回江左

时间:2018-04-26作者:嘉宝儿

    王珣这只“鶸鸡”,被赵川收拾了一顿,屁都不敢放一声,躲到队伍的最后面,到了荥阳之后,把赵川当透明人,直接进了城,连声谢谢都没有说。

    世家子弟,欺软怕硬,不外如是。

    “王珣也算是琅琊王氏的嫡系,为何如此不堪?”

    薛强看着王珣狼狈逃回荥阳城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战乱,北方的世家豪强经历了大规模洗牌!被杀的,逃难的,结坞堡自守的,每一家都有自己的故事。

    能活得滋润的,没有哪个是省油的灯。别的不说,就说范阳卢氏的卢偃吧,跟鲜卑慕容合作,在慕容家的后院,出海捕奴,贩运海货,运送移民到江左,摄取了大量的“合法”财富!

    只要胡人采取的不是寸草不生的政策,这些人就能找到活路,甚至活得比之前更好!

    大浪淘沙,剩下的都是金子,对于这一点,赵川有深刻的感悟。

    “人各有志,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所处的环境也不一样。你难以理解的事情,在对方看来或许理所当然。”

    听到赵川的话,薛强点点头,此番南下,说不失望那是假的,从前自己想得太天真,即使你什么都不求,人家也未必会真心接纳。

    更何况东晋这边的酒囊饭袋也真不少,对比下人家慕容恪……啧啧,真没资格嘲笑人家胡人怎么怎么样。

    “听说,你跟谢家长女谢道韫有婚约在身?”

    薛强一脸八卦,盯着赵川的眼睛。

    “嗯,确实是这样。”这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建康城里希望跟谢道韫春风一度的世家子弟多不胜数,这等出类拔萃的鲜花被人摘了,大家自然会关注那个“幸运儿”是谁。

    “你之前不是说谢安他们都在荥阳么?你为何过而不入?”

    树大好乘凉的道理,薛强不相信赵川不懂。

    “现在我需要避嫌。我相信我们不到汜水关,就会遇见桓温的,要不要打个赌?”

    赵川和薛强现在站在荥阳城郊外的一座石桥上,这里几条河流汇聚,一片繁忙。晋国北伐大军已经全线押上,粮草转运的地点,也从后方的许昌,转到荥阳城。

    并且吸取上次的教训,在这里部署重兵!

    “晋军一时半会,大概是不会离开这里,直到今年秋收,在枯水期来临之前,才会离开中原返回晋国。”

    赵川想了想近期被慕容家的事情弄得心神不宁的长安君,觉得是应该解决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谢道韫老大不小,已经快二十二岁了,绝对是这个年代的老姑娘,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等进了汜水关,入主洛阳,就赶紧的把婚事办了吧,趁晋军还在中原,苻家和慕容家暂时还不敢动弹的机会。

    等晋军一走,恐怕慕容垂不会跟自己讲客气,事实上,历史上桓温北伐洛阳没过多久,这里就被慕容恪攻占,守城将领沈劲被俘,拒绝投降被杀。

    这是一块风水宝地,这也是个火药桶。

    “胡人现在也要农耕,他们也不放牧了。”薛强沉声说道:“春天要播种,胡人组织力也差,估计不会有战事,但今年冬季和明年夏季,洛阳特别危险,尤其是明年夏季。”

    薛强跟胡人斗争非常有经验,这些人打仗季节性很强,夏季是战乱的高峰期。

    夏天树木繁茂,野味多,果子也多,很多东西能吃,马也能吃草,遇到极端情况可以扛一扛。而且夏天军粮也要见底,打仗就要死人,吃饭的人又会变少,多少是一个不是福利的福利。

    秋天要秋收,囤积军粮,组织人手处理农务,根本没时间打仗。

    冬天倒是没什么事,但北方天气严寒,马又不能吃草必须要吃豆料,热量散发也快需要更多的军粮,关键是,明年还要春耕,万一把种粮吃了,明年拿什么去耕种呢?

    赵川认为薛强很不错,在北方混了这么多年,对胡人的行为模式和行动规律了若指掌,句句话都在点子上。

    春秋无战事,夏冬看情况!只有适应了胡人的节奏,自己才能在洛阳生存下去。

    “将来你们有什么打算,江左先不说,就说这北方,迟早会统一,胡人们解决问题的手段也比较简单粗暴,到时候薛家还能保持现状么?”

    赵川指着桥下的河流说道:“你看,这是条支流,那边是另外一条支流,不管它们的源头是哪里,最终都会汇聚到黄河里来。”

    薛强闷不吭声,额前的几缕白发,被夏日的微风吹起,就像他此刻的心情与思绪一样,摇摆不定。

    “我这次来,就是害怕这世道变得太快,薛家没办法适应,只可惜事与愿违,我虽然还没看见桓温,但今日观晋军军容,乌合之众谈不上,总感觉少了几分锐气!”

    看见了王珣一干人等的丑态,薛强心里还能有什么念想?就算桓温是个强人,只是他又不能靠自己去打天下,还不是得依靠手下的人?

    管中窥豹,桓温手下,就算不全是王珣这样的,世家的出身,往往代表着习气和做派,就算强一些,又能强到哪里去呢?

    时机还不成熟,赵川叹了一口气,把招揽薛强的话全都憋回肚子里了。

    正当赵川打算说个笑话活跃下气氛的时候,远远看到谢安带着一个小萝莉走过来了。

    “江左,东山谢安!”

    谢安的目光无视了赵川,直接聚焦到中年就胡须花白的薛强身上,率先自报家门。

    “河东薛强!”谢安的大名,薛强怎么可能不知道,此时很有些受宠如今,强迫自己安定下来!

    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不说话,也不做别的事情。

    倒是谢安身边的小萝莉苏蕙一脸愤怒的看着赵川,嘴巴上都可以挂油壶了!

    “薛先生,我跟谢家的未来姑爷有些军务要商议,还请见谅啊。”

    谢安跟赵川使了个眼色,后者耷拉着脑袋,一脸不情愿的跟着谢安走了,只留下薛强和小萝莉苏蕙在这里尴尬的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

    来到不远处僻静的树林,谢安沉声问道:“你将火药的秘方弄得人尽皆知,就不怕胡人得了好处么?这种秘密是守不住的!”

    我当然知道守不住,只有大家一起玩才够热闹嘛!

    赵川所在的后世,火药的配方都进了教科书,也没见民不聊生啊?说到底,这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赵川的目的很简单,他要让这个时代的人明白,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文化和知识,是国家生存的根本。

    只有觉得痛了,才会真正去反省,下一场战争,赵川将会好好给这些腐朽的世家,还有野蛮无知的胡人上一课!

    现在先打好前站,让这些人有点心理准备,不是什么坏事。

    “我送的礼物,你们还满意吗?你对我和谢道韫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我也会投桃报李,这样不好么?”

    赵川没有回答谢安的话,而是理直气壮的反问了一句。

    这……这你让我从何说起!

    对于不把世俗眼光放在心里的赵川,谢安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迁回在洛阳郊外的先帝陵墓,桓温会联合鲜卑慕容对付你!到时候荥阳都是不设防的!你想好了吗?要不要跟我回江左?

    你那些女人,那些破烂事,谢家一律不追究,不干涉你的生活。”

    谢家自然有独家的情报网,而且说不定还有其他世家暗地里配合,这个消息应该是准确的。

    赵川觉得桓温一旦发现他难以掌控洛阳的局势,势必会对“代管”洛阳的赵川痛下杀手。

    第一步,先外调,赵川这里属于插不进针的独立王国,只有他女婿朱序可以操纵,估计会先从这里下手。

    软刀子如果不能奏效,那么桓温也不介意胡人来插一脚,顺便激化关中苻家和慕容家的关系。

    想想都觉得如履薄冰。

    “如果事不可为,我会把道韫送回建康乌衣巷的,你也不必操那份心了。还有别的事情么?”

    赵川并不想和谢安多说这方面的事情,若是自己回江左,为何还要千辛万苦的来洛阳呢?他的野心,不仅仅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罢了,我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谢安叹息了一声,赵川的表现并未出乎意料。

    “对了,这次桓温班师回朝,应该会行伊霍之事了吧?”

    赵川抬起头,看着谢安满是疲惫的脸,意味深长的问道。

    伊尹,商朝初年的杰出政治家,商汤的孙子太甲荒淫无道,他就把太甲关在宫里让他反省,自己处理政事。后来看到太甲改悔,才将政权交给他。(当然,传说是这样,真实已不可考)

    霍光,西汉权臣,杰出政治家,恢复了西汉中期由于汉武帝穷兵黩武造成的后遗症,拥立两任皇帝,并废掉前一个。

    行伊霍之事,指的就是废帝,赵大官人难得的装逼了一把。

    看到谢安不答,赵川继续追问道:“若是谢家最后走投无路,可以来洛阳落脚,我这里敞开大门欢迎各个世家来投。”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笑话,老夫,还有谢家,还轮不到你来遮风挡雨!”

    谢安看着赵川哈哈大笑,完全把对方说的话当做狂悖之言。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说得准呢?”赵川笑眯眯的说道,和谢安锐利的目光对视,不落下风。

    “罢了,苏蕙聪明伶俐,你可以让她跟着道韫学习心学,将来或许能够有所成就。就这样了,快带着你的人马走吧。”

    谢安像是驱赶苍蝇一样的打发赵川走,后者来到石桥,领着薛强和苏蕙朝着荥阳城外大营走去。

    “男儿当自强,讨要震天雷的事情,我怎么做得出来?没了赵川这把刀,你们是不是都不打算吃饭了?”

    谢安一直注视着赵川的背影,直到对方消失。谢家很多人(比如谢万),要谢安找赵川讨要一些火药武器,就像赵川送来的那些,谢安最终还是没有开这个口。

    很多事情,就像是服用五石散一样,那种事情停不下来,会形成依赖。

    正如谢玄所说的,赵川能做的事情,他们谢家也要能够做,这才是正道。谢玄虽然年轻,但谢安觉得在这件事上,他比谢万要看得远,看得深。

    火药已经被赵川拿出来应用于战场上了,今后战争形势一定会发生变化,掌握这些技术,需要不断研究,不能一味的依靠他人,如果以为控制了赵川就万事大吉,那才是真的本末倒置。

    谢安没有料到的是,他能想到的事情,赵川都想到了,他没想到的事,赵川也在暗地里计划。

    深夜,赵川大军之中的帅帐还未熄灯。

    苏蕙毫不示弱的和长安君大眼瞪小眼。

    “你快出去,我和川哥哥有正经事要谈。”苏蕙指着帅帐的出口,不客气的说道。

    “不去,你一个小屁孩能有什么正经事,赶快睡觉去吧,我和郎君要做一些小孩子不能看的事情了,你留在这里不合适吧,呵呵呵呵呵。”

    “无耻的胡人!你无耻!”

    苏蕙气鼓鼓的冲出帅帐!她确实只能走,赵川那天在柳树下跟长安君做了什么,苏蕙全看见了。

    “你啊,你啊,她一个小孩你跟她有什么好计较的。”赵川拍了拍长安君的脑袋,对方也是气得不行,呼吸急促就在爆发的边缘。

    这两人一见面就不对付。长安君最佩服像梁影和谢道韫这样的大家闺秀,温文尔雅让自己自惭形秽,当然横不起来。

    而苏蕙跟着赵川野惯了,说话经常没大没小的,两人没打起来都算是看赵川的面子了。

    长安君认为苏蕙“野孩子”,苏蕙认为长安君是“只会勾引男人的下贱胡人”,两人一句话都说不到一起去。

    “你先休息,我去看看她,这天黑容易出事。”

    长安君冷静下来,也觉得赵川的话有些道理,事情不能做得太过火了,她默默坐在行军床上,闭着眼睛不说话,默认了赵川的主意。

    一直追到军营外面,赵川发现苏蕙在踢一棵树,又捶又打的发泄自己的不满。

    “怎么了?”

    “哼,你去陪那个坏女人睡觉吧,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苏蕙转过身背对着赵川,不想跟他说话。

    哈?这是玩的哪一出?赵川一脸迷惑都要醉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