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六章 恶龙出海

时间:2018-04-19作者:嘉宝儿

    羌人姚氏一族,除了姚苌的弟弟姚绪待在潼关作为关中苻家的“人质”幸免于难以外,其余的人,均死在了他们曾经统帅着的羌人“同胞”手上。

    这些事情没有泛起任何浪花,也没有人想为他们报仇,相反,那些“刽子手”用姚家人的血染红了头顶子,走上了一条卖身求荣的康庄大道!

    愤恨的,嫉妒的,嫌自己手慢的,怨自己胆小的,事后这些羌人俘虏的想法不一而足,很难有个定论,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由于赵川的刻意分化,已经形成了两个互相博弈,又互相制衡的群体。

    没有出卖节操的奴隶,还有出卖了节操的狗腿子!

    果不其然,赵川还没有筛选,就立刻有卖身过来甚至之前保持缄默的羌人告密,谁谁谁是姚襄的小舅子,谁谁谁是姚苌老婆家里的人,唯恐晚了一步,被其他人抢先了,当真是丑态毕露。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然而毁掉一群人,却只需要半天,人心当真是丑恶不堪。”

    看到赵川就这样分分钟的解决了数量庞大的羌人俘虏,而自己和手下士兵都没有沾血,江左落魄世家出身的沈劲,尤为感慨。

    毕竟他们家落魄的时候,也是树倒猢狲散,最后身边只剩下“十勇士”撑门面。人性的丑恶在那时候表现得尤为突出,所以本来无欲无求的沈劲才会被逼要振兴门楣。

    “人性啊,经不起考验,所以有时候要宽容一点,尽量不要去考验,明白吗?”赵川拍了拍沈劲的肩膀,似乎意有所指。

    山崖上风轻云淡,景色秀美,然而山谷之中,却是一片狼藉,尸体遍地,真当得起惨绝人寰四个字。

    “如果不想我们以后像他们那样,就好好努力吧,乱世没有卖保险的。收拾一下,我们南下去阳城看看。”

    反正某人也没解释保险是啥玩意,不过意思倒是大致上知道了。

    赵川对手下几个将领吩咐了一句,就带着长安君离开了,不管是家学渊源的沈劲也好;颇有实力,内心自傲的诸葛侃也好,此时都是对这位手段妖艳的“大当家”心存敬畏。

    别看这位平日里泡妞泡的很欢实,身边美女经常不带重样的,可一旦认真起来,就是痛下杀手,又精妙力度又大,算得上是坑人的行家。

    前有可足浑常,后有姚苌,都是死得不能再死,这厮每次出手都是又准又狠。

    而且那些对手,也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是些动一动就会地动山摇的大人物。

    赵川这家伙是把生命中十分之一的时间拿来打仗,其他的时间都去把妹去了,然而现在还能玩得风生水起,这几人都是暗自感慨,果然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嗯,这个混蛋现在正在跟那位鲜卑妹子眉来眼去,不动声色的调情呢。

    “喂,你上次说的皇帝的新衣,后来怎么样了?”

    走在队伍的最后面,长安君搂着赵川的胳膊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还能怎么样,自己种下的苦果,捏着鼻子也要吃下去呗,光着身子游街,然后成为笑柄呗。”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问么?

    “这是不是等同于掩耳盗铃?”长安君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继续发问。

    “差不多吧,然后呢?”

    “刚才你对付那些俘虏的策略,嗯,真的很有智慧。一开始我觉得很寒心,不过现在想起来,正如你说的,刀本身是没有错的,犯错的只会是拿刀的人。”

    长安君的话充满了哲理,令赵川刮目相看,甚至有些难以置信,不过说实话,对方的思维很跳跃,他差点跟不上翻车了。

    “你怎么这样看着我?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刚才说话的样子很像耶稣。”

    “耶稣是谁?”

    “呃,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反正是很厉害的人就是了。”赵川随口打哈哈说道。

    “嗯,我现在对我们的孩子很有信心了,如果继承了我的美貌和你的智慧的话……”长安君一脸迷恋的看着赵川,对两人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却让赵大官人心脏一缩。

    先不说处子如何生孩子这种荒唐事,就说这话好像很耳熟来着,是在哪里听过么?

    貌似是某些鸡汤文里的内容啊。

    赵川又开始神游天外,冥思苦想究竟是前世哪一篇文章看过这句话,让身边的长安君忍不住皱眉。

    自己选的男人哪里都好,就是会时不时的处于不在线的状态,整个人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刚刚准备在赵川的腰上猛掐一下的时候,队伍前面的刘轨飞快跑到队伍最后面,气喘吁吁的对赵川说道:“大当家,前面抓到一个晋军的信使,好像是来找谢奕来求援的。”

    找谢奕求援需要走这条路?

    那得是有多闲啊!

    山里毒蛇猛兽什么的都不少,一个人上路死都不知道会怎么死。

    刘轨传达的消息,让赵川一脸古怪,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很快,一副关中氐人打扮的信使,就出现在赵川面前。

    赵大官人久居长安多年,那里汉人氐人杂居,氐人穿什么衣服,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虽然这些年氐人服饰逐渐向汉人靠拢,而且也不再搭建氐人传统的木板房,但还是看得出两族的某些差异的。

    一个晋国的信使,多半是汉人(信使必然是亲信)。

    这种显眼的重要人物,居然穿着氐人的衣服,看上去颇有一些怪异啊。要知道氐人服饰较汉人鲜艳,帽子上还习惯插羽毛,在战场上再好认不过,莫非他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穿着鲜艳衣服,独自穿越大山,这号人物若不是艺高人胆大,就是吃饱了撑的。

    “你是何人?”赵川看着被五花大绑的“晋军信使”,心说此人浓眉阔眼,却是一副低眉顺气的模样,难怪刘轨等人怀疑他居心妥测。

    再说自己刚刚杀败了一万羌人,羌氐不分家,生活习惯和服饰都非常接近,自己手下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让他这样安然过太子沟?

    “在下乃是北伐大都督桓温麾下中卫将军王珣手下的记室参军,鲜卑慕容不宣而战,我军已经失守荥阳,现在退往汜水关,在关外驻扎。特来向驻扎阳城以东的桓冲将军和谢奕将军借兵。”

    记室参军?中卫将军?

    这些官职弄得赵川云里雾里,好半天才在沈劲的提醒下弄明白,差不多是后世一个师长和一个普通参谋,中卫将军很厉害,然而记室参军多如狗,类似于幕僚。

    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赵川已然明白,这厮别看是在王珣帐下,搞不好根本就不受重视。

    “哦,这样啊。”赵川轻飘飘的回了一句,随即解开对方身上的绳索,却也没有再表示更多的东西了。

    “诸位,刚才你们伏击了羌人的队伍,我们肯定不是敌人。

    现在慕容垂带着一万骑兵南下,慕容恪则带着剩下的兵力围攻汜水关,情况已经是万分危急,切不可自误啊!”

    这位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汉子说得言之凿凿,就好像看到了慕容垂本人一样,赵川拦住激动的沈劲,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慕容垂和慕容恪的,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汉子大概也醒悟过来,他说得太多,反倒是引起了对方的怀疑,不得已拿出一块令牌,将赵川拉到一边说道:“我叫高素,乃是陈郡谢氏家将,早年是跟着谢老将军,现在是在王珣麾下。”

    谢奕的人,又是王珣麾下?

    赵川恍然大悟,尼玛谢家的钉子埋得好深,到处都有他们的人!

    “得了吧,你是聪明人,应该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吧,还不把事情的始末全部都说出来!”

    赵川冷着脸对这位叫高素的汉子说道。

    “嘿嘿,那个,我猜你就是……”“说重点,军务紧急。”赵川不耐烦的打断了一脸谄媚的高素。

    “那个,姑爷,王珣已经被慕容恪抓住了,我一个人逃出荥阳,本来想跑到汜水关,路上又遇到慕容垂带着鲜卑铁骑南下,害怕阳城失守,就一路走小路过来了。”

    咦?

    赵川意外的看着高素,这家伙似乎很有些厉害啊,分分钟就将复杂的战局说清楚了,联系之前姚苌的动静,赵川可以肯定,这就是几家胡人联合在一起坑桓温的局。

    姚苌的羌胡负责烧掉晋军的粮草,鲜卑慕容负责围城打援,苻生负责围困洛阳,吸引晋军主力北上。

    假如赵川没有成功将姚苌干掉,那么阳城就会凶多吉少,晋军的粮草也会不复存在。

    晋军没有粮草,定然会北上救桓温,然后就地筹集部分粮草以后,原路返回许昌,得到补给之后,再进行下一步行动。

    那么匆忙北上,定然会被鲜卑慕容打一个措手不及。

    一旦晋国全线崩溃,包括淮北之地这样的拉锯地带,都会全部丢失,晋国国土退到淝水之战时情况,可能下一步就是襄阳和四川的争夺。

    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

    赵川猛然间发现,本来他只是想打打酱油,没想到又成为了战场风暴的阵眼!

    “那么你现在来通知谢奕将军,让他北上去送死?”赵川语气不善的问道。

    “嘿嘿,刚才你不是没有亮明身份吗,我哪里敢说实话呢。

    是这样的,有件事情让人很在意,就是那支南下的鲜卑骑兵,我看到他们,居然往东走了!这定然是有什么原因,所以趁此机会,谢将军可以派大军支援汜水关,至少把谢家的大军撤回来再说。”

    这个高素说得有道理!战场瞬息万变,攻防往往就在一瞬间就能逆转,能看到这一点非常不简单。

    慕容垂来了啊,这个人不能小看呢!

    “大军原地休息一个时辰!吃点干粮,不许埋锅造饭。”

    赵川一声令下,就让手下不再往前,饿坏了的军卒们赶紧把干粮拿出来吃。至于那些没有“卖身求荣”的羌人奴隶,自然是什么都没有。

    “你是说,慕容垂并没有带着兵马南下?”

    “没错,我很确定。而且他们是半路上突然折返的。我想了许久,也没有推断出他们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

    赵川也觉得很奇怪,因为他们是步兵,慕容垂是骑兵,他在大山里伏击姚苌又多花了两天,凭什么慕容垂还没有突击到阳城?

    除非是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让他打援没有成功(事发突然,粮草也没丢,晋军未必会抛弃后路不顾,去洛阳救援),突击亦是没有成功,那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这一切似乎只能等到了阳城才能得到答案了,希望阳城不要有什么事情。”

    赵川的女人,有两个在阳城,其余的在汜水关,只有长安君一个人在身边,想想还真是输不起啊。

    早上还晴朗的天空,此刻居然就已经乌云密布起来,天上的天还真是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了,赵川的心情也由大胜后的畅快变得有些压抑和忧虑。

    一路颠簸,好不容易在海州(今连云港)下船,紫韵带着慕容雨,换上了平民百姓的补丁衣服,朝着枋头进发。

    这里是燕国和东晋对峙的前线(三不管地带,被燕国夺下,但是没有有效治理),不过气氛倒是不怎么严肃,慕容雨猜测是桓温北伐的重心不在这里,而慕容家的主力,肯定也在更西边的地方,防备桓温挥师东进。

    “这里本来是鱼米之乡,又靠着海路,若是没有战乱,定是一方乐土,可惜了。”

    紫韵叹息了一声,慕容雨脸上有些发烧,毕竟是他们家的人弄得这里鸡飞狗跳,民不聊生的。

    “你不必介怀,没有慕容的话,也会有拓跋,或者段氏,再或者石虎的羯胡什么的,该来的东西一样会来。”

    在很多事情上,慕容雨发现紫韵意外的开明,甚至很善解人意,唯独让自己陪她儿子睡觉这件事完全没有商量。不同意,她就要杀人毁尸灭迹。

    “说实话,很多年没有出来了,现在的世道也更乱了,石虎死了并没有让天下太平起来。”

    一边交心一边走,她们很快来到了临洪河,上了条小船继续赶路,目标枋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