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六十七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岁月如歌)

时间:2018-04-19作者:嘉宝儿

    今夜月色很美,也很宁静。

    洛阳的城楼上,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只带着淡然微笑的谢安,此刻看上去却并不像传说中那么不食人间烟火。

    “安石不出,奈苍生何,隐居东山的谢大人,此刻也是这样的焦躁不安吗?”

    谢安意外的回过头,发现眼前站着的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小萝莉。

    看上去一副小大人模样,两鬓梳着流苏,背后的长发系成一束搭在脖子后面,看上去颇有些书卷气的韵味。

    不算绝色美人是因为五官和身材还没长开,但气质已然是独树一帜,在一大堆美女当中,就能一眼找到这个小妹妹。

    “哦?你是苏蕙吧?你父亲正在吃酒,为何你会来城墙呢?”谢安意味深长的问道。

    “谢大人这话可就有意思了,你在这里等什么,我跟你也是一样在等什么呗!”

    苏蕙调皮的对谢安眨眨眼睛,即使没有说出来,也清楚表达了意思:我知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苏道质生了个好女儿啊,你有话不妨直说吧。”

    谢安眯起眼睛,再也不敢小觑眼前不到十岁的女子。

    “今夜,看样子要起变乱。我是来保护你的。”

    苏蕙大言不惭的说道。

    谢安可不纯粹是个文士,拳脚功夫还是会一点的,毕竟东晋不是宋朝,文士佩剑乃是传统,允文允武才是全才。

    谢安不相信他自己还需要一个小女孩的保护,哪怕真遇到危险自己应付不来,那也不是眼前这个纤弱的女孩能拯救自己的。

    “切!不信算了,我爹抱了桓温的大腿,我觉得不牢靠,所以呢,另一条路好不好走,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苏蕙那灵动的眼睛跟谢安对视,毫不示弱。

    渐渐起风了,似乎带走了夏日的燥热,带来的一丝凉气……

    汜水关的守军,在谢玄的指挥下,已经动员起来。

    上下夜的轮休取消,敢卸甲的兵卒立斩,兵器不能离手。

    所有能射箭的士卒,被编为三队,其中两队分别守卫南面和北面两处城墙,另外一队作为预备队,在营房中休息,随时准备换防。

    谢家的精锐私军,乃是预备队和督战队,守卫汜水关的队伍里,有一大批是建康的禁军,这些人里面很多是世家的旁支,你不拿点高压政策出来,还真压不住这些骄兵悍将。

    谢玄已经派出求援的队伍,但是时间是根本来不及,这也是他故意造成的,目的就是为了刷战功,也是为了避嫌。

    事后追查起来,隐瞒军情不报可是大罪一条。

    世家在战场上,即使是站在同一边,也同样会明争暗斗。

    比如说,桓温已经打算在北伐返回的时候,让谢家殿后,这也是不动声色的借刀杀人,只不过双方彼此间都需要对方配合,暂时都不愿意撕破脸而已。

    至于他叔父谢安也在洛阳,这是难免的事情。谢安若是不去,桓温也不会去,白龙鱼服的道理,不仅赵川知道,熟读典籍,甚至创造了超过十个以上典故的桓温,更是心知肚明。

    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桓温吃女儿的喜酒是假,刷声望才是真。

    汜水关乃是洛阳的东大门,守住了这里,就能牢牢把苻家的人钉在关中,跟当年战国时秦国被六国死死的封在函谷关以内一样。

    赵川给谢玄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反复就是一句话,不能退!

    只要不退,这次北伐,你就是最耀眼的新星!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赵川和长安君在汜水关换了马,随后立刻前往位于关隘西面几里地的大营,那里才是赵川的老巢,他的亲信,兄弟,手下,还有女人,都在这里!

    “大当家,情况不妙,秦国军队出关了!我们抓到了一个秦国的游骑!”

    赵川不在,苏道质和石越等人也不在,大营里的将领,都是江左一系的人马,大半是陆家的家将,由诸葛侃和陆长生两人负责内外事务。

    看到赵川回到大营,诸葛侃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关中苻家的人打过来。

    听说赵川跟关中苻家有些渊源,至少还能说上话,若是他不在,那只能用刀子说话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是难免的,诸葛侃牙将出身,战略上的那些事情,他来操作还是太勉强了。

    至于赵川身后的长安君,已经蒙起面纱,暂时看不到脸,诸葛侃也知道赵川是什么德行,装作看不见他身后的女人。

    “大家都还好吧?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赵川沉声问道,根本就不进军帐。

    “一切还好,只是,苏蕙小妹妹不见了,似乎是跟她爹一起去了洛阳。”

    犹豫了半天,诸葛侃还是说出了实情。

    苏蕙不放心她爹,怕他把自己卖给桓温,亲自去盯着了。这小丫头的心思,赵川想想就能明白。

    毕竟安全第一的老苏,骨头可不算太硬啊。

    “赵川,秦国的那个俘虏,你要不要审一审?”陆长生又出现在赵川面前,这厮是去干嘛了他不知道,反正,现在又回来了。

    “这里有爹的一封信,你看了再说,我这次可是帮你料理家事去了。”陆长生看到赵川似乎想哔哔,连忙掏出陆纳给他的信。

    他又看了一眼赵川身后的长安君,若有所思,但最终却没有再开口。

    可能是觉得说什么都没用吧!毕竟,狼要吃肉,你再怎么训斥他,该吃还是会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哦。你和诸葛侃主持下大局,我来审俘虏。大军一个时辰以后开拔。”

    平日里嘻嘻哈哈,到了关键时刻,赵川说话做事都是一板一眼的,好在陆长生本身就没啥大的野心和追求,倒也不在意他这么古板,点点头就带他去了关押俘虏的军帐!

    “一别经年,你还是这么不靠谱啊。”

    赵川看着眼前胡子拉碴的中年汉子,轻声叹了口气,他对着陆长生使使眼色,对方很识趣的退了出去。

    “好好的长安城门你不守,来洛阳凑什么热闹,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赵川解开俘虏身上的绳索,正是当初长安城值守的军卒老丁!

    老丁虽然是看门的,但也算得上是老兵油子,武艺娴熟得很,不然当时桓婧在那里,他也没胆子敲诈勒索陌生人。

    “大当家,你可要小心了,苻生这次也不知道是搞什么,在长安征发了不下两万人的新军,还说这次抢到的东西,都是自己的不用上交,小花还缺嫁妆找不到好人家,我这不就……”

    人生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啊,不都是在拼么?拼体力,拼运气,拼爹,拼胆量什么的。

    “大当家,你不在,咱们日子苦多了,八水帮横行不法没人管,品香居也拆了,出了事再也没有人肯出来说句公道话。”

    尤记青春少年时,岁月如歌,挥斥方遒。

    再回首往事如风,人生漫漫,残阳如血。

    两世为人,听到老丁的话,赵川已经经历太多,此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千言万语,化为轻轻一掌,拍打在老丁的肩膀上。

    “街坊邻居们就你一个在军中么?苻生是不是主将?”赵川的前一句是客套,后一句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我知道,大当家的你可别问我什么苻生啥时候打洛阳,我一个斥候不知道那么多,但这次是羌人开路,大军屯扎在黄河岸边,弘农县城东北,这个我老丁可以打包票。”

    老丁的消息只是确认了赵川的猜测,干货太少,某人失望的摇摇头问道:“还有什么特别的没?”

    “特别的?没什么特别的了。对了,有件事很让人在意,这次苻菁是带着黑甲军跟苻生一起到潼关的,但出关到弘农的时候,苻菁不在,你也知道,黑甲军那帮孙子盔甲很显眼的……”

    苻菁不跟苻生一路?这个消息有点意思啊。

    赵川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看来之前王谧收集的关中情报不假,秦国国内的抢班夺权已经是如火如荼了。

    连禁军黑甲军都出动了,看来苻健也是被桓温刺激到了。这也从侧面证实,长安防务极为空虚!

    怎么看怎么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等会,你跟着我一起走吧,苻生是什么货色你当年也是看到了的。”

    “好嘞,大当家,你现在也混出来了啊,我看你手下这兵强马壮的,长安的兄弟们都盼着你回去呢!”

    老丁还是和当年一样,溜须拍马不在话下。

    赵川也挺享受这种吹捧的,想当年,他在长安也是一号人物,在苻家管不到的地方,就是这样的人在掌管一切。

    “行了,你先在这里等着,待会我来叫你。”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赵川找了个没人注意的地方,拆开了陆纳写给他的信件。

    除了告诉赵川谢道韫和王孟姜两个“儿媳妇”都在他那里,其余全是废话,不过倒也不完全是废话。

    陆纳说了一件赵川有所耳闻,但却不知道来龙去脉的事情。

    东晋的军制,或者说军中的各方面,都与西晋完全不同。如果真要说起来,反而跟三国时的东吴有点类似。

    当年的东吴,一直都没有反攻魏国的机会,也没什么像样的战绩,但有一点不可否认,像甘宁啊,蒋钦啊这样的将领,麾下都有几千人的强军,这些人,通常都打出了逆天的战绩。

    当然,只是局部战绩,整体上还是被魏国所压制。

    东晋现在也是这样,“部曲”所占的比例很高,而“部曲”是依附于世家的存在,他们不是私军,却形同私军。

    而且,还有比“部曲”更精锐也更听话的“家兵家将”,这是正牌的私军,不听朝廷号令,只给主人卖命。

    这使得东晋的军事力量,很难形成合力,而且造成了一种“我部下的部下,不是我的部下”这样复杂的状况。

    陆纳在信中告诫赵川,不要以为桓温北伐,每个势力都会以晋国的利益为主,他们都会有自己的小算盘,甚至私通敌人也不是什么不能想象的事情,切不可将后背交给任何一个人,包括谢家!

    陆纳的话说得很隐晦,言外之意却很清楚,看上去气吞万里如虎的晋国北伐,实际上千疮百孔,随时可能兵败如山倒,怎么保护自己,才是你应该思考的问题。

    其实是在劝他放弃占据洛阳,放弃“自立为王”的打算。有太多心怀妥测的人和势力,这时候站出来,盘踞在天下中心洛阳,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

    陆纳的想法很稳健,但赵川想得更多,万事无非是有得有失,怎么选择罢了。

    占据洛阳虽然危险,却何尝不是一种鼓舞人心的力量?

    那些沉默的大多数,看到汉人武装重新夺回洛阳,心里会怎么想?

    什么叫人心?大势所趋就是人心!

    洛阳是赵川向世人展示自己“新时代”的舞台,在这里,将来能够让生产力爆发,让书籍变成路边货,让这里成为真正的“天下之中”!

    现在走到了这一步,赵川不敢退,也不能退。一旦退却,沈劲他们这些人会走,石越这样的人也会走,到时候身边没有人愿意追随,一个人单枪匹马能够做些什么呢?

    “首先啊,还是需要将威胁扼杀在萌芽状态。”

    赵川低声说了一句,随即将陆纳的信件撕成碎片。

    这时,一个窈窕的身影,悄悄出现在他身后,紧紧的抱着他。

    “当时我被秦国的乱兵抓住,有个将领想把我给……后来慕容垂来了,救了我,但他还是想玷污我,然后我跳河被梁影姐救了,整件事就是这样。”

    长安君在赵川背后幽幽的说道,她太想找个依靠,现在找到了,再也舍不得放开。

    “没事的了,那些都过去了,我带你去换件衣服,待会跟在我身边别离开,我会让其他人都在汜水关等着,只有你一人,我会带在身边。”

    赵川转过身,看着长安君泪眼婆娑的脸,轻轻刮了下她的琼鼻。

    “我会拖累你吗?”

    “不会,我带你去换件衣服。”

    “不要了,这样不引人注目,挺好的。”

    长安君像是抱着一只熊宝宝一样抱着赵川,喃喃自语的说道:“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了,希望梁影姐能原谅我……”

    月色下,两人的影子拉得好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