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345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心灵的碰触)

时间:2018-03-15作者:嘉宝儿

    “刚才你亲我了,还亲了很多下。”

    不知名水潭边,长安君坐在一块干燥的石头上,笑眯眯的看着赵川,不依不饶的说道。

    她身上大红色的嫁衣早就不见了,湿漉漉的劲装衬托着火辣的身材,没有哪一个男人不动心的。

    “是的是的,我就是忍不住亲了,谁让你长的漂亮呢。”

    赵川没好气的在水潭边叉鱼,完全没有跟长安君说话的兴趣。

    “而且你还很无礼的按我的这里!按得那么重,你为什么这么下流啊!”

    长安君得意的指着自己的胸说道。

    “是是是,谁让你身材好呢,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啊,哪里忍得住。”

    赵川又叉了一条鱼,扔在一边,食材差不多了,可以找个隐秘的地方烤鱼吃了,至于长安君说的那些,拜托啊,溺水的人不做人工呼吸,早就死了好不好。

    “喂,你这个人,老老实实承受我的感激不行吗?明明救了我的命,你怎么能这样淡然呢?”

    长安君走过去,从背后紧紧的抱住赵川的腰。

    她哪里是傻啊,谁好谁坏看得明白着呢。虽然不知道赵川当时为什么那么做,但她能感觉到对方在给自己渡气。

    当时从滑翔机上掉到深潭里,如果不是赵川救她,早就喂鱼了。

    长得漂亮又不能保证不死,溺水了还不是一样要完蛋?

    “这里没有别人,我想说心里话。除了你之外,我还有什么人可以选?除了你以外,我还看得上哪个男人?还有哪个人能比你好?

    你这个人最坏了,比慕容垂还坏。

    慕容垂只是强迫我,你却让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好喜欢你,我也知道你是梁影姐姐的男人,但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长安君就这样在赵川背后默默的抽泣。

    当一个梦幻般的男人走进她的生活,她只想永远的抓住不放,只不过,好的东西大家都想要,她的结拜姐妹,已经捷足先登了,而她却在感情的漩涡里一头栽了进去。

    “有句古话,叫始乱而终弃。开始的时候全看心情,离开的时候又很随意,这是不可取的。

    我点点头很容易,但这不仅意味着情感,还意味着责任。

    人有时候要的东西很简单,或许只是安全,只是一碗饭。有时候要的又很复杂,一辈子给不了。我无法确定是否能给你全部想要的,一旦不能给,或者给得不够,爱会不会变成恨?

    你现在怎么想的,我知道。但是,我,还没有想好。

    美人恩重,如果你垂青于我,我不想让你失望,辜负你。”

    这不是拒绝,却也不是接受。赵川有一种预感,也许因为长安君,他以后会跟慕容垂等人兵戎相见,甚至成为生死大敌。

    他隐隐有一种使命感,桓温也好,慕容垂也好,历史上这些人最终都成为了称霸一方的枭雄,他曾经想小心翼翼的避开这些人,然而造化弄人,这些强人,最后都成为了不得不迈过的障碍。

    赵川转过身,诚恳的看着眼睛微红的长安君,轻声说道:“等洛阳的局势平静下来,我想给你好好治治病。

    很多事我或许还没有想好,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哪怕那个人是慕容垂,或者慕容俊。”

    赵川的表情很严肃,他也是很认真的,因为这也是梁影以死相逼的嘱托。

    因为那些江左的妹子到了自己身边,所以梁影感觉压力山大,她需要心地善良而单纯的同伴。这也是为了后宫的平衡。一旦被破坏,必然会有被伤害的人。

    赵川不想做一个被下半身控制的人,因为他想走的更远。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长安君就主动吻了过来,热情洋溢,赵川很快就迷失了自己,毕竟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样倾国倾城的绝色妹子投怀送抱,心神也会动摇哇……

    “你做的烤鱼真好吃,不过这个山洞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真的不走了吗?”

    长安君依偎在赵川身边,吃着对方的烤鱼,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心中全是满足感。

    今天,终于和赵川结结实实的亲吻了,不是意外,也不是为了救人什么奇怪的原因,当时都很沉迷,难以自控,感觉要和对方融为一体。

    是那种很厚重,很深沉,很缠绵的吻。她到现在还在回味。

    这下他跑不掉了!长安君觉得赵川是个翩翩君子,这样的人,不会占了她便宜不认账的。这大概就是女追男隔层纱吧。

    “你啊,为什么这么傻。男人啊,别说是亲一亲,就算我把你睡了,甚至让你怀上我的孩子,也能翻脸不认人的。

    到时候你可惨了,后悔都没处去找人哭诉。”

    看了看一边傻笑的长安君,赵川叹了口气,无奈的用胳膊肘顶了顶对方的胳膊。

    这丫头太傻了,被大灰狼吃了估计都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难怪梁影会选她。

    “其实呢,我觉得我应该不会看错人。和你一起飞在空中的时候,我就在回想梁影姐姐想你时的样子,还有她跟我说过你的那些事。

    我是燕国皇后的妹妹,但为什么我有很多没经历过的美好体验,却是来自于你呢?可见地位和财富并不能带来我要的幸福。所以我宁愿相信你。”

    赵川意外的看了身上仅仅裹着一块布的长安君,心跳略微有点加速,不是因为对方美的惊艳,而是那种被人“懂”的感觉。

    他当真是小看这个靓丽的鲜卑妹子了!来自后世的人,身上的那种气质,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对方文化不高,远远不能跟谢道韫比,但对于很多事情的直觉,却尤有过之。

    “梁影姐姐对我很好,所以在这里,我们做什么都可以,真的,我看上了一个人,就不会扭捏,我就是你的人,但回去以后,我会征求姐姐的同意,如果她不开心,那我只能离开你了。”

    嘻嘻哈哈的长安君,难得认真的看着赵川的眼睛说道。

    “我说,能不能把我的胳膊放开,你这样我会忍不住的做坏事的。”

    “不要,我喜欢你,我是你的女人,我也想你要了我。”长安君顺势把头枕在赵川的肩膀上,似乎在鼓励对方推倒她。

    说实话,鲜卑那边,现在确实不讲究这个,今晚跟赵川来一发,献出贞操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对长安君来说并不是一件让人介意的事情。她反而隐隐又些期盼。

    被这条呆萌的美女蛇咬住了,赵川只好压下心中的欲念,想着心事。

    “长安君,我想跟你说说话,可以吗?”

    “嗯,你说啊,不过我不懂那些深奥的东西就是了,也不会写诗。”

    “你觉得我和慕容垂这样的人,有什么不同?”

    赵川侧过头看着长安君美丽的大眼睛,美人低垂下眼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有很多话,但是不知道怎么表达?”

    长安君兴奋的使劲点头,鼓励似的在赵川嘴上轻轻一啄说道:“对,就是这样,我心里有很多想法,但是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赵川轻轻将长安君的手掌握住,说话的声音有些悠远和沉重。

    “这是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个最容易的时代,却也是个最难的时代。”

    很矛盾的话,然而长安君却点点头说道:“我有点理解你说什么,感觉你在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又说不清。”

    两人的衣服被挂在木杆上烘烤着,山洞里,他们身上的衣服虽然都极少,但却没有欲念,只有心灵触碰的那种喜悦之情。

    “几十年前,天下的秩序就已经崩坏,对于各个阶层的人来说,都是一种机会。以前,你生下来就是公卿,就是贵人,现在,则完全不一样了。”

    赵川摸摸长安君湿漉漉的秀发说道:“比如你这样的美人,以前只能是皇帝的妃子,只能那样的人才能拥有,但现在只要有拳头,有军队,无论是不是异族,都能实现这个目的。

    乱世为很多人搭建了舞台,比如我这样的人,运气稍微好一点,再加上勇气和头脑,就很容易出人头地,对我这样的人来说,这就是很容易的时代,也是很好的时代。”

    长安君点点头,慕容家的发家史,不就是赵川嘴里的这个过程么?

    “那很难很坏呢?是不是说的农奴和穷人?”

    长安君虽然不算机敏,但也不是那种“何不食肉糜”的人。

    “他们只是平平安安能活着罢了。我是想说,这其实是个最坏的时代,对我来说。”

    我,和像我这样,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长安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好像有点明白赵川想说什么了。

    “这天下所有的人,都已经失去了方向,包括胡人在内,大家都不知道将来要怎么办,都在不断的摸索,因为以前的老路已经走不通了。

    这个过程要死很多人,也要花费很长时间。血流成河,乃至人间地狱,就为了那条路。所以很难。

    苦难在不断的重复,只是遭遇苦难和制造苦难的人变了,一切都没变。”

    振聋发聩!

    长安君终于明白赵川到底是哪里吸引她,让她心甘情愿,飞蛾扑火,就是那种生机勃勃的精神和看透一切的睿智!

    他身上没有慕容垂身上的那种深沉和暮气,他身上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与众不同却又富含哲理。

    “鲜卑就不说了,连记录的文字都没有,不管鲜卑慕容还说别的什么部族,最后都会和你一样,接受汉化,淡化血统。你看现在,我们就从来没有嫌弃对方是什么人。”

    确实是这样!

    长安君觉得自己在赵川身边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自在感!和对方的话暗暗吻合。

    “秦汉的辉煌,也已经过去,那是一个皇帝是神,所有人都是奴仆的时代,无论将来怎么发展,也再也回不到那个时代。江左任何以此为目标的努力,最后都会失败。”

    长安君跟赵川此时已经像是夫妻一样,搂在一起说话,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密感和“我懂这个人”的满足感。

    “然后呢?你为什么不留在江左?我很笨,但是我也知道,江左很安全。”

    长安君是弄不明白赵川在江北折腾个什么劲。他是那么聪明的人,会看不到这里很快就会成为战场吗?

    “人的需要总是很多的,乞丐不会想当皇帝,但或许会想今晚能多吃一碗饭,多个鸡腿。”

    “嗯,这我可以理解,所以我衣食不缺,却总是觉得无聊,所以才会到处乱跑,对吗?”

    长安君嘴角带着笑容,和赵川十指相扣,对方的讲解很清晰而有条理。像这样把她当朋友一样尊重和理解的人,长安君自生下来就没有遇到过一个。

    “对。江左的世家,掌握着知识,奴隶和平民只能看到眼前那小小的一点东西,就像是一顿饭那么大的一点利益,然后做牛做马。

    以后,这些也会慢慢在改变。其实,比较起秦汉时候皇帝至高无上,现在世家的统治,至少能出主意的人多了起来,虽然晋国经营得很差,但确实比之前的时代要进步了。”

    “慕容垂,我觉得他很有野心,其实就是想当皇帝。我是皇后的妹妹,所以他才会对我做那种下流的事情吧。”

    长安君若有所思的说道。

    “对,他只想当皇帝,得到天下,却没有想过,这天下的路,应该怎么走才好。前面的那些人都死了,路走不通了,即使慕容垂成功了,也只是在走前人的老路罢了。”

    赵川越说越带劲,他没有察觉到,自己在长安君面前并没有什么顾忌的事情,所谓交浅言深,这个女孩只要没发病,就像火焰一样热情,像水晶一样纯洁。

    “啊,吃多了,我要去……如厕。”长安君不好意思的说道,却没有脸红,她是草原上长大的美女,毕竟比普通汉家女子大方的多。

    呃,好像有点尴尬。赵川指了指洞穴深一点的位置,摆了摆手。

    亲,你去厕所我就不跟着了,那得多猥琐啊。赵川低下头看着火堆,继续思考刚才说的问题,其实慕容垂等难题,何尝不是他的难题呢?

    “救命啊,赵川,快救我……”

    洞穴深处传来长安君的尖叫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