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二十七章 我们是不同的

时间:2018-02-13作者:嘉宝儿

    赵川带着一行人来到破败的许都,望着破败的城池,殷切期盼的人群,感觉有好有坏。

    好的是除了王孟姜和郗道茂以外,能跟着自己走的人,基本上都在这里齐聚了。

    一路上有惊无险,总算是没出什么意外,让赵川大大的松了口气。

    好的是地里的庄稼都开始长起来了,秋天就能有收成,这也多亏了姚襄走得匆忙。

    不好的是,许昌周边经济被姚襄严重破坏,连人力资源都所剩无几,也就是所谓的活人都看不见几个,都被这位“羌族刘玄德”带走了。

    这年头没有最狠只有更狠,赵大官人发誓如果以后有机会逮住姚襄,一定敲碎这家伙的膝盖,让他跪在自己面前唱征服。

    不过反过来说,姚襄若是能在许昌周围混到秋收再动手,恐怕攻打洛阳成功率会高很多,也不会有缺粮的风险,只怕赵川想攻下许昌,也得玩命才行。

    如果说姚襄是一头饿狼,苏家堡的队伍,最多算一条吉娃娃。

    幸运的是,姚襄一方面是跟桓温赛跑,一方面是跟粮食过不去,世间常常并没有什么两全之策。他带着手下人马袭击洛阳,只是在坏的里面选一个好的。

    拱手把许昌让给了赵川。

    正当赵川来到许都对手下军队进行整编的时候,为将来的发展做准备的时候,关中北面门户雍州以北,汾水岸边,杀声震天!

    吕光带着龙骧军一部,徐成带着龙骧军的另一部,分别从汾水的两个河流平缓的地段渡河,夹击张蚝的人马!

    两边互为支援,从战术上说,这么打确实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打仗不是看自己发挥好就行了,也得看看对手的发挥才行。

    张蚝一个能就能抵得上两个人,他先带着人将徐成的队伍击溃,当吕光带人过来救援的时候,张蚝又顺势将另一路龙骧军击溃,跟吕光徐成战成一团。

    任你多路来,一路打回去!张蚝这一战打得气势如虹!

    张蚝手上一根实心铁棍,虎虎生风,他天生神力,一棍子下去能打死一匹马!

    吕光和徐成两人苦战连连,没有一个人能连续接对方三招的,还好配合默契,你来我往勉强能打个平手。

    至于龙骧军那些小兵就更别提了,早已被张蚝打怕,根本不敢近他的身。

    激烈交锋的时间并不长,几刻钟过去了,张蚝渐渐稳住阵脚,秦军也开始收缩结阵,双方由混战变为阵型对峙,不再无脑冲杀。

    而汾水对岸,王猛已经派人鸣金收兵,吕光掩护徐成先撤,最后他们也徐徐退回对岸,张蚝担心有诈,并没有追赶。

    事实上,追过去之后,能不能还退的回来,也是要打个问号的,这就是兵力处于弱势的悲哀。

    战斗结束,以张蚝军小胜告一段落。

    “艹!军师,为什么我们不一鼓作气的打败张蚝?今日明显感觉张蚝手下人马疲惫了很多!”

    吕光不耐烦的将头盔扔到地上,这一仗被王猛捆住手脚,打得很是窝囊。

    徐成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实际上,他也是很不满的,只是他的身份很尴尬,不方便出头。

    “诶?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打赢不会,难道打输也不会么?”

    对于吕光的抱怨,王猛没有放在心上,似乎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并没有很沮丧。

    猥琐大叔捏着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说道:“你们的演技很好,张蚝应该没有看出来,真是的,我原本是打算让你们去偷袭的,邓羌那家伙怕你们办事不牢,带着苻坚一起去了,唉。”

    王猛拿着几个饼,递给吕光和徐成一人一个,对今天的败仗不以为意,甚至还有几分得意。

    抓野猪的故事,这两人肯定没听过,不过当年在长安的时候,王猛跟赵川这两头狐狸,已经研讨过很多次了。

    撒点饵食,野猪就会来,但是很警觉,一般人一靠近,对方就会跑,抓又很难抓住。

    不过不要紧,动物都有惯性思维,人其实也一样。有个简单的办法,往地上插木板,竖栅栏,一天一个,慢慢的合拢猪圈,野猪看到没什么事情发生,就会对慢慢多起来的栅栏习以为常。

    最后只要将剩下的那个很小的缺口堵住,再大的野猪,也逃不出栅栏。

    在王猛眼中,张蚝就是一头会伤人的大野猪。

    龙骧军的力量,其实早就比张蚝要强,硬吃对方也不是不行,但全歼守军,虏获张蚝本人,就比较难了。

    张蚝乃是万人敌,这几次让他们吃尽苦头,此人一定要活捉了收为己用。

    这段时间王猛一直让吕光徐成故意打败仗,就是为了麻痹张蚝,让他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其实包围圈已经在不断缩小,而手下士卒疲劳的程度却与日俱增。

    人就是这样,就算一开始有所怀疑,慢慢的,不断的积累胜利,也会变得膨胀起来,张蚝手下军卒也是一样。

    张蚝还算谨慎,没有追过河,一旦他得意忘形追过河,猥琐大叔准备了很多后手对付他,保管有来无回。

    而插进张蚝大军心脏的匕首,已经掷出,那便是邓羌和苻坚所带领的龙骧军精锐,绕远路,从背后截断张蚝的退路。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至于东风是什么,王猛一直不肯跟吕光和徐成说,只告诉两位主将,目前而言,隔几天就去输一次,就是应该做的事情。

    趁着没人的时候,王猛派人检查汾河的水深,发现水又长了不到一尺,如果再涨下去,似乎就不能渡河,必须要使用浮桥了。

    于是在又吃了一个败仗的次日,王猛让人砍伐树木,准备制作浮桥。

    不知是何原因,在汾河对岸的张蚝并没有阻止,可能是打着半渡而击的主意吧。

    毕竟秦军兵多,粮草也足,而且是轮番上阵,张蚝这边粮草已经快要见底,就等着夏粮秋收,也起了以拖待变的心思……

    许昌城虽然破败,里面汉献帝曾经居住过的宫殿却是保存完好,这里也成为了赵川和苏道质办公的地方。

    一路上,苏家堡的大军虽然威名赫赫,但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秋毫无犯,名声极好,说是仁义之师也不为过。

    然而现在苏道质也装不下去了,这天开会,他把所有排的上号的人都召集起来,就是想听听众人是什么想法。

    粮草快没有了,之前筹集的一点黄金啊,铜钱啊什么的也见底了,若是没有粮草接济,他们这些人就要去喝西北风。姚襄把许昌“收拾”得太干净,这是之前赵川等人没有想到的。

    “那个,苏先生,我觉得吧……”一向温文尔雅的窦韬,不好意思的在搓手,说实话,他家里祖先很荣耀,说出某些话来确实很掉分,不过比饿死强啊。

    到现在窦韬也是顾不得这么多了。

    “我们有些太要脸面了,流民队伍是什么生存法则,咱们逃脱不了。呃……咱们不如找周边抢,哦,不,是借一些粮食来?”

    流民队伍什么德行?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只讲活命,不讲道德。

    说明白点,就是亦匪亦民,白天是难民,晚上就是强盗,能抢谁就抢谁的,毫无节操可言。

    苏家堡横空出世,给人的感觉是耳目一新,但装逼到现在,也装不下去了。

    陆家出来的一行人默不作声,就连平日里喜欢啰嗦唠叨的陆长生,也没有像卫道士一样指责窦韬。

    何不食肉糜,世上有一个晋惠帝就够了。连饭都吃不上了,还特么在意对方抢还是不抢?有种大家吃你别吃啊?

    “这个我赞同,不过方式可以温和一点,先礼后兵。”建康城黑涩会头目出身的刘轨,亦是同意窦韬的建议,不去摸鱼,只怕大家真要饿死。

    曾经是冉闵手下大将的董润,站在一旁默不作声,敛秋不在这里开会,他不会轻易发表意见。当年冉闵大军干的事情,很多也不是那么光彩的,只不过被杀胡令的光芒所掩盖,说实话,他很能理解窦韬的想法。

    几十年前,这里吃人都是小场面,更何况只是抢粮呢。

    苏道质回头看了赵川一眼,对方还在思索,似乎并没有下定主意。他轻声咳嗽了一声说道:“那这件事先就这样,咱们目前也还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多准备野菜,野味,还有鱼什么的,有备无患。”

    初夏季节,野外能吃的东西很多。许昌周边有颍河、清潩河等大小支流,这个季节可以捕鱼,短时间内倒不会饿肚子。

    陆长生是负责后勤的,领命就下去了。其余的人,都分派任务,出去筹集粮食,野菜,野果,桑椹都在收集的范围内。

    苏道质的书房里,赵川仍然在低头沉思,倒是老苏有点沉不住气,轻声问道:“大当家,许昌并非久留之地,最多等到秋收,咱们就必须离开了。”

    “我知道,只是,咱们是不一样的啊。”赵川叹息了一声,很多苦衷并不能对外人讲解。

    “桓温的使者,只怕很快就会到许都,还有小部分的粮食补给也是。

    桓温不会把我们喂太饱,也不会让咱们饿得没力气打仗,现在看来,桓温还算厚道。”

    跟老狐狸不需要说得太明白,苏道质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所以你一路上都秋毫无犯对吗?”

    “对,因为那都是桓温的东西,他会自己来拿的。我们明面上是家犬,就不能像条饿极了的野狗一样到处抢食吃,就像姚襄一样。要让桓温觉得能用粮草控制得住我们,这样后背才是安全的。”

    还有个理由没说,桓温的女儿在洛阳被困,需要人去救,赵川觉得自己如果爱惜羽毛的话,未来这位枭雄拉拢自己的可能性很大,这样就能最大程度保证自己的安全。

    这是一个刷脸的时代,比如潘安,卫介,这也是一个刷声望的时代,比如桓温,谢安。

    相比较而言,刷声望的人,成就更大一些,(谢)安石不出,奈苍生何,这是多大的成就?

    赵川决不允许自己的队伍成为那种烧杀抢掠的流氓团伙。

    这就跟做产品一样,要做出自己的特色。

    在大家都抢劫的时代,我不抢,不是因为我善良,而是要让人心甘情愿的把东西给我,这是一场看不见的战斗,争夺人心的战斗。

    当年共党二万五千里长征屹立不倒,不就是因为能获得最广泛的支持吗?

    “打败姚襄,获得汜水关以西的土地,这是我们未来三年的计划。你别担心桓温,桓温不会为难我们的。”

    赵川并不知道,历史上桓温北伐洛阳成功后,晋国上下并不愿意迁都洛阳(这也在桓温意料之中),最后,居然都没有人愿意留下来驻守洛阳!

    最后一个在洛阳倒下的将领,就是现在投靠赵川的沈劲!为了家族的荣耀,流干最后一滴血。

    他不知道这段历史,却也能从桓温那里得到想要的答案,对方北伐是求名声,目的是为了洛阳郊外的司马家皇陵宗庙。

    将其迁回东晋,迁回建康,桓温就能获得梦寐以求的荣耀与声望。至于洛阳这个地方,他守不住,历史上,那个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军事天才刘裕也没守住。

    桓温很愿意拿洛阳城还赵川一个人情,前提是对方要以东晋的名义驻守这片土地。至于这位长安第一大当家的死活,那不是桓温这位枭雄需要考虑的事情。

    打败可足浑常以后,赵川觉得桓温会重新评价自己的战斗力,毕竟一条哈巴狗和一条牧羊犬的战斗力是截然不同的,桓温是枭雄,是猎人,不是需要癞皮狗陪伴的纨绔。

    打发走了苏道质,赵川一个人来到颍水岸边,看着河水发呆。

    谢家打算用士兵铁器硬通货的组合拳打造一支天下无敌的北府兵,这个思路不能说不行,在江左可以算是独步天下,只是眼光还是太低太短了。

    既得利益者不可能革自己的命,跟自己过不去。谢家是门阀制度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受益者之一,他们的眼光,是站在门阀控制天下的基础上来看待事物发展的,天然带有反动性!

    “洛阳啊,我还真是很期待呢。”

    (本章完)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