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十九章 一本烂账 下

时间:2018-02-13作者:嘉宝儿

    深夜,篝火依旧没有熄灭,赵川不敢睡觉,盯着远处王国宝的大营,心一点点的往下沉。

    当年长安的八水帮拐卖良家妇女,自己跟董龙第一次结下梁子,也是现在这种感觉。

    那位王家那位冰山美女,明显是这些人里面管事的,为何连自己的名字都不通报一声?

    王恭也好,王法慧也好,自报家门都是毫无压力,这位说话能算话的妙龄女子,她到底在忌讳什么?

    王国宝和她的对话也很有意思,堂侄子想睡姑姑,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就能脱口而出,王国宝究竟有什么依仗?

    世家的女人,都是宝贵的联姻资源,就算不考虑伦理纲常,从资源的角度看,也不可能让王国宝这样的自家人染指。说句难听的,送给赵川这样的潜力股做妾,也比让作为分支的本家玩了要强得多。

    王国宝这厮哪来的自信?他若是真蠢货,和郗超齐名的王坦之会让带兵护送?

    说是护送,为什么感觉这两拨人泾渭分明,这位冷艳到极点的王穆之,会选择住到刚刚才认识的自己这边呢?

    “嘿嘿,大当家,你要不去歇着吧,我守夜。”

    孟昶走过来摸了摸自家的圆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赵川说道。

    “唉,叫你嘴笨,赵家娘子生气了不让你一起睡了吧,自作自受。”赵川对着孟昶撇了撇嘴,扫了赵安宗和萧文寿睡的帐篷一眼。

    “嘿嘿,没事没事。”孟昶一脸尴尬,他要不说那句话,今天他为自家的新婚妻子出头,对方肯定会温柔如水,让他尝尽做男人的美妙滋味。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得了,你去那边盯着点,有陌生人来,你只管射箭便是,射死算我的。”赵川一脸严肃,杀气腾腾的吩咐道。

    孟昶慎重的点点头,两人多次合作,作为亲卫队长,他很理解赵川的意图。

    夜渐渐深了,赵川依靠着阴暗处一棵大树,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很深的压抑感。

    “明天早上,你们赶紧走吧,王国宝那边我会去斡旋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冰山美人王穆之已经走到赵川身边坐了下来,两人都是被靠着树,恰好位于营地视野的死角。

    “其实你也一直在等我吧,现在话说到了,你可以回去睡觉了。”声音依然清冷,王穆之脸上表情却是带着怜悯。

    “把我们这么多人都拖下火坑,你这一句快走就完事了?勾栏里的粉头都还要给两小钱呢。”

    赵川面带讥讽的侧过头看着王穆之,对方果然低着头咬着红润的嘴唇不说话。

    “果然是瞒不过你的眼睛,唉!”冰山美人疲惫的把头靠在赵川的肩膀上,某人毫不客气的揽住她的细腰,两人紧紧搂在一起,在外人眼中,这两人进展的速度堪比火箭。

    西门大官人和金莲小娘子这对黄金组合都要甘拜下风!

    “看来这次我们是死定了,你连避嫌都懒得去做,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么。不过也是,反正死人也不需要什么名节了。”

    听到赵川的话,王穆之浑身僵硬,轻轻推开了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这么多人跟着你陪葬,我就算现在轻薄你,也是心安理得的事情,不是么!什么能比命还重要,我都要死了,难道还会顾忌什么?”

    赵川不是故意揩油眼前这位美女,而是他赵大官人有件很要紧的事情需要确认一下,那便是他们现在到底有多危险?

    他可不认为自己魅力惊人,只不过站在对方的角度揣摩一下,对应的态度就会有对应的现实。

    有人做过实验,把平日里对配偶异常忠诚的两个年轻异性组成一队,让他们遇险,被困,绝望。

    毫无例外,无论哪一组,最后两人都是在绝境中疯狂的发泄,主动出轨,平时连配偶以外异性手都不会碰一下的人,在那种情况下却只想着用xx的刺激去抵抗绝望的恐惧。

    眼前这位只是靠在一个英俊男人的肩膀上,说明情势危急,却也没到完全绝望的地步。正如刚才他所说的,要死的人,特别是年纪轻轻就要死的人,自然不会管死后如何。

    他们只会在意我这么早就死了,还有什么没享受过的!

    历史上桓温感慨时日无多,硬是强行让朝廷给他加九锡,还不是因为他抱着一股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怨气么!

    “王恭说你们是去太原送王濛的衣冠入祖坟,这恐怕只是借口,当然,真实目的王恭并不知道,对吗?”赵川不动声色的问道。

    “你……算了,你猜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王穆之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当日玄武湖上,我见过你,虽然当时看得不是很清楚。”

    赵川还没弄明白自己在江左有多出名,他已经成了很多闺中少女的yy对象,若不是有谢道韫压着,只怕真有人会上门提亲。

    “知道吗?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起了一个人。”王穆之侧过头看着赵川,对方无礼的托着她的下巴说道:“我去过台城,见过褚太后,我觉得,你就是年轻十几岁的褚蒜子!”

    心虚的低下头,冰山美人似乎也卸下伪装,变得软弱起来。

    “让我来推测一下整件事是怎么一回事吧。”

    赵川从怀里掏出一块肉干,递给王穆之说道:“看你晚上似乎没怎么吃东西,先吃点东西吧。”

    “谢谢你。”这位看上去和谢道韫差不多大的女子,竟然有点羞怯起来。

    “你叫王穆之,当然,这不是你的本名,而是天师道的名字,至于你闺名叫什么没人关心,也不会有人提起。你是上清派的人,对吧。”

    王穆之点点头,没有问赵川是怎么知道的。这个男人,她今天第一次面对面,名字在耳边却早就听烂了,否则她又岂会让对方揩油。

    就算自暴自弃,起码也要找个顺眼的吧。

    “你和你身边那个王法慧,看上去截然不同,这不像是一个家庭里出来的人。

    那么可以肯定,家族对于你,期望很高,而对王法慧却没什么期待,当然,这也跟年龄有关,所以她是放养,比较随性,你却是从小都严格要求。”

    “至于信天师道么,则是为了与绯闻做切割,毕竟家族里希望你能当皇后嘛。”

    赵川说得轻描淡写,王穆之却如遭雷击!

    眼前的男子从种种蛛丝马迹中能推测出这么多的东西,也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了。

    “然而江左的皇后不是那么好当的。毕竟是桓温势大,各大家的势力又是盘根错节,之前何法倪就是各方交涉的结果,到最后却还是出事了,我才不相信司马晞是色迷心窍呢。”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穆之好奇的问道,赵川只是装逼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那么说说这次为什么会遇到你们,我觉得应该是你们偏离了原定路线,王国宝就是主因。或者说,王国宝不是跟你们一起出发的,真正护送你们的人,只怕还没有来。”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赵川说出了自己的惊人猜测,没想到王穆之眼中绽放异彩,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说道:“我们却是是在路上遇到王国宝的,他说带着大军去淮北,正好送我们一程。”

    唉,你们一个不小心,却是把哥给害惨了!

    “如果我猜得没错,只怕今晚……”赵川话还没说完,远处就传来惨叫声!那是王国宝大营的方向。

    “站这里别动,不想死的话,千万不要乱跑,我马上回来!”

    反派死于话多,赵川真觉得自己弱爆了,干嘛费那么多时间哔哔,又不是名侦探剧场版,这装逼有些不合时宜了!

    “不要找我,不要找我,不要找我!”赵川看着脸色焦急的孟昶,连续说了三遍,又急急忙忙的吩咐道:“所有的事情,交给王谧,赌一把了,你们就说自己是王谧的下人,记住了吗,千万不要说我在这里。”

    “那你……”孟昶还想说话,赵川粗暴的打断说道:“你不想跟你新婚媳妇一起到地下恩爱,就给我记住刚才说的话,我会来找你们的。”

    说完赵川就闪到大树后面,看到已经吓傻的王穆之,从怀里掏出最后一件隐形斗篷,将对方一裹,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往树边上一坐,消失在了原地。

    “我看不见自己的手了!”王穆之低声问道。

    “我是上清派现任门主,这是仙法,只能维持一个时辰。”

    “那我侄子,侄女怎么办?”

    “豆瓣,只能等着,找不到你,他们不会出事,找到你就不好说了。”

    赵川看到王国宝匆匆忙忙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跑过来,差点就撞到自己了。隐形斗篷只是让别人看不见自己,这种光学欺骗手段,并不是万无一失。

    “救命啊,有贼人,有贼人!”

    王国宝的演技很夸张,不过也有可能是赵川先入为主的觉得他是在演戏。

    很快,京口军所在营地就已经安静下来,黑暗中到处是沉闷的步伐!

    全是身披重甲的步卒,手持利刃,慢慢朝着营地合围,他们都带着面罩,也没有打旗帜,显然是要杀人灭口。

    人数只怕不下千人!有些人的兵器上还在滴血,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孟昶站在王谧身边严阵以待,不过他不确定自己的箭矢对这些重甲有多大的杀伤。

    事实上,直到宋代,普通弓弩对重甲兵的杀伤都非常有限,直到神臂弓的出现。

    “我乃是琅琊王氏,王劭嫡子王谧,你们是何人?”王谧自报家门,这是最后一道防线,比刀剑管用得多。

    若是琅琊王氏的名头虎不住对方,那也是无能为力了。

    对方人群里走出了一个没带头盔,遮住下半脸的年轻人,慢悠悠的说道:“交出王恭一行人,我们自会离去。”

    王穆之听到对方的声音亡魂大冒,拼命挣扎,只是赵川的双手如同铁环一样搂住她的腰,两人几乎脸贴脸,最后赵川怕她呼喊,没办法只好吻住她娇艳的红唇,冰山美人如遭雷击,大脑一片空白,结果任由着某人胡来……

    孟昶跟王恭等人没什么交情,很快,王恭和王法慧,甚至王国宝,都被带到面前,只是怎么也找不到王穆之。

    “怎么会?人呢?”

    年轻男子的声音很不耐烦,也很愤怒!

    “罢了,所有人,统统带走!”

    轻轻一挥手,在铁甲兵还没上前的时候,王谧就在孟昶的建议下自动解除武装,对方对他们也不甚搭理,只是将王恭等人五花大绑,动作粗鲁,连王法慧也不例外。

    来的猛,去得快,这绝对是赵川所见过最强的一支兵马,没有之一。鲜卑慕容的大军名声在外,可跟眼前的比起来,纪律性上说就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刚才还人满为患的营地,此刻已经空空荡荡!只剩下还未熄灭的篝火!

    赵川拉下隐形斗篷,王穆之想起自己初吻就这么没了,举起手就想打他一耳光,只是手举了好久都没放下来,最后竟然趴在他胸前呜呜呜的痛哭起来……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自尽的心思都有了,什么都不想去想,不知道要怎么发泄才会觉得痛快!

    很久之后,出格够了,发泄够了的王穆之,看着赵川一脸苦笑。

    “你果然是猜对了,刚才没你救命,我们都死了。”王穆之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事还没完。唉,罢了,走吧,跟着脚印走。”

    赵川很多事没跟王穆之说,也不能跟她说,事实上,在那群人里面,他已经发现了认识的人。这水比眼前的冰美人想象的要深得多。

    他,或者说他和孟昶等人,摊上大事了,一件他们把人命全填进去也无法阻止的大事。

    江左世家,终于开始发力,他深处旋涡,一笔笔烂账,根本就算不清楚了。

    立场真的很微妙。

    三天后,赵川带着王穆之来到一座已经废弃的流民坞堡,坞堡里原来的人已经跟着苏道质北上去了许昌。

    这几天来,王穆之被赵川照顾得无微不至。让她在困境中感到依赖和欣慰,略有一些动情,有心自暴自弃的跟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俊朗少年放纵一番,然后自尽一了百了,又没有完全死心,还想着家里的谋划。

    这让她又变回冰山美人的模样,反而对赵川保持着一定距离,心中的担忧一天天加重。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