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十六章 你方唱罢我方唱 上

时间:2018-02-13作者:嘉宝儿

    夕阳西下,树林里已经点起了篝火,居然散发着一股奇异的香气。

    “初夏时节,野外宿营,蚊虫颇多。大当家这驱蚊药果真有效?”

    王谧一袭白衣,摇着蒲扇,他手下的人正在扎营,一副繁忙景象。

    王谧手下军马已经护送萧家寨的流民南下京口,而自己则是带着百余王家私军精锐,护送赵川等人往西北方向进发,目标许昌。

    途经苏家堡的时候,那里早已人去楼空。

    “药有没有效,你得去问葛洪,我可说不好,想来是无碍的吧。”赵川一边烤肉,一边在上面撒盐,悠哉悠哉,回答的也是有口无心。

    “喂,你那个随从跑哪里去了,我还想让他表演下射箭呢?”

    王谧从赵川手里接过一串烤野猪肉,一边吃,一边嘴里赞不绝口道:“大当家这手艺真是绝了,如果现在孟昶能来射两箭,萧家娘子肯跳个舞助兴,岂不美滋滋?”

    “王大哥想看,奴家跳一跳又何妨,只要郎君点头就行。”

    萧家小妹笑盈盈的走过来,端着的木盘上有两个茶杯,里面是热气腾腾的茶水。

    王谧世家公子哥,即使是在野炊,也是很讲究的,更何况他这次带足了粮草和补给。

    被爱情滋润的萧家小妹宛如盛开的白玉兰,走路都是带着轻快,宛如杨柳摇曳。

    王谧盯着她窈窕的背影发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得了,我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你打算我吐出来然后你再捡起来吃?”赵川似笑非笑的看着王谧,暗示对方不要打错了主意。

    这年头交换妾室乃是士族雅事,不过显然赵川不会让其他的男人染指萧家小妹。

    不仅是现实需要,也是感情上不能接受。

    “不是,昨日得到消息,萧家已经与谢家联姻,当然,女方不是萧卓这一脉,谢家那边乃是二房长子谢朗。”

    王谧压低了声音,不动声色的说道。

    二房?

    谢道韫所在的是大房谢奕,他岳父大人,已经见过了。

    三房是谢安,四房是谢万,打交道都很深。这两人很熟悉。

    据说还有个五房……

    “二房谢据英年早逝,你不知道他也属寻常。”

    王谧话语中信息量极大,桓温北伐,如同在沉闷的池塘里扔进去一块大石头,各大势力的心思都开始活泛起来。

    “对了,最近可能不是很太平,那个孟昶干嘛去了,怎么还没回来?”

    和他的爱妻蜜里调油,玩心肝宝贝的游戏去了呗,还能干嘛?

    赵川撇撇嘴,没有说话。

    人家两口子,玩什么情趣游戏都是他们的自由,赵川并不打算窥伺孟昶的私生活。

    孟昶和赵家娘子感情好,他乐见其成。

    赵川远没有孟昶那么缺女人,这一路上神经崩得很紧,跟萧家小妹每日也只是夜里抱着一起入眠而已,作为一个掌控局面的人,不能被自己的**所操纵,也就是所谓的不能用下半身思考。

    赵川的脑补大概猜对了一半。

    从来没被女人温暖过的单身狗孟昶,得了娇妻之后自然是爱不释手,对于夫妻间的人伦之事乐此不疲。

    不过孟昶倒也不是不知轻重,他也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也非常克制,每次和新婚夫人亲热都是点到即止。

    作为“远程狙击手”的他,要随时保证拉上弓就能杀敌,保持警戒。

    天色渐晚,清澈的小湖边还有一点余光。赵安宗如同一条美人鱼,站在湖里,擦洗着自己的身体,孟昶就在湖边暗处的灌木丛里眼睁睁的看着,不断擦拭着自己的口水。

    夏天流汗多,女子在湖里洗澡乃是常事。

    赵安宗知道丈夫在偷看,洗的非常放松,洒脱。被自己的男人欣赏,是女人的自豪,这里没有其他人,赵家娘子如同跳舞一样,洗的很有韵味,将美好的身体展现给丈夫看。

    她是故意的,这是夫妻间的小乐趣,心照不宣。

    凉丝丝湖水里,没有让她感觉到冷,反而内心的燥热难以压抑,今夜,她会更主动一点。

    赵安宗面对着孟昶所在的树丛,心思太多有些走神,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背后远处有两双贼眼,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背影,眼睛赤红。

    “阿宁,我们过去把那个小娘逮住,找个地方快活一番,如何?”

    一个处于变声期的男音,喘着粗气的问道,他有些把持不住了,湖里那个女人,他现在就想吃掉。

    “国宝,这不好吧,小妹和姑姑都在,这一趟咱们有重要的事情,不宜节外生枝。”

    这位叫“阿宁”的人,虽然也想入非非,倒也没完全失去理智。

    偷看女人洗澡,只怕谢安年轻时也干过这种事情,说出来也是件趣事,无伤大雅。

    但你若是强行将对方ooxx了,那事后怎么收尾,要不要杀人灭口,会不会结怨,这都是需要思考的。

    自己这位堂弟一向是个浪子,骄横跋扈,跟着他走,绝对会被带进沟里面。

    “走吧,姑姑可能等急了,我们快回去吧。”

    “不行,你不上我上,我忍不住了。”这话说的声音有点大。

    叫“国宝”的家伙已经豁出去了,就算被湖里的女人发现又如何,今天谁不让他爽,他会让谁一辈子不爽!

    他刚要动身,从远处射来力道极大的一箭,正中他肩膀!顿时身形一滞,血花四溅!

    孟昶给赵川送自己的那柄滑轮弓起名为“后羿弓”,准头,力道都是这年月的弓箭无法比拟的。

    混乱之中,湿漉漉的赵安宗已经在岸边被孟昶用一块白色的大布包裹到膝盖,吓得花容失色。

    “有个混球偷看你洗澡,我去把人抓来。你先回营地找大当家。”

    尼玛的,看自己新婚妻子边洗澡边跟自己**,美滋滋的事情,全被一旁偷看的家伙给毁了,孟昶怒火中烧。

    不把对方眼睛挖出来,他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扑通”一声,受了伤的“国宝”,将一脸错愣的“阿宁”推入湖水,自己捂着肩膀逃得飞快!

    有时候你遇到熊,并不需要考虑怎么跑得比熊快,只要你能跑得比同伴快就行!国宝看到那头“熊”把阿宁从水里拎出来,脚下的步子更快,转眼就消失在愤怒的孟昶视野里……

    桓温去了寿春,又到了彭城。谢家精锐也几乎倾巢出动,谢万,谢安,谢玄,都不在建康,这里的紧张气氛消散了许多。

    大伙都知道,现在风暴的中心在淮北,而不在建康。

    鸡鸣寺里,儿皇帝司马聃跪在亲生母亲的卧房前,不敢抬头看站在门口的褚蒜子。

    “太原王家,也是坐不住了吗?”这位东晋传奇太后,一脸冷笑的数着佛珠反问道。

    琅琊王氏和太原王氏本为一家,只是后来分家,琅琊王氏在江左后来居上,而太原王氏来得不仅晚,家里人也没有完全过来,目前被压一头。

    “是的,母亲,前日王坦之前来跟我说起求亲的事情,孩儿觉得这种事情还是母亲定夺比较好。”

    琅琊王氏,陈郡谢氏,两家顶级豪门,都不会再把嫡女再嫁到司马家,因为担心成为外戚之后力量失衡,导致局面急剧崩坏。

    和平与稳定来自力量的均衡,一旦打破平衡,那就是零和游戏,直到新的平衡产生。

    当初的司马聃未过门的媳妇何法倪,就是双方妥协的产物。这是世家的规矩,也是权谋。

    现在王谢的力量,桓温的力量,都在北伐当中,太原王氏,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见缝插针的好机会!

    他们想当外戚!走外戚路线,然后在江左的朝堂上立足!

    王述王坦之父子现在是太原王氏在江左的扛鼎人物,他们出面提亲,恐怕褚蒜子无法拒绝。

    王述当初因为何法倪的事情跟赵川结下梁子,而王坦之则是堪比郗超的厉害角色。

    盛德绝伦郗嘉宾,江左独步王文度,说的就是此二人。

    褚蒜子只能是作为一个母亲去看待儿子婚事,而不能作为太后去处理这件事,无论同不同意,都不会改变某些人的想法。

    你拒绝了王家的这个,人家还会塞另外一个,最后你又能拒绝多少次呢?

    这种事没有任何意义,扬汤止沸而已。

    褚太后的背后是谢家,该怎么处理,也该由谢家说话,而轮不到她拿主意。

    当初谢家和桓温合流,条件就是褚蒜子实质性退位,她现在的选择也很少。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其实如果自己当年和丁胜一起私奔,浪迹天涯未必不是条好路,只是,可惜了,时间不能重来。

    “哀家已经不问世事,不过,王文度的建议可以考虑。让你皇叔去看看姑娘怎么样,然后把这事定下来吧。

    我已经还政,天子家事即国事,可一不可再,你回去吧,好生思量。”褚蒜子很隐晦的说了两句,然后就下了逐客令。

    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桓温会有所警觉。

    一个女人被这样一个枭雄警觉,足以自傲了,可惜这对当事人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司马聃拜谢,随后离开了鸡鸣寺。之后,褚蒜子的佛珠无故散落一地,让她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未经谢家同意,太原王家就把触手伸进来,老奸巨猾的谢安又岂会坐视不理?琅琊王家又岂会无动于衷?他们是不知道,还是早就有所应对?

    琅琊王家和太原王家虽同出一支,关系表面上看似乎也说得过去,但实际上,双方的暗斗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王羲之跟王述还有很深的私仇,论站队,如果要赵川选,于公于私他都必须站在琅琊王家这边。

    被桓温软禁,消息也无法传递,褚蒜子心中有着浓厚的不安,感觉当初谢安布局的时候,似乎漏算了什么,具体的却又说不上来。

    赵安宗婚后生活和谐,被孟昶宠着,现在颇有女人的韵味。当她急急忙忙,裹着一条“浴巾”回到营地的时候,赵川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就是当初的赵家娘子。

    “大当家,危险了,刚才有个贼人……孟昶去捉他了。”

    看赵安宗的样子,赵川也明白她刚才在干嘛,连忙对着萧文寿喊道:“萧妹妹,快带你表姐到帐篷里换衣服休息,喝点热茶压压惊。”

    打发走了两个女人,赵川跟王谧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慎重。

    “我指挥不动你的人,赶紧把他们组织起来,那些盾牌什么的都拿出来,我觉得要出大事了。”

    连年战乱,没有死去的人们,又不能流窜的人们,都会寻找自己的生活方式,最简单,最容易实现,也是最好选择的一项,就是抱团取暖!

    赵川已经猜到是有人偷看赵安宗洗澡,问题是偷看的人有几个,就算只有一个,那个人在附近也一定有同伙。

    这年头,一个流民队伍,把妇孺都算上,少的数百人,多的几千人的坞堡也是有的,天知道孟昶这次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很快,赵安宗的哥哥,弟弟,父亲,也都穿着软甲来到赵川身边。就不说赵伦之了,就是年纪已经大了的赵裔,也是刀不离身。

    赵家娘子换了一套粗布衣服,脸和脖子也抹黑了,看着脏兮兮了掩藏了丽色,就连萧家妹子,也换了件带补丁的破衣服,把头发弄得乱蓬蓬的,又弄黑了脸。

    怎么在乱世生存,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这对表姐妹,还有赵家的人,显然知道怎么在流民成堆的淮北保护自己。

    反而是王谧没见过这阵势,眼中的好奇一闪而过,随即开始命令王家的私军布防。

    这些人都是为刺杀,保镖准备的,并不精通战阵,赵川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些人生疏的布防,暗自叹了口气。

    若是在苏家堡有这样的士卒,早特么被抓去挖煤了!

    “大当家,我的人不是这么用的,现在是逼不得已,若是来几十个人,咱们一点都不虚,来多了就不行了。”

    王谧说得很有道理。

    就在他说话的当口,像黑熊一样高大的孟昶直接拎着一个身材瘦弱的年轻人,如同拎小鸡一样,丢到地上,摔得对方直叫唤的。

    “这小子偷看娘子洗澡,真晦气,大当家,挖了这家伙的眼睛吧。”

    赵安宗在一旁气得直哆嗦的,孟昶爱护自己一点不假,可情商也太低了点!现在大家都知道她被人偷看洗澡,羞死人了!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