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十章 成长的代价

时间:2018-02-13作者:嘉宝儿

    赵裔可以为了赵安宗的幸福,拒绝赵川给孟昶的提亲,但他却不能不为自己两个儿子的前途考虑,这是一家之主的责任。

    江左豪门世家的谢安连侄女谢道韫的终身幸福都肯卖,此时沦为寒门的赵裔,又有什么不能做的?

    老大习文,老三习武,如果赵安宗在中间能够招一个能干的女婿,三位一体,赵家想不发达都难,抛开感情因素,赵裔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

    两晋跟两宋一样,武人不吃香,但随着战乱的持续,武人终究还是上位了。

    远的有祖狄,近的有桓温,以后的有谢玄。

    而且看眼前这形势,天下只会越来越乱,武夫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像赵川那样文武双全,长得又帅气的当然好,可天下人又不是眼瞎,这不,陈郡谢氏早已下手,人家都订婚了,哪有你什么事。

    思前想后,赵裔居然觉得孟昶的性价比还挺高的。

    第一个,此人没有亲族,那跟自己这不结亲,相当于多了个儿子。

    第二个,此人箭术非比寻常,将来至少也能当个武将,现在看来,比刘翘厉害,而且比安娘还小一点,身体好又壮实。

    第三个,此人读书不多,看上去也有点傻气,说明安娘不会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

    第四个,孟昶跟着赵川混,赵川是江东陆家的人,自己一家等于是搭上了大世家一条线,虽然是外围,但也比现在这样浮萍强太多了。

    其实没有赵川这个参照物,孟昶还是很合适的对象,只是……一想到娇弱的女儿天天跟一个熊一般的汉子睡觉,赵裔就觉得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好吧,我问一下安娘的意思,她如果没意见,这件事就定下来吧。”

    最终,赵裔还是为了家族的利益,给赵川开了绿灯。万般感受涌上心头,一句话概括就是形势比人强。

    能吊打鲜卑铁骑的流民队伍……不是他赵裔能轻易得罪的,而且还是本来能搭上线,最后却反目成仇的得罪。

    至于女儿,她总有长大的一天,长大意味着一定程度的自主,也意味着……家族责任。

    “稍等,我现在去问一下安娘的意思。”

    赵裔又不傻,自家女儿爱俏郎,喜欢赵川这样英俊的世家公子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现在人家上门,提亲的对象却不是意中人,女儿会不会接受是一回事,心里怎么想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还是先探听一下口风比较好。

    赵家宅院不大,而且隔音不好,赵川甚至能听到激烈的争吵声,很久之后,赵裔才一脸狼狈的回来,对赵川歉意的说道:“安娘说想跟你当面谈谈,她点头这事就能成。”

    啥?跟我谈?

    赵川十分无语,这小娘子自己有主意也不好。

    估计是之前刘家求亲也是惹怒了她,当时看到刘翘死去,这女孩脸上毫无悲切之情,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好吧,那我去一下吧。麻烦赵先生了。”

    赵川与赵裔始终平辈相交,对方也没有觉得不妥,这位少年显然有这样的资格。

    赵安宗的闺房很朴素,或者说寒酸。这跟谢道韫和王孟姜两位真正的千金小姐比起来确实差得太远。

    “有时候人眼睛看到的东西,未必是真实的,这也是为什么有看走眼这种说法。你的心思,我已经明了,只怕你会失望。”

    赵川坐到赵安宗小娘子对面,对方似乎哭过,眼睛都是红肿的。

    “我就这么招你讨厌么?”赵家娘子一脸哀怨的看着赵川,是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最难消受美人恩,只是,若是有个女人看上自己就领回家,只怕将来后院会打起来!赵川总要顾忌一下已经选择自己的那些妹子们的感受。

    “我的女人很多,而且家世和背景很大,你夹在里面,会很难受。不仅是你,还有你的父亲和兄弟,都会难受。

    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家人的事情,光我那个老奸巨猾的爹,估计你都很难应付。”

    赵川把赵安宗的小手握在手心里,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现在认你为义妹,保证孟昶那家伙以后不会欺负你。保证赵家以后会有机会发展。

    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要因为现在的感觉而迷蒙了你的眼睛。”

    自己的女人真不少了,不能再收了,特别是赵安宗这种本身就老实,家世又很一般的女人。

    别看自己的那些女人本身可能不是坏人,但很多事情,她们自己不做,娘家里也会替她们办了,谢道韫秉公正义可不代表谢家也是这样,事实上,赵川觉得谢家最黑了!

    现在一时心软,就是害了赵安宗一家人的性命和前途。看似讨对方欢喜,实际上则是推人入火坑。

    “安娘,我若是想讨你欢心,现在就可以答应纳你为妾,可以后怎么办呢?娶妾娶色,当你年长色衰的时候,你想过自己的前途和幸福吗?”

    赵安宗没说话,但脸色已经不像刚才那么难看。

    赵川的话说的很实诚,他身边的都是有后台的妖精,赵安宗这个老实人去了……后果不敢想象,他不想始乱终弃。

    “人人都希望心想事成,但到最后,还是会发现,成长是需要代价的。你若是信得过我,我可以跟你保证,孟昶这个人靠得住,而且有前途,以后你不会嫌弃他的。”

    “赵大哥,你能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会来救我吗?”

    赵安宗抬起头,看着赵川的眼睛,期待对方的答案。

    “如果我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新娘子出嫁,然而三年之后,她生了孩子难产死了,所以我想救她一命。

    第二天我就遇见你了,觉得你就是梦里的女人,你相信吗?”

    往往最难让人相信的,就是真实。赵川说的历史上的事情,刘裕确实生下来就克死老母。

    这种鬼话赵安宗当然不可能会相信。

    不过赵家小娘领会了赵川的好意。

    女人的感性思维往往特别厉害。赵川若是渣男,把她纳回家做小妾,趁着新鲜,玩弄一番,随后丢弃,自己家里也没什么权势,难道还能找他讨回公道不成?

    赵川拒绝了自己的爱意,恰恰是负责任男人的表现。

    至少他很真诚!

    “赵大哥,谢谢你来安慰我,实际上即使你不来,我也会听从父兄们的安排。做那个孟昶的正妻,起码要比当苏道质的续弦要强吧。”

    赵安宗小妹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赵川的心意她领了,矫情一下,其实也是心里放不下,现在人家当面说了,那也就这样了。

    谢道韫拒绝嫁给王凝之,也是王家看她当时病危,暗中拒绝婚事在先,不然这件事也是很难办的。

    这年头,父死从兄,嫁夫随夫,传统女性,并没有多少机会选择自己的幸福。赵安宗是个很传统的人,所以她不会反抗赵裔的决定。

    起码要嫁的人身体健壮,又是武将,家里没有亲族,还是正妻。

    这样的条件,赵家都不太好拒绝,毕竟赵川和那个孟昶,都很会杀人,又是带兵打仗的。赵安宗跟父亲赵裔拧了一阵,最终还是在赵川面前软了下来。

    “婚礼一切从简,你父亲和兄弟,都会跟我们一起走,所以你也不算是外嫁,能够经常见到他们。将来如果有矛盾,我自然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赵川的话语里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在赵安宗心里,这个男人敢于承担责任,又不会始乱终弃,说话一言九鼎,是个做大事的人。

    “赵大哥,我知道了,小妹的亲事,就麻烦费心了。”

    “其实我也是担心刘家继续纠缠你们,此外,夫妻的感情也影响家族的处境。人终究有一天会长大的,有时候并不能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就好比做衣服,给你的布料已经定下来了,无法改变,可你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衣服做得好看点。

    你嫁给孟昶,可以把这个家管理好,让你的男人有个安乐窝。他在外带兵打仗,心里也踏实。他的状态好了,自然能够更好的建功立业。

    你们家因为你,也能够获得最大的助力,所以不要看低自己,你很重要。

    不要自暴自弃,未来日子还长,你好好经营,会过得很舒坦的。”

    赵川的一席话,让赵安宗心里好受了许多。这年头盲婚哑嫁,婚姻也就那么回事,像赵川这样通情达理的人也少见,没看到之前刘家是怎么上门逼婚的么?

    “赵大哥,谢谢你,像你这样温柔的人真的不多见呢。”

    赵安宗的笑容已经不再勉强,话已经说到这里,正如赵川所说的,与其想着怎么悔婚,倒不如好好想想怎么经营这段婚姻。让自己和家族过得更好。

    她也明白,自己跟谢道韫这样的女子,各方面都差得太远,难以争夺正妻的位置,当小妾又会没有保障,实际上是赵川给自己选了一条可以走的好路。

    “那我走了,你在家等着出嫁吧。成长的代价,没有人能在父兄的庇护下活一辈子。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

    赵川最后对赵安宗说的话,意味深长,这位性子偏软的赵家娘子心里已经顺过来了,总算,做成了一桩好姻缘。

    离开了赵家,赵川听到外面夏蝉在聒噪,知了知了的叫个不停,心中也很感慨。

    对赵安宗说的话,何尝不是对自己说的。

    初恋是如此苦涩,离慕容雨还是那么遥远,纯真的感情并没有什么卵用,只是杯具的一个注脚而已。

    相反,武力,文采,名望,地位,乃至带兵打仗的能力,都是很好的台阶,他一步步往上,慢慢的接近慕容雨的裙角。

    然后一个又一个秀外慧中的妹子成为自己的女人,在屈从于现实的同时,他常常提醒自己勿忘本心。

    正如跟赵安宗所说的一样,既然长大了,那就需要有大人的责任和担当。

    假如谢家送来的女人不是谢道韫,而是谢道韫的妹妹,那么自己要还是不要?哪怕很丑,哪怕自己没见过?

    现在他问自己,恐怕还是会要的,因为这是利益的工具和纽带,这也是上位者在往上爬的过程中,所必须要牺牲掉的东西。

    没有谢道韫在其中作为纽带,赵川淮北之行不会如此顺利。

    再举个例子。

    桓温通过成为司马家的驸马,摄取了大量的权利,否则朝廷又不傻,岂会把荆州交给外人?

    那么桓温喜欢司马家的公主么?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他的老婆南康公主,乃是历史上出了名的悍妇,连桓温纳的第一个妾室,桓温平蜀后的“战利品”(李势之女,蜀国公主),都差点被她杀。

    还留下一个流传千古的“我见犹怜,何况老奴?”

    这种女人雄才大略的桓温会喜欢么?

    不喜欢也没办法,因为这是成长道路上必须要迈过的步子。

    大人的世界啊……想想还是真残酷呢。

    赵川心里有些感慨,这些话只能憋着,外人无法理解。

    回到住处,赵川把去赵家提亲这件事跟一脸蠢萌的孟昶说了,这个只会射箭的家伙,被惊得呆若木鸡。

    “这么说,我是要成亲了?”孟昶难以置信的问道。

    “对啊,赵家娘子有什么不好么?”赵川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反问道。

    问题当然是没问题,但我以为那是你的女人啊,还想着什么时候就被你拿下,结果现在是我成亲,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啊!

    孟昶都有些凌乱了。

    “男人啊,要成家立业以后,才会把心静下来,才会有奋斗的动力。我很看好了,所以送一桩好姻缘给你,别让我失望!”

    赵川“语重心长”的拍拍孟昶的肩膀,这家伙立刻就给他跪下了。

    “少主,以前是我孟昶不懂事,从今以后,只要少主吩咐,水里来火里去,绝不皱一下眉头。”

    这是第一次有人纳头就拜吧,哈哈,真好。

    赵川连忙把孟昶扶起来,严肃的说道:“第一,不准打老婆,让我知道了,就把你降格为普通士卒,一撸到底。第二,你老婆要生的时候,一定记得提醒我。”

    哈?这么怪异的两个要求?

    孟昶觉得很奇怪,不过赵川这家伙奇怪的地方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两个。

    “好的,我答应你便是。”

    (本章完)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