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八章 生存法则

时间:2018-02-13作者:嘉宝儿

    初夏深夜的微风,让房间里灯火的火苗跳动着,赵川低头沉思,眉头皱成了“川”字。

    萧卓的胆子很大,吃相也很难看,这个老狐狸,比自己之前遇到的都要心狠手辣。

    能对自己狠的人才是真的狠,能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的,才是真的猛士!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主席的诗,还是那么有味道。赵川吟诵出来,心中的压抑一扫而空,此时不正是要剑指洛阳,开创基业的大好时机么!

    “好一个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赵公子,文采风流,可谓是家学渊源啊!哈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由远及近,萧卓一边拍巴掌一边走进了房间,大马金刀的坐到赵川对面,两人相视而笑。

    “赵公子,你在这里故作低调,那句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可不像是一个流民帅的护卫能写出来的。

    若一个随从都能有这等气魄,苏道质那厮又岂会窝在淮北这么多年而一事无成?”

    萧卓拿了两个小酒壶,递给赵川一个,两人碰了一下。

    “说英雄,谁是英雄,萧寨主也不是平常人,想来霍家堡的余孽,已经清除干净了吧。做事不留手尾,姜还是老的辣啊。”

    赵川笑盈盈的喝了一口酒,说的话也是意有所指。

    “痛快!真是痛快!好久都没和聪明人说话了,心中真是瘙痒难耐。赵公子,我们不妨开诚布公的谈谈,如何?”

    “谈什么?”

    “没什么不能谈啊!”

    “那不如谈谈你为何要做掉刘翘?”

    赵川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萧卓,老狐狸终于脸色变了,不过只是一瞬间,又恢复原貌,疑惑的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这话等于间接承认了事情是他做下的。

    “霍家堡跟赵家,刘家,无冤无仇,虽然投靠了鲜卑人,但也没必要花那么多功夫去抢亲,赵家小娘虽然样貌可人,却也不是什么倾城绝色,人家有必要冒着那么大风险去抢亲么?”

    赵川站起身,背对着萧卓,意味深长的说道:“斧凿的痕迹太重了啊。”

    萧卓眉毛一挑,对方看待问题的角度挺精准的,通俗点说,就是鲜卑人现在倒了,他们的狗腿子还出来搞事情,这得多闲才能做得出来啊!

    这跟1945年日本人要投降了,汉奸狗腿子不想着怎么跟“皇军”切割,还急吼吼的跑到八路军根据地去抢妹子一样脑残。

    “再有,谁是最大得利者,谁就是幕后策划者。赵家小娘子是为苏道质准备的,成与不成,起码也不能便宜了家道中落的刘家,你说对么,萧寨主?”

    赵川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射中萧卓心头的利箭,他一脸苦笑,看着转身过来的赵川,拱手说道:“谢谢赵公子今天没有当众揭穿,我萧卓领情了。”

    领情?领情你还让你女儿来玩仙人跳?

    赵川觉得萧卓这人还真要提防着点。

    “刘家太心急了,我也是没办法。安宗若是进了洞房,就是刘家的人了,我没办法才出此下策。

    唉,谁能想到苏道质那么厉害,居然能把彭城的鲜卑人打得全军覆没,要是当初……”

    萧卓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着赵川,发了疯一样跑到门口拉开门,确认没有人偷听,才颤颤悠悠的指着赵川,兴奋的说道:“我知道了,不是苏道质,是你!就是你在后面操控的。

    苏道质在淮南差不多十年了,没什么功绩,凭什么最近一飞冲天?我知道了,因为你,一切都是因为你。

    你是陆家的嫡子对不对?是陆纳派你经略淮南的对不对?一直以来,都是陆家在支持你对不对!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想明白了!”

    萧卓在桌案前手舞足蹈,似乎拨开乌云见明月一样。

    可他身边的赵川只觉得无力吐槽!

    这位大叔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可谓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啊。

    “苏道质是我的属下,只不过嘛,我不想太招摇了。至于陆家,跟这些毫无关系。”

    赵川把近期的事情,有选择性的跟萧卓说了。

    包括姚襄的事情,包括可足浑常的事情,包括沸沸扬扬的流言,包括立志北伐的桓温。

    萧卓的嘴巴张的老大,可以放进一个鸡蛋。

    “你是说,最近这些事情,都是你搞出来的?”

    “差不多吧,你可以这么认为。”

    赵川略带一些装哔的说道,表情淡然。

    萧卓拿起瓶子,猛灌了一大口,喝完面色通红。又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喃喃自语的说道:“我们这些人岁月都是活到了狗身上啊!”

    “未曾清贫难成人,

    不经打击老天真;

    自古英雄出炼狱,

    从来富贵入凡尘;

    醉生梦死谁如意,

    破马长枪定乾坤;”

    六句七言脱口而出,赵川知道萧卓这个老狐狸,应该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赵公子啊,想来一路上你都有很多机会逃走,甚至杀死送亲的人,抢了新娘回去做妾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心甘情愿的任我们安置,想来也是别有所图吧。”

    果然,萧卓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问道。

    这不明摆着的吗?

    当时自己救人可能是随手,然而失手杀人,还跟着来萧家寨,已经不能单单用艺高人胆大来形容了。

    没事人家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怎么可能!

    眼前这位,可是地地道道的人精,骗死人不偿命的小狐狸。

    他会预料不到,进了萧家寨,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处境么?

    “萧家,也算是名门望族。即使现在一时落魄,我相信迟早会有重新崛起的一天。比如你们把族群迁回兰陵,就是打算休养生息。”

    能以绝对弱势干掉五千鲜卑骑兵,还有那些眼花缭乱,亦真亦假的“预言”,萧卓已经被震得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他们能看到的事情,聪明人自然也可以看到。

    “你们萧家,想不想跟我一起回洛阳,重现当年的辉煌?”

    赵川的声音如同恶魔一样,带着诱惑。

    萧家名门之后,先祖乃是汉初三杰之一的萧何,传承了不知道多少代,家世比窦韬还要深厚。

    “赵公子,我们只是萧家的一支,而且还是偏房,并不能代表家族决定什么。

    我带着萧家寨的人回兰陵,也是因为家里的决定。杀刘翘亦是因为这个,所以,我不能跟你走,更不能带着家族跟你走。”

    萧卓居然拒绝了赵川的招揽!

    如果是别人,赵川一定会认为是对方不了解自己的潜力。

    但萧卓这个人不一样。

    从最近发生的种种来看,萧卓是一个很有远见,也很喜欢打提前量的人。这种人不会看不到自己以后会到达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估计是担心赵川胡思乱想,萧卓幽幽的说道:“船大抗风浪,船小好调头。萧家族人众多,矛盾纷争也多,面和心不和的亦是有,所以恕我不能从命了。”

    赵川点点头,萧卓说的是个实诚话。

    历史上,萧道成建立了南齐,萧衍建立了南梁,这两人属于同姓同枝不同宗!

    典型的分家干掉主家,萧家内耗。

    所以萧卓的说法完全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故意推脱。

    “不过嘛,小女萧文寿,贤惠文雅,心地善良,口风亦是很紧。公子日理万机,身边应该缺个照顾起居,红袖添香的奴婢,不如就让小女跟着公子吧。”

    来了!

    很多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萧文寿肯定不会自己晚上来陌生人的屋子里,褪去衣衫钻男人被子,定然是萧卓苦劝哀求。

    自己不提这件事,萧卓心照不宣的也不提这件事,这就很有点意思了。

    萧家是未来的千年世家,做事的风格的确有些不一样啊。

    “小女自幼柔弱,还请赵公子多多照拂才是。以后你到了洛阳安定下来,一旦江左有事,我们也好有个地方可以避祸,你说是吗?”

    mmp!

    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原点,赵川感觉自己都白费口舌了,尼玛跟萧卓这种老狐狸说话真累!

    对方已经很含蓄的说了,让萧文寿跟着自己,作为联系的纽带,不需要什么名分,只要在赵川身边就行。

    如果你“发展好了”,那么我们就带着家族过来投奔你,助你一臂之力。

    如果你混不好,那对我女儿也照顾点,反正人交给你了,你养着!

    典型的看好自己,然后下注投资,却不愿意把全家人的身家性命交给自己,果然是老狐狸做派!

    赵川突然醒悟过来,萧卓大概是知道了苏道质只是个西贝货,现在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了,唉,早知道不来萧家寨了。

    “那行吧,萧文寿我会好好照顾的,不过我还有个条件。”

    “好说好说,我会派一队萧家的精锐武士供你驱策,还有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一些财物,也可以分一些给你,毕竟养个女儿可不便宜啊。”

    尼玛,这萧卓说话真虚伪,不就是“嫁妆”吗!还说得这么隐晦。

    “呵呵,那些都不重要,我想要赵安宗。”

    赵川此话一出,萧卓脸上便有些不好看了。

    你得了美人还卖乖,还想买一送一?这可有些贪啊!

    “赵公子,赵家小娘,可未必会听我的啊。”

    虽然是侄女,但要是妨碍了自己,萧卓可是不会手软的。

    “萧寨主,你想多了。我是想给我那随从找一门亲事,这赵家小娘就不错。她现在也算是克死了丈夫,将来未必好嫁。我那随从射死了刘翘,不如让他跟赵家娘子百年好合,明媒正娶,如何?”

    这样么?

    赵川开口,肯定是希望萧卓说服赵安宗的父亲赵裔,做成这桩婚事。

    难倒不是很难,只是萧卓有点想不通,赵川干嘛要管这样的闲事。

    “孟子告齐宣王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

    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

    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我的御下之道,无需萧寨主评价。你只需要给句痛快话,成与不成,我都无怨言。”

    赵川说得诚恳,萧卓沉思良久,叹息了一声说道:“好吧,我尽力。不过我只能先跟赵裔说说,到最后你还是需要上门求亲的,毕竟刘翘新死不久,赵家很好面子。”

    虽然面色带着为难,萧卓最后还是答应下来了。

    闲扯了几句,萧卓以不胜酒力为由告辞离开,赵川看着油灯的灯芯,心思澎拜难宁。

    很多事情不喜欢,也必须要去做。

    自己身后,已经有了陈郡谢氏,琅琊王氏,高平郗氏三家,未来一方面会得到这些人的支持,另一方面,他们也会借机渗透到自己身边的人里面。

    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人天然就是结党的动物,在羽翼尚未丰满以前,还无法跟江左世家切割。

    萧家跟那些人不是一路,南迁的时间也很晚,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用来平衡王,谢,郗三家的力量,有着很积极的作用。

    所以萧文寿这个妹子,不仅要收下,而且还必须弄成自己的女人,这样萧家有了切身利益,才会对自己出死力。

    姻亲结成的纽带,始终要比纯利益关系要牢固得多,后世姐夫小舅子党的无处不在,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

    和自己见过面,对自己很有好感的赵安宗,要当孟昶的老婆。

    第一次见面就玩仙人跳,到现在都不知道长什么样的萧文寿,居然自己不得不收进后宫。

    赵川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乱世的生存法则,真的异常荒谬。

    萧卓也需要为自己找一个靠山,以巩固他在萧家的地位,甚至从偏房变成主支。历史上他们沾刘裕的光,成功做到了这一点,这一世,已经没有刘裕这个人了,结果萧家的选择,却没什么两样。

    历史总是在偶然中带着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必然。

    “本来今天被你暗算心里有点芥蒂,想想你不得不屈从于我,罢了,我们就两清了吧。”

    吹灭油灯,赵川躺在床上,回想起最开始在黑暗中制住萧家小妹的动作,好像很粗野,当时揩油了没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那床边残留的女人香,让血气方刚的他全身燥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