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一章 声名鹊起

时间:2018-02-13作者:嘉宝儿

    可足浑常麾下骑兵覆灭的几天之后,这里来了一支黑色军服为主的军队。

    银色的铠甲,红色的披风,走在最前头的年轻将领看起来威风凛凛,不仅年轻帅气,而且颇有威严。

    他身边一个掌旗官,竖立着一个硕大的帅旗,上面写着黑色红底的“谢”字。

    此年轻将领的身后,是背后背着长弓,身穿皮甲的劲卒,以及身披黑色重甲的长矛兵。

    这是谢玄和他手下的精锐,也包括不属于自家私军的台城禁军。

    当然,这些人和谢家所策划的“北府兵”,控弦十万,天下无敌这个目标,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道坚,你怎么看这次鲜卑慕容的惨败?”

    谢玄侧过头,询问和他并排走的一位魁梧汉子,此人面色紫赤,胡须也是金黄色,眼睛看着和中原人大为不同,很有些胡人,而且还是西域胡人的形貌,不过说话倒是地道的建康方言。

    他叫刘牢之,曾祖刘羲,以善射跟随晋武帝司马炎征战天下,历任北地、雁门太守;

    刘牢之的父亲刘建,也是将门虎子,官至征虏将军。

    征虏将军,古代统兵将领名称,汉代始置,魏晋南朝沿置,是重要的统兵将领之一。

    在九品中正制中的第三品,算是很高的武职了。

    刘牢之从小跟随父亲征战,现在是鹰扬将军,作为谢玄的副将,实际上已经投靠了谢家。

    “我爹当年在雁门戍守,那时候我还小,见过鲜卑拓跋部,来去如风。

    晋军普通军卒在野外跟鲜卑骑兵对上,多半九死一生,不过那些人攻城不行。既然桓公让我们来勘查下战场,自然有他的想法吧,毕竟一口气五千精骑全军覆没,换做我,是打不出这种战果的。”

    谢玄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一个久违的名字出现在脑海,那便是赵川!

    谢家早有经略两淮的打算,这里流民帅的资料,可以装整整一个大箱子,谢家做的功课绝对比桓温要多多了,所以谢玄对苏道质是何人,心中再明白不过。

    不过是一庸才鼠辈,倒是他女儿苏蕙年幼聪慧,值得关注一下。

    此次北伐,第一个绊脚石就是徐州彭城的可足浑部,这跟历史上数十年后刘裕北伐跟北魏在涡阳正面硬抗一仗一样,历史的重演实际上却是战略和地理位置的必然。

    属于偶然中的必然。这一仗赵川不打,谢玄也会作为先锋,跟可足浑常过招,迟早还是要打的。

    苏道质自称两晋诸葛亮,在谢玄看来完全是个笑话,但当他听说那厮最近的战绩后,却是笑不出来了。

    全歼五千鲜卑骑兵,自身无一伤亡!

    假扮返回的可足浑部,诈开彭城城门,兵不血刃的拿下徐州,顺势席卷徐州各大流民势力,然后带着部众退出彭城,“邀请”桓温派人入主,这眼花缭乱的一幕幕,只让谢玄感觉自己瞎了狗眼!

    完美的战场表现,无可挑剔的政治嗅觉,该硬的时候毫不留情,该软的时候亦是不拖泥带水,活生生是把站在后台的桓温逼到前台,最后全身而退。

    这份功底,谢玄自认自己做不到,庸才能做到么?

    当然,苏道质也做不到,倒是隐藏在此人背后的黑手有可能,自己的“姐夫”,还有抢了未婚妻的“情敌”!

    他从未怀疑过姐姐谢道韫看人的眼光,就是孟姜小妹,平日里也是眼高于顶,不屑于跟建康的那些所谓世家才俊交往。

    她们看上的男人,能是饭桶么?

    “少主,前面就是战场了!”刘牢之瞳孔一缩,眼前一幕让人骇然!

    一阵阵恶臭传来,谢玄发现前方有一些龙亢的百姓,在掩埋战死的鲜卑骑兵的尸体。此时已经是初夏,尸体腐烂很快,加上野兽的“光顾”,这里一片狼藉,让人作呕。

    “桓公北伐,功在千秋!”

    “若犯虎威,虽远必诛!”

    堆起来的尸体旁边,竖着两块硕大的木板,上面用血写着红色的大字,触目惊心!

    不用说了,这一定是那个卑鄙小人的手笔。

    谢玄松了口气,下马凝视着眼前两块木板有些发呆。

    甩锅甩的真是遛啊!敢做不敢当么?

    谢玄嘴角不屑的翘起,在嘲笑赵川没胆的同时,心中也是佩服对方的智慧。

    鲜卑慕容家若不是犯傻,绝不会就此忍气吞声,如果知道是苏家堡的人做的,定然会千里追杀。

    赵川那细胳膊细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直接甩锅给桓温,这位北伐大帅还只能喜滋滋的接着,各取所需,当真是打的好算盘。

    晋国国内,对桓温北伐,都是颇有微词的,特别是桓温把土断,屯田,清理运河河道一起上,世家的意见简直要沸反盈天!

    这时候他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前方的胜利,是民心的鼓舞!这些东西,比起军械,比起兵力,比起粮草,还要重要。

    桓温权利很大,却依旧不能一手遮天,赵川现在这一手,用雪中送炭都不足以形容。

    “唉,乱世出妖孽,走了,回彭城了。”

    谢玄无奈的挥挥手,对赵川留下的手笔已经无语了。

    这厮生怕别人不知道是桓温派人做的,还欲盖弥彰的留下如此煽情的“证据”,可是……谁让现在的人都吃这一套呢!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是时代的最强音!特别是在西晋被胡人灭掉,东晋偏安一隅的情况下,如果桓温知道了,不仅不会责怪赵川,反而会觉得那家伙会来事。

    “对了,道坚,叫人把那两块牌子拿回去,咱们还是得给桓温大都督留点东西的。”

    眼前的鲜卑骑兵尸体,连衣服都被扒下来了,不知道是流民做的还是赵川等人做的。

    这段时间,苏道质的大名简直要响彻大江南北,如果这年头有网络,十大话题里面,关于苏道质的绝对会超过八条!

    羽扇纶巾,弹指间敌酋灰飞烟灭,自祖狄之后,汉人有多久没打出这么酣畅淋漓的一战了?

    不过始作俑者赵川,此时的境遇并不算太好,因为后院“起火”了。

    彭城里一间不起眼宅子的最尽头,美丽的“建康明珠”谢道韫头发散乱,骑坐在赵川的腰间,两人姿势诡异的躺着床上。

    她手里的匕首横在自己白皙的脖子上,赤红着眼睛问道:“你脱不脱我的衣服,今天你是不要也得要,不要就别想走出这间屋子!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道韫,你听我解释,男女间巫山**乃是人伦乐事,你将来定是要成为我正室夫人的,何必赌气……”赵川话说一半,谢道韫已经拉开腰带,上身衣服随即脱落,春光乍泄之际,赵川连忙坐起身帮她固定住衣服。

    “好了,我答应你,以后一定不会亲身犯险,你不要这样作贱自己好不好。”

    女孩的眼泪已经打湿了他的肩膀,赵川拍打着谢道韫的背,试图让对方安静下来,没想到却是哭得更厉害。

    “你只想着自己建功立业,有没有想过我这么多天担惊受怕是怎么过来的。

    你一次次浑身鲜血出现在我的梦里,叫我怎么安心!

    你是不知道鲜卑慕容势力有多么大么?万一计策失败怎么办?

    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做的又是什么!!你想玩火玩到什么时候!”

    面对谢道韫的质问,赵川无言以对。

    他玩得确实太大,再大就要跟慕容恪这样的地狱级高手过招了,这次能赢,其实有很大的侥幸成分在里面。

    只是现在说这些也迟了啊,已经走上一条不归路,没有办法回头了。

    “来,洛阳宝藏我已经有头绪了,过来看看。”

    赵川给谢道韫系好腰带,来到书案前,摊开一张大纸。

    “tsanswers?”

    他在纸上写下谜题,顺便在旁边绘制了26个英文字母的键盘。

    情绪激荡的谢道韫,一下子被这些未知的东西吸引住了,跪坐到赵川身边,看着桌上的谜题。

    “这应该是一种我没见过的语言,几个字符组成一个词么?”

    建康明珠就是建康明珠,一眼就看出英文的道道。赵川欣赏的看了谢道韫一眼,在她红润的小嘴上轻轻一啄。

    “夫人真是冰雪聪明,那你知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谢道韫摇了摇头,这她哪里能猜出来。

    “这句话是问,有什么东西从来不问问题,但是却知道很多答案?”

    “你呗,从来没见你向谁请教,还不是什么都知道。”谢道韫俏皮的给了赵川一个媚眼,说出来的话差点没让这个贱人噎死!

    谢道韫这一眼让赵川骨头都轻了几分,他拍拍对方的小手说道:“答案是十个字母,因为有人试验过,超过十个字母,就会出现毒气,我已经知道答案。”

    赵川在谢道韫手心里写下“dictionary”这个单词,凝视着她说道:“对照着那26个字符,你记下来了吗?”

    看到赵川是如此严肃,谢道韫在心里过了一遍,又在对方手上重新写了一遍,两人都点头确认。

    “如果我有什么意外,把答案告诉你叔父,我不想欠他什么。”

    谢道韫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刚刚想开口,赵川把手指按在她的朱唇上。

    “不许皱眉头,皱眉头容易老,记住没有。”

    谢道韫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来,轻轻点头。

    “和你相识是缘分,与宝藏什么的无关。只是如果我不在了,有宝藏在你手里,想必日子会好过许多,谢家上下也会记得你的好,别打岔,我还有话没说完。”

    “最后,如果我还活着,以后要跟你生很多很多的孩子!”

    说完赵川就要起身,胳膊被谢道韫死死的抱住。

    “你不要走,宝藏什么的我不要了,我跟你私奔好不好,求你了。”在谢玄面前强硬如雄狮的谢道韫,此刻只是个无助的小女人,情绪已经彻底崩溃。

    “你叔父在门口呢,能跑哪里去啊?乖啦,回寿春吧,我现在就要回苏家堡,下一站是许昌了,我们就在这里别过了。”

    看到谢道韫又想“献身”,赵川按住她的小手。

    “不要因为我而迷失,更不要作贱自己,你永远是建康城最有才学,也最骄傲的大才女。我把宝藏的钥匙告诉你,你还看不出我的心意吗?”

    赵川的心意就是我认定你了,谢道韫又岂能不知道!

    “注意安全。”“嗯。”“打仗输了跑快点。”“嗯。”“刀剑无眼,你注意躲着。”“嗯。”“每天早点休息。”“嗯。”

    一个问一个答,赵川的回答始终都是“嗯”。

    谢道韫说了许多废话,最后换来赵川一个温柔的长吻。

    “我走了,你也回寿春吧。”

    赵川把谢道韫死死的按在软垫上,不让她起身,随后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很快,谢安进了房,看到眼神涣散,失魂落魄的谢道韫瘫坐于书案前,若不是知道这两人爱的死去活来,还以为自家侄女被赵川玷污了。

    “是你要来的,人你也见到了,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叔父,你让我走好不好,求你了,你让我跟他一起走好不好,我不做谢家的女人了,你把我从谢家族谱上除名吧,我……”

    啪!

    谢道韫左脸上出现了一道鲜红的掌印!

    “你曾经是谢家最出众的子弟,但今天我对你很失望,跟我回寿春吧,如果你再闹,我会把你妹妹谢道灿嫁给那家伙。”

    谢安恨铁不成钢的挥了挥衣袖,摔门而出!

    谢安走后,谢道韫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一如她在谢玄面前指点江山时的睿智。

    “果然啊,你们都是在把我当做工具,想必嫁到江北以后,也难逃操控的命运吧。

    哼哼,如果你刚才肯骗我一下,说不定我就把宝藏的钥匙告诉你呢。

    川,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啊。”

    谢道韫从衣袖里拿出赵川写有英文的那张纸,随手撕成碎片,散落一地。

    谢家的长女,已经死了。赵川的贤妻,却醒了过来。

    而离开了这间民居的赵川,却没能顺利离开彭城,他被桓温“请”到了府衙,同在府衙的,还有苏道质的宝贝女儿,九岁的小萝莉苏蕙,以及丫鬟打扮的淑文。

    桓温不怕他跑,只要他还是赵川,就一定会来彭城,老辣的北伐讨逆大都督赌对了。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