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逐流 第251章 南下苏家堡

时间:2017-12-16作者:嘉宝儿

    长安城的天王宫还是那样弘大而低俗,缺乏品位,弥漫着一股暴发户的味道。氐人擅长的是建设板房,而不是宫殿。

    不过这座经常让人诟病的宫殿,此时却无人在意它的粗鄙。天王苻健端坐于王位之上,秦国基本上排得上号的文臣武将都在这里。

    除了形同流放的梁安没有到场以外,其余的人,都是眉头紧锁,不按常理出牌的苻健,给了诸位大臣们出了个难题,究竟谁来当秦国的下一任皇帝比较好?

    怎么说呢?这种问题当众提出来真的好么?按照一般的套路,不是皇帝一个个把大臣们都叫过来,然后单独询问,最后所有大臣们都会说这是陛下的家事,臣不便过问云云。

    最后君臣一副和谐景象么?

    苻健这家伙为什么这么任性胡来啊!

    即使是有所不满,在场的众人则是无人敢发问。

    “陛下,立太子这种事情,乃是家事,臣等怎可妄自揣测?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满脸胡渣子的丞相雷弱儿,嗓门整个宫殿内都能听见,名字是弱儿,但不论身材还是声音,一点都不弱。

    他几乎是最大的官了,此时他不出来说话,谁又敢出头?

    “诶?丞相何出此言啊?无妨无妨,太子乃是国本,不单单是我的家事,各位请畅所欲言嘛。那个,苻坚,这一辈中以你为首,你觉得哪位皇子更合适当太子?”

    苻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苻坚,在众人错愣的目光当中,后者硬着头皮走出列,却单膝跪倒在地,低着头并不言语。

    mmp!

    如果可以骂人的话,苻坚要把皇位上坐着的这厮从头骂到脚!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清楚的,苻健这厮为了传位,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半部落半封建的政权,并没有父亲的王位一定要传给儿子的道理。这在历史上已经有无数的例子验证了,只要是同族的血亲,都有继承王位的资格,无论是儿子,还是叔叔,甚至爷爷辈,都出现过这种情况!

    反倒是汉人政权,强调长幼有序,立嫡不立长,立长不立幼!

    从理论上说,他苻坚也是有机会继承王位的,当然,只是理论上,实际上的可能是零。

    但你特么第一个把我叫出来问这种问题,就很有些不厚道了!明明知道我根本就不可能当皇帝,还这么防着我,有几个意思?

    不单是苻坚同父异母的大哥苻法,也不单单是雷弱儿那些各怀心思的大臣,就连苻健的叔父苻安(苻健他爹苻洪的亲弟弟),都是皱着眉头,觉得苻健这事办得很不妥!

    防着苻坚防成这样,吃相也太难看了,你让苻家其他的子侄辈怎么想?

    “马上得天下,文治安天下。咱们虽是氐人,却也并非蛮夷,汉家的三纲五常,乃是正统大道,不可违背,逆天而行。”

    苻坚低着头,心中像是吃了满满一盆绿头苍蝇,恶心到了极点,说得这些话,每一个字都让自己想吐!

    定下一个基调,后面的话就不能随便乱说了,听到苻坚是如此识趣,苻健不动声色的满意点头说道:“侄儿深明大义,请继续说下去!”

    “立嫡不立长,立长不立幼,乃是汉家的正统,侄儿觉得并无不妥。至于其他的,乃是陛下家事,侄儿不敢妄自揣测。”

    苻坚把“侄儿”两个字咬的很重。

    他是可悲的侄儿,如果是苻健的亲生儿子,哪怕是庶子,此时也是当之无愧的继承人,可惜啊,只是侄儿……

    “坚头儿言之有理,这样吧,立嫡不立长,就在苻生和苻柳两人之间选择吧,你们今天都回去想一想,明日这个时候,到天王大殿,把写好的陈条送上来。”

    今天他只是为了试探,还有打草惊蛇,并非是脑子烧坏了。明日大臣们,亲族们把各自的想法交上来,彼此之间看不清谁是谁的人,这样正好给了自己做局的空间。

    苻坚做事一板一眼,讲的都是大道,而苻健则是神经刀,关键的时候来一下生猛的,谁也不知道这厮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短暂的朝会结束了,没有任何人问怎么给苻苌报仇,也没有任何人问万一桓温在攻陷洛阳以后继续攻打潼关怎么办,也没有任何人担心在弘农前线屯田而没有正规野战军保护的梁安,他好像被刻意的遗忘了。

    走出天王宫,关中那六月的太阳已经有点毒辣,让苻坚一阵阵眩晕。苻生从他身边走过时,得意的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

    两人之间的欠账,迟早会清算的,就看鹿死谁手!

    苻柳才六岁而已,任何人都不会把宝压在这个黄口小儿身上,那么苻生,就成了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这一轮的最大输家,非苻坚莫属,当然,他还算好,有长远的打算,并不计较苻健的算计,因为这本身就在他意料之中,按照王猛的谋划,这样似乎更好,更利于他蛰伏下去。

    不过长安内卫黑甲军的头领苻菁,可就没苻坚这么好说话了!

    当年,苻菁的叔父苻健接掌其部众后称东晋官爵,并与东晋朝廷联络,以苻菁为扬武将军,准备进攻关中。这时,两人的关系很铁,几乎是肝胆相照!

    不久苻健正式出兵关中,并于盟津分七千兵让苻菁走河东地区经轵关渡过黄河,自己则领军渡过黄河并经潼关直取长安。

    苻健在分别时假惺惺手执苻菁的手说:“若果事情不成功,你死在河北,我死在河南,不再相见。”让这个侄儿感动得一塌糊涂。

    然后随着据守关中的杜洪派往抵抗苻健大军的将领张先于潼关战败,渭北的氐、羌酋长都向苻健投降,苻菁所过的郡县都向其归降。及后苻菁在渭北生擒张先,三辅郡县堡垒皆尽向苻健投降,杜洪亦弃长安出奔,苻健得以入据长安。

    可以这样说,秦国现在一半的土地,都是苻菁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

    之前苻苌还在,苻菁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是嫡子长子,但是!

    现在苻苌不是已经死了么?为什么你不打算把位置传给我?

    苻菁是快意恩仇的人,他很不能理解苻健为什么会把王位传给自己那不成器的两个儿子。

    苻生,长安城人人知道的混蛋,他做下的恶事简直是罄竹难书,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骂苻生的话都能从早上骂到夜晚,这厮还没死,完全是因为他的身份。

    而且可以这样说,苻菁认为将来苻生必定会不得好死!

    而苻柳呢,则是个六岁小孩,说得难听点,比汉献帝还不如。

    这种人,怎么可能在现在群狼环伺的环境下活下来?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现在秦国都需要一个强势的皇帝,比如自己这样的!

    明知道把皇位传给这两人其中之一,就是拖着大家一起死,你还这么做,实在是太让人难以忍受了!

    苻菁心中已经种下了反抗的种子,但怎么操作,他心中还完全没有头绪。

    苻健往水塘里投了一块石头,但造成的波澜,却很久才散去。

    当然,已经老糊涂,做事颇有些不靠谱的苻健,不会想得那么远。

    长安城的变故,还在淮河以北厮混的赵川怎么也不可能知道。

    姚苌的行踪并不难打听,谢奕派出的斥候,最后发现他的位置,是在许昌附近!

    许昌已经是黄河南面,离洛阳已经不是太远了。

    许昌与天下中心洛阳皆位于黄河之南,均背靠嵩山山脉,洛阳处在嵩山山脉的西北部,许昌处在嵩山山脉的东南部。许昌向北可直抵黄河,路程仅有二百余里;向西北经禹州、登封等地可至洛阳,也不过三百余里的路程。

    谢奕得到消息,姚襄已经攻陷许昌(确切的说是占据,因为这里本身就已经是三不管地带了),姚苌也跟他汇合了,顿时皱起眉头。

    他的任务和兵力,都不允许去和姚襄的兵马正面硬碰硬,这也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这些事情,即使要做,也是谢玄在桓温手下去做,而不应该由着自己出面!

    “看来我也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前面的路,你要小心一点,避开姚襄,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谢奕拍了拍赵川的肩膀,对这个女婿很满意。

    他一向都不喜欢那些舞文弄墨的文人,而大女儿却十分喜欢这些东西,让他很是头疼,所以很小的时候,就让自己的弟弟谢安来教导谢道韫和谢玄,这也算是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识。

    赵川这厮看上去虽然油头粉面像个小生,但却从小在市井长大,那些弯弯绕绕的江湖经验比谁都要丰富,不可小看,这种人如果女儿喜欢,那再好不过,正好形成互补。

    “那个,如果你不介意,不妨去苏家堡呆一段时间,那里船只不少,送一两千人走鸿沟简直易如反掌。你不去,桓温也迟早会去的,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谢奕把赵川拉到一边,在他耳边嘀嘀咕咕半天,听得赵川直点头。

    大队人马扬长而去,谢道韫的老爹是个爽快人,来去如风。空空荡荡的大营里面就剩下赵川那一千多人,可以几个人住一个帐篷。

    “主公,谢将军是你什么人?我看他对你……还挺慷慨的。”石越有些惊讶的看着谢奕留下来的物资,兵器,军服,都是五千人用的数量,箭矢也是十几车的给,就连帐篷都是可以供万人扎营。

    就算要走了姚苌那边投降的一千多俘虏,也不至于这么慷慨吧。

    “很多事情,你不懂。不过也无所谓了,收着便是,你去清点一下,安排大军准备朝着西南行军。”

    西南?那不是往回走?

    石越一脸懵逼看不懂赵川要玩什么,倒是在一旁的小萝莉苏蕙轻声说道:“我们要去苏家堡,往鸿沟那边走。”

    鸿沟在什么方向石越是知道的,看到赵川在一边思考问题,又不好多问,只好下去通知诸葛侃等人准备开拔。

    他走了之后,苏蕙咬咬牙,拉着赵川的衣袖轻声问道:“那个,川哥哥,真的要去我家吗?可不可以不去啊。”

    如果再见到自己的爹,苏蕙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这次是一时冲动跑出来,因为她爹想送她给桓温家的人当妾身,当时也是怒气冲昏头,现在知道爹也是很关心她,特意跟谢奕联络,苏蕙虽然依旧不愿意去当小妾,但气早已消了。

    再见尴尬,却成为下一个难题。

    “没事,我们不住苏家堡,只是去拜访一下你父亲,万事有我呢,以后你就跟着我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什么时候累了,就什么时候送你回到你爹身边,好吗?”

    赵川拉着苏蕙的小手,伸出一个小指头说道:“拉钩,你什么时候累了厌倦了,我什么时候送你回家,好不好?”

    苏蕙羞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伸出比赵川小了许多的手指,跟对方拉了拉钩。

    “说好了,不许反悔了。那个,还有件事。”

    苏蕙从腰间的小包里拿出赵川给的那把手枪,声音比蚊子还要小:“这个东西能不能送给我防身?毕竟这玩意很厉害呀!”

    这么小就玩枪?会不会太危险?

    算了,这样也好吧。自己拿着枪,实在是太怪异,也把自己习惯弄坏了。

    “这东西要上子弹才能用的,来我教你怎么用。”

    系统给的枪,后坐力和声音都比现实的产品要小得多。赵川带着苏蕙去了一个无人的小树林,倒是没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他如果带王孟姜去,肯定是去你侬我侬谈情说爱去的,带个九岁的小萝莉去树林,众人还没想出他想干什么。

    一个时辰以后,苏蕙吓得小脸煞白,也明白了赵川究竟有多么信任她。

    这件东西,如果出其不意之下,她这么大的孩子,能把晋国最厉害的武将杀死,而且还不会受一点伤。

    “川哥哥,这东西要是能用在战场上,你一统天下都不是难题啊!”

    苏蕙有些兴奋的对赵川说道。

    那还用你说?只是枪械这玩意都出来了,世道也就彻底不同了,我自问还没那个能力啊。

    赵川一脸苦笑的对着苏蕙摇摇头,却没多说什么。

    两人回到大营的时候,众将早已等候多时,所有的事情都已准备完毕,只等赵川一声令下,他们就将往苏家堡进发!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