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914章 出一趟远门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厉景琛眉心微微一蹙,抬眸望去,看见前方就是他们曾经许过愿的那个教堂。

    “老婆,咱们进去看看,嗯?”

    “不了,”布桐摇了摇头,“里面的许愿树已经不见了,没什么好看的,咱们去前面走走吧。”

    “老婆,进去看一眼,你是不是害怕记起之前的事情,你放心,有我陪着你,你不会再经历上一次来时的痛苦了。”

    布桐失笑,“当然不会再经历了,有老公在,我什么都不怕。”

    “好,那咱们进去看看。”

    “那走吧。”

    两个人走进教堂,发现里面居然有不少来来往往的人。

    “老公,好奇怪啊,这里之前就是靠许愿树吸引人的,我一个人来的那次,因为许愿树已经倒了,所以基本没什么人来了,怎么现在又有这么多人来了?”

    男人神秘一笑,“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布桐何等聪明,一下就猜到了什么,但却有点不敢相信,加快脚步走了进去,远远地,便看见让她震惊的一幕。

    只见原本种着许愿树的地方,长着一棵比之前的许愿树还要大很多的苍天大树,上面挂着灯,衬得它绚丽而夺目。

    更重要的是,上面挂满了许愿牌,小木牌在微风的吹拂下,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布桐彻底愣住,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倏地转头望向身旁的男人,“老公,这不会是你给我准备的惊喜吧?”

    男人温柔地看着她,“我们第一次来这里,挂上许愿牌的时候,我就悄悄给工作人员留了电话,万一这里有什么变故的话,叫他们通知我,免得给老婆留下遗憾。

    接到他们电话的时候,正是我要跟你离婚的时候,我抽不开身过来处理,就叫他们把所有许愿牌全部保存好,后来我飞机失事,就再也管不了这件事情。

    直到之前回来之后,我第一时间联系了他们,让他们换了棵树种植在这里,把原来的那些许愿牌全部挂了上去,但是这阵子忙,一直没时间带你来看看......”

    布桐的心里又酸涩又感动,眼底氤氲起了雾气,“就两个许愿牌而已,你至于花这么大的功夫嘛,还悄悄给人家留了电话......”

    厉景琛温柔地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缓声道,“我还不了解你?你最相信这些了,相信许的愿望一定会实现,如果让你知道许愿树倒了,一定会难过的,更何况我们约好了以后要来找回许愿牌的,我怎么能让你的期待落空?”

    布桐感动得一塌糊涂,“老公,你费心了,谢谢你。”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厉景琛对她,真的细心得让她有时候都自叹不如。

    是得有多爱一个人,才能为她把所有事情都考虑得这么面面俱到。

    仿佛只要有他在,她就可以永远无忧无虑下去。

    厉景琛轻轻将女孩搂进怀里,“夫妻之间最不需要说的就是谢谢,老婆,许愿树或许会老、会倒,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们的许愿牌就像我们的爱一样,无论经过多少岁月的变迁,都是不会变的,你想要的,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替你守护,所以我们的愿望依然会实现,说不定已经实现了。”

    布桐扬起嘴角,靠在他怀里仔细想了想,道,“还没彻底实现呢,因为我的愿望太长远了,但已经在一点点实现了。”

    男人低笑出声,“好巧,我许的愿望也很长远,也在一步步实现。”

    布桐紧紧抱着他,安心地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老婆,”男人抚摸着女孩的发心,低声道,“现在林澈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他做了这么多坏事,我不可能放过他,等他的伤养好,就会把他扔进监狱,等待他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余生。

    可是另一个组织还在,等打探到了消息,我会亲自去剿灭他们,以后我们全家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布桐猛然睁开眼睛,抬头看着他,“这样的事情,不是交给外国的警察去处理就好了吗?为什么要你亲自去,我不同意,他们那个组织,比林澈还要恐怖,我绝对不会让你去冒险的。”

    “老婆,我是军人,到现在还留有军籍不说,就算没有,我也一定要亲自去,他们在一些偏远落后的小国家,当地的警方如果有办法制伏他们,就不用等到现在还让他们存在了,只有我们的火力能把他们消灭,也只有我们的人才有这个战斗力跟他们抗衡,你难道要我坐在家里指挥,让兄弟们去冒这个险吗?”

    布桐摇了摇头,“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不希望任何人去冒险,我只是觉得,交给警察处理才是最好最稳妥的办法,你们去一个陌生的国家,而那里是他们的老窝,从某种程度上说,你们就已经是吃亏了的,危险系数也会增加,太危险了老公,咱们再想想办法,好不好?”

    “我只是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万一查到了,我就得去,可能会离开家里一阵子,我会快去快回的,但现在还没有线索,所以一切都只是假设。”

    布桐松开他,转身跑向许愿树,拿了一个许愿牌在上面写字。

    厉景琛的心柔软得不像话,迈开长腿走上前,不用看,也知道她写的是什么。

    “老婆,”男人温柔地唤着她,“我跟你保证,你这一次的心愿,一定能很快实现,我会尽快让这些事情结束,给你和爷爷孩子一个安稳的家,我们一家人再也不会分开。”

    布桐拿着笔的手一顿,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直接砸落在刚写好的字迹上面。

    “怎么了?”厉景琛急忙抬手捧起她的脸,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我只是这么一说,你怎么哭起来了?我说了,只是提前跟你说有要出一趟远门的可能。”

    布桐像是发泄一般,哭得上气不接,“我知道,我知道如果有需要,你一定会去的,我也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自私地拦着你不让你去,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忍受再跟你分开了,哪怕是几天都不行,所以如果一定要去的话,我跟你一起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