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910章 坠海之后(2)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我完全不知道我会昏迷这么久,发了疯似的想要回家,想要见到布桐,可是我动不了,甚至我连电话都打不出去,我只能一边请老伯全力医治我,一边等他和她女儿去卖鱼的时候,到有电话的地方,让他们帮我给布桐打电话,可是他们回来的时候跟我说,我给他们的号码已经是空号,无法打通了。

    冷静下来之后我就在想,没打通也好,我现在这副样子,跟一个残废有什么区别?回去之后能做什么?难道要布桐帮我把屎把尿,照顾我一辈子吗?我知道她一定是愿意的,可是我不愿意......

    所以你知道真正的痛苦是什么吗?是我的人在那个不知名的小村庄里,可是我的心早就飞回了帝都,我躺在那里,苟延残喘度日如年地活着,没有人比我更懂生不如死的感觉......”

    慕西临听得鼻子泛酸,“那后来呢?”

    “后来?”厉景琛又给自己灌了一杯红酒,轻笑一声,道,“后来我又在床上躺了一年多,这一年多里,我又让他们帮我打电话试图联系宋迟,但是一样没有音讯,当然,我如果想回帝都,是可以回去的,可是我不想这样回去。

    我想要的,是给布桐所有的爱,当她的避风港,而不是成为一个废人拖累她,所以就算再想她,我也不能就这样回去,我只能一天天熬着,每天敷着草药,疼得一次次昏死过去,终于有一天,我站了起来。

    我拼了命地运动,花了最短的时间复健,让自己的身体恢复到正常水平,才回到帝都,可是回来的时候,布桐已经不在了,我找到宋迟,让他去打探,知道布桐很快会回来,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景琛,我猜到你那几年一定不好过,否则你怎么可能不回来,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经历了这么多......”

    厉景琛看着他,眉眼间流淌着一抹艰涩,“直到现在,我依然会梦见我躺在那个又小又破的木屋里,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站起来,每次我都会在一身冷汗中惊醒,所以我很庆幸自己挺过来了,更加庆幸布桐没有出事,我和她曾经所承受过的痛苦,都得到了回报。

    所以西临,活着才有希望,现在的确还没有找到唐诗,她存活的概率的确很低,可是只要一天没找到她的尸体,你就不能断定她已经死了,万一她还活着,可是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死了呢?”

    慕西临明显动摇了,双手抱着脑袋,张了张嘴,压抑而痛苦地哭出声,“啊......”

    厉景琛安静地陪着他,不知道过了多久,慕西临的哭声才渐渐小了下去。

    厉景琛起身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给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无论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唐诗。”

    ......

    厉景琛走后,慕西临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失神许久,才终于爬起身,走出了酒窖。

    “慕总,你怎么样了?”守在门外的钱进上前问道。

    “我没事了,回房洗个澡睡一觉,你回去吧,别在这守着了。”

    “不行,我家姑爷说了,要寸步不离地守着你,”钱进犹豫了一下,道,“慕总,我不会说话,也不会安慰人,我知道诗爷出事,你是最痛苦的那个,但我还是想说,诗爷如果知道你这副样子,一定会不安心的......”

    “刚刚景琛劝过我了,道理我都明白了,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那就好,真是看不出来,我家姑爷看上去那么高冷,劝起人来还真有一套。”

    “是啊,景琛从来没这么认真地跟我说过这么多话,”慕西临笑了笑,“钱进,你也不容易,你说,我们的爱情怎么就能坎坷到这种地步呢?是我们上辈子欠债太多了吗?”

    钱进脸上闪过一抹痛色,“我现在已经不想去想那些事情了,只想好好守护星月湾的每一个人。”

    慕西临没再多说什么,迈开长腿上了楼。

    主卧里的一切,都跟他那天早上回来的时候一样,衣帽间里的衣柜门都敞开着,柜子里只留下了他的衣服。

    梳妆桌上原本摆着的瓶瓶罐罐,也都不见了。

    慕西临缓缓在梳妆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淡淡一笑,“诗诗,你还真是用心良苦,为了让我相信你是丢下我离我而去了,就把你的所有东西都收拾走了?其实你就算跟我说了你的决定和选择,我也未必拦得住你的......不是未必,是我压根就拦不住你,不是吗?”

    慕西临叹了一口气,垂下眼眸,眼角的余光,突然落在一旁的垃圾桶里。

    里面没有别的垃圾,只有一个纸团,慕西临下意识地弯腰捡了出来,把纸团铺展开来一看,脸色一寸一寸地白了下来......

    ......

    晚上不到八点钟,黎晚愉就回到了星月湾,打电话给布桐,两个人约好在茶室里见面。

    “晚愉,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到很晚。”布桐一边泡着茶,一边开口道,“你在外面一定吃得很油腻,喝点爷爷的普洱茶去去油。”

    “表妹,你真好,”黎晚愉双手托腮看着她,“你真是当得了总裁也居得了家还拍得了戏,难怪那么多人崇拜你。”

    “你少给我戴高帽子,说说看,最近跟楼星宇怎么样了啊?吃了饭不要去看看电影什么的吗?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这还早啊?我吃了饭还去商场逛了一圈,给争争和小月牙准备新年礼物呢,不然我可以回来得更早。”

    “为什么啊?”布桐给她端了一杯茶,问道,“跟楼星宇聊得不开心吗?”

    “也不是,就是不怎么想跟他多待,所以就找了个借口,吃了饭就走了,再说了,你不是说有话跟我说吗?所以我就赶紧回来了。”

    布桐喝了一口热茶,道,“我想跟你说的,就是跟楼星宇有关的,你走的时候跟我说,楼星宇约了你好久,你是推不掉了才出去跟他见一面的,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