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901章 怎么可能丢下你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我说得没错,对吧?”唐诗看着他的反应,便知道自己戳中了他的内心,继续道,“所以林澈,你死在这里很不值得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可能不懂吧?开门,放我们走,否则你没了命,就再也没有可以报仇的机会了。”

    “唐诗,你找死......”林澈敛了敛神,眼底浮现出一抹阴鸷,那视线就像一条毒蛇,缠绕在唐诗的脖子上,死死遏制住她的呼吸。

    “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说把人带走就可以带走的?”

    “可是你别无选择,不是吗?”唐诗一脸淡然,“你如果不想死,就只能放我们走。”

    林澈眸光深了深,忽的一笑,“好,我放你走。”

    唐诗自然不相信他有这么好说话,防备地一步一步往后走去,“开门!”

    林澈按下按钮,第一道玻璃门开启。

    唐诗走出了第一道门,等关上后,紧跟着第二道门开启。

    唐诗急忙转身跑到甲板上,可还没跑到一半,“砰”的一声枪响,她的背上便中了一枪。

    唐诗连带着怀里的小月牙,重重地往前扑去,摔倒在地上。

    好在她身上穿了防弹衣,并没有受伤,身后紧跟着林澈通过甲板上的扬声器传来的声音,“唐诗,我带了你这么久,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学不会长脑子呢?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你们离开吗?我在外面安装了枪,不出船舱也能开枪,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唐诗急忙转身,将小月牙护在身后,将身前的风衣一掀,露出腰上绑着的炸弹,举着手上的遥控器,大声道,“林澈,你开枪啊!你看到没有,我身上的炸弹虽然不多,但是足够炸掉你的船了,你开枪,我们同归于尽啊!你死了,厉总就安宁了!”

    “好,真不愧是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的,看样子,你很了解我,死死抓住了我的弱点,对吗?”林澈不怒反笑的声音传来。

    “没错,我赌的就是你不敢死,林澈,你把我当成工具,利用欺骗那么多年,可是你万万没想到,我这个工具,有一天会坏了你的好事吧?”唐诗一边防备地握着遥控器,一边脱下身上的风衣,披在小月牙的身上,“月牙儿,快穿上。”

    “干妈,月牙儿怕怕......”小月牙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月牙儿乖,咱们不怕,有干妈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唐诗用风衣把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连脑袋都被帽子盖住。

    “月牙儿,快到宋迟叔叔这里来!”宋迟穿着潜水衣,全副武装从海里冒出来,爬上了唐诗的快艇,冲着小月牙张开双臂。

    “月牙儿,快走!让宋迟叔叔带你回家。”唐诗把小月牙护在身后,指引着她去找宋迟。

    小月牙止住了哭声,拖着及地的风衣,跌跌撞撞地往宋迟走去。

    “砰”的一声!

    林澈找准了空隙,一枪打在小月牙的身上。

    小月牙往前一扑,摔倒在了地上,痛得哇哇大哭起来。

    “月牙儿!”宋迟惊呼一声,“快,慢慢爬过来,快点!”

    “林澈,你还真是下得了手,连孩子都开枪!”唐诗举着遥控器,大声道,“你死了这条心把,她身上的风衣是防弹材质的,你伤不到她,但是你如果再敢开一枪,我就直接引爆炸弹,先炸死你再说!你也别试着对我开枪,我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引爆点,只要你一开枪,炸弹立刻爆炸!”

    “唐诗,我还真是低估你的能耐了,我怎么培养出你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林澈阴鸷的嗓音响起。

    唐诗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一边护着小月牙往宋迟的方向爬去,一边笑着开口道,“林澈,原来你也知道忘恩负义这个词啊?你自己都堪称白眼狼里的鼻祖了,居然还觉得自己有资格对我品头论足?”

    说话间,小月牙已经爬到了游艇的边缘,看了看下方距离两三米高的快艇,吓得缩了缩脖子。

    “小月牙,”宋迟打开了一个碗状的大气垫,“你看,这个很软的,你跳下来,宋迟叔叔接住你,我们回家。”

    小月牙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月牙儿怕怕。”

    “不要怕,宋迟叔叔跟你保证,绝对不会受伤的,爹地妈咪还有太爷爷和哥哥都在家里等你,你快下来!”

    小月牙犹豫了一下,想要跳下去,但还是害怕得直摇头。

    “月牙儿,你快跳,听干妈的话,回家找爹地妈咪!”唐诗着急地催促道,“闭上眼睛跳下去,就不会害怕了,我们的月牙儿是世界上最勇敢的小公主!”

    小月牙爬起身,咬了咬牙,紧紧闭上眼睛,纵身跳了下去。

    宋迟稳稳地接住了小月牙,急忙把她抱上快艇,“诗爷,快下来!”

    “不行,我们不可能一起走的,我必须留下来制衡林澈,你带月牙儿走!”

    “你相信我的驾驶技术,我们可以跑得掉的。”

    “不行,我看到林澈在游艇上安装了重型火力,只要我们三个一起离开,他朝着快艇一开火,我们的快艇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所以你快点带月牙儿走!快点!”

    宋迟急得两眼猩红,“诗爷,我怎么可能丢下你!”

    唐诗大声吼着,“宋迟,当我求求你了,再不走我们的功夫就要白费了,快点带小月牙走,快!求求你了!”

    宋迟左右为难,终究还是咬牙道,“诗爷,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放心吧,快走!”

    宋迟下了下决心,发动引擎,快艇飞快地窜了出去。

    “林澈!”唐诗见他们离开,立刻大声道,“你最好死了想杀小月牙的心,你一开火的话,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船舱里,林澈的脸色已经阴郁得能杀人,他勾了勾唇角,冷笑了一声,走向了驾驶舱。

    从他记事起,父亲就教导他,人在任何时候,都要做好会失败的准备,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留一条可以全身而退的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