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866章 救人还是杀人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厉景琛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钱进是在哪里找到的。”

    宋迟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妈妈哎,老大这醋意真的防不胜防,差点吓死他了。

    宋迟敛了敛思绪,汇报道,“老大,在很郊区的一个废屋内找到的,只可惜,绑架他的人都提前走了,估计是察觉到我们要找过去了,所以提前撤了,钱进是个硬骨头,再这么饿下去,早晚会饿死,他们既然不想让他死,自然得让他得救。

    根据钱进说,绑架他的应该是四个人,两男两女,听上去年纪都不大,其他信息,他也没办法掌握了。”

    “林澈那边怎么样了?”

    “根据你的吩咐,钱进被救回来的时候,我就联系警察局那边放人了。”

    厉景琛点点头,“小丁任务失败下落不明,林澈一定会想办法打探她的下落,然后再决定是施救还是杀人灭口......”

    男人的眸光深了深,抬眸看着他,“你猜,他会救人还是杀人?”

    宋迟:“......”

    “老大,这么难的问题,你怎么能问我呢?我怎么可能理解林澈的思维方式呢?他可不是普通人,能在布家生活十几二十年还能不忘初心不忘要找老首长报仇的,他的心智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恕我无能,看不懂他。”

    厉景琛淡淡一笑,“如果小丁真的是他的亲妹妹,那她就跟其他人不一样,我倒是很好奇,林澈会怎么选择。”

    宋迟摸了摸下巴,“老大,你这么一说,我也好奇起来了,难不成,小丁会是林澈在这个世界上难得在乎的人吗?”

    厉景琛道,“他最在乎的人是你嫂子。”

    宋迟:“......”

    “老大,我怎么感觉你现在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有种云淡风轻的感觉了,你不是应该咬牙切齿的吗?”

    厉景琛难得的勾唇笑了笑,“以前多多少少觉得林澈对我会有点威胁,所以才会咬牙切齿,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这个资格,又何必吃这种没意义的醋。”

    “对啊,林澈应该是嫂子在这个世界上,最最厌恶的人吧,从小生活在自己身边的人,原来是条毒蛇,谁都会恶心的。”

    厉景琛转动着左手上的结婚戒指,吩咐道,“好好盯着林澈,无人机必须暗中24小时全方位无死角看护星月湾,连只苍蝇都不能放进去。”

    “放心吧老大,咱们团队新研究出来的隐形无人机正在试用阶段,效果很不错。”

    厉景琛眯了眯双眸,“你的心思是不是全在这些东西上面,没心思在集团安心管理,嗯?”

    宋迟顿时闻到一股即将挨训的味道,抓了抓头发,道,“老大,之前是你飞机失事,集团遭遇大动荡,慕总一个人忙不过来,我才硬着头皮上的,我哪是坐办公室管理团队的料啊?现在老大你回来了,要不就放过我吧,我只想继续当你在外办事的小爪子,不想被你关在云端国际,太折磨人了......”

    厉景琛白了他一眼,但还是松了口,“等这些事情过去了再说。”

    宋迟欣喜不已,“谢谢老大!”

    ......

    彼时,林澈刚回到市区的高档公寓,保镖守在门外,有一男一女两个人跟着他走了进去。

    “澈哥,小丁去刺杀布锦添,到现在还没消息,星月湾那边安保太严密了,就像一只密不透风的铁桶,我们打探不到一丁点的消息,也不知道布锦添有没有死。”

    “布锦添恐怕没这么容易死,”林澈来到沙发上坐下,俊雅的脸上浮现着止不住的疲惫,他靠在椅背上,抬手捏着眉心,闭目养神,“要是真这么容易死,厉景琛就不是厉景琛了。”

    “澈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必须想办法把小丁救回来才行啊。”

    “澈哥,小丁这么多天没消息,会不会遇害了啊。”

    “不会,”林澈笃定的道,“如果布锦添没死的话,布桐是不会杀她的,最起码现在不会。”

    “那我们去把小丁救回来,再从长计议怎么杀布锦添啊。”

    “你觉得如果小丁想,她会逃不出来?”林澈反问道,“以她的催眠术,要对付几个保镖,绰绰有余。”

    “澈哥,你的意思是小丁不愿意做这件事情?”男人问道,“小丁是不是还在对那个钱进执迷不悟?我们得想办法让她清醒才行啊。”

    “人在星月湾,怎么让她清醒,她从小没什么主意,什么都听我的,没想到长大了倒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啊,之前她假死,连声招呼都不跟我们打,显然是想脱离咱们,澈哥,你是她最亲的人,她居然连你都不闻不问,眼里只有那个保镖,我真是想不通,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

    林澈睁开眼睛,自嘲地笑了笑,算起来,我们兄妹两个人,好像还都是败在爱情上,说不是亲兄妹,都没人信吧?”

    “澈哥,你到现在就不要再想着布桐了,她都视你为敌人了,你们之间,怎么看也没可能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杀了布锦添,报完仇咱们赶紧撤,不然咱们迟早要折在厉景琛手里,他这个人不好对付啊。”

    林澈盯着天花板,双眼空洞无神,“是啊,杀了布锦添,余生过着逃亡的日子,似乎就是我们生来的宿命,对吧?”

    “澈哥,你在布家,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影响吧?”一直没怎么吭声的年轻女人开口道,“你变得优柔寡断了,不再是过去那个果断杀伐的林澈了。”

    林澈蹙了蹙眉,没说话。

    “澈哥,”年轻女人接着道,“我知道这些年,你在布家要处处小心,讨布锦添的欢心,好得到布家,你过得如履薄冰,我更知道布家的气氛很容易影响你,但是你现在没有退路了,你难道忘了,我们跟另外的组织既要互相帮助,也是一直在互相制衡的,我们如果再不动手,他们那边肯定有所怀疑,到时候连我们自己人都要来对付我们,我们可就腹背受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