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731章 我们再多生几个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厉景琛牵着女孩的手走了上前,主座上摆了两把椅子,宋迟拉开其中一把,让布桐坐了下来。

    厉景琛坐在他身旁,抬了抬手,示意所有人都坐下。

    全场皆默。

    布桐扫了一眼众人,清冷的嗓音缓声开口道,“今天这个例会,是unusua1集团和聚星集团合并后的第一个正式会议,这些年,关于我和我先生的传言一直不断,在这里我正式跟诸位澄清一下,我和他的确因为客观原因,被迫分开了三年,但是现在他回来了,我们之间的误会也已经解释清楚,我们并没有出现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出轨离婚,晚点我会给集团的每一位同事邮件声明这件事情,希望从今以后,无论是在集团内部还是在外面,你们都能做到维护我们夫妻,我不希望再听到任何不实的风言风语,明白了吗?”

    “明白。”

    “布总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众人纷纷附和。

    布桐点点头,“还有,我正式宣布,unusua1集团和聚星集团从今天起,正式以unusua1集团命名,以后不分彼此,希望你们相处的时候,不要有党派之分。”

    “布总,这件事情是不是还需要谨慎考虑一下?”聚星集团这边的员工出声道,“就算要命名,也应该是以聚星集团命名才对啊。”

    “不必,”布桐直接解释,“unusua1,就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它比聚星,来得更有意义。”

    当初她把爸爸留下的产业起名为聚星,是为了纪念妈妈,但是现在,不必了。

    众人点点头,没有再提出质疑。

    “另外,我先生会顶替我的职位,任职unusua1集团的执行总裁。”布桐补充道。

    “是,布总。”

    “好的布总。”

    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厉景琛牵着布桐的手,来到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内的陈设不变,打扫得一尘不染,跟三年前几乎一模一样。

    布桐缓缓走了进去,心底的某一跟神经被调动了起来,回忆的画面如电影序幕般,一帧帧地涌入她的脑海。

    她曾经无数次地梦到过这里,后悔当年来到这里,失去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个孩子。

    她曾经以为,这里是她生命中最痛苦的地方,可是现在她知道了,这里是见证了厉景琛究竟有多爱她的地方。

    她想起厉景琛在这里朝她下跪,想起他毫不犹豫地拿到刺伤自己。

    三年前,这里从天堂变成了地狱,三年后,一切真相揭开,又从地狱变回了天堂。

    “老公,”布桐转头看着身旁的男人,“你说,我们失去的那个孩子,会是儿子还是女儿?我好想他”

    厉景琛轻轻将她拥进了怀里,“我不后悔,孩子的离开能换回你的命,我从来就不后悔,我欠他的,下辈子还。”

    布桐摇了摇头,“不怪你,是我们跟他有缘无分,他来得不是时候,下辈子我们一定可以再跟他团聚的。”

    “嗯,所以老婆不难过了,我们再多生几个,没准他就再次投胎来了。”

    布桐:“”

    “我不要。”

    “你不想生,嗯?”

    “生肯定是要生的,但不是现在,我们刚团聚,我想好好跟你在一起,现在不想怀上孩子,”布桐猛然想起了什么,“所以从今天开始你注意避孕,什么时候我想生了再告诉你。”

    “好,都听老婆的。”

    布桐心满意足地靠在他的怀里,软糯的道,“老公,你抱我去楼上躺一会儿吧,我好久没去那里了。”

    “好。”厉景琛俯身将女孩

    打横抱起,走上了楼。

    楼上也是刚打扫过的,连床上用品都是新铺上的,两个人躺在上面聊着聊着,就亲在了一起,亲着亲着,就再也没有停下

    云雨过后,布桐靠在男人的胸膛上休息,指尖在他的脸上勾勒着他的轮廓,小声道,“老公,林澈给我了好多短信,我想去见他一面。”

    “不许去,”厉景琛不假思索地反对道,“他的事情交给我处理,以后你不许再见他。”

    “可我不是去听他解释的,我是去找他算账的,”布桐的声音冷了下来,“晚愉跟我说了,我手术的时候,他全程都看到了你为我做的一切,可是他隐瞒了一切,害得我误会了你,害得我们分离,我绝对不会原谅他!”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希望你再去见他了。”

    “一切都该有个了断,而且就算我不见,向晨也会想见的吧?”她抬起头看着男人的脸,“向晨是你安排的,对不对?”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嗯?”男人不答反问道。

    “向晨恨林澈,我可以理解,但是她有软肋,她的家人就是她的软肋,否则她不会等了这么多年才出来,可是当我说要派人去保护她的家人时,她却说不用了,还说自己和家人很安全,我想象不到,还有谁能很好地保护他们,在帝都,能跟林澈抗衡的就只有unusua1集团的势力了,所以当时不是西临就是宋迟去找的向晨。”

    布桐笑了笑,继续道,“西临明显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所以一定是宋迟,能指使宋迟的,只有你了。”

    “老婆很聪明,”男人温柔地看着她,“西临跟唐诗走得近,嘴巴又管不住,所以我回来的事情没让他知道,至于向晨,是宋迟这些年想方设法调查林澈时,无意中查到的,所以我就让宋迟去把她找来,揭开林澈虚伪的嘴脸。”

    布桐眨了眨眼睛,“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林澈对我怀着男女之情,所以你以前才会经常吃醋,对不对?”

    厉景琛没有说话,但布桐知道,这是默认的意思。

    她顿时急了,“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

    “老婆,你别急,”厉景琛摸着她的脸,柔声安抚道,“你失去的东西太多了,爸爸走了,妈妈跑了,那时候的你根本经不起林澈的背叛,而且我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没有跟你说。”

    布桐有些不认同,“其实你如果说了,我多少都会去防备他,说不定后来就不会生这些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