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705章 我想他......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哥”

    “桐桐,你醒了?”正在处理文件的江择一急忙起身走上前,“你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布桐看着他,哽咽道,“楚牧呢?”

    江择一脸上的神色黯淡了下去,“在太平间,已经通知了他的家人赶过来,见他最后一面。”

    布桐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胸口剧烈起伏了起来。

    江择一才病床边坐了下来,叹息道,“桐桐,医生说你悲伤过度,所以才会晕倒,逝者已矣,你要坚强点。”

    “都走了”布桐扯了扯嘴角,唇瓣不停地颤抖着,“他们一个个的,都离我而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不会回来了”

    “桐桐,你别这样”江择一的心疼得难受,最终还是开了口,“桐桐,哥哥想问你一句话。”

    布桐疲惫的道,“你问吧。”

    江择一的嗓音止不住涩然,“你给哥哥交个底,这么多年过去了,厉景琛在你心里,到底占着什么样的位置,你告诉我,我好知道争争和小月牙究竟还有没有机会得到新的父亲,虽然没有了林澈,但是你们孤儿寡母三个人,总得有个依靠,生活还得继续下去,不是吗?”

    布桐缓缓睁开眼睛,扯了扯唇角,牵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什么位置”

    她扭头望向落地窗外的黑夜,眼底有泪光浮动,轻声道,“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厉景琛回来了,他不再年轻,不再英俊,他比爷爷还老,拄着拐杖,步履蹒跚,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牙齿都快掉光了,他走到我面前,朝我伸出满是老年斑的手,问我愿不愿意跟他走,我以为我会上前狠狠地甩他一个巴掌,问他一句凭什么,然后高傲地转身离开”

    “可是我没有”女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而下,崩溃地哭了出来,“我还是没有任何犹豫,就把手交给了他醒来的时候,我好恨好恨,我恨这为什么只是一个梦,为什么就不能成真哥,我想见他,我想跟他走,无论去哪里都好,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只要是他在的地方,我都愿意去”

    江择一俯身握住她的颤抖的双肩,重重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从她刚刚在半梦半醒间,哭着喊着“老公”时,他就知道,她没有一刻忘记过厉景琛,从来没有忘记过。

    布桐紧紧抓着他身上的衬衫面料,抽泣着道,“他给过我的爱,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曾经真实地感受到了,那种爱就像我在对着天空许愿时,突然落下一场流星雨,太过震撼也太过惊艳,更重要的是,它出现的时间足以让你相信那是命中注定,当你见过它之后,你心里的画面都会定格为永恒,往后就算遇上更美更壮观的流星雨,都不可能超越它”

    “我明白了”江择一心疼地拍着她的肩膀,“哥哥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想着让你去成家,你不要害怕,没有了爱情,你还有亲情,哥哥会守护着你和争争还有小月牙,哥哥帮着你把两个孩子抚养长大。”

    “我想他”布桐抱着江择一的脖子,像是发泄般地嚎啕大哭,“我好想他啊哥,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乖,没事,会好的”

    不知道哭了多久,布桐才再次昏昏沉沉地睡去,泪水打湿了一片枕头

    小区的住宅里,宋迟见厉景琛回来,急忙上前问道,“老大,怎么样了?我都不敢给你打电话问情况,怕你在嫂子身边露馅,楚牧还好吗?”

    男人摘下脸上的墨镜,撕掉人皮面具,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楚牧走了”

    “走到哪”宋迟一开口,就猛然反应过来,“楚牧死了?那嫂子不是伤心透了?”

    “她晕倒了,医生说不能受刺激,所以我没能表明身份,等过两天她情绪稳定一点再说吧。”

    “哦,也是,嫂子现在正悲伤着呢,你突然出现的话,万一再受刺激就不好了。”宋迟想了想,又道,“那老大,你准备什么时候出现啊?”

    “林澈那边有什么动静?”厉景琛不答反问道。

    “估计是被震到了,暂时没什么动静。”

    厉景琛眸光渐深,“他很快会再去找你嫂子,不惜一切求和好的,不过你嫂子肯定不愿意见他,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去楚牧的葬礼,那我就在葬礼那天出现,给他一个惊喜。”

    “好,我这就去准备,盯着林澈的一举一动,防止他作妖。”

    楚牧的葬礼,是在三天后,一个阴雨绵绵的午后。

    葬礼很低调,殡仪馆的礼堂里,除了楚牧的家人和亲戚,就是布家的人。

    小月牙咬着奶嘴,被江择一抱在怀里,不谙世事的她,根本不知道周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哭,一直闹着要跟严争玩。

    布桐牵着严争的手,上前给楚牧献花告别。

    严争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只知道面前照片上英俊的男人已经变成了一捧骨灰,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了。

    他紧紧牵着布桐的手,心里有些害怕。

    布桐献完花,又带着严争去楚牧的家人面前鞠躬,安慰了楚牧的父母几句,回到江择一身边,接过他怀里的小月牙,好让江择一去告别。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在门口响起,布桐还没来得及望去,怀里的小月牙便眼前一亮,使劲往门口的方向扑去,奶声奶气地叫道,“爹地”

    布桐一怔,下意识地扭头,果然看见一身黑色西装的林澈正朝里走来。

    钱进眸光一凛,带着两个保镖上前拦住他,“谁让你来的!”

    “啊啊啊爹地!爹地!”小月牙激动地叫喊着。

    林澈一把推开钱进,碍于这样的场合,钱进又不好直接跟他打起来,只能跟上去,守在布桐身边。

    “桐桐,”林澈走到布桐面前,看着她怀里的小月牙,“月牙儿,有没有想爹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