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683章 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钱进抓了抓头发,一脸不好意思,“我很疼她的,这不是熟了吗,自己人有时候说话就没这么注意,但我绝对没有命令她的意思的。”

    “我知道,你其实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大男孩,看见你和小丁在一起我挺开心的,真的。”

    钱进的脸不争气地一红,“谢谢小姐。”

    “你还没告诉我呢,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布桐追问道。

    钱进讪讪一笑,“在咱们去巴黎之前,我和小丁其实相互都有好感,只是没来得及捅破那层窗户纸,后来咱们要离开,归期不定,我当然不可能耽误人家姑娘,就狠心跟她断绝了来往。

    但是小丁一直很担心你的情况,每天早中晚按时给我发微信询问我们在国外的生活,我实在是受不了她的坚持,才开始回复她,再后来聊得时间久了,我们就开始了异地恋,正式在一起,大概有一年多了吧。”

    布桐眼睛一酸,急忙抬手捂着脸,悄悄把眼泪憋了回去。

    “小姐,你怎么了?”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布桐放下手,又生气又难过地看着他,声音哽咽,“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我有说我出国一定要带上你吗?我有说我那么离不开你吗?你怎么可以为了跟我出国,放弃自己的爱情,放弃小丁!”

    “小姐,我是一定要跟着你和老首长的,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挡我跟你们走!小丁也不能!”钱进一脸坚决。

    “是我不好,我不够关心你,如果我多关心关心你,问出这些就好了,”布桐撑着额头,狼狈不堪,“我其实特别害怕你们这样为我付出,澈哥、晚愉,现在又加上一个你,你们每一个人都为了我在付出,而我却什么都回报不了”

    “小姐,你不要自责,当初就算你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钱进微笑着看着她,“因为我知道我一说,你一定会让我留在帝都跟小丁好好过日子,可是我不愿意,我不能离开你和老首长,我一定要好好守护着你们。”

    布桐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起伏,“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来不及了,好在你和小丁没有错过,钱进,你们好好相处,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给你们买一套大房子。”

    “可是我还是想住在布宅守着老首长。”

    “你怎么跟要出嫁的小姑娘似的,婆婆妈妈的,爷爷我会照顾好的,你随时回家看他不就行了?”

    钱进嘿嘿一笑,“结婚还早着呢,我要等着老首长醒过来给我主婚。”

    布桐的眼睛再度湿润,“那得叫爷爷赶紧醒,否则还耽误你的幸福了。”

    “就是,老首长再不醒,我都成老处男了。”

    布桐瞬间破涕为笑,“切,没脸没皮”

    一直到九点多钟,布桐才抱着小月牙回房间。

    江择一担心小月牙,没有急着离开,在客厅里坐着处理邮件。

    布桐和黎晚愉一起帮小月牙洗了澡,换上卡通睡衣,布桐抱着她上床,冲了奶粉喂给她喝。

    小月牙喝饱了,不仅没有困意,反而愈发清醒,睁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软糯地问道,“爹地呢?”

    布桐摸着她的脸,扬起嘴角,“爹地走了,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小月牙乖乖听妈咪的话,妈咪会很爱你的。”

    小月牙听说爹地走了,委屈地瘪起嘴,“哇”的一下又哭出了声。

    布桐没有凶她,也没有安慰她,只是用她能听得清的嗓音缓缓开口道,“小月牙如果不哭的话,爹地就会想你,可是你如果继续不懂事的话,爹地不想你也不爱你,而且你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爹地不在就是不在,医生阿姨现在就在外面,你哭累了她就会进来给你打针,所以你尽管哭。”

    小月牙被宠坏了,任何时候只要一哭,林澈必定有求必应满足她,所以她现在必须狠下心,把她身上这个臭毛病给改了。

    小月牙听到打针两个字,清澈的眼底闪过一丝害怕,但很快就哭得更凶了起来。

    布桐有些于心不忍,以往每次她哭成这样,最后都会体力不支晕过去,所以她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妥协,可是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必须强制让她离开林澈。

    “怎么了?不是说我来哄,叫你别招惹她的吗?”黎晚愉在隔壁的卧室洗好澡走了进来,上前抱起小月牙,“宝宝乖,咱们不跟你妈咪计较,姨姨陪你,咱们去找哥哥好不好?”

    小月牙的哭声减下去了几分,可怜兮兮地看着黎晚愉,“想要爹地”

    黎晚愉狠了狠心,道,“爹地不在,妈咪姨姨和哥哥陪着你,你要听话。”

    小月牙求助无门,“哇”的一声,又痛哭了起来。

    “小月牙乖,不哭不哭了”

    “让她哭,我这就叫医生进来给她打针,哭一次打一次。”布桐恐吓道。

    小月牙吓得缩了缩,紧紧抱住黎晚愉的脖子,“不要痛痛”

    黎晚愉哄着她,“你不哭就不用打针了,乖,咱们去看看哥哥洗好澡了没有,哥哥可能没穿衣服,羞羞脸哦。”

    小月牙闻言,立刻止住了哭声,破涕为笑,“羞羞”

    布桐:“”她女儿不会是个小色女吧?

    严争在浴室里洗澡,黎晚愉抱着小月牙,悄悄走到了浴室门口,两个人鬼鬼祟祟地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声响。

    黎晚愉时不时在小月牙耳边说着什么,把小月牙逗得咯咯直笑。

    布桐一脸无奈,黎晚愉的这些歪门邪道她还真学不来,如果是平时,也不会允许她教小月牙偷看男生洗澡,但眼下,这无疑是转移小月牙注意力最好的方法,也就随着她去了。

    布桐开门走出了主卧,来到客厅,冲着沙发上坐着的江择一和钱进道,“哥,钱进,小月牙暂时不哭了,我和晚愉应该能搞定的,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江择一点点头,“好,我安排了医生今晚就在楼底下的房车里休息,如果有什么事你给她打电话就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