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644章 布桐的信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厉景琛缓缓睁开眼睛,“所以我知道你和宋迟其实都想说什么,你们觉得我太折磨布桐,也太折磨自己了,可是只有活着,我才能有希望跟她白头偕老不是吗?我只是希望她能活着,好好地站在那里,等着我回来”

    “boss,我懂了。”沈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乎不管说什么,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我了解我老婆,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律画的,去派人守着律画,不要让太太的人有机会伤到她。”

    “是,boss,那公司那边,您要去盯着吗?慕总好像真的快顶不住了。”

    “在太太的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之前,我先不去公司了,我一去公司,择一会更加大火力对付unusual集团的。”

    “我明白了,那我先去安排。”

    沈彦走后,厉景琛静坐了一会儿,才缓缓站起身,走向了书桌。

    这段时间他没办法管unusual集团的事情,但是现在身体恢复了,该做的工作还是得做,否则慕西临的确经不起江择一折腾。

    刚来到书桌后坐下,就看见桌上摆着一个精致的本子,上面还放着一封信,上面写着“老公亲启”。

    厉景琛眸光一顿,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边在椅子上坐下,一边打开了信。

    【我最爱的老公,生日快乐,嘻嘻。这是我们结婚后我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我特别想给你一份不一样的生日礼物,想来想去,我觉得最好的礼物就是怀个宝宝,但是不一定能怀上,不过梦想还是要有的,距离你生日还有半个月时间呢,万一怀上了呢?

    但我也做好了怀不上的准备,所以准备了备用礼物,就是桌上的本子,上面是我做的旅行结婚攻略,我做了很久的,每一站要去哪里,到了一座城市要去哪些地方打卡,我都规划好了,虽然之前说过,爷爷没醒,我们的结婚计划暂时搁浅了,但是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我太自私了,我不能光睡你不对你负责,对吧?

    所以等你过完生日,我们就带着争争出发吧,等我们照着上面的路线慢悠悠地走完,差不多是两个月后了,枫叶林的枫叶也该红了,到时候我们在星月湾补办一场婚礼,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穿上最美的婚纱,做你最美丽的新娘,我们永远在一起,生很多很多的小宝宝,这是我能想象到的,最幸福的事情了。

    第一次给你写信,字里行间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因为我打从心眼里觉得,跟你在一起平平淡淡度过的每一天,都是命运对我的恩赐,我真的好想就这样一直牵着你的手不放开,跟你一起慢慢变老。

    emmmm,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但是一时半会儿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反正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留着以后慢慢说吧,最后,咳咳,敲黑板记重点,我还额外给你准备了一个小礼物,生日的晚上送你,保证一定会让你很难忘的(害羞)。——你最爱的老婆】

    厉景琛拿着信的手微微颤抖,强忍着眼底的酸涩,才没让情绪崩溃。

    他可以想象得出,她是怀着怎样欢欣雀跃的心情写下这封信,又是在他生日那天,怎样桐桐把这些放在他的书桌上,满心期待地等着他回家看到。

    他更可以想象,那天她等他等得有多焦灼,好不容易把他盼回来了,等来的却是一份离婚协议书时,心里有多无助多绝望。

    厉景琛握着拳头,狠狠地砸在书桌上。

    他甚至都不敢翻开桌上的本子。

    他怕,怕自己看到她精心准备的结婚旅行攻略后,心底好不容易筑起的城墙会轰然倒塌,怕自己不够理智,不顾一切地冲去布宅找她。

    他明明满身铠甲,想要护住她这么一个软肋,却是这么艰难

    布桐回到布宅,便直接去了楼上看严争。

    楼下,钱进被叫到了江择一的房间,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让钱进把去星月湾之后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江择一说完,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布桐真的说她不会跟厉景琛离婚?”

    钱进点着头,“是啊择少,我一字不落转述的。”

    “刚刚回来的路上,我试探着问了一下,桐桐连结婚戒指都舍不得摘下来,看样子对厉景琛,根本没这么容易释怀。”唐诗抿唇道。

    “释怀不了也得释,难不成要一辈子活在厉景琛的阴影中走不出来吗?”江择一冷着脸,“这件事情我去跟她谈,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一定会让她释怀。”

    “择一,桐桐的精神刚缓过来一点,我不许你去刺激他。”林澈出声反对。

    “澈哥,是舍则该舍,我知道你心疼她,我比你还心疼,但是该断的时候不能犹豫,必须快刀斩乱麻。”江择一态度坚决。

    “你去跟她聊聊天可以,但是不能逼着她做任何事情,否则很容易适得其反的,明白吗?”

    “我知道,澈哥,你放心吧。”

    黎晚愉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听着他们的对话,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林澈的身上。

    之前表爷爷和布桐都住在星月湾,有厉景琛的人保护着,自然很安全。

    可是现在回了布宅,为了方便医生照顾,表爷爷就住在一楼,林澈进进出出的不要太方便,如果真的想对表爷爷下手的话,那简直易如反掌。

    现在害得她每天提心吊胆地防着他,又找不到丝毫的证据,真是愁死个人。

    好在她长着一张没心没肺的脸,跟家里的女佣都打好了关系,让她们多上心,加上表爷爷24小时有人轮流看护,才敢安心去上班。

    江择一的视线无意中从黎晚愉脸上扫过,微微蹙了蹙眉,他怎么觉得这二货最近怪怪的。

    虽然她的注意力依然全放在澈哥身上,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她看澈哥的眼神好像变了

    “黎晚愉,”江择一开口叫着她,“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随着江择一的话,其余几个人都纷纷转头望向了黎晚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