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379章 死了可千万别跟着我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她有点跟不上这男人的脑回路哇!

    “老婆,昨天是我不好,我不该惹你生气的,”男人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女孩细腻白皙的脸蛋,沉沉缓缓的道,“我母亲被躺在疗养院的那个人辜负了,生我的时候难产,加上忧思郁结,生下我就过世了,我从小被外公带大的,外公恨透了厉家,更气我母亲不争气,连带着也不喜欢我,对我特别严厉。

    但是到后来,我还是挺感激外公的,如果没有他的严厉和冷漠,说不定成就不了现在的我,所以我对争争的教育,难免会效仿我外公,我忘了,争争跟我不一样,他有温暖的家庭,我们爱他,给了他最好的一切,他不像我,也不会成为我......”

    “你别说了,”布桐哽咽着打断了男人的话,“厉景琛,你别说了。”

    这是她第一次,听厉景琛提起自己的过去,没想到是这般的沉重和晦涩。

    她过去在心里其实多多少少对他有点意见,认为他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太过残忍决绝,可是她现在知道她错了,她太高估了厉老爷子的人品,也太低估了厉景琛受过的伤。

    厉景琛凝视着她,“老婆,你别生我的气了,我承认,我的性格里有很多极端的东西,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家,我会试着去改的。”

    布桐终于控制不住,难过地哭出了声,眼泪顺着眼角失控滑落,“老公,你别说了,是我不好,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指责你,还跟你说出了那么多不负责任的话,该道歉的人是我。”

    她昨晚一气之下,又提起了厉景琛毁掉厉家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厉景琛那会儿,该有多伤心啊。

    自己最亲近的枕边人,不理解他,毫不留情地指责他。

    布桐抱住男人的脖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的过去,所以我才不了解真相,一直在怪你对厉爷爷心狠手辣的,我现在知道了,我再也不会怪你了。”

    男人吻住了她的耳朵,沉声道,“那些不开心的回忆,其实不想让老婆知道,我知道你一直很敬重他,更不想毁了他在你心里的正面形象,可是既然这件事影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就必须说出来,老婆,以后都听你的,我去跟争争说,我们一起去让他变成一个正常的小男孩。”

    布桐使劲摇着头,眼泪流得更凶了,“老公,没有影响我们的感情,任何事情,都影响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我是生气,但没有真的很生气,我心里根本没有真的怪你,你相信我,我好爱你的,我舍不得生你的气......”

    男人低低沉沉的笑声从喉间溢出,抬起头,擦去了她眼角的泪水,“既然这么爱我,要不要证明给我看,嗯?”

    布桐:“......”不是在说着很伤感的过去吗?为什么画风会突然大拐弯啊?

    男人的嘴角,明明勾着潋滟迷人的笑容,可不知道为什么,布桐的心却更疼了。

    她想象不出来,他的童年过得有多不幸福。

    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唯一抚养他的亲人不喜欢他,他得有多强大,才能走到今天啊......

    布桐捧着男人刚毅俊美的脸,认真地看着他,“老公,就算你失去了全世界的疼爱,你还有我,我永远是你最亲的人,我永远爱你,永远不会离开你,我们一辈子相依为命。”

    男人眸光一暗,倏地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布桐紧紧抱着他,恨不得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温暖都分给他。

    两个灵魂,在这初春的夜里,一点点在靠近......

    ......

    第二天。

    布桐悠悠转醒,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到了男人身上清冽好闻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老公......”布桐在男人怀里动了动,抱着他的脖子,软糯地开口问道,“几点了,你还不去上班啊?”

    厉景琛低声回应,“今天休息,在家陪老婆。”

    布桐这才睁开眼睛,跟正凝视着她的男人对视了一眼,“你醒啦?”

    “嗯,早就醒了。”

    布桐重新闭上了眼睛,“你醒了就赶紧起床去吃早餐吧,我困得很,想再睡会儿。”

    男人躺着没动,薄唇凑到女孩的耳畔,哑声道,“早知道老婆昨晚会那么主动热情,我就早点打悲情牌了。”

    布桐:“......”

    “厉景琛,你要不要脸?”女孩重新睁开眼睛,眼底的睡意都被他赶跑了几分,“以后不许提起那些过去了,不然我不理你。”

    她昨晚伤心内疚得不得了,为了安慰他,他昨晚有什么要求都满足了,他居然风轻云淡当玩笑开?

    男人宠溺地吻着她的脸蛋,“好,以后不提了。”

    布桐这才没跟他计较,但也没那么困了,伸了个懒腰,柔声道,“争争现在在学校里要学的东西多,加上我们陪伴他的时间也不少,所以之前的亲子课我没再报名了,以后周末的时候,以带他出去玩,亲近大自然为主。”

    “好,都听老婆的。”

    布桐窝进男人的怀里,“我看了天气预报,明天咱们带争争去春游吧,我听亮亮妈妈说,东湖那边的花都开了,还可以钓鱼,虽然景色比不上咱们家,但对争争来说,也算是出去玩了。”

    “好。”

    布桐嘴角扬起了笑意,“厉景琛,你怎么什么都说好呀?就不怕把我惯坏了,像前天晚上一样,你偶尔一次不顺着我的心意,我就发脾气吗?”

    男人抚摸着女孩的头发,低哑的笑声中满是愉悦,“老婆说的都是对的,前天晚上原本就是我的错,是我惹老婆生气了,再说了,打是情骂是爱,老婆生气是因为爱我,你看,我们小吵小闹一下,感情不是更好了吗?”

    布桐眨了眨眼睛,觉得他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好吧,那你一辈子都要这样让着我,不然我会不习惯的。”

    “好,有生之年,我都会让着你,我生是布桐的人,死是布桐的鬼。”

    布桐听得毛骨悚然的,“我谢谢你,你活着当然是我的,但是死了可千万别跟着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