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281章 被吻醒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布桐,你别这样......”厉景琛看着她苍白冷漠的小脸,眼底闪过痛色,哑声道,“好,我走,给你时间和空间好好冷静,但是你答应我,不要再生气了,医生说你真的不能动气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及时叫佣人,听到了吗?”

    布桐闭上了眼睛,把脸别向了另一边。

    厉景琛的心狠狠地缩了一下,漫出了排山倒海般的疼。

    他静坐了一会儿,没有再多说什么,起身走出了门外。

    良久良久,布桐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借着温暖昏黄的壁灯灯光,望向了天花板。

    夜已经很深了,静得能听见窗外的寒风吹打玻璃的声音,可她却彻底没有了睡意。

    脑子很乱,心更乱,像是疯狂滋长的藤蔓,胡乱地绕在荆棘上,一旦想要伸手去拉扯,就会被刺得鲜血淋漓......

    ......

    第二天一早。

    还在睡梦中的布桐,被一阵毫无章法啄在她脸上的触感“吻”醒。

    她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目,便是严争那张天真稚嫩的小脸。

    “争争,早。”布桐弯了弯嘴角,扬起笑容。

    “妈妈,你好点了吗?”严争趴在床边,心疼地摸着她的脸。

    “妈妈没事,对不起啊,让争争为妈妈担心了,”布桐坐起身,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要不要上来坐一会儿?”

    “嗯嗯。”严争高兴得不行,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脱掉脚上的鞋子,吭哧吭哧爬上了床,乖巧地靠在布桐怀里。

    “妈妈,是不是爸爸欺负你啦?”半晌后,严争才义愤填膺地开口道,“你放心,争争会寸步不离地守着妈妈,不会再让爸爸欺负妈妈了,他要是敢出现,争争就像昨晚一样打他!”

    布桐皱了皱眉,“你昨晚打爸爸了?”

    “是他先欺负妈妈的。”

    “宝贝,你护着妈妈,妈妈很感动,但是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动手打爸爸的,爸爸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知道了吗?”

    严争瘪了瘪嘴,“可是他欺负妈妈......”

    布桐摸了摸他柔软的短发,“爸爸没有欺负妈妈,等争争长大了就会知道了,两个人在一起相处,总是会产生很多问题,然后需要去处理问题的。”

    “那妈妈会带着我去太爷爷家吗?”严争期待地看着她。

    布桐不解,“我们不是刚回来没几天吗?为什么突然想起来去太爷爷家了?”

    “因为照顾我的阿姨说,妈妈生爸爸气的时候就会带我去太爷爷家,争争想太爷爷和前男友了,妈妈,咱们走吧。”

    布桐:“......”

    女孩的眉头拧得更厉害了,想了想,道,“争争,上次妈妈带你回太爷爷家,的确是妈妈生爸爸的气了,但是妈妈做得不对,出现问题的时候应该勇敢面对,不能逃避,这里才是我们的家,所以我们不走,你如果想太爷爷了,过两天等妈妈身体好一点了,我们开开心心地回去,好吗?”

    严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哦......”

    “乖,时间不早了,你回房去刷牙洗脸换衣服,下楼吃早餐吧,一会儿还要上课呢。”

    “好的妈妈,争争乖乖听话,不会像爸爸一样忍你不高兴的。”严争乖巧地看着她。

    “乖。”布桐在他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去吧。”

    看着严争吭哧吭哧跑出门外的背影,布桐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感情出现危机的夫妻,大多数会为了孩子选择忍耐。

    那么干净纯真的笑脸,没有哪个父母忍心去伤害。

    ......

    门外,严争一关上门,吴妈就急忙迎了上来,“我的小祖宗,我就说不能去打扰你妈妈的,怎么样,她醒了吗?”

    “醒了,妈妈还亲我了。”严争捂着被布桐亲过的地方,笑脸红扑扑的。

    “那你回房换衣服吧,吴妈进去看看你妈妈。”

    吴妈把严争交给女佣,才敲响了主卧的门。

    “请进。”

    吴妈开门走了进去,“太太,您醒啦?是不是被争争吵醒的?抱歉,他非要进来找妈妈,我拦都拦不住。”

    布桐收回落在落地窗帘上的视线,微笑道,“没关系,吴妈,帮我把窗帘拉开吧。”

    “哎,好,”吴妈一边走上前拉开窗帘,一边开口道,“今天天气不错的,太太要是有力气的话,可以去花园晒晒太阳。”

    “杜医生在楼下吗?”

    “在的,一整晚都在这里住着呢,太太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马上去叫她上来。”

    “不用了,”布桐叫住她,“你让她回布宅吧,不然爷爷会起疑心的。”

    “太太,可是您的身体得有人照顾才行啊,家里的王医生是男的,多有不便......”张妈为难道。

    医生正常给病人看病,哪有什么不方便的,除非是上次她被厉景琛折腾了之后那种特殊情况。

    又或者是某人的霸道欲使然。

    布桐想了想,道,“之前的那个夏医生,被厉景琛开除了是吧?”

    “......是的。”

    “你让杜医生回去,再请夏医生回来,”布桐抿了抿唇角,漠声道,“当然,你可以先征求厉景琛的意见,毕竟人是他开除的。”

    “太太说的这是什么话,先生最疼太太了,这点小事不会有意见的。”

    原本就是夏医生擅自给太太买了避孕药,才惹恼了先生,并不是其他技术上的过失,请回来的话,先生未必会反对。

    “那你去吧。”

    “哎,我这就去打电话,再把早餐给您送上来。”

    “嗯。”

    她原本也没准备下楼,除了身体实在是虚得不想动,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不想见到厉景琛。

    ......

    布桐在家休息了两天,没有踏出房门一步。

    一日三餐都是女佣送到主卧,严争一下课就来陪她,倒也不觉得闷。

    第三天的上午,吴妈看着坐在沙发上安静看书的女孩,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道,“太太,您整天闷在房里,对身体不好,还是下楼转转吧,您放心,先生不在家的,他每天早出晚归,怕惹您生气,连楼上的次卧都没住了,直接睡一楼的客房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