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260章 辣手摧花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你什么意思啊?嫌我脏啊?”黎晚愉一听就不高兴了,“布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已经要噌你的东西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有些化妆品的确不适合一起用。”

    “我不管,你从小就处处比我强,长得比我漂亮,家世比我好,工作比我好,所有人都喜欢你,现在你还嫁了这么帅的老公,我不服!”

    布桐哭笑不得,“这有什么服不服的,你有你的优点。”

    “真的?”黎晚愉期待地看着她,“我有什么优点是你没有的吗?”

    “你活得比我自由啊,我想去路边吃个路边摊都不行。”

    “切,这算什么优点,你是大明星,根本不需要吃路边摊。”

    “我说的不是路边摊的问题,而是自由,”布桐托着腮,叹气道,“虽然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我得到了什么,就一定会失去什么,但是我还是很希望有一天我可以走出聚光灯的照耀,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出门不用带保镖,随心所欲地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黎晚愉一边涂着口红,一边道,“你之前不是说,过了二十岁之后就会带着表爷爷出国游学的吗?怎么还不去啊?”

    布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伤感地开口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很多东西,注定是要给现实让路的。”

    “是不是你结婚了,所以不能去了?”黎晚愉嘿嘿一笑,“要不这样吧布桐,你把你老公交给我照顾,你尽管出国。”

    “你想得美,”布桐翻了一个白眼,“我才不会把我老公交到你手上呢,辣手摧花。”

    “说得也是,我也怕我这朵娇花被你老公折下来呢。”

    “噗......”布桐哈哈笑出声,“来,晚愉同学,咱们照照镜子,看看你够不够娇......”

    “哎呀布桐你好烦......”

    两个女孩在屋里有说有笑,没有看见门口,厉景琛举在空中准备敲门的手,缓缓放了下来......

    ......

    布桐走出黎晚愉的房间,来到客厅,看见一大一小的两个人正坐在客厅。

    “咦?你今天怎么没去陪爷爷下棋啊?”布桐走上前问。

    “爷爷说要出门去探望一个老朋友,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带争争去坐摩天轮吗?我就在想,今天刚好有空,可以去。”

    布桐没有多想就点头,“好啊,我上去换件衣服。”

    等再次下楼的时候,布桐已经全副武装,戴上了鸭舌帽和口罩,“走吧。”

    厉景琛看着她,“大晚上的,应该不会有人认出你。”

    布桐摸了摸严争的头,“我不是怕被人认出来,是怕被认出后有人偷拍争争,虽然很难避免,但我还是想尽量不让他曝光,不想让他因为我而活在聚光灯下,就算要曝光,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厉景琛没有多说什么,“走吧。”

    严争第一次坐摩天轮,升到半空的时候,吓得直往布桐怀里钻。

    “争争,不怕啊,咱们不会掉下去的,爸爸妈妈在这里保护你,”布桐耐心地引导道,“你睁开眼睛看看,这里的风景可美了。”

    严争紧紧抱着她的脖子,一点点地睁开了眼睛,很快又吓得重新闭上。

    “原来我们家无所不能的争争小朋友恐高啊,妈妈终于找到你的一个弱点了,”布桐笑着望向厉景琛,“厉先生,你小时候会恐高吗?”

    厉景琛凝神望着窗外,似乎没听到她的话。

    “厉先生,你怎么了?”

    厉景琛回过神来,转头望向她,“老婆,你刚刚说什么?”

    布桐蹙眉,“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有心事啊?”

    厉景琛敛了敛思绪,道,“没有,看夜景看走神了。”

    “是不是被我表姐吓到了?”布桐笑得眉眼弯弯,“你别介意啊,晚愉就是这样的,直来直去,一点都不矫揉做作,我倒是很欣赏她的性格,她是爷爷一个表了又表的妹妹的孙女,但是两家平时很少走动的,她一年也就来这么一次。”

    “嗯,”厉景琛点点头,“本人比起名字差远了。”

    “她们家是农村的嘛,当初她的名字还是来找我爷爷帮忙起的,你不要看不起她,她跟诗爷出生那个地方的人不一样,很朴素的,你看她的穿衣打扮就知道了。”

    厉景琛摸了摸她的头发,“我没有看不起她,能被我老婆喜欢的人,身上一定有闪光点。”

    布桐歪着脑袋笑了笑,很快想起了什么,“你真的要开除那个跳跳的爸爸啊?不至于吧,该教训的也教训了,你没听钱进说嘛,跳跳挨个科室抽血,哭得嗓子都哑了,我相信他们应该得到教训了,不敢再欺负人了。”

    厉景琛眼底闪过一丝寒意,“得罪我老婆的,当然不能轻易放过。”

    “爷爷说了,做人胸怀要宽广,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得饶人处且饶人,而且今天当着争争的面,你更不能太赶尽杀绝。”

    厉景琛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我今天想在争争面前表达的,是爸爸爱妈妈,让他知道,老婆是要无条件宠爱的,这样他长大了才知道怎么照顾和保护自己的妻子。”

    布桐:“......”

    “我只是不想让人家说你假公济私而已,毕竟你刚去unusual,还没站稳脚跟。”话是这么说,但布桐的心里,还是觉得甜滋滋的。

    厉景琛将她搂进怀里,“放心,我如果连你都保护不了,当这个执行总裁也没什么意思了。”

    布桐没有再多说什么,缓缓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很踏实也很温暖。

    她依靠着厉景琛,怀里的严争依靠着她。

    她突然想起之前看到的一个家庭宣传片里说,爸爸是天,妈妈是地,孩子是茁壮成长的小树苗,跟他们现在的感觉一模一样。

    “布桐。”耳边突然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

    “嗯?”

    “你觉得你现在过得开心吗?”

    “还行吧,”布桐弯了弯唇角,疑惑道,“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