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226章 现在就要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布桐抓住他的手臂,颤抖着嗓音道,“厉景琛,你冷静一点,不能再打了......”

    “为什么不能!”厉景琛怒火中烧,眯起眼睛,眼底迸射出寒意,“布桐,你心疼他,嗯?”

    “你不要强行代入,我没有这个意思,如果今天我跟楚牧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别说是打他,你就是打死我也是应该的,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所以请你理智一点好不好?”

    “什么都没有做?”厉景琛忽的冷笑出声,“你穿成这样,跟他一起在我们家,在我们的卧室里拉拉扯扯,你跟我说什么都没有做?布桐,你的底线是什么?是不是非要我看到你们滚在床上,才可以确定你们做了什么是不是!”

    布桐怔住,不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厉景琛,你说话怎么可以这么难听......”

    “嫌我说话难听,那你们做事情就别太难看!”厉景琛抬手,捏住女孩的下巴,一字一句的道,“布桐,我无数次的告诉过你,我的底线在哪里,可是你一次次地在挑战它,不是吗?”

    “厉景琛你给我住手!”唐诗上前,一把推开了男人的手,将布桐护在身后,“桐桐是嫁给了你没错,但请你给她应该有的尊重,你对她连这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当她的丈夫!”

    “我有没有资格,不是你们说了算的,”男人凌厉深邃的眸子像是渐渐平静了下来,却像是千年的寒潭,深沉得无法猜透,又让人不寒而栗,“吴妈,叫保镖上来把人抬走,别脏了我家的地。”

    吴妈可从没见自家先生这么生气过,早就愣在了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是,是,先生。”

    她都来不及去叫人了,直接跟钱进把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的楚牧扶了出去。

    男人凉薄冷漠的视线落在唐诗脸上,“还不走,要我请你?”

    唐诗恼怒地瞪着他,“厉景琛,你想对桐桐怎么样?我不许你伤害她!”

    厉景琛冷笑一声,“你算哪根葱,我跟你说得着?给我滚,别让我说第三次。”

    “厉景琛你......”

    唐诗刚想理论,就被布桐拉住,“诗爷,你先出去吧,我没事的。”

    “桐桐,你看不见他这个人有暴力倾向吗?我不会让你跟他独处的,你去换衣服,咱们回布家。”

    布桐摇摇头,“今天的事情,你千万别让爷爷知道,我真的没事,让我跟他好好谈谈就可以了。”

    “桐桐!”唐诗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

    布桐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好了,你先回去吧。”

    “那你有事给我打电话。”唐诗不放心,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主卧。

    厉景琛走上前,将房门关上,随手反锁,转身,一步步走向了女孩。

    “厉景琛,我想跟你好好谈......呀!”

    布桐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天旋地转,被男人抱起,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旋即,男人高大颀长的身体便欺身而上,将她抵在了床上。

    灯光偏暗,姿势暧昧,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什么......

    “厉景琛,你想干嘛?”布桐紧张地看着他。

    “布桐,我不想跟你谈,”厉景琛深沉的双眸盯着女孩的眼睛,像是要把自己刻进她的眼里和心里,“他们一直在拿我们没有圆房的事情作妖,我们不要再给他们机会了好不好?我要你,现在就要。”

    布桐的心跳快得几乎要冲破胸膛,修长卷翘的睫毛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厉景琛,你现在不冷静,我不希望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对这件事情,她从来没有矫情过,可她是女孩子,每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的新婚之夜是圆满幸福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充满误会和占有欲驱使的情况下。

    “布桐,我很冷静,”男人的嗓子沙哑透了,“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加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如果你真的想证明你和楚牧之间的清白,就把自己给我,好不好?”

    布桐使劲摇着头,开口的嗓音,又慌又怕,“厉景琛,你说出这样的话,就已经代表你不冷静了,楚牧的事情我可以解释清楚,你不要......”

    “不许再提楚牧!”男人突然厉声打断了她的话,幽深冷沉的双眸里,像暗藏了波涛汹涌的海,低沉暗哑的嗓音像是夹杂了冬日里的冰碴,“布桐,你是不愿意把自己交给我,还是说,你愿意交出自己,只是不希望拥有你的人是我,嗯?”

    布桐满含委屈的双眼腾起了氤氲的雾气,“厉景琛,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

    “既然你不希望我这么想你,那为什么不能证明你自己,嗯?”男人修长的指尖,顺着她的眉眼和脸颊一点点抚过,沉沉的道,“只要我们在一起了,他们就再也不能想方设法离间我们了,不是吗?”

    布桐带着哭腔,委屈地开口道,“你也知道我们之间容易被离间,归根结底,是你不愿意相信我,你始终怀疑我和楚牧有关系,这跟你的心态有关,跟我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没有关系......”

    她不知道楚牧今天会来家里,更不知道他为什么抽风来房间里跟她说这些,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所有的错都要算在她的头上。

    男人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里染上了一抹猩红,“楚牧楚牧,为什么你开口闭口永远都离不开楚牧!布桐,你就这么放不下他,是吗?好,你记住,是你逼我的,既然如此,我就不需要再征求你的同意了,今天,我就彻底断了你们之间的那点不该有的幻想!”

    话音落下,男人便迅速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唔......”布桐瞪大了双眼,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手脚并用地开始挣扎了起来。

    但是男女之间的力量何其悬殊,布桐非但没有挣脱开,下一瞬,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股尖锐又猛烈的疼痛彻底贯穿了她,蔓延至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