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213章 这辈子都分不开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哎,你这不是委婉地拒绝我吗?”厉老爷子摇了摇头,“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布桐正一脸懵逼,身旁的唐诗凑到她耳边,压低嗓音道,“你公公来找爷爷借钱,说要做点小生意,不过什么小生意需要一借就是一个亿啊,真当布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呢,我刚刚真忍不住想告诉他,厉思源派人绑架你,还想置你于死地,我倒想看看,他还有没有脸找布家借钱......”

    布桐急忙小声打断道,“你小点声,别让爷爷听见了,这件事情是厉思源做的,跟厉爷爷没有关系,我不希望影响了他和爷爷一辈子的友情。”

    唐诗“切”了一声,“厉家可真有意思,老子千方百计来借钱,儿子娶了你,孙子想让你死,真是冤孽......”

    “好了,别说了。”

    布老爷子目送厉老爷子离开后,重新坐了下来,望向厉景琛,“景琛,你的伤怎么样了?”

    厉景琛礼貌颔首,“多谢爷爷关心,恢复得不错。”

    布老爷子点点头,“那就好,好好养伤,别跟你爸置气,他也不容易,我听钟伯说,他现在过得不怎么样,厉家倒台,家里的佣人都遣散了,也就钟伯愿意留下照顾他,杨怀英把气都撒在他身上,没给过他好脸色,这次思源出了这样的丑事,他来借钱,应该不是为了做生意,而是想送思源出国避避风头的......”

    唐诗闻言,再也忍不住了,出声道,“爷爷,不是我没礼貌,他想得可真美啊,借布家的钱送厉思源出国?且不说厉家现在还有没有偿还这么一大笔钱的能力,就算有,我们也不借!”

    “诗诗,爷爷平时怎么跟你说的,做人要有胸怀。”

    “爷爷,我是小女子,没有您的宽广胸怀也是正常的,更何况,帮了厉思源,就等于农夫养蛇,厉思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们年轻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我不想管,不过布家的钱都是桐桐的,所以我没答应借,”布老爷子将一旁吃零食的严争抱进怀里,“我现在只想安安心心地当我的太爷爷。”

    “桐桐,我前几天去外地工作了,回来才听诗爷说你被绑架的事情,你没事吧?”一直没吭声的楚牧开口问道。

    布桐弯了弯唇角,“没事,已经过去了。”

    楚牧笑了笑,“那就好。”

    唐诗凑到布桐耳边,“你别冤枉我,不是我叫楚牧来的,是爷爷叫他来吃晚饭的,爷爷好像很喜欢他的样子。”

    布桐狐疑地看了自家爷爷一眼,他又不是不知道她跟楚牧有多少绯闻,怎么还把人往家里带啊?真是亲爷爷么......

    ......

    晚餐过后,布老爷子把厉景琛和林澈叫去了书房下棋。

    楚牧很喜欢小孩子,在客厅跟严争玩得不亦乐乎。

    布桐则是跟唐诗坐在沙发上聊天。

    楼上,布老爷子看着两个年轻人对峙的棋局,连连赞叹,“果然是高手之间的对决,厉害啊!你们两个谁赢了这一局,爷爷就把最心爱的那副画送给谁。”

    “爷爷,您这个奖励有点大,我和林总怕是谁都不会让步了。”厉景琛笑着道。

    “这有什么,无论是给了谁,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布老爷子爽快的道,“看这胶着的局势,这局没这么快定胜负,我先娶找争争玩一会儿,放松一下。”

    布老爷子一走,林澈脸上堆积的笑容便逐渐消散,抬眸望向厉景琛,“看来厉总的英雄救美,效果应该比自己预料中要好得多吧。”

    厉景琛淡淡一笑,笑容不达眼底,将手中的棋子落在棋盘上,“我救自己的太太时,没想过会达到什么效果,倒是林总,每一步棋都算得很精准,让效果最大化了。”

    林澈一怔,“你什么意思?”

    厉景琛淡淡挑眉,“据我所知,聚星这些年的收入,可不止二十几个亿,虽说聚星属于布家,但聚星的收入都是由林总代为保管和支配,从来不需要上交,林总又何须四处借钱,既然要瞒着爷爷,又何须借到爷爷熟识的郝行长那里去......”

    林澈脸色微变,“聚星赚的钱,是给桐桐存的,并且都拿去作为投资,且不说我没有资格动用,就算是想动,一时半会也套不出现金。”

    厉景琛脸上依然是那副淡淡静静的表情,“反正钱在林总手上,林总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下次林总可千万不要为了引起布桐的注意,故意制造车祸了,毕竟这种事情,是很难控制精准度的,万一没把控好,把林总撞残了,不是得不偿失吗?”

    林澈拧眉,脸色剧变,“你以为桐桐会相信你说的话?”

    厉景琛眯了眯眼睛,“你以为我是怕她不相信,才不告诉她的?我不说,是因为她把你当成亲哥哥,我不想让她失望,她还小,如果可以,我希望她永远不要去面对这些人性的阴暗面。”

    林澈忽的冷笑出声,“厉景琛,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真正让她经历这些的人,是你。如果你没有出现,她的人生会简单快乐得多。”

    厉景琛嘴角勾起挑衅的笑意,“那恐怕要让林总失望了,我不但出现了,而且已经融入了她的生命,这辈子都只能跟她融为一体,永远分不开。”

    “厉景琛......”林澈拿着黑色棋子的指尖,忽的用力,阴郁的脸紧绷了起来,“你以为你娶了她,我就真的拿你没办法了吗?”

    厉景琛斯条慢理地喝了一口茶,淡淡道,“那林总以为,我的婚姻,是随便想拆就能拆得散的吗?”

    林澈幽深的眸光睨着他,“这个就不劳厉总操心了,爷爷常教育我们,有志者事竟成,我想做的,没有做不到的......”

    厉景琛充耳不闻,将手里的棋子落在棋盘上,“林总,你输了。”

    林澈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棋盘上,温润俊雅的脸顿时黑如锅底。

    他刚想开口,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