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137章 他早就调查过你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布桐笑了笑,“你没有这个嫌疑吗?”

    唐诗:“......”

    “就算我有这个嫌疑,就算我是故意的,那如果你和厉景琛的感情真的好,会经不起这一点考验吗?桐桐,日久见人心,时间就是最好的照妖镜,能帮你看清楚一个人,你应该庆幸,因为楚牧的出现,帮你看清了厉景琛。”

    “我和厉景琛刚认识没多久,感情比较脆弱是情理之中的,这跟他的人品没关系,所以我不允许你用这种方法破坏我的婚姻,”布桐决绝的道,“你签楚牧可以,但是我和他必须断绝接触。”

    “桐桐,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吧?”唐诗不满道,“如果你和楚牧真的没什么,又为什么怕厉景琛误会,你那天的反应,明显就是放不下楚牧,你又何苦欺骗自己的心。”

    “不是这样的,”布桐着急地站起身,“我跟楚牧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那是怎么样?”唐诗义正言辞的道,“也难怪厉景琛会对楚牧有这么大的敌意,只要稍微用点心的人,都能了解到,你那么多所谓的前男友里,只有对楚牧是最特别的。

    桐桐,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所有跟你传绯闻的男明星,你从来都是抱着清者自清的态度,没有去澄清过,只有楚牧,当初你被朋友带去他的演唱会,后来又被拍到跟他一起吃饭,你迫不及待地,甚至没有跟我商量,就自己主动发微博澄清了,或许连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对楚牧,其实就是与众不同的。

    厉景琛是什么人,他娶老婆,会不去调查清楚对方的底细吗?他肯定早就调查过你,也早就发觉了这一点,所以楚牧出现的时候,他才有这么强烈的危机感。”

    布桐修长的睫毛止不住地颤抖着,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唐诗双手环胸,继续道,“我们再回到这件事情本身,在米兰那天,你看到楚牧的时候,是我逼你哭的吗?不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你,是你自己情难自禁难以自控。

    桐桐,你问问你自己的心,你对楚牧,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感情,说不定你的心底早就爱上他了,只是你自己没有发现而已,如果真是这样,你就不该再跟厉景琛继续下去,否则,对你们三个人都是一种伤害。”

    “不是这样的......”布桐抱着脑袋,只觉得头痛欲裂,“真的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样?”唐诗握住她的双肩,步步紧逼,“桐桐,你别怕,离婚并不可怕,只是结束一段不该开始的婚姻而已,有我在,有爷爷和澈哥在,厉景琛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我们当做从来没有认识过他,重新开始追求自己的幸福,不是很好吗?”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休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发出巨大的声响。

    两个女孩都吓得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转头望了过去。

    高大俊美的男人迈着长腿走了进来,身上却带着一股止不住的戾气,像是地狱而来的魔鬼,让人不寒而栗。

    身后跟着一脸惊恐的钱进和早就吓得不知所措的小丁。

    布桐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眼前一阵阵的晕眩,下一秒,身体就往后栽去。

    “布桐。”男人低沉的嗓音紧张地响起,上前扶住了她。

    布桐只感觉自己的身子一个腾空,被男人打横抱了起来。

    “厉景琛......”布桐抱着他的脖子,“我的头好痛......”

    “钱进,打电话叫医生。”

    “是,姑爷。”钱进急忙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唐诗这才发现布桐不对劲,着急地问道,“桐桐,你怎么了?”

    “你别碰她。”厉景琛如鹰隼般凌厉冰冷的眼神冷冷扫了过去。

    唐诗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男人冷漠的嗓音,如冰山上刮来的寒风,能渗进人的骨缝中,“唐诗,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不是半点本事都没有的,你还会伤害她。

    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的道理你没听过?不要以为我是拿你没办法,我厉景琛想清理的,别说是人,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得乖乖给我灭亡。”

    唐诗缓缓收回手,抬着头,面不改色地回视着眼前如修罗般的男人,努力保持着镇定,道,“我当然相信厉总有这个能力,毕竟厉总连自己的亲人都能下得了手,还有什么人是不敢动的。

    不过我也早就跟厉总说过,不许伤害桐桐,只要她跟你在一起,一天不开心,我就会想尽办法带她远离你。”

    “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管好自己吧,因为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自顾不暇。”男人冷冷说完,抱着女孩走向了门外。

    钱进和小丁收拾好布桐的东西,也紧跟着追了出去。

    ......

    布桐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被成千上百根针密密麻麻地戳着,一时之间疼痛难耐,竟然晕了过去。

    等昏昏沉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星月湾的别墅里。

    耳边,传来一个刻意压低的女人嗓音,“厉先生,小姐是因为受了刺激,所以导致剧烈性的头痛,已经给她打针用了药,等醒过来就会没事了。”

    布桐没听清楚接下来厉景琛说了些什么,很快就迷迷糊糊地闭上眼,再次陷入了昏睡。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看着床上躺着的女孩,脸色阴郁得厉害,“我听说,你一直是布家的私人医生,布桐的身体状况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之前在米兰的时候,她被打劫了,也是头痛难忍,今天又是这样,所以肯定是哪里不对,到底是什么情况?”

    医生犹豫了一下,恭敬的道,“厉先生,每个人的承受能力不一样,小姐从小在温室里长大,没经过什么风浪,所以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比正常人脆弱一些,也是正常的。”

    厉景琛捏了捏眉心,闭上了眼睛,“出去吧。”

    医生很快带上门离开,偌大而精致的主卧里陷入了一片静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