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 第61章 跟厉景琛离婚

时间:2019-05-10作者:一鹿小跑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够了,”厉景琛闭了闭眼,修长的双手紧紧攥着方向盘,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话题,你回去吧。”

    布桐垂下了眼眸,大脑一片混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胸口憋闷得厉害。

    她明明没说错什么啊,怎么就会变成现在这样......

    “抱歉,我不太会说话,但我想表达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层意思。”布桐说完,没有等他回应,打开车门,走向了屋内。

    厉景琛看着她脊背挺直的纤瘦背影,突然觉得自己离她那么遥远,远得不知道该怎么去靠近。

    他靠在椅背上,看着女孩消失在门口的方向,紧紧闭上双眼,遮住了眼底的狼狈。

    ......

    布桐走进屋,听见动静的张妈迎了出来,“小姐回来啦?吃早餐了吗?老首长和唐小姐正在吃呢。”

    餐厅里很快传来布老爷子的声音,“宝贝回来了?快到爷爷这来。”

    布桐敛了敛思绪,扬起笑脸走进了餐厅。

    陪布老爷子吃完早餐,唐诗迫不及待地拉着布桐去了她的房间。

    “布小桐,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厉思源是不是害你了?”

    布桐踢掉脚上的拖鞋窝进沙发里,这才回答道,“嗯,他买通了那个化妆师,在我的水里下了药,想跟我......好在厉景琛及时赶到带我离开。”

    “shirt!咱们的化妆师不是被你放出去度年假了吗?昨天那个是公司新招的,我临时调来用,没想到这么快被收买了,”唐诗拿出手机给程东打了个电话,吩咐他去找到那个化妆师,挂上电话后,继续问道,“那后来发生的事情呢?厉思源和杨雅柔怎么会滚在一起的?”

    布桐被问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厉思源和杨雅柔滚在一起啊?”

    唐诗咂舌,“在你房间发生的事情你不知道?”

    布桐接过唐诗昨晚帮她捡回来的手机,看了一下昨晚直播的经过,只是直播画面在拍摄到床上赤身裸体的男女时就停止了,根本没看清他们的脸。

    “你不要告诉我,这两个人是厉思源和......杨雅柔?”布桐的三观都快被震碎了,“他们可是表姐弟啊!”

    “别说是你,连向来淡定的我都惊呆了好吗?”唐诗现在想起那一幕还忍不住作呕,“不过他们应该不是自愿的,厉思源当时整个人都失控了,就像一只失去理智的雄性动物,杨雅柔被他弄到大出血,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呢。”

    布桐仔细回忆了一番,“我记得,厉景琛进来找我的时候,厉思源突然就晕倒了,后来我们离开的时候,厉景琛好像还和一个男人说话了,那个男人好像说是要将功补过收拾厉思源......”

    “我就说,这么狠毒的手段,整个帝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果然是厉景琛啊,干得漂亮!”唐诗兴奋地直鼓掌,“要是换成其他女人,顶多也就是说厉思源玩过头了,但昨晚那个可是跟她有血缘关系的亲表姐啊,厉思源这辈子,都别想摘掉这个乱来的罪名。”

    布桐没有说话,虽然她觉得这事挺匪夷所思的,而且有点对不起厉爷爷的名声,但是一想起昨晚厉思源的那副嘴脸,想起如果不是厉景琛赶到,那个人就不是杨雅柔而是她,所有内疚都烟消云散。

    做人要善良,但绝不是那种愚蠢的善良。

    对厉思源这样的恶人施以善良,无疑是养蛇自缢。

    “桐桐,你在想什么?”唐诗好不容易平复了激动的心情,“你该不会觉得于心不忍吧?我警告你啊,千万别有这样的念头,你看看厉思源是怎么对待你的,这种人渣,死几百次都不为过。”

    “我没有,”布桐扯了扯嘴角,轻轻摇摇头,轻喃道,“我只是在想,我好像惹厉景琛不高兴了......”

    “哈?”唐诗没怎么听清她的话,只听到了厉景琛三个字,“厉景琛怎么了?啊!你昨晚都那样了,他是不是趁势那什么你了?”

    “没有,”布桐急忙否认道,“他找来了医生,没跟我发生任何事情。”

    “哦,我拿你的手机给他打电话,他是说医生马上到来着......”唐诗眼珠一转,凑到布桐身边,“桐桐,有件事我想跟你说,既然现在厉思源出了这样的事,你和他的婚约,不取消也得取消了,要不咱们及时止损,趁着生米没煮成熟饭之前,你去跟厉景琛把婚离了?”

    正在失神的布桐,闻言,瞳孔骤然一缩,“诗爷,你说什么?”

    “跟厉景琛离婚啊,你本来就是为了避开跟厉思源的婚约才会嫁给他,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没必要维持一段错误的婚姻了......”

    “不行!”布桐不假思索地打断唐诗的话,“这是过河拆桥,我做不到。”

    “桐桐,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讲原则的人,但是事关你一辈子的幸福,由不得你坚持那些所谓的原则,而且你别忘了,爷爷是不会允许你闪婚嫁给一个陌生人的,趁现在爷爷不知道,你去跟厉景琛商量一下,把婚离了,大家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不是很好吗?”唐诗的态度十分坚决,“当然,厉景琛如果想要什么补偿,他可以尽管提,只要他愿意离婚,我们能给的,都可以给她。”

    布桐拧眉,胸口憋闷得更难受了,着急的道,“诗爷,很多事情不可以这样论的。”

    “布桐,那你想怎么论?”唐诗也急了,语气陡然加重,“我知道厉景琛昨晚救了你,你很感激,可是他教训厉思源的手段你看到了,那是他的亲侄子,他都能下得了这个手,可见他这个人有多心狠手辣。

    我知道我这话说重了,毕竟他是为了救你,我不能怎么诋毁他,可我想说的是,他这种人,是最容易树敌的,你永远不知道他在外面有多少仇敌,一旦被人知道你是他的太太,你身边会有多少无形的危险产生你知道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