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岁郡主超甜哒 第92章 甜甜长大了

时间:2020-10-20作者:兮兮软软哒

    !

    那日顾锦恬自导自演的一场刺杀,叶玄也是在的,他和顾怜一样,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安排。

    加上他同顾锦恬是不一样的,他在辅国公府生活的时间要长很多,即使叶成轩对他不管不问,但他依然是在意这个父亲的,是以那日并没有把他留在寿宁宫,而是被放到刑部顾渊身边去呆了一天。

    然后他就得知,父母和离了。

    顾渊也是同他一一说明了其中的一些事情。

    这孩子性格和顾怜很像,心思都格外细腻,好在这段时间下来心胸也开阔了许多,虽然郁郁了一阵子,但好在没有钻牛角尖,也是明白娘亲为何做下这样的决定。

    顾怜虽然同叶成轩和离了,但叶玄作为辅国公孙子的身份不会变,世子之位自然也不会变。

    加上柳莺行刺这件事,国公府理亏,便同意让叶玄在自己目前身边生活到十五岁,之后便要回到国公府去才行。

    毕竟以后是辅国公的继承人,不能永远都不回府中。

    这要求合情合理,顾怜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柳莺被赐死在了宫中。

    她的女儿叶琳却也的确不知道自己娘亲这些事情,但她不再是国公府的大小姐,叶成轩不愿认,辅国公夫妇自然更不会想要去认了。

    一个奸生子,比之私生女更加不如,在加上生身父母的罪孽,直接充进教坊司做了官妓。

    而惠通却是按照顾锦恬曾经的承诺,未曾被处死,但也终其一生只能在暗无天日的刑部大牢里,过着老鼠臭虫一般的日子。

    叶成轩回到了国公府里,后面鲜少有人再见他出府,传闻这位曾经长安京中令无数少女倾心的风流浪子,似乎经过这一遭后,竟是疯癫了

    很快,这一日发生的事情就震惊了整个京城。

    曾经的辅国公世子叶成轩的妾侍派人谋杀福柔长公主母子?!

    福柔长公主和离了?!

    一时间各种消息闹得沸沸扬扬,但事件中心的顾怜,却是带着一双儿女,搬进了最开始顾冕就为她准备好,最终却没用上的长公主府。

    这座府邸是仿了江南园林来建造的,一山一石,一池一景,格外婉约雅致,正是和顾怜的性子匹配。

    可以看出当初顾冕为了这个妹妹是多用心的,可谁能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座府邸却一直空置着,直到现在才终于迎来了它的主人。

    这么大的宅子,只顾怜原先身边伺候的人自然是不够的,阮皇后直接从内务府调了上百宫人进去。

    和离后的顾怜性子也开朗了不少,加上有顾锦恬这个卖萌耍宝的好手,很快就把自己心里最后的一丝难过不舍给抛开了。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如此更替了七八次后,顾锦恬也从一个才到长辈们大腿处的小团子,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豆蔻少女。

    十三岁的顾锦恬已经出落得十分标致了,和娘亲顾怜那温婉柔顺的美丽不同,她眉目间自带一股明艳,哪怕身量依旧不高,却给人一种少年般神采飞扬的英气。

    演武场上,少年的长剑刺出,却被灵巧的长鞭所缠住,那鞭子看着柔软,力道却是不小,顺势一带,就将那长剑直接抽上了空中。

    一抹大红的裙摆在空中划出一个飒爽的弧度,纤细的手臂利落地握住长剑的剑柄,随后挽了一个剑花,和另一只拿着长鞭的手,一同抱了个拳。

    “三皇兄,承让啦。”

    少女明媚又清脆的声音响起,正是这长鞭的主人,顾锦恬。

    对面的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自己的武器被缴,脸色十分难看,黑着一张脸说:“长乐你这武器是不是未免过于无赖了?”

    顾锦恬那张小圆脸已经长开了,婴儿肥退去后露出了尖尖的下巴,整张脸看起来不过巴掌大,那眼睛就占去了不少位置。

    她眨了眨眼,看起来无辜极了。

    “明明是三皇兄说让甜甜放马过来的刚好大舅舅赐了我这根灵蛇鞭,这是我最好的武器啦,就拿出来用了”少女一边说着,把手中的长剑递了过去,“三皇兄你早些说,甜甜就不用了嘛。”

    听了他的话,少年更不高兴了,却又无法反驳,只能恨恨地将自己的剑接了过来。

    谁知边上却传来一阵男子奚落的笑声:“技不如人输了就输了嘛,三皇弟这输不起的样子可真没风度。”

    顾锦恬一扭头,就看到个皮肤比一般人更为黝黑的青年男子走了过来,她眼睛一亮,喊道:“二哥哥!”

    来的正是和淑妃所出的二皇子顾锦松,如今已二十一岁,早已成婚,被封了襄王,跟着入太子朝议政了。

    至于先前同她比试的那个,却是王贵妃的三皇子顾锦添。

    且不说顾锦恬从前就和王贵妃之女太平公主顾锦瑟不对付,还几次三番弄得王贵妃下不了台,光说顾锦添这名字,两人便一直互相看不太顺眼。

    只不过这顾锦添就同顾锦瑟一般骄纵,什么都摆在脸上,但顾锦恬却向来是喜欢扮猪吃老虎的。

    别问,问就是茶艺大师。

    顾锦添本就因为被缴了械不爽,听顾锦松一说,心里更不开心了,立马反唇相讥:“怎么,二皇兄你不在家里折腾你那葡萄架,跑来这里奚落皇弟我?”

    顾锦松娶的正是叶家二房的嫡女,顾锦恬的堂姐叶珊,那个曾经大大咧咧的小女生如今也已经当了母亲,但性格依旧是那么嫉恶如仇。

    先前有一回顾锦松被同僚教唆去花楼吃了杯茶,回到家被叶珊闻出了脂粉味,很是闹了一通,第二天他顶着被挠花了的脸来上朝,被顾冕问起,却只敢说是家里的葡萄架倒了

    一时间顾锦松惧内,很是成了一番京城的笑谈。

    顾锦添这会说出来是想要羞他,却不想他浑然不在意地嘻嘻一笑:“葡萄架没倒,但葡萄却是成熟了,珊珊学着番邦的方法酿了谢果酒,回头甜甜可要来尝尝。”

    这就是把顾锦添给忽略过去了。

    顾锦添自然无有不应,刚还想说点什么俏皮话,结果一抬眼突然看到演武场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青衣的少年。

    那么眼熟。

    作者题外话:甜甜长大了qwq要开始议亲啦和谁议呢开始众筹银票置办嫁妆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