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岁郡主超甜哒 第90章 叶成轩入宫

时间:2020-10-20作者:兮兮软软哒

    !

    柳姨娘被抓了,罪名是谋杀皇室宗亲。

    被抓之后这女人的精神状态一直就很不好,叨念着顾锦恬是个妖精,然后被顾渊命人塞住了嘴巴。

    叶琳和她的丫鬟试图争辩他们没有这么做,可那些刺客的供词就摆在那里,加上他们带着那么多金银细软以及厚厚的银票,怎么看都是一副畏罪潜逃的模样。

    因此哪怕是国公府里,也全都信以为真。

    顾锦恬这一步,是直接将她钉死在这个罪名之上。

    只有叶成轩骤然听闻这个消息,满脸都是不信,在他眼里,柳莺就是他的白月光朱砂痣。

    平日里对他温柔小意,最多偶尔耍耍小性子的女人,怎么会作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顾怜和顾锦恬被太后以受惊之名有一次接进了宫中,第二日便有宫人来报,说是驸马爷想要求见。

    这反而让顾锦恬有些惊讶。

    要知道叶成轩这人一直表面上看着都是风光霁月的,但本性上很是欺软怕硬的,现在这个关头上他入宫请见是想要给柳姨娘求情吗?

    不过原本有些事情就是要当着他的面撕开,让他看看自己一直以来宠在心尖的人,到底是把他当做个什么东西的,太后这次没有再阻拦,命人把他带了进来。

    叶成轩进到寿宁宫的时候,就看见上首坐着太后还有自己的妻女。

    他原以为自己这么多年对顾怜是吃死了的,但这会看着她依旧娴静温婉的脸,却发现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曾经看到她眼里便会有满腔爱意的女人,已经不会将目光投注在他的身上了。

    顾锦恬坐在娘亲的身边,晃荡着自己的小脚丫,打量了自己这个便宜爹好一会儿。

    这个人从前总是半披着发,挽一个松散又风流的发髻,先前全是全部梳起,还带起了一顶小帽,显然是为了遮掩自己秃了打扮的头顶。

    小女娃看着觉得有些好笑,心中不由又给那张院判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干得漂亮啊,让他仗着一张脸到处沾花惹草,真想看看他摘了帽子之后是什么个模样,可还风流不风流。

    叶成轩也只恍惚了一下,很快就跪下向太后行礼。

    谁知他问安的话说完,太后竟是没有搭理,继续拿着一块糕点去逗顾锦恬。

    小女娃儿笑眯眯地就着她的手把糕点塞进了嘴里,乖乖巧巧地说:“谢谢外祖母”

    这一说话,就将塞了满口的糕点渣给喷出来不少,顾怜赶紧用帕子给她稍稍清理了一下,嗔怪地看向自己母后。

    “都用过饭了,母后您别再喂她吃东西了,小心胀气,”

    却是不舍得说女儿的不是。

    太后见状便笑道:“你真是有了女儿忘了娘,而且这么小一块糕点而已,吃不撑的。”

    顾怜无奈,连忙吩咐边上的青禾:“可别再把这盘糕放这了,不然还不知道哪一块才是最后一块呢。”

    青禾捂着嘴笑了笑,连忙领命把那糕点端走了。

    出去的时候同还跪着的叶成轩擦过,微微蹲了一下,没有停留直接出去了。

    叶成轩黑着脸,却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只能跪着。

    眼见上面祖母女三人谈笑言欢,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怜儿”

    他这一声出来,顾怜抱着顾锦恬的手突然就收紧了一些。

    倒也不重,顾锦恬拍了拍自己娘亲的手,知道差不多这样就够了。

    于是她惊讶地看向地上:“咦?爹爹你怎么还跪着呀?”

    太后面色不愉地说:“怎么,还要哀家请驸马起来?”

    您老人家不让起,他哪里敢起?

    叶成轩心里委屈,但不敢辩驳,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但是在跪得有些久了,起来时不经意就踉跄了一下。

    顾锦恬摆出一副忧心的神色说:“啊,爹爹怎么了,是不是头上的伤害没好?那应该在家里好好休息才是呀。”

    一提到头上的伤,叶成轩忍不住面部就有些扭曲了起来,好在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

    “爹爹想甜甜和甜甜的娘亲了,昨天听说你们遇到刺客就忧心不已,今日连忙进宫向来看看。”他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想要向从前那样温声细语地说话。

    “哦?”太后却是先接了他的话,“那驸马听说了刺客是谁派的吗?”

    怎么会没听说呢?正是因为这个他才会站在这里的才是。

    叶成轩听了太后的话,却是又立马跪了下去。

    “太后娘娘,长公主殿下,请听我一言吧!”他有些激动地说道。

    顾怜看到他的动作,眼里原本稍稍亮起的光芒也暗了下去,略感不适地扭了扭身子,避开了些许。

    顾锦恬感受到了她心里的波动,扭过身努力张开双臂抱了抱她。

    顾怜感受到女儿想要安慰她的心情,拍了拍小女娃小小的背部,扶着她坐好,慢慢又将心情平复了下来。

    太后冷眼看着底下这个男人,语气毫无波澜地说着惊讶的话:“驸马这又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坐下好好说,动不动就下跪的,知道的说你是我女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罪人呢?”

    叶成轩听了这话,咬咬牙又磕了个头,说道:“微臣有罪”

    “何罪之有?”

    “罪在当年为了保住长公主将女儿遗弃在庵堂,后又因此决定无颜面见长公主,从而冷落多年”

    太后将他打断:“你是说,你冷落福柔是因为无颜面见?”

    叶成轩深吸一口气,点头:“是!”

    就连顾锦恬都要为他的无耻而鼓个掌了,顾怜听了更是不禁冷笑了一声。

    这冷笑声让底下跪着的男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硬着头皮不敢抬头和她对视。

    “你既然觉得愧疚,无颜面见福柔,却又日日和你那小妾厮混在一起?”太后坐直了身子,疾言厉色地质问道,“你看我女儿软弱可欺,便处处欺压,豢养外室甚至带着外室和私生女进门的时候,可有想过愧疚?!”

    叶成轩整个人都抖了抖,趴伏在了地上:“太后息怒!下臣有愧殿下一腔爱慕,莺儿她是无辜的——”

    “无辜?”这却是顾怜开口了。

    她想到昨日在金光寺外那惊心动魄的刺杀,还有柳莺同惠通和尚一起招供出来的那些东西,如今这个男人竟然还想着为她开脱

    软弱了半辈子的长公主殿下,终于无法再骗自己,继续忍耐下去了。

    作者题外话:qwq求银票求银票呀大家没有登录app的可以登陆一下每天三张银票留着也不会累积所以请都投给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