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岁郡主超甜哒 第84章 张院判长得也好看

时间:2020-10-18作者:兮兮软软哒

    !

    顾锦恬不想叶成轩这样死掉,但这大夫又如此固执迂腐,一时间让她的心底也烦躁了起来。

    小女娃面色郁郁,眼睛里似乎还转着泪水,看起来十分伤心难过的模样。

    顾怜只当她自责,一把将她抱进怀里,轻声安抚道:“甜甜别怕,没事的没事的,这不怪甜甜”

    “殿下这说的什么话”在一边站了许久的柳姨娘这时候真的又惊又怕,真心实意地垂下了泪,一边抹泪一边哭道:“老爷是怎么受的伤,大家都是看见的,何管家也回来了,国公爷和老夫人尽可问问”

    “怎的老爷现在躺在里面,殿下还在这说这种话难道就因为是郡主,害了自己的父亲都是没关系的吗”

    柳姨娘长得也很是好看,那是和顾怜完全不一样的美。

    如果说顾怜是一朵深宫中开出的素色清莲,那柳姨娘便是一朵凡间的红杜鹃。

    她的长相十分艳丽,但这会一哭,却又别有中梨花带雨的风情。

    这一番话说得在场的大人们连连变色,安氏唯恐天下不乱地张大嘴巴,惊讶地说道:“这是说的什么?难道大伯受伤竟是因为长乐郡主?”

    白氏听了皱起眉头,但这个场合她是不好说话的,只能忧心地看着顾氏母女。

    国公夫妇也是转过头去看一边还满头大汗的何管家,想要得到一个证词。

    何管家擦了擦自己的额头,心想着到底都什么事噢

    但这个节骨眼他也无法避开,只能尽量客观地说道:“是大老爷和郡主亲近,郡主撒娇想要大老爷抱自己,却没想到大老爷一时不查郡主当时挂在大老爷身上,头朝下,如果摔下去恐怕我站得有些远,没能及时救到人,请老爷和夫人责罚。”

    结合他的话还有前面笙姑姑的说辞,在场的众人也就大概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虽然都惊讶叶成轩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抱不住一个小女孩但如果他最后真的就不回来,顾锦恬恐怕还是会落得一个害死生父的名声。

    顾怜听了管家的话后,抱着自己女儿的手不自觉地就变得更紧了。

    顾锦恬埋在自己娘亲的怀抱里,知道她的想法,心里有些无奈,脑子飞快的转着,想要想出让这大夫愿意听自己的办法来。

    这种时候就会开始恨自己如今年岁太小了,说出来的话只会但童言童语,不被放在心上当真。

    要是顾冕或者顾渊在好了,这两个舅舅是能听她讲话,还能有威慑力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她的心声,这个念头刚升起来,就又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正是顾渊走了进来,而他身后除了殊墨,还有青禾以及一名太医。

    在场的众人连忙起来行礼,顾渊一抬手直接让他们免礼。

    他身后的太医同样背着一个大药箱,上来见礼。

    顾怜上前虚扶一下,道:“张院判不必多礼,快救人要紧。”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已经有些颤抖,显然也开始有些慌张,为自己的女儿担忧了。

    张院判连忙应下,一扭头就看到了另一位大夫,以及他手上的血。

    “伤势如何?”他一边问一边取下药箱往里间去。

    那大夫满头都是汗,忙不迭跟在他身后进去:“未伤到骨头,但创口太大了,流血不止,我用了许多止血的药物,收效甚微。”

    张院判年纪也就三十几许的样子,听了后还算沉着,就着一边丫鬟递过来的清水净了手,伏**去查看叶成轩的伤势。

    大夫方才听到顾怜喊他院判,自然不敢小觑,此时再见他如此镇定的模样,不由心想宫里的太医过来就是不一样,心理素质就要强上不少。

    叶成轩的头上被裹上了厚厚的一层药和纱布,但红色的鲜血依然在不断往外渗出,张院判拿开绷带看了看,伤口竟是有两寸之宽,看着十分可怖。

    “去拿剃刀来!”他沉声吩咐道。

    边上的丫鬟和小厮们都愣了愣,张院判等了会不见有人动作,皱着眉直起身太高了声音:“国公府里可有刮胡用的剃刀?快去取一把来!”

    外间众人听了,国公夫人连忙吩咐:“快去拿剃刀!”

    这时张院判也走了出来,解释道:“后脑头发多,不利于敷药和伤口愈合,所以还是剃了好。”

    天朝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是补轻易剪发的,更何况是直接剃掉

    张院判看了看众人神色,继续说:“只剔除伤口周边的一圈便可以了。”

    顾锦恬:“”那得多丑呀。

    虽然有点过分,但她还是有点想笑。

    长乐郡主不知为何突然就看这个张院判有些顺眼了起来。

    这人虽然爱板着脸,但仔细一看,模样长得竟也颇为周正,虽然及不上差不多同龄的顾冕,但也可以算是帅大叔一枚了。

    不知为何,她觉得这个人或许能采纳自己的想法。

    于是小女娃从自己娘亲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小跑了几步,走到他身边。

    张院判还在等着人拿剃刀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衣摆被什么扯了扯,一低头就望进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

    “”他和这小女娃对视了好一会儿,然后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衣摆扯了出来。

    顾锦恬丝毫不怀疑,如果不是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他会在弹一弹上面可能并不存在的挥。

    “长乐郡主可有事?”作为太医院的院判,张院判自然是熟知各家贵人的。

    顾锦恬满脸真诚地巴望着他:“张院判,你一定是很厉害的大夫吧?”

    这人竟是好不谦虚,颔首道:“当然。”

    “”好的,要的就是你这份自信,顾锦恬可以压低了嗓子,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奶气,更有说服力一些,“刚刚那个老大夫说爹爹的头破了好大一个口子,我就想是不是可以用针线,像缝衣服一样缝起来呢?”

    小姑娘一边说,还一边伸出小手在空中比划:“以前我摔跤流血了,就是从伤口里流出来的呢,如果把伤口缝起来,是不是就不会出血啦”

    作者题外话:qwq想要银票票,作者有银票票才能吃饱饱,吃饱饱才能给大家产粮写故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