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岁郡主超甜哒 第83章 往事

时间:2020-10-18作者:兮兮软软哒

    !

    笙姑姑虽然出生乡野,但在山寨上的时候,顾锦恬就看出来了,她胸怀和眼界并不低,更难得的是还有一颗慈善之心,

    虽然当初她救下顾锦恬是想起了自己被拐走的孩子,但这并不妨碍顾锦恬对她的喜欢和欣赏。

    顾渊想来也是看出这个妇人的不俗,才会提出让她跟在自家小外甥女的身边。

    而经过澄心这两月来教她识字,学规矩,还讲了许多京中后宅或者宫里的事情,她如今穿上得体的衣裳,除了那双因为劳作而粗糙的双手,丝毫看不出曾经是个村妇的痕迹。

    这一段求饶的话,说的有条有理,线索分明,说是请罪,却是将前因后果全都梳理了一遍,又没有急于给自己脱罪的感觉。

    辅国公夫妇听了,眉头皱得更紧了,并没有让她起来。

    笙姑姑自然不敢自己起来,只将顾锦恬放到了地上,自己恭敬地跪在地上。

    正此时,何管家带着一个大夫,满头大汗地小跑了过来。

    “殿下,大夫到了。”他很是知道规矩地像地位最高的人复了命。

    那大夫年纪不小了,累得气喘吁吁,但还是赶紧问道:“病患在哪,快带我去看看。”

    国公夫人连忙上前一步,亲自讲他往屋内引去:“在里面呐,撞伤了脑袋,大夫快给我儿看看!”

    顾怜却是将老夫人给扶住了,柔声道:“病房内不宜人太多了影响大夫诊断,老夫人和国公爷且在外间坐一坐罢,澄心你陪大夫进去。”

    国公夫人虽然焦急,却也知道里屋位置并不宽敞,进的人多了恐怕要束手束脚,只要停了下来,眼巴巴地看着大夫走了进去。

    正这时二房和三房的人也来了,这两房的老爷也少少有个一官半职,这会还在衙门里当差,于是只两位夫人过来了。

    “听说大伯受伤了,这是怎么了?”三夫人安氏一进来便大着嗓子问道。

    国公夫人这会已经稍微镇定了下来,摆出自己作为家长的架势,沉声道:“老三家的,莫要喧哗!”

    安氏本听说福柔长公主一回来,大老爷就受了伤,很是兴奋地就跑来看戏了,却没想一进门就被婆母当着众人的面训斥了,顿时脸色就不太好看。

    “儿媳也是担心大伯,一时失态,母亲不喜,我便不问了。”说完就在一边找了张椅子,赌气似地坐下了。

    辅国公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国公夫人此时挂念儿子的伤情,没空和她拉扯,也只沉着脸不说话。

    倒是二夫人白氏进门后,和顾怜交换了一个眼神,看出来她没什么事后,松了一口气。

    随后让丫鬟拿出一个小瓷盒,轻声道:“母亲,我听人来报大伯受了伤,就把早先宫里赐的断续膏拿了过来,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国公夫人看了眼,知道是个好东西,颜色稍霁,吩咐道:“快拿进去给大夫看看对不对症。”

    安氏瞧见了,心里就跟不对劲了,只觉得这老夫人实在偏心。

    那药膏刚送进去,没一会儿老大夫就跑了出来,头上的汉更多了,双手也染满了血。

    在场的众人看见这模样脸色都变了,国公夫人站起来问道:“大夫怎么了?”

    大夫面色为难道:“倒是未曾伤到骨头,只是脑后开的口子太大,血流不止,难以止血。”

    辅国公听着第一句的时候,稍稍放了心,结果又听他后头的话,终于有些慌张了起来。

    “可有法子?刚刚那断续膏可能用?”

    大夫道:“药是好药,但现在是创面太大了,老朽用了止血的草药,可依然止不住血”

    跟着顾怜坐在一边的小女娃听了他的话,本来有一搭没一搭晃荡着的小脚丫停了下来。

    “老爷爷,伤口太大的话是不是就像衣服破了口子一样呀?用针缝起来不就好了以前在山上的时候,甜甜的衣服破了,师父就会用针线,帮甜甜把衣服缝起来呢”

    顾锦恬奶声奶气地说道,一副天真的模样提出建议。

    “这”大夫显然没听说过这种操作,“这怎么能行!”

    “为什么不行呀”顾锦恬眨了眨眼睛,露出难过的神色,“我小时候在山上摔了跤,流血可疼了爹爹肯定也很疼吧,师父说一定要小心,如果流了很多血可是会死的”

    她这话一说,让国公夫妇的脸色又更加苍白了几分,就连顾怜都露出了几分不忍的神色。

    老妇人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大夫!”

    然而老大夫还是固执地摇头:“人又不是快布,怎么能用针线缝起来呢”

    顾锦恬听着他说的话,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大夫实在是有些顽固。

    上辈子有一次她在战场上不小心被人偷袭,一把刀直接从她胸腹砍了过去,虽然她即使招架,又有其他将士的救援,这才免于被劈成两截,但还是落了个开膛破肚的下场。

    当时她以为自己是活不了了,是副将拼死将她抱了回去,沈清隽就白着脸,向城里的妇人借了针线,把她的肚子给起来。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那绣花针生生穿过自己皮肤的那种感觉,还求他给自己个痛快别折磨了

    谁成想缝好了肚子的自己止住了血,养了几个月,又活蹦乱跳了起来,只是肚子上永远留下了一条狰狞又丑陋的伤疤。

    后来还有人也被人砍成重伤,她就亲眼看着他缝合伤口,有的人缝好后活了下来,有的没活下来,但总归不是个必死的结局。

    是以顾锦恬会在这里提出这么个想法,毕竟她虽然不喜欢这个渣爹,但是却也并不打算让他去死。

    如果他就这样流血流死了,顾怜不会怪罪魁祸首的顾锦恬,却会责怪自己。

    必然就会一辈子守着这个寡妇之名在这个国公府里度过余生。

    而推开叶成轩的笙姑姑怎么也难逃一个罪名。

    顾锦恬当然不会想看自己的娘亲这般下去,所以叶成轩不能这样死掉。

    作者题外话:甜甜前世可是超酷超帅的女将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