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岁郡主超甜哒 第72章 柳姨娘的过往

时间:2020-10-18作者:兮兮软软哒

    !

    其实这事情想来也很简单,那叶成轩看起来风度翩翩,长了张好皮囊,实际上按照顾锦恬的观察来看,就是个胆小怕事的。

    他宠妾灭妻,那是因为看出了顾怜的性子软绵。

    他敢哄骗顾锦恬,试图小小的挑拨离间,也就是觉得小孩子哪里分得清什么对错是非,最是好忽悠。

    但你如果让他为了自己的妾,就编造一个理由,把自己和长公主的亲生女儿给丢出去,再骗人说已经死了,那肯定是没这个胆量的。

    只光看他在顾冕和太后们面前那谨小慎微,跪伏在地的模样,就能看出他对皇权的畏惧。

    顾怜自然也是了解他的,所以才会一直放不下,有怨恨也是恨他听信谗言,将自己女儿抛弃。

    所以当初那个算命的和尚,必定不是他自己安排的。

    幕后主使另有其人,而且除了那算命的判词外,肯定在这件事中起了一些推波助澜的作用,对叶成轩也格外了解。

    ——如果当初算命说顾锦恬克父克母得杀了才能解决,叶成轩定是不敢的,所以那幕后之人只说是要送去沐浴佛光,聆听佛音。

    随后自然也想到若是实话实说,顾怜必定不肯,国公府里也不会同意,便有了编造孩子因为难产直接夭折的事情

    只要这样将线索理过来,不难猜出这么做的人会是谁。

    除了柳姨娘柳莺,还有谁需要去针对顾怜的孩子呢?

    但她大概也没想到,这个孩子生出来竟然是个女孩,平白增添了这么些波折。

    若顾锦恬出生后是个男孩,柳莺将她弄走的下一步,只怕就是要对叶玄动手了。

    不。

    或许已经动手了。

    想到初见叶玄时,他那有些谨小慎微,和顾怜如出一辙的怯懦模样,顾锦恬的眸光不禁就又冷了下来。

    如果静心师太没有送出那封信,她没有被接回来,顾怜没有振作起来,叶玄作为一个嫡子,没有娘亲照顾,也不得父亲喜爱,辅国公夫妇不插手下一代的管教

    长此以往,怕是直接就养废了。

    顾锦恬能想得到,别人自然也能想到,只是像澄心一样,可能从前并未往这个方向去想而已。

    毕竟天朝崇尚佛教,金光寺又是国寺,那里的高僧说下的判词,普通人会相信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顾锦恬一直心里都是有这个猜想,但并没有证据可以支撑,只能一直等待着将那个和尚找到。

    中间虽然有些波折,但如今,终于找到了。

    小女娃眯着眼笑得很是真诚。

    如果让叶成轩知道,他心里的白月光朱砂痣,就是害得他连世子之位都丢掉的人,会做些什么呢?

    从前将顾怜当做自己继承世子之位的踏脚石,转头又把真爱带进府,如今真爱让他丢了位置,他还会继续爱下去吗。

    还真是好奇呢。

    十三看着她的笑,迟疑了一下,又抛出一个惊雷:“那和尚,同柳莺是一个村的。”

    顾锦恬蓦地回过神,看向他。

    “他们自幼便定了亲,只是后来村子遭了洪灾,死了不少人,柳莺和家人走散走投无路被逼卖了身,”十三平淡无波地叙述着,“惠通是被金光寺的和尚救了,就入了空门。”

    听着他说的话,顾锦恬的渐渐张大,心里有了一个十分大胆并且戏剧的猜想。

    十三本决定这样的事情小孩子不应该知道——他从不觉得自己的小主子会听不懂——但顾锦恬的反应让他想起来,她从来不是个什么普通的小孩子。

    所以他在一边澄心和笙姑姑猜到了些许事情后,拼命对他使过来的眼色中,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

    “柳莺被辗转几度易手,入了京城的花楼,因为相貌出众被捧成了花魁,在一次去金光寺上香的时候,再次遇见了惠通,两人便”

    他还没说完,澄心忍不住起身扑过去想要捂住他的嘴。

    但只在主子身边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和一些富户的大小姐比也差不了多少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怎么碰到的身手矫健的天字号为?

    十三随便一个侧身便躲了开去。

    澄心踉跄了一下才重新站稳,立马喝止他的话:“好了,怎么好用这种话来污郡主的耳朵?!”

    脸上带着疤的男人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又看了眼还坐在那的小主子,想得到指示。

    顾锦恬连忙拉住了澄心,脸上讨好地笑道:“澄心姐姐别生气吗甜甜不听就是啦”

    澄心面上的愤恨这才渐渐散去,轻轻摸了摸面前小女娃的发顶,柔声哄道:“郡主那么矜贵的小仙女,怎么能听这些污言秽语呢”

    说着她又忍不住瞪了十三一眼。

    “十三大人且去禀报王爷就好了,把人带回京后,陛下和我们殿下也肯定会处置,告诉郡主又有和益这不是小孩子该听的事情。”

    顾锦恬为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十三听了便不再说,行了个礼回到门边去守着了。

    屋里一下子就剩下两大一小,三个女性。

    笙姑姑是成过亲的人,听了刚刚十三说的话,自然也能联想得到发生了什么,这会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了。

    她和澄心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有当着顾锦恬的面说什么,但心里都游了大概的猜想。

    而他们心中纯白如纸的小主子心里却是颇有些无奈。

    想她上辈子在军营的时候,什么荤段子没听过

    但现在她也不想打破身边亲近的人对她美好的幻想,所以还是乖巧地吃完饭,又拿出谢儒风给她布置的功课写了一会,差不多便到了入寝的时间了。

    澄心和笙姑姑看着她的呼吸逐渐慢了下来,便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房间。

    十三抱着自己的剑,背脊挺直,好似一座不会动的雕像一样站在门外。

    澄心犹豫了一下,捏着帕子走了过去,小声问道:“那和尚,真的和柳姨娘”

    又换了一身黑影的男人瞥了她一眼,不带情绪地说:“我自会禀告王爷。”

    这是拿刚刚她说得话去堵她的嘴呢!

    澄心被气得跺了两下脚,还想和他说道说道,被笙姑姑赶紧拉开了。
小说推荐